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27章
    第027章容嬷嬷牌大头钉,扎谁谁舒服!

     他这才注意到,面前的阿娇姐有一双异样的眼瞳。

     他的近侍中有一位叫东方朔的臣子,曾经也告诉过他关于外族人的事情。有些人的眼瞳,发色,容貌都与中原人大大的不相同。

     那双金棕色的眼眸,就是最好的证据,瞬间就让他之前所有的推测与猜想完全破灭。

     他有些放肆地打量起对方来,与阿娇姐长的如此相似,果然是一副好样貌。白皙细腻的肌肤,俊秀的眉眼,有神的眸光,高挺的琼鼻,如花般一样柔软丰盈的唇。她的五官更为深邃一些,眼神与阿娇姐相似,但具体观察的时候就不相似了。她们的举止气息也不一样,阿娇姐从来都是直来直去任性又不加掩饰的让人难以接近。面前的女人却不一样。她给他的感觉更偏向于一种礼貌的疏离,将人直接拒之在外。

     刘彻的眼光犹如一双看不见的手,溜走在陈玉娇身上。

     “公子,你看够了么?”陈玉娇被他的眼神弄的神烦,她斜睨了他一眼,用一种看路边堆放的污秽之物的眼神来看着他,更是没好气地呵斥道,“看够了,就挪开你的眼光,它让我非常不舒服。让我有一种想把昨夜吃的晚饭都吐出来的感觉!”真特么的恶心!

     刘彻哪里受到过这样的待遇,往常里,那一个女人不是见到他就是奉承讨好,恨不得能得到他的青睐,得以福荫、权利、财富等让人垂涎的事物。忽然之间有这么一个女人,居然敢对他这样,这让他很是感兴趣。简单的说呢,就是骨子里的犯贱的本性被激发了。

     当然,他也肯定了,面前这女人绝对不是她的阿娇姐。

     他的阿娇姐,看着他的眼神永远是爱慕与崇拜的,绝对不是嫌弃的眼神。

     只是,这女人她长的太像他的阿娇姐了,若不是仔细分辨,真的在看第一眼的时候,就会认错。更让人有些郁卒的是,她居然也叫娇娇。

     心思活泛的犹如海中波浪一样的刘彻,决定此时此刻就要搭讪一下这个女人。在他看来,天下的子民都是他的子民,他想怎么做都成。这是上天赋予他的权利。于是,他张口说道:“夫人这话说的好生没理,吾不过是错将夫人认成了吾所认识的一故人,只因夫人与她容貌太过相似,吾想要细细分辨,以免下次再看错而已。”

     “哦,那你那个认识的故人还挺糟心的。”陈玉娇忍不住讽刺道,“连长相都认不清,还故人呢!”

     一句话,瞬间把刘野猪噎了一把。

     他正要反驳继续搭话的时候,忽然跑堂子的小二蹬蹬蹬地快步跑了过来,传话道:“老板娘,拉运粮食的牛车来了,送了六大麻袋,我们拎不动。那赶车的老汉要急着走,老板娘快来出手。”那小二传达了消息后,又蹬蹬蹬地跑了出去。

     “知道了,这就去。”陈玉娇应下了之后,抬脚就朝着外面走去。

     刘野猪被无视在一旁。唐泽雨不声不响地看着这一幕,似笑非笑地望了他一眼后,便继续低头盯着面前的棋盘思考去。

     被晾晒了刘野猪霎时间有些进退难举,他正要想与唐泽雨搭话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就瞧见了酒肆门口那惊人的一幕。

     只见刚才与他说话的女人居然左右手各拎着一只装的沉甸甸的麻袋走了过来,每一只麻袋都有一个水缸那么大,但是她却拎着麻袋健步如飞,脸上更是丝毫看不出吃力与费劲的样子来,仿佛她拎着的不是麻袋,而是两张画卷一样。她一面拎着,一面还笑嘻嘻地走在前面给她开道的小二说道:“那老汉下次运酿酒的粮食来的时候,你也别为难他,直接来叫我就是。老人家年纪大了,自然是比不得我们这些年轻的。”

     那小二听的直点头,倒也听吩咐的很。一主一仆前后来往了好几次,才把堆放在门口的麻袋全数搬到了后院里去。

     看到这么一幕,刘彻心底关于面前这个女人是阿娇的认知已经彻底否定了。

     因为,他的阿娇姐从小就是娇生惯养的,怎么可能做如此粗活。更别提这比男人还可怕的力道,这绝对不是他的阿娇姐。

     可是,他的阿娇姐又在哪里?

