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28章
    第028章麻烦酝酿中~

     人生啊,总的是各种意想不到。

     陈玉娇这一声吼,惊了四邻,也戳到了邻居们一致认为的警戒线。

     于是乎,各家各户,全都醒来了。各自操着家伙,冲这她家奔来,帮忙抓贼。唐泽雨倒是很有远见地在去给陈玉娇搬小板凳的时候,就把大堂那边的门打开了。所以邻居们抄着家伙来的时候,毫无阻碍。

     当然,这一嗓子也惊动了刘野猪那一批守在外面不远处的侍从。

     他们一个个面面相觑,无法相信自己耳朵里听见的喊话。陛下这不是去夜探么?怎么被当成抓贼的了?汲黯到底在做什么啊?怎么会闹成这样?

     这一刻,侍从们满脑子都是疑问,但是也不敢在耽搁了,赶紧也跟着跑了去。

     当然,也有几个运气不怎么好的,居然跟着他们的野猪陛下走了墙上。至于结果么,呵呵,自然是同样的。

     那么一大堆图钉,现在墙角下,密密麻麻的一排,就是不知道这些侍从的皮够不够厚了。敢走人家的墙壁,就要做好掉坑的准备。

     半夜里的,陈玉娇与唐泽雨住的这个院子里可是热闹了。

     乡亲邻居们全都领着工具与火把出来,然后把刘野猪与他的侍从们围绕了起来。那几个冲进来的侍卫,见到自家的野猪陛下被捆成粽子一样,而汲黯大人也是同样。顿时吓的脸色都白了,有几个还拔出了刀子,其中一个比较机灵的,立刻就威慑众人道:“此人并非盗贼,而是官府重要的办案人员。”

     “我呸!你们污蔑我大汉官员!”陈玉娇混战后世论坛,自然是知道言语黑人的威力,于是立刻就嚷起来,“我大汉官员刚正不阿,怎么会做这偷鸡摸狗的事情!你们这一群盗贼,居然敢冒充官老爷!”

     “就是,就是,乡亲们,赶紧抓住他们!”

     “别让他们跑了,大家上,别让他们带走了那两个捆住的。”

     “大家帮忙啊,快让大声些,让巡逻的官老爷听见。”

     “这次是偷我家,下次就是偷你们家啦!”陈玉娇更是瞬间点亮了言语吵架的与祸水东引的本事,“我们要齐心,不要被盗贼糊弄了。”

     “唐老板的那口子说的对,大家围住他们!”

     ……

     这一刻,这些侍卫里,已经有人把汲黯拍醒了。想要给他解开身上的绳子,可谁知道这绳子的结不知道是怎么打的,居然解不开。那几个侍从情急之下,就要拔刀砍断绳子。呵呵,加入了炭纤维的碳钢尼龙绳,单条小股的承重力都是以吨为单位,况且还是五股拧成了拇指粗的麻绳,你一个普普通通的刀剑,怎么弄的断?而且唐泽雨心思缜密极了,这两个人,不仅给捆了,还给拴在了廊檐下的柱子上。

     一群侍从都拔出了刀,雪亮的刀锋在月色下明晃晃的刺眼。

     他们围成一圈,面朝外对敌敢来的乡亲邻居们,背后便是他们保护着他们的野猪陛下与汲黯大人。当然,还有两个忙着砍绳子的傻逼。

     这么大的动静,自然和快的就惊动了这区域里宵禁里巡视的官员。

     那官员来的时候,满脸的怒气。陈玉娇与唐泽雨站在一旁不说话,决定先看一会儿戏。那胖乎乎的官员以来,只见那一群侍卫里领头立刻就走了过来,然后的拿出了一个牌子递到了那官员面前,他忽然之间,就吓的险些给跪下了。然后整个人的画风陡变,极为阿谀谄媚:“大人,误会误会,这真的是误会。”一说完,就立刻转身过来瞪着众邻里,在一堆人中迅速地搜寻到了陈玉娇与唐泽雨,立刻就恶狠狠地呵斥道:“你们两个,还不快给那位公子与那位大人松绑。”

     陈玉娇心底一股火憋着呢,还没有来的做下一步的动作,就被唐泽雨伸手拍住:“娇娇莫怕,既然大人说了是误会,那我们解开就是了。大人办事最是公证的,这是大家都知晓的事情。大人都这么说了,自然是有大人的理由。我们要体谅大人的不容易之处。”说着,他就走了过去准备解开绳子。

