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53章
    第053章

     边境的问题一提出来之后,两个人之间的氛围也在杀事件遍的严肃起来。因为着不仅仅是一场实力的展示,更是一个合作的前提要求。

     上一次两个人交谈的时候,双方都是有一些漫不经心的。现在在作出了一番证明之后,在那个时候卡住的话题,自然是要继续下去的。

     明山老人当初的承诺,不过是一个来之未来世界的某个帝国的小小棋子所做下的铺垫而已。那个sss级别的任务,真正开始的时刻,应该是现在才对。

     “朕很是满意这一次的边境战况,唐公子不愧是明山老人的亲传弟子。”刘彻在听着唐泽雨提出的话题后,以一番恭维的话题开头。“朕也是听到了关于战场上的种种流言,朕很好奇。不过从刚才唐公子对内子的关照态度来看,似乎也是很不愿意朕知晓一些流言背后的真相。”刘彻一面说着,一面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唐泽雨的脸色,“朕也不是非要追着问这些话题的人,就如你说的那样,接下来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很可惜的是,他说完了之后,依旧没有在唐泽雨的脸上看到任何的情绪波动。这让他有些闷闷的,不过在闷闷的同时,也又一些被激起脾气的冲动。

     “刘公子与我第一次相谈的时候,就提到了你心中的抱负。”泽雨不咸不淡地缓缓说道,“只是,刘公子在见识了边境的渔阳郡与雁门郡战事后,应该更为了解,大汉的兵力与匈奴兵力的差距。这一次带到雁门郡的兵器,以及一些物件,想必刘公子也是调查过的。更何况娇娇在这之前,还给了霍去病很多与战事有关的绢帛。刘公子应该也抄录了不少。我想刘公子肯定也是阅读过的。”

     “不错,朕是阅读了很多。但是这远远不够,这些书籍与绢帛很不错,但是这距离朕想要的,还相差太多。”刘彻倒是毫无客气地说出了他心底的一丝丝愿望。其实,他想要的,还远远不止这些。

     “那么关于这一次的兵器呢?”

     “很好。若是我大汉帝国的士兵都配上这样的兵器与防具,在与匈奴骑兵相抗衡的时候,取胜的机会要大的多。”刘彻豪不吝啬给予肯定,也提出了他的要求来,“唐公子既然问起了这个问题,可是想要把这锻造的功夫传授给我大汉的工匠?”

     “刘公子说笑了,唐某什么时候说过要传授了?”唐泽雨笑眯眯的说道,一点都不客气的指出,“任何东西都是需要代价来换取的,刘公子能在我这里换到东西,那也是因为当年先帝与家师的约定。况且刘公子当初不是用了那个承诺了么?现在我怎么可能有多余物件来给你呢?”

     唐泽雨这样可以说是几近于挑衅的戏弄,顷刻间就让刘彻没有好脸色。

     幸喜他这帝王的修养与脾气的控制都练到了位,并没有当场撕破脸的生气,只是周身的温度骤降而已。

     唐泽雨很是满意刘彻这一刻的表现,于是不急不忙地笑着说:“刘公子勿要生气,生气对身体不好。尤其是像你这样的人,更是不能生气。一生气,会缩短寿命。”

     帝王都想着长生不老,权利带给他们的荣耀与尊贵,在品尝到了那个滋味后,就如吸毒一样,怎么也戒不掉。怎样长寿,甚至是长生不老,就成了他们心目中的梦想。现在听着有人这么直接的提出了这个话题,况且提出这个话题的人的师傅,就是一个有着神仙玄幻之事的人,一瞬间,就让刘彻他的心底起了好几个心思。

     唐泽雨笑了笑,观察到了刘彻那一刹那的心动后,他却忽然转移了话题,掐断了刘彻的那股心思:“公子,我们接着刚才的说下去。”他不给刘彻任何缓冲的余地,直接奔到话题,“刘公子应该知道,匈奴人这一次在雁门郡大败之后,定然是要想着来复仇。他们从来久没有吃过这样的败仗,几乎全军覆没的失败,他们的大汉一定会起兵再来的。他们来的时候,不知道刘公子有怎样的打算?”

     “朕想问问,唐公子你怎知道匈奴会立刻来复仇?即便是唐公子的预测是正确的,为何的又要问朕的打算。”刘彻坐在书案边,触摸着光滑的书案表面,沉吟道,“朕的打算,从来都是那样:灭了匈奴,还朕边境平和。”

     唐泽雨笑了笑,伸手把刚才从书架上拿下来的绢帛递给了刘彻,说道:“这里是一些笔录,关于匈奴的。我想刘公子现在应该会静下心来看看才是,等刘公子看完了,或许才是我们坐下来好好相谈的时候吧。”顿了顿,唐泽雨更是笑说道,“我暂且就不打扰刘公子了,书房里很是安全,刘公子万可放心。”话音落下,唐泽雨便起身朝着门口走去。

     唐泽雨离开了书房之后,就立刻朝着陈玉娇的房间走去。两人来刘嫖的府邸住下后,就一直住在一个房间。况且两人在表明了心意后,因彼此的事务缠身,忙碌的见面时间都很少。能见面的时候,又在战场的营地里发生了争歧,后来还在战场上挂了彩。本该是表白后的甜蜜恋爱期,全部给泡汤啦。

     好容易忙完了手中的活计,匆匆忙忙赶回来,又偏生遇到了系统君的重启,小伙伴还给气的晕过去。这事情还真是有些不顺心的!