     那一晚的出现之后,难道就再也见不到了么?

     刘彻心底闷闷的,不过对于他当初的决定,他依旧不反悔。巫蛊事件以来,他就决心要将她从皇后的位置上挪下来。她不能坐在那个位置上,她坐在那里,就是对他皇权的一种潜在的威胁。他必须挪开她,才能完全的握紧皇权。

     可是,她搬入长门一年多后,竟然赶走了大批的侍女与侍从。最开始,他以为她只是闹脾气想要引起他的注意而已,可那一次冬季去长门,他发现了长门冷宫里的不对劲。那种不对劲的感觉,让他现在想起来,头皮都有些发麻。

     积雪深厚的冬季里,长门冷宫附近的花草却是一片春景的模样。

     那些留在长门冷宫里的侍女,都是姑姑的人,是绝对终于阿娇的一派的。他默许过,让姑姑的人来伺候阿娇。一来是让姑姑放心,二来也是避免他人插手。

     可是,那几次暗中去探访后,越发的让他觉得不安,所以他做了一个决定。而他的新皇后卫子夫,恰巧又在他正是需要一个契机的时候,递来了他想要的导|huo|索。于是,他就顺水推舟,命令自己的侍卫暗中行动。

     只是,这世间无法预料的事情太多,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如今这样。

     眼下要做的,便是寻找阿娇她的人,必须要找到她才行。

     被彻底无视的刘野猪就那么站在原地思考,一直到他收回思绪。这期间,跟着他来的郭舍人与另外一个侍从汲黯呢,这两人都傻了眼。因为他们也是被酒肆老板娘这张与废后陈氏那简直一模一样的脸给吓住了。长门冷宫着火的事情当时的确是让很多臣子心底都挂着疑惑,但是谁也不敢打听。如今见到了如废后陈氏如此相似的人,呆在宫廷里久了郭舍人与汲黯自然是思维活跃,立刻做出了判断,装作看不见。更是不会去打断陛下的举动,只要这里没有其他对陛下有威慑的人或事物,他们就绝对不会没有眼色的上前去打断好事。

     同桌的主父偃、严安、徐乐倒是因为没有见过废后陈氏,而不知情况。但是看着郭舍人与汲黯的表现,也是机灵的闭嘴。

     且说陈玉娇把装着酿酒粮食的麻袋搬到后院去后,整理清洗了一下后,就又赶了过来。

     这一过来,发现刘野猪还站在原地发呆,顿时就没有好脸色,道:“这位公子,你站在这里,挡着我们光亮了,劳烦你挪开一下。”言罢,她径直地绕开他,快步地回到了桌案边的位子坐下,继续同唐泽雨倒腾刚才的棋局。

     “阿泽,你没有动我的棋子儿吧?”她笑问唐泽雨道。

     唐泽雨微微一耸肩,眼底笑意横生,说:“娇娇,我记得好像每次我离开一会儿,我的棋子才摆不对位子了吧?”

     这两人有说有笑,俨然不当一侧还有人在。

     刘彻见这两人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眼底,更是一种当他不存在的态度,当下心里很是不舒服。可又瞬间觉得有些怪异,这两庶民,倒是能在他的威严下镇定自若,光是这份气定神闲也不是寻常庶民能有的。刘彻再一次望了这两人一眼后,便信步离开。

     他一走开回到了自己刚才所在的位置后,唐泽雨这才的开口对陈玉娇说道:“你不认得刚才那个人的脸,是不是?”当然,这话是用英文说的。

     陈玉娇一下没有回神过来:“啊?”

