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50章
    第050章天机与预言

     如此直接的话语,到是与原身陈阿娇没有什么差别。

     正式因为陈玉娇与原身陈阿娇在性格上有许多相似的地方,加上后来琐碎的记忆有些恍恍惚惚的融合,并且在加上她本身的遭遇与世态的变故,倒是没有人看穿这里面的芯子不是原装。

     “阿娇姐,你还是同以前一样的直接不掩饰。”刘彻在被她揭穿后,虽然是面不改色,但是也有些小小的别扭,不过这并不碍事。他轻轻地感叹了之后,就直接说出来他的来意,“朕本来是想找明山老人的弟子谈谈这雁门郡之后的事情,然后再来探望阿娇姐你的伤。不过看样子,他似乎不在这里。”说话间,他又恢复了那高高再上的身份。不过这对陈玉娇没有丝毫的作用,在她眼底看来,现在管你是“朕”也好,是“我”也罢,人还是那个人,不论是内在还是外在,都没有什么改变。

     “对,他不在,出门去了。”陈玉娇不在意地附和道。

     今日她心情好,所以也好奇刘彻来了到底想要与唐泽雨说些什么,于是就问道:“你来找他,有什么事情吗?说出来我听听呀?”

     刘彻没有想到陈玉娇会这样问他,在他看来,面前的阿娇姐依旧是他的阿娇姐。

     以前的阿娇姐,脾气不好恣意妄为且任性无度,可是她是从来就不会这样直接的问他政事。尤其是后来他登上了皇位后,阿娇姐她更是不闻不问了。现在忽然这么一问,倒是有一种让刘彻恍然的错觉。

     仿佛是一瞬间回到了年少的时候。

     那个时候的他,被窦太皇太后把持朝政,他每每做出了糟糕的事情,都是阿娇姐去替他求情,然后替他补上那些捅出来的篓子。那个时候的阿娇姐,与他相互护持。那段光景,是他一直小心翼翼收藏在心底的美好回忆。只是,阿娇姐后来在他不差觉的情况下,变了。

     恍惚中的刘彻望着面前那躺在柔软榻椅上的人儿,瞧着她姣好美丽的脸蛋上漏出了猫儿吃饱了美餐后一样的满足笑容,他的脑海里就印出了‘美人如花’一词来。他知道阿娇姐是美丽的,贵族中娇养长大的女孩,犹如盛放的牡丹,骄傲无比又贵气逼人。

     可眼前的阿娇姐,在经历了一系列的变故后,却没有了她原来的那种贵气与骄傲,反而是一种他从来就没有见过的洒脱自在。

     这种洒脱与自在的感觉,不同于他所见过的其他隐士或者世外高人。别人的是一种不食世间烟火的清冷,可她的却是一种完全融入了这人世间的温暖真实。在与她此刻相处的短短瞬间,让他清晰的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过的对等之感。他敏锐的感觉告诉他,此时此刻在阿娇姐的眼底,她就没有把他当帝王看。她把他当做了一个普通人,与他一样的普通人。这种奇异的感觉,可以让他在毫无戒备之间就放下了自己的防备与警戒,让他能够清晰明了的感觉到这一刻他不在负担肩上的重担,只是一个普通的真实的人。

     在这样的感觉下,刘彻忽然有一种希望时间就此停下的念想来。

     “咦?你走神了?刘彻!”对面的野猪不说话,榻上的女汉子不开森!问话走神,真是多不礼貌!

     一声名讳的呼喊,刹那间就唤回了走神的某只野猪。他的名字,在这个世上,几乎是没有人敢这样叫出口了。一刹那之间,听着她口中唤出了自己的名字,熟悉又陌生。她从来就不会这样叫他的名字,她从来都是叫他“彻儿”,后来叫他“陛下”。如今这样的称呼,陌生的让他感到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

     “阿娇姐,你似乎很久就不问政事了。”半晌后,他回答。

     陈玉娇听着刘彻的话,不由得笑了笑。午后温暖的阳光直接晒在头顶,有些刺眼,让她不得不闭上眼睛。“阿泽从来就不隐瞒我,饭食我想要知道事情,他知道的我都知道。况且按照之前你与他的约定,你需要他给你展示一番他的本事。雁门郡战事结束后,你现在应该信服了。我猜你现在来,应该是要同他谈接下来的事宜。对不对?”