     正话反说,这技能唐泽雨早就点满了。

     他这么一说,顿时就给这大人塑造了高大正直的形象,众邻里们也点头附和了。可是在场知晓官场规则的人,心里对这个酒肆的老板都感觉怪异的很。

     唐泽雨走了过去准备去解开绳子,那群侍从虎视眈眈地望着他,周围看好戏的邻里也是好奇又八卦地盯着,在众目睽睽之下,唐泽雨倒是一派风轻云淡。他上前解开了轻易又灵巧地解开了绳子上的一个结口后,那捆绑的绳子就如连环一样,全部松开,掉落在了地上。

     此时此刻,被搀扶着的野猪陛下的确被陈玉娇给伺候成了野猪头。

     他的脸又红又肿,面颊肿胀的犹如白面案头上发酵的面团,上面还印着无数的手印。同样的,他两边的嘴角都还破了,浸出了血。加之他浑身湿哒哒的,要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看着刘野猪这模样,陈玉娇是真的忍不住在嘴角勾起了嘲讽的冷笑。

     刘野猪呢,他在被解开了绳子后,就立刻飞速地扫视了院子里的众人一眼后,最后把视线落在了陈玉娇面上。

     恰巧就对上了陈玉娇那嘲讽意味明显的冷笑,他习惯性地想眯一眯眼睛,奈何脸肿了,眼睛也早就被挤来眯着了。所以,他只能狠狠地剜了她一眼。

     陈玉娇哪里怕他这些,冲着他就竖起了中指。挑衅地回瞪了回去,更是把手握成拳头,捏的噼啪响。

     不过有些郁闷的是,这个时代的人看不懂竖中指的意思。

     刘野猪再次瞥了这里一眼后,就带着他们的人走了。看好戏的邻里们在闹腾一会儿,又听着陈玉娇绘声绘色地抹黑这群家伙的八卦讲述后,才纷纷散去。

     闹腾了一晚,睡觉也没有办法好睡,简直让她的正常作息受到了严重的损害。她睡眠很浅,晚上一点吵闹都能将她影响。

     再处理完了这些糟心的事情后,躺在了床上却睡意全无。

     正在床上辗转之际,房间门外倒是响起了唐泽雨的声音:“娇娇,开一下门,我有事情要说。”

     陈玉娇赶紧起来开门,一开门,却见到唐泽雨抱着枕头与被子棉絮站在她的房间门外。不等她发问,唐泽雨就解释道:“我不放心你一个人独自睡,我在你房间里打地铺守着你。你的房间里有屏风隔断,我就睡在屏风外。有什么事情,立刻有个照应。”寻常日子里,唐泽雨说话都是爱以‘可以么?’、‘怎么样?’、‘这样如何?’等参考方式的询问她,征求她意见。可这一次,却截然不同。他的话语如此强硬,行为更是,而且陈玉娇觉得自己在这一刻,似乎找不到理由来反驳。

     结果,唐泽雨最后睡在了她屏风外的习榻上。

     躺在床榻上,陈玉娇彻底没了睡意:“阿泽,今晚的事情我觉得特别特别的糟心。也有些后悔。”

     “后悔什么啊?”唐泽雨闭着眼,盖着厚厚又柔软的棉被,睡意上涌。

     “怎么不直接打死那只野猪好了!可是真要打死了,我说不定就回不去了。真是不解恨!”陈玉娇一说起这刘野猪,顿时心底那股窝火,“我想我大概知道他来干什么的,怕是想要来确认我究竟是不是陈阿娇。看看那一身夜行侠的装备,多半都干的不是好事。”提及道此,她更是感概,“阿泽啊,我也不得不佩服你的先见之明啊。老早就提醒我要把身上的那些痣啊,疤痕啊什么都处理掉,不然可真的露馅了。唯一有些遗憾的是声音吧,改不了。”

     一面说着,她又有些担心起来:“你说着刘野猪,都干出了过河拆桥的事情,会不会哪天来找我们麻烦啊?”

     “想那么多干嘛啊?你不是还有我么。”唐泽雨迷迷糊糊地嘟囔着,劝慰道,“别想那么多,天真的塌下来了,有我给你顶着的。快睡了!”