     唐泽雨赶紧道:“他就是那晚我们在堂邑侯府里见到的,你这具躯壳前主的前夫。那个被你称作野猪的汉武帝。”他压低了声音,更是全程英文低语,还特意地补充了一句,“现在什么都别说话,你找个借口去后院去,他们今天没有离开之前,暂且不要出来露面。”

     陈玉娇当下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一脸惊诧。不过又立刻平静了下来,然后按照唐泽雨的吩咐,故意“啊呀”一声,自语道:“糟了,忘记加柴火了,锅里还煮着汤呢。”言罢,就匆匆起身,朝着后院去了。

     刘野猪这边呢,的确是如唐泽雨预料的那样。

     他一回到坐席上,就立刻吩咐了汲黯道:“今日回去后,查查这酒肆主人一家的情况。”

     再然后么,他自然就把这件事暂且放在了一边,同他的臣子们一起饮酒作乐。

     当然,这一趟来酒肆,他又有了一个收获。不是指遇见陈玉娇的事情,而是指他在这里,老天又一次的满足了他的求贤若渴。他知晓了徐乐这个人,然后听徐乐在桌案上谈及的事情与看法,顿时就觉得相见恨晚。

     这行人一直闹到了太阳落山时分才离去。

     等这行人一走后,唐泽雨这才不慌不忙地去书房里忙碌的陈玉娇。这个时候的陈玉娇正在书案上埋奋笔疾书,全神贯注的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书房里有人来。唐泽雨见她正忙活着,也不说话,只是悄然走到了身后,瞧瞧她在做什么。

     只见她的面前摆着一张图纸,图纸上用专业术语写满了数据,而且是3d的立体透视图纸,圆圆的,还有一定的厚度,看上去像是盘子,又像是镇纸,一时间他这个外行也看不出来是什么物品。

     陈玉娇她本人呢,又正在努力的推算着数据,右手旁边的草稿纸上更是一大堆眼花缭乱一个也不识得的字符。

     唐泽雨耐心地看了一会儿后,便走开,走到了书案对面。

     这时候,陈玉娇才发现他来了,才停下了手中的笔,问:“外面的人都走了?”

     “走了。”唐泽雨扯开椅子坐下,舒口气说,“娇娇,你是不是有点记不住人的脸?”终于发现了自己的小伙伴有脸盲症的唐泽雨问出了这个问题。

     陈玉娇不避讳的点头承认:“对!脸不好的看记不住!审美不符合我口味的记不住!”

     唐泽雨“噗”的笑出声来,感叹道:“之前那位,你有什么想法?”

     “能有什么想法?只要他别来招惹我,我自然是当看不见。”陈玉娇平静地阐述,不过她稍稍一顿后,便是狠狠道,“我还有一把火烧之仇木有与他算,等我把系统君的任务副本刷完之后,自然会去算这笔账。”

     “你要怎么算啊?”

     “最近学的地质学专业课里,有一门专业课讲得是怎么寻找矿脉的。冶金工程专业课程里,教导了怎么提炼金属,冶炼合金。还让我顺带把黑|huo|药那些的相关知识与操作都给记起来了,未来高科技,还真的挺有吸引力的。”陈玉娇低下头去,盯着自己面前一张写满了算式与笔记的纸张,转动着笔尖,哼笑道,“我记得你有给我讲过的历史,后来刘野猪打仗打的国库空虚的,最后出台那什么盐铁专卖的政药什么的给那些造反的诸侯封王们,让他们给足劲儿地给刘野猪捅娄子——”说到这里,唐泽雨眼里惊讶极了,陈玉娇被他的眼神打断,反倒是不说了。“你那是啥眼神啊?看的我都快长毛了哎!”

     “好奇惊讶!”唐泽雨随口就回答,并提出了心中的疑惑,“你说你的搭档系统君教导了你怎样寻找矿脉?怎样冶炼的专业工程课?”