     她直言不讳地指出刘彻心中所想的事情,然后抱着怀里软绵舒适的抱枕,困意却悄然袭来。她忍不住地打了一个哈欠,还伸出手揉了揉眼睛。

     刘彻听着她刚才说的话,又见到她现在的举动,心中有一种复杂的情愫油然而生。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那个唐泽雨居然会把这些事情都给她说,况且他这次来,出了想要同唐泽雨商量接下来的事宜外,他还想要问问她,关于她是怎么忽然出现在战地的营帐里,已经又忽然消失在了战场里。那一晚的战场事态,他安排下的眼线已经把所有的情况都细细地汇报给了他。对于陈玉娇忽然出现的事情,已经那在战场上一道光亮之后就消失的事情,他非常的感兴趣。

     眼线传回来的汇报,以及好几个亲眼所见的眼线的口中描述,都与那先秦时代的一些传说极为相似。他现在很想问问面前的人,是不是见过那神话故事里的神仙。

     刘彻因心里想着事情,自然就没有回答陈玉娇的话。

     他的行为被陈玉娇认为又走神了,面对这样一个爱走神的野猪,陈玉娇也是无奈。所以,她不得不再次出声提醒刘彻一下:“刘彻,你不想说啊?那算了。”这人心思深沉,一句话都会被他琢磨出n中意思来,顺带还脑补上十几部剧本。像刘彻这种人,还是留给唐泽雨去打交道好了。

     陈玉娇不说话了,她闭上眼,任由困意袭来。至于旁边的刘彻,此刻于陈玉娇来说,又被她当成了摆设。

     陈玉娇一句话算了,倒是让刘彻有些不高兴起来。

     他本来是想从她口中问话的,可结果怎么会变成了她在询问他?这样局面让他很不满,所以,就在陈玉娇迷迷糊糊要陷入睡眠的时候,他倒是开口了。“你说的对,朕本来是想找他继续谈谈的。他不在也没什么,朕下次来找他也行。当然,朕也有事情想问问你。”

     睡意被打岔了陈玉娇晃晃脑袋,“哦,你想问我什么?”

     “阿娇姐,雁门郡战事的那晚,据说你在战场上出现过,在中了流矢后,又忽然消失在了战场,之后就出现在了营帐边?”

     陈玉娇没有料到他会问这个,霎时间脑子就清醒了。她立刻就转过头来,漆黑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刘彻,眸光犀利言语严肃:“所以呢?你想知道什么?”在听了他的问题后,陈玉娇忽然就回想起来了当初同唐泽雨坐着马车回来长安的时候,小伙伴提醒过她的话来。系统君给的任意门,在那晚有暴露,绝对被看见了,所以这个问题迟早会被问起的。

     刘彻被她居然严肃起来的态度诧异了一下,便继续道:“阿娇姐,你在出离了长门宫后,是不是遇见了……仙缘?”那转折又犹豫的口吻说出最后两个字的时候,倒是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传递给了陈玉娇。

     陈玉娇一听他这么问,在加上刘彻的口气,就忽然间就笑了起来。

     这一刻,她格外的思念她的小伙伴唐泽雨。男朋友不在身边,但是男朋友料事如神,真是让她又爱又想念。

     原来是因为在回来长安的旅途中的时候,唐泽雨就提到过这个问题。那个时候,他就告诉过陈玉娇,古人对于这些科学的道理还没有理解,所以就会联想到神仙玄幻之事上去。她现在这样,若是以后真的被问起了这个问题的时候,回答就越神秘越好,最好的效果就是似是而非。反正绝对不能说真话,还要故作神秘装高人才行。

     所以,陈玉娇才会在听到刘彻的问题的时候忍不住笑起来的。可是她这莫名的一笑,倒是让刘彻有些紧张起来。只听得她说:“这个问题现在我还不能回答你,即便是我现在回答了,你也听不明白。”

     好奇心就是这样,越是不让其知晓,就越是好奇。刘彻身为帝王也免除不了,他更是想知道。“阿娇姐,你连说都不说,怎么就知道我听不明白呢?”陈玉娇忘记了,帝王对于神仙玄幻之事更加的看重,具体的例子参考秦朝的那位就知道。他们这些位高权重的统治者,权势在赋予他们至高无上的尊贵的时候,也会将其的贪欲无限扩大。

     “对,我遇见了。”陈玉娇从榻椅上坐起身来,她端直的腰,无比严肃地盯着刘彻说,“那我先问你,若是我回答了你的问题后,你会少活十年,你还想知道吗?”她前所未有过的郑重与一种压迫性的紧张感随着她的言语动作眼神传递了出来,倒是唬的刘彻怔了起来。见状,她才缓缓说道,“你要想好,这个答案也许并不是你想要的,但是当你在听到的时候,你的寿元就已经减少了十年。”顿了顿,她一面观察刘彻的神色,瞧他面无表情,但是眼神却有些畏惧,她又说道,“不仅仅是你,还有我。天机不可泄露,但凡泄漏者,重则丧命,轻则减寿。刘彻,我现在活得已经是来世的寿数,时日也不会多,绝对会死在你的前面。我也早就知道,我看不见你驱逐匈奴后大汉边境平和的光景了。”她的话语声越来越小,到最后的时候,几乎是微不可察的轻叹。

     可是刘彻却听的清清楚楚,他听见了她说驱逐匈奴以后边境平和的光景,她这是在做什么?预言?还是在泄露天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