     陈玉娇霎时间就被他这句关心熨帖的心底踏踏实实,不过嘴巴上却是心口不一地来了一句:“……我瞎想一下不行啊!”

     窃喜中,陈玉娇哼哼唧唧地翻过眯着眼,陷入睡眠。

     未央宫里,却恰是暴风雪来临。

     宣室殿的非常室里,刘彻正在他贴身宦官宁安的伺候下给肿成包子的脸颊上药。野猪陛下已经沐浴更衣过了,现在脸蛋上的巴掌印越发的清晰还越发的红肿,一层叠压着一层,每一个巴掌印都是那么工整。而且身上和手心里,还被扎了这么多针眼,有些都流血结痂了。给他上药的宁安心底那个嘀咕:陛下是被谁打了啊?下手真够狠!也够利索!看这些巴掌印,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消下去。反正这几天,陛下是没有办法上朝了。还有这些针扎的痕迹,这又是遭遇了什么啊?

     宁安心底那个好奇啊!他真的很想知道是谁下的手,若是这个时代有点赞的网络,说不定他还会穿着小马甲去点赞。

     刘彻安静地任由着宁安给他上药,他一声不吭,周身却是散发着无比深寒的冷气。也真的是折腾着宁安那一副身子板,难为他在低温下作业。

     野猪陛下此刻的心情很糟糕,这一刻,他盯着他的手心里的两颗牙,那是他回来之后就吐出来的两颗后槽牙,带着血,生疼无比。若是陈玉娇看到这两颗后槽牙,一定会开心的哈哈大笑,可惜就是看不到。她可是下了狠手的,不过依旧是控制住了力道,保证不会打死人,但是会不会打出脑震荡不清楚。

     刘野猪呢,脑子里却是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之前的事情,脑海里画面不断重播,都是自己被扇耳光的画面。他想要把那些画面甩出去,可惜那些画面就像是深根了一样,扎在他脑海里,顽强生长。他气的握拳锤了一下身|下的习榻,倒是把宁安吓的手抖。

     秉承着‘多看少说话,少问多做事’的宁安愣是心里素质过硬的继续给他的野猪陛下擦药。至于陛下的脸色,他看不见、看不见、他真的看不见。

     刘彻前思后想,越发觉得那酒肆的疯婆子老板娘居然有这么一出怪力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况且,那酒肆老板的举动太不正常了。还有那墙角的奇怪钉子,以及墙上滑腻的不同别家。难道真的如同那老板娘说的,他们是长期遭小偷问候的?

     这天下,能把天子打成这样的,这老板娘还是头一个吧。

     今日这顿打,虽然是自己不对在先,可是心里那股火气,怎么都下不去。一定要给那酒肆找点麻烦,来顺顺这口气。

     作息有规律的人,一旦那作息表随意打乱的话,自然是会引起连锁反应的。

     这不,陈玉娇在闹腾了一晚,睡下去之后,就不能按时起床了。倒是唐泽雨有点例外,他倒是早早的起床,把早饭给做好了留存在厨房里。又吩咐了前来干活的店小二,今日不开店。店小二也是住在这条市集街上的熟人,因此平日晚间也都没有住在酒肆的大堂里。昨日抓贼的事情,闹得整条街上都知道。小二上前询问了一下后,得知要三天之后才开店,这期间自然是要休息休息,据老板说,要找一点东西去去晦气。

     市集上本来就人多口杂,相逢酒肆夜里糟了贼,夜间巡逻的官大人居然还给放了。这事情,当时在场的围观者回来后,愣是加油加醋,说的越发滋味儿。八卦消息,那是一个传一个,整个市集上都传开了。

     陈玉娇睡醒后起来,已经是中午时分。

     唐泽雨难得的出门不在,还在她的床头上留了一张字条。

     他在字条上说,他出门去办点事情去,早饭和午饭都给她留在了厨房里,让她自己热着吃了。另外,今日大概要下午的时候才回来。又交待了今日不开张,顺带提醒她,让她问系统君有没有合适的收纳工具,把书房里那一堆非时代性的产物给收纳一下。

     起床更衣洗漱后的陈玉娇用过午饭,去了前面大堂里溜走了一圈。

     因没有开张,大门与沿街的窗户都没有打开,只留了一扇通行的门开着,店小二小丙在那里看着门,冲前来的客人解释。

     他见到陈玉娇来了后,倒是关切又八卦地招呼:“老板娘,我昨夜没有赶得上来抓贼,真是好遗憾。”

     “遗憾个什么啊?!”陈玉娇郁闷地嘟囔,“我还嫌弃我自己昨夜下手轻了呢!我倒是真的恨不得拖下鞋子,抽死那些个小贼!”