     “是呀,不然那些冷兵器打造需要的原材料怎么来啊?不可能动因为绝对不能动现在这个时代政府已经拥有的矿脉。那就只能自己重新寻找,到时候还的我自己去挖矿提炼呢!”一说起这个任务副本里的一些小主线,陈玉娇也是呕血了,“系统君说,目前有一大堆生产机械的零件据说已经在来这个时代的路上做出发准备了,到时候还要抓紧时间组装机械。每天都是不同的专业课,我考大学的时候,也木有这么累过,但是却过得格外充实。有一种留学的错觉哎。”

     听着陈玉娇的吐槽,唐泽雨却是分外的羡慕起来。

     要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时代的进步,科学技术就是绝对的发展力。若是两人能把任务完成回去后,光是陈玉娇脑子里从未来世界里学到的知识与科学技术,就足以让她受用一辈子。甚至用的好的话,更是会为社会,为祖国的软实力带来惊人的进步。可观之陈玉娇本人,她完全是兴趣所在,且根本就没有心思想到那么多去。

     傍晚酒肆打烊后又打扫了卫生后,陈玉娇终于搞定了系统给她的模拟习题,这才满足地伸伸懒腰,从书房里出来。

     因为这坑爹朝代的宵禁,饭后去跳广场舞什么的健身行为就别想了。早点洗洗睡了才是当下合该做的。但是谁特么的吃饱了就去睡?简直是圈里养的那种生物没差别了。于是乎,她就只得在院子里沿着墙角来回一圈一圈的走动,一边走动一边再一次背记今日系统君上课的内容,这也当作是饭后的运动散步。

     唐泽雨在厨房里刷碗筷,整理好出来的时候,就正好见到陈玉娇拿着一支枝条在地上写了一个他看不懂的公式。要是寻常,他绝对不会打断她,但是今日这一刻却不行。

     “娇娇!”他唤了她一声,如他所料的打断了陈玉娇的思维,“上次我听你说过,你的搭档系统君有给过你‘私人印章’的工具,那个工具,现在还能租借来用一下么?”

     “啊?阿泽你借用这个工具来干嘛?”陈玉娇有些不明白。

     “今日来的那位,怕是从今晚上开始,我们这里就要多出梁上君子了!你的去书房加上一个印章,以及我们各自的卧室里也要盖上印章。”唐泽雨前笑道,桃花眼里水漾清澈,那一份意有所指让陈玉娇顷刻间就明白了过来。

     她立刻道:“哎哟,你不说我还真的忘记了。那丫的是个过河拆桥还小心眼的东西,必须的防范着。”言罢,她急匆匆地就朝着书房奔去。

     一推开书房的门,就联络自己的搭档sss-02系统君道:“系统君,我要租借私人印章一用。用来防范今日以后我家院子上可能出现的梁上君子!”

     【嗯,租借费用照旧,使用说明参考系统商场里的详细介绍。】

     听了陈玉娇借用‘私人印章’的用途后,系统君很是干脆的就送来了那个工具。

     陈玉娇赶紧按照上次的操作,先去两个人的卧室里戳了印章,再是去书房里的地板上戳上了印章后,这才放下心来。盖完印章后,陈玉娇居然突发奇想的问:“系统君,有图钉么?我是指锥人用的那种,不是钉在黑板上的那种。”麻痹的,只要刘野猪的人敢来,绝逼给弄回去。

     系统君沉默了一阵后,继而陈玉娇的手心里就冒出了一大盒子她要的那种图钉,还顺给了一把刷子、一小桶润滑油、以及一包标有注明的医用麻药水。

     “多谢!真是个好东西啊。”陈玉娇的眼睛唰地就亮了。

     有了事情干的陈玉娇忙碌了起来,努力地给墙上刷了一片润滑油,又趁着天色还没有完全暗下来的时候,她咬着可以调节光线亮度的手电筒,耐心十足地把系统君给的图钉全数浸泡过麻药水,最后拿着筷子,一个个夹着按照矩形的形状全数摆放好了在墙角处。

