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26章
    第026章相逢不相识

     刘彻的一句话,犹如冰水一样瞬间淋的卫子夫心凉。

     可是她的忍耐力真的是非常人能比,倒是能在顷刻间恢复了正常,立刻面带笑意,若无其事地服侍着面色上看不出喜怒的刘彻。

     等下午时分,刘彻醒来的时候,卫子夫已经抱起了她的儿子,正在小声地哼着曲儿哄着。

     刘彻又同她一起逗弄了孩子,用过晚饭后,便离开了椒房殿。

     陛下并没有宿在椒房殿,且皇后生完孩子出月子已经有两个月了。这样的行径,怎么说呢,只能说陛下忙于朝政。一来是前朝的确紧张。匈奴在边境上隔三差五的小打小闹,骚扰百姓,时不时传来的汇报让他也心烦不已。二来是求贤若渴,确切的来说呢,是要培养一批彻彻底底忠于自己的领导班子。可惜的是,天不遂人愿。所以,一时间刘彻的心思没有怎么放在后宫上。

     有些事情着急是没有用的,只得慢慢来。

     这不,就如陈玉娇同唐泽雨一样,两人经过两天一夜的长途颠簸后,终于到了目的地。

     到了目的地的时候,陈玉娇大吐苦水。后世两三个小时的告诉路程,他们走了两天一夜!!!夜间还在传舍里歇了一宿!!!这些都不说了,最糟心的是她颠簸的反胃。难怪唐泽雨给她讲的野史小故事里,有说孔子当年游学的时候,都颠簸出了胃病来。

     不过当自己脚踏实地地踩在了这一片属于自己的土地上的时候,那种感觉,真的颇为微妙。在想到她那个时代的七十年使用权的政策,她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娇娇,想到什么开心的事情了?”唐泽雨发现她在偷偷笑后,便追问道。

     陈玉娇与他并肩走在了这一片肥沃的荒野上,笑说道:“我只是吐槽啊,你听了别放在心上,你要先答应我。”

     唐泽雨一挑眉,见她笑的不怀好意,便更是好奇:“我不放在心上,你说吧。”

     “终于可以私自搭建了,我似乎看到了万恶的资义的光芒亮在了我的眼前。”陈玉娇一口气说完,然后自己忍不住笑了起来。

     唐泽雨哭笑不得,解释道:“那是制|度不一样的问题,实质还是换汤不换药。”说着,他又用一种开玩笑的口吻同陈玉娇道,“现在这块地,就是给你弄来私自搭建的!”

     “哎哟,还好有英文,不然这话要是被人听了,还得了。”陈玉娇也是被这口吻逗的开心极了,“我也有规划地图,在你上次给我那张手绘地图上做了一点改动。当然,你给我的是俯瞰的手绘风景样地图,我是用cad里面制图风格绘画的结构图。画风又不一样了。”

     “看得懂就成。”

     两人一起,漫步在这着这一片已经属于他们然后马上要开始动工的土地上。

     夏季的天气热,好在陈玉娇戴着系统君给的四季徽章,所以除了太阳大一点,容易被晒黑外,其余的倒是感觉不错。

     在勘察了属于自家的土地后,陈玉娇心里很是激动,听着唐泽雨给他描述的汉代庄园模式,她心中是越发的向往,恨不得立刻到了秋天,赶紧搬过来。

     不过,这一刻,这块地上,还全是一片荒凉。看到这么大的工程量,唐泽雨只说了让她别担心,他自己有安排,能保证陈玉娇秋天搬来的时候,绝对的住得舒适开心。他越是卖关子,陈玉娇就越是好奇,最后胃口被他吊的老高,只能眼巴巴地望着等日子。

     两人离开茂陵回到长安城中的时候,一周的时间都已经过去了。

     当然,这一周的时间里,是可以发生很多事情的。比如,最大的变化就是前来酒肆喝酒,真实目的是纳凉的人多了不少。可因为陈玉娇这一走的出远门,她带走了四季徽章,这期间酒肆里不那么凉爽了,自然人流量又降了回去。还在酒肆里有着独家的美酒,就算是下降,也没有降到哪里去。

     回到了酒肆后,她又开始了每日的高考备战模式,埋头苦学。也听到了堂邑侯陈午葬礼的出殡的八卦,但她再也没有去过。就用唐泽雨的话来说,现在不要去搅和,以免被拖入深水漩涡。而且她是她,原主是原主,她还有重要的任务在身。

     六月十二日,距离上一次傲娇的小霍同学前来,已经过将近二十天的时间。

     系统君上一次给他的那本大部头,估计这个时候,小霍同学也在家里刻苦专研吧。

     陈玉娇的生活过的非常平静,可是她身体原主的前夫在她出远门的这一周里,倒是过的大起大落的。

     因为他的长子皇子据,似乎还真的是热着了,有些微微中暑的迹象。另外么,他求贤若渴的心思,好像是被老天听见了一样,老天给他送来了严安。那个在唐泽雨酒肆里喝酒搭讪还偷听谈话的家伙,不知道啥时候写了折子递了上去,就被刘彻他给看见了。严安的写的折子,简直是直中刘彻他的心思。

     六月十二的这一日上午,刘彻在宣室殿里同自己的臣子们商量完了事情,要准备去看看他的皇子的时候,却听见的离开的臣子都在抱怨天气的炎热与异常。他也是忧心