     店小二小丙听得瞪大了眼:“老板娘,你的劲道够厉害的。你要是真下重手,那小贼怕是给打死了吧!”

     “所以我好心肠啊,我居然没有打死他。”陈玉娇哼了一声,很是不屑地说,“那小贼想来应该上有老母,下有子女的。要是给打死了,那还麻烦了。不过代替他老母教训教训他一下是必须的,只是昨夜没有趁手的家伙。只得狠狠扇了他几十个耳光了事。”

     她那风轻云淡的口气,顿时让店小二小丙忍不住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最后幽幽道:“以老板娘你的手劲儿,怕是已经要成猪头了。”

     “必须的。”陈玉娇附和地肯定。

     真猪头.刘野猪陛下,的确是如陈玉娇做完所说的那样,打的他连他老母都不认识。

     今日一早,野猪陛下就以身体抱恙而不见臣子。

     当他的老母王娡站在他的面前的时候,的确是有些认不得他了。面前的人,真的是他的儿子吗?那个脸肿的如包子,都把五官挤成了屎一坨。昨日还红彤彤的巴掌印,今日就变成了青紫色,严重的部分,已经变成了深紫色。几十个耳光留下的巴掌印,终于在这一刻展现了它们的荣耀与光彩。

     王娡盯着儿子的脸看了许久,而后便是仰天悲啼咒骂,言下之意,不外乎就是哪个天杀的,把他儿子打成了这样。作为宦官的宁安又一次担任了解说,刘野猪本来是想要隐瞒起来的,可是后来想了想,这事情想要全部隐瞒起来,还真的不行。于是就授权给宁安,让他来解说了。当然,至于昨夜去夜访做什么事情,这里是给隐瞒了。于是在宁安嘴里,这事情就变成了,陛下不小心失蹄,被百姓们当做了小贼给揍了。王娡一听,这还了得,非得要用特权给那敢揍她儿子的庶民一点好看。

     刘野猪拦住了她,说这是自己的事情,他自己会去解决。然后么,就让人哄走了王娡,让她别在这里瞎操心。

     酒肆门口,陈玉娇与店小二小丙聊了几句后,就去书房忙碌自己的事情去。

     到了书房,关好了书房的门,她立刻就询问起了自己的搭档sss-02系统君道:“系统君,请问有收纳工具么?我是指来至未来的,你能介绍一个么?商城里我有去看过,不知道该选择哪一个。”

     系统君最近忙着给她教学工科课程,也是很久没有做过推销导购的兼职了。【你要收纳工具干什么?】

     “今早阿泽出门办事的时候,提醒了我一件事。”陈玉娇不慌不忙地把缘由说了出来,“我们这书房里,放了许多不属于这个时空的物品,我和阿泽都认为这样很不安全。所以,想要一个安全的收纳工具,将其存放起来。”

     系统君听完了陈玉娇的阐述后,做出了判断与行动。

     【推荐这个给你,存放重要物件的手收纳箱手链。】

     伴随着脑海里系统君的声音落下,她的手心里就出现了一个手链。手链是说不出的材料,有点想丝绸,但是摸上去的触感并不是。手链上挂着一圈一模一样的有拇指指甲盖大小的圆形的铜币样的装饰物。陈玉娇数了一下,手链上一共挂着六个。每一个都极不显眼,但是却格外的别致玲珑,很是讨巧可爱。其中有一个钱币的颜色是亮银色的,她好奇的触摸了上去,冰凉凉的感触倒是能确定这是金属。

     【未来空间折叠技术哟,还好传递不怎么浪费能量。看见那个亮银色的挂坠了么?它就是我们未来旅行用的旅行箱。找一个稍微宽敞一点的地方打开它,要装下我送过来的所有东西,一点都不成问题。】

     “书房里够宽了吧?应该可以用?”