     做好了这些防备工作后,她顿时间心情大好,甚至有些幸灾乐祸的期待着。

     夜幕降临,漫天星斗跃然与蓝!丝|绒一样的夜空上。群星璀璨,分外迷人。这就是古代的好处,没有大城市的灯光遮掩迷惑视觉,星空上的美景自然是绝美醉人。有时候睡不着的时候,她还一个人搬了一把椅子,仰望星空认星座与星星呢。

     洗洗睡的时候,她还乐呵呵地哼起了小曲儿,一个人咿咿呀呀的,一股子兴奋劲儿看的唐泽雨都忍俊不禁。

     “娇娇,我怎么没有发现你有这么多坏心眼呢?”他见到陈玉娇在墙角下的小玩意儿后,其实心底是赞成也是默默期待的。

     “去去去,那才是不会坏心眼。我那叫做用科学且严谨的物理手段防范高空坠物!”她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还装出一脸严肃,“先做一个测试,看看落地物体与地面的接触面积有多大,再结合相应的物理公式计算一下,就知道这高空中坠下来的东西有多重。下次若要是再次坠落,就该给预算着换成捕野兽的专用夹子了。”说道最后一句的时候,她自己都绷不住的笑了出声。

     夜风微微浮,暗香幽幽动。

     嗅着鼻尖传来的一阵阵芬芳与自然的泥土气息,霎时间让她神清气爽。

     全手工的木质脚盆里,陈玉娇她正在悠哉哉地烫着脚,活血经脉呢。同唐泽雨一起排排坐在廊檐下烫脚,然后听他独家现场版讲历史故事,在喝上一点他亲手酿的果子酒,简直就是人生的一大享受。

     今夜夜色晴好,月光清朗,夜空无云。

     唐泽雨正在给她讲“晁错背黑锅”的历史,提及了那《削藩策》。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那个历史连续剧,晁错就是第一个出场的重要任务,也是第一个被杀掉的功臣。他死的很冤的,用你的话说,就是连辩驳的机会都没有,就背上了那口不属于的他的锅。

     “晁错是个很有才学的人,是这个西汉初期的政治家,他学贯儒法,知识渊博。在文景梁超的时候,深的帝王的器重与宠信。可是花无百日红,只要在这政治泥潭里搅和的,都要万分小心才行。晁错是很小心行事,可是景帝为了巩固自己的千秋大业与政权,晁错上书了《削藩策》。也正是因为这《削藩策》,让这位功臣被刑场腰斩。

     “紧接着的就是七国之乱的故事,我先不给你讲七国之乱,我就只给你讲晁错。”

     同唐泽雨一起住,陈玉娇觉得自己瞬间在历史人文方面的知识瞬间刷刷地积累了很多,而且唐泽雨要是改行去做历史教师的话,绝对会很受学生们的欢迎。就连她这个不喜欢听历史的工科同学,也是听得津津有味。

     不知不觉间,洗脚水也凉了,唐泽雨的故事还没有讲完。

     可他与陈玉娇是有约定的,洗脚水凉了就不讲了,而且要按时作息。于是乎,两人自然是收拾了家什,各自回房准备休息。

     临睡前,唐泽雨有些不放心地给了陈玉娇一把趁手的扁担,道:“放在窗边,要是听到了什么动静,拿在手里好防身。系统君给你的那个手套,最近这些日子睡觉的时候也别摘下来。情愿是我想多了,但是有备无患总是好一点。”

     当夜,月光清朗,恰是一个好眠的夜晚。

     与唐泽雨料想的不差,果然是有梁上君子来造访的。

     来的人不是别人,恰是刘野猪同他的侍卫多人。

     这位皇帝年少继位的时候,政权落在他的祖母窦太皇太后手里,批折子也没有他什么事儿,真正的大事更是他说不上的话的。加上借重于儒家学者赵绾、王臧,与窦太皇太后的权利体制博弈失败后,给当时年少的刘野猪更是一个当头棒喝,让他看清楚了这宫廷局面,到底是谁在说话。这事情让他非常憋闷,于是憋闷中,自然是隔三差五地爱去宫外玩耍,美其名曰散心又舒缓压力。