     想念着心中小伙伴的小唐同学推开了房间门,走到了床塌边的时候,恰好对上了小伙伴亮晶晶的眼眸。

     “娇娇,你醒了?”小伙伴闪亮的眸光,让小唐同学在一瞬间欢喜的很。

     “醒啦!你前脚踏出房间门的时候,我就拿到了身体的掌控权,只是那个时候没有办法动弹,还被系统君在脑海里哔哔哔哔的,简直快被它给折腾死了。”陈玉娇有气无力地吐槽着,“阿泽,那只野猪没有刁难你吧?”

     ‘小伙伴一醒来就关心我’这样的关心与问候,让唐泽雨很是暖心。他笑了笑,同陈玉娇打趣着说:“我若是说被刁难了,你会替我刁难回去额?”

     “你猜!”陈玉娇嘿嘿笑了两声,精神力的消耗巨大让她很是疲乏。刚醒过来的整个人都一脸倦怠之色,况且此刻躺在柔软温暖的床榻上,更是瞌睡万分。

     唐泽雨瞧着她的模样,立刻劝说着:“睡一会儿吧,刚才系统重启后,你就被折腾的那样。”话还没有说完,陈玉娇倒是拽着他的衣袖,然后拍了拍身旁的空位。他宠溺的笑了笑,把原本想要说的话立刻换过:“好,我陪你一起躺一会儿,免得你又要说我不顾着自己休息了。”这下话说完,他便坐在床榻边,准备脱掉外衫,上床榻陪着小伙伴去。

     两个人的感情好,这一次又是分别许久才见面,自然是相处在一起说一些私密的话语。

     可是也正是因为这样,忙碌中的两个人忘记了,这里并非是他们在茂陵的宅院。况且这一刻,陈玉娇这一具身体的前夫就在书房里呢。

     更重要的是,前夫还安排了人盯着他们的。光天化日之下,就在房间里‘白日宣淫’,当真是好大的胆子。刘彻本来还在书房里看书看的好好的,谁知道是侍卫抽了风,还是他下的命令的有问题,那个盯着陈玉教育唐泽雨的侍卫居然把此刻两人在房间里一起同床共枕的消息传递给了他的陛下。

     于是乎,这一下好了。

     捅了马蜂窝了。

     对刘彻来说,这个传话让他心中很是不爽,怎么那个唐泽雨一回来,阿娇就立刻醒了过来。分明就是在躲避他,而且,他之前就在唐泽雨这里吃了闭门羹,然后对方用厚厚的一沓绢帛打发了他。就是明摆着不想和他说话,况且在他的面前,更是用刘公子这样的称呼。那个姓唐的,简直就是心头刺。可自己目前还不能拔掉这心头刺,真的是怎么都不舒服。

     再一次想起来许久前在酒肆相逢的情况,那个时候他的阿娇姐就同这个唐泽雨在一起了。对方是个让自己都很的牙痒痒的人么,况且容貌气质也不输于自己,更重要是对阿娇姐有救命之恩。这样以来,两个人在一起也很正常。可是,他就是觉得不舒服,怎么想都是不舒服。

     所以,在听到了侍卫的传话后,刘彻心底就起了这么一个想法:既然朕看个书都不能舒坦,那么你们也甭想舒坦。这么一个负能量,影响甚是巨大啊。

     于是乎,在负能量的驱使下,刘彻这个做皇帝的,竟然离开了书房,闯入了两人的房间。

     当房间的门被踹开的时候,陈玉娇正舒舒服服地窝在唐泽雨怀里,同他嘀咕着这些天她做的事情。又同他说起了自己目前的学习情况,并表示了一下对于沙漠里那个地下工作室的担忧。对于自己的小伙伴,如今还是最亲密最能信任的恋人,自然腻在一起是说不完的废话。当然,这爱说废话的是陈玉娇,唐泽雨却是耐心细致地听着她的念叨,同她一起分享这些日子来的所见所闻。

     正是旖旎温馨的氛围,忽然一声“哐当”巨响,惊的两人都怔住了。还未等回神,就见到了床塌旁边忽然多出来的一抹身影。

     当看清楚了是谁的时候,陈玉娇也是爆发了:“刘彻,你有病啊!私自闯入我的房间,你的修养呢?!”

     “普天下都是朕的地方,普天下的百姓都是朕的百姓。”刘彻盯着此刻已经坐起来的唐泽雨,在瞧瞧陈玉娇,见她衣衫整洁,便冷冷说道,“这里,是天下,也是朕的地方。朕到自己的地方,有什么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