     【可以。使用的时候,用拇指按压那个银色吊坠表面,第一次使用的时候需要录入你的指纹。以后就是用指纹解锁。】

     “超赞!”陈玉娇听得眼睛都亮了,“你们居然已经有了空间折叠技术,我也想学习啊。”

     系统君倒是一点都不给面子地严肃拒绝了。【不行,这个技术不能告诉你一丁点儿。但是你可以随意的使用最终成品。】

     “行了,我就说说而已。”陈玉娇也不纠缠,很是开心的准备去折腾着未来的旅行箱。

     按照系统君说的操作提示,陈玉娇走了书房的边角,然后按下了自己的指纹。

     随即,一道淡淡的光亮从眼前闪过,然后她的面前就多了一口长约2米,宽约1.5米,高约1米的金属箱子。

     “我勒个去,这么大,都可以放下一张带高箱的床了。”

     【赶紧把重要的东西都放进去收好吧,尤其是我给你的各科课本以及各种小工具,都一起收进来放好吧。】

     听着系统君的催促,陈玉娇自然是很快地干起活计来。

     等着她刚刚把所有可疑物品都收起来的时候,屋子外老远的就听见了店小二小丙的喊声:“老板娘,余小公子来拜访你了。”

     一听到这个余小公子,陈玉娇就想笑。

     傲娇的小霍同学不愿意暴露自己的身份,也不肯提及自己的姓氏。因为这个时候的他还没有被霍仲孺承认,而是跟着舅舅卫青姓。但是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生父是谁,于是就把霍的姓氏给拆了字,用雨的谐音余来做姓氏。当时他说出自己的姓氏的时候,唐泽雨与陈玉娇险些是憋不住的想笑。既然他要隐瞒,就让隐瞒呗,反正不影响他们完成任务就成。况且他要怎么说,都已经没有用。他们早就知道他是霍去病了,这可是系统君告密的哟。

     好些天不见这位傲娇的小霍同学,还是有些怪想念的。

     陈玉娇赶紧整理好那个旅行箱手链,将其戴在了自己的手腕上,于是便出去见小霍同学了。

     他一见到了陈玉娇后,就好奇地问道:“老板娘,听说你们酒肆昨夜遭贼了?”

     陈玉娇也不隐瞒他,带着他直接往书房里走去,一边走一遍说道:“可不是。不过好在我半夜睡得不是很沉,被小贼的动静给惊醒了。还好我那酒曲放在了廊檐下,不然被偷走了,我可没地儿哭去。”唐泽雨与陈玉娇相处了这半年多的时间来,他是潜移默化地调|教着她。让她在无意中,点亮了混搭说话的技巧。

     “那官府来抓了么?”

     “别说了,晦气着呢!”陈玉娇叹口气言道,“夜间巡逻的官大人说,那小贼不是贼,是官府里探案的人员,走错了地儿。”

     小霍同学听得疑惑连连,不解地问:“那就这样放走了?”

     “是啊。”陈玉娇说着,于是故意把昨夜揍人的事情说了,“好在我平日里力气也不错,抓住他的时候,直接扇了他几十个耳光。”

     然后,这次是小霍同学沉默了。

     可这个时候,他还没有去探望他的姨母,若是去的话,一定能看到关于他姨夫那最为精彩的八卦消息。

     “上次你借给我的书本我看完了,重要的部分我抄些了下来。”

     “那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吗?”

     “有,等会儿还要请你给我解惑呢。”小霍同学很是喜欢听真系统君.假陈玉娇上课。就连陈玉娇本人也是,谁叫它是超级人工智能呢。

     一进入书房,小霍同学就把他包裹着的书本拿了出来。解开那包裹着书本的黑色绸缎,他小心翼翼的把书本递了过来,陈玉娇接在手里,道:“我先去端两杯水过来,然后我再给你解答你的疑惑。”言罢,就转身离开书房,把小霍同学晾晒在了那里。

     刚一离开书房,就听见脑海里传来了系统君的声音。

     【第二次的‘精神力映射’要开始了,走吧,早点解决你也好早一点休息。】

     “好。”陈玉娇低声答应道,“跪求你省着点用,别把我又给折腾成上次那样。”她一个人自言自语,若是这里有外人,一定会觉得她是一个脑子不清醒的人。

     去端水的时候,系统君已经同她交换了身体的使用权,于是真系统君.假陈玉娇再次出现在书房里的时候,整个人的画风陡然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