     这一出来混着玩耍,在这一大染缸里,自然是学会了‘墙上走路’的本领。

     多年未曾在‘墙上走路’了,今夜再次重操旧业,居然是为了一个女人。

     因为他从酒肆离开后,回去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一个人的容貌,怎么可能那么的相似?即便是瞳孔的颜色不一样,但是为何声音也那么相似?更奇怪的是,身体动作,也是那么相似。而且他也没有听说过窦太主有私生女在民间,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那个女人到底是不是阿娇,他想到了别的验证方法,也是能够绝对验证的方法。

     阿娇小时候,最是爱同他一起在宫中玩耍。他清楚的记得,有一年的夏天,阿娇淘气地甩开跟着他们的侍女与侍从,爬到了树上去掏鸟窝。当时因为受到了惊吓,她从树上滑落,树枝划破了她的小腿。后来留下了疤痕,不能用尽什么办法,都去不掉那疤痕。

     新婚那一夜的时候,他还记得她指着小腿上的疤痕说过去的事情。

     更让刘彻记忆深刻的是,阿娇与他夫妻多年,他记得她身上每一处痣的位置。其中有一颗红痣,长在了肚脐里。那颗红痣虽然不大,但是却很起眼。那一颗红痣,他记忆深刻。

     这些印记,都是在隐秘的身体位置。

     想要验证,还真的只有‘墙上走路’顺带还要带点‘香味儿’才行。加之下午的时候,办事很快的相关人员就把户籍调查的报告给递来了,这家酒肆的主人的户籍等一切都正常很,根本就找不到出错的漏洞。

     越是这样,才越是让刘野猪心有不甘。所以,他就采取了行动。

     唐老板家的墙且是那么说走就走的?

     刘彻这个家伙,带着汲黯与十来个侍从一起,披着月色来到了酒肆的附近。然后,他吩咐了他的侍卫包围在了酒肆外围,安静地听命令行事,只等着他与汲黯一起进去就是。

     到底是做皇帝做久了,脑子有时候就不会考虑到那些根本就算不上起眼的细节。

     墙上抹了一层透明的超级润滑油,刘野猪与汲黯两人,更本就没有想到会如此。脚下一滑,滚落下墙。

     于是,这一去,自然就是掉在了‘坑’里。

     再然后,锥心的疼痛瞬间刺来,两人顿时都疼得险些惨叫出声。想要伸手去撑着地面,更是又一轮被扎!刘野猪与汲黯疼得直抽冷气。

     借着月色,两人终于看清楚了地上放着什么。

     一颗颗亮晶晶的怪异钉子全部竖起。锋利尖锐如针的短刺在月色下冷光霍霍,霎时亮眼逼人。

     汲黯当下就做出了决定,压低声音道:“公子,这里有异样,我们赶紧离开才是。”一边说着,一边一个鲤鱼打挺,跳出了这一堆容嬷嬷牌图钉的范围,顺带也拉出了他的野猪陛下。

     刘彻听了这话,哪里肯甘心?他道:“不用走,这不过一些小伎俩而已。”

     此刻,站在院子里的两人确没有忙着继续去做事,而是在拔图钉。

     一拔一个疼,妥妥的。

     他们还不知道是,这些图钉上沾满了麻药水,神经麻痹那是一麻一个准儿,就是发作的时间稍稍比寻常麻药要长那么一点点时间。

     就在这两位‘梁上君子’忙着拔图钉的时候,他们更不知道的是,他们已经触碰到了私人印章的警告范围。

     房间里休息的唐泽雨与陈玉娇,已经被脑海里系统君的提示音给叫醒。

     陈玉娇握着扁担,悄然地推开了房门。这里,必须特别鸣谢系统君赞助的润滑油,她将用剩下的润滑油,全数的涂抹到了屋子里所有的木门的门轴上。因此,有了超级润滑油的作用,摩擦系数减少到这样份儿上,真的是大赞,于是乎这开门自然是没了木门与门轴摩擦的吱呀声。

     摸黑出来的陈玉娇最近是天天锻炼身体,加上她本身就极其的厌恶贼,所以自然是在不知不觉中,身体本能地调整了偷袭状态。

     汲黯这个臣子是个会古武的,但是,这院子里除开陈玉娇还有一个唐泽雨。他正专心致志地帮着他的野猪陛下拔图钉呢,更何况,那麻药已经起了作用,麻痹了他的反射神经,他完全没有了往日的灵活与机敏,可他本人却不知道。

     这边呢,唐泽雨与陈玉娇两人,那可是不约而同地行动了。

     这酒肆后院的布局有些院子里的花丛有半人高,这两人站得位置偏偏又远离了墙角站在了靠近廊檐边的位置上。简直就是摆着给人打的么!

     敲闷棍这一项技能,几乎是只要能拿的动棍子,就应该会。

     偏偏这个时候,老天爷也是来提着瓶子来打酱油了。

     一朵厚厚云层飘来,遮住了月光。

     啊哈!

     行动啊。

     唐泽雨与陈玉娇两人在这一刻的举动是前所未有过的同频同时段,一人一支扁担,朝着借着花丛的遮掩,顺利的把棍子敲到了这两人的头上。在敲上去的那一刻,陈玉娇心里甭提有多舒坦了。同时,她更是不放心地在唐泽雨敲晕的那一个家伙的脑袋上在补上一巴掌,带着大力手套的一巴掌,效果杠杠滴。

     “娇娇,去我房间里,把那放在门背后的麻绳拿来将这两家伙捆好。”唐泽雨说道。

     陈玉娇二话不说地蹬蹬蹬跑去房间门口,麻利地就寻来了东西。

     恰好这个时候,天上的那一片云朵挪开了。

     唐泽雨一把就扯下了这两黑衣蒙面人的面罩。

     然后那露出的面孔,瞬间让他与陈玉娇都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这两人,居然真的是白日里在酒肆中喝酒的人。

     其中一位,她有些记得,正是这身体原主的渣前夫:刘野猪。

     另外一个,自然是他的侍从。看清楚了这两人的脸后,陈玉娇当场冷哼一声:“天堂有路你这只猪不走,今日闯进老娘这里来,自然我要先收一笔利息了。”

     唐泽雨‘噗嗤’一笑,立刻就将两人利索地捆了起来。

     巧妙地是,他还把店小二用来擦桌子的抹布扯下来塞到了两人的嘴巴里,紧紧地给堵上。做完这些,唐泽雨对着陈玉娇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并压低声音说道:“该你了。”

     看到这一幕,陈玉娇会心地笑了起来。

     她揉了揉手掌,然后走到了井边,动作飞快地打起一桶水,然后毫不留情地就朝着刘野猪的头上泼了去。

     凉透心的冷水一泼,刘彻自然就醒了过来。

     正要张口怒喝,猛然发现自己被捆的紧紧的,连嘴巴都被堵死了。他又急又慌张,奋力的站扎着,想要挣脱。可惜这绳子质量太好,且唐泽雨早就在穿越之前,点亮了一手打结的超级技能。所以,挣扎也是木有用的。

     陈玉娇看着刘野猪的这番狼狈样,心情那个舒爽啊。

     她笑吟吟地蹲在他面前,淡淡道:“公子,我瞧你好手好脚,也穿的人模狗样的,怎么就干起了这等偷鸡摸狗的事情呢?”说罢,当场就给他一响亮的耳光。

     这一耳光,是替原主陈阿娇打的,打的就是这过河拆桥的小人。

     她这么一出手,刘野猪瞬间就被打懵了。耳朵里嗡嗡嗡直响,眼前还飞过一些小星星。脸颊火辣辣的疼,鼻子,眼睛里一股股酸涩。那滋味儿,简直酸爽极了。

     他回过神来后,如鹰隼一样的眼睛里寒光四射,恶狠狠地盯着陈玉娇。

     “收起你那眼神,看的我恶心!”一边说,一边又赏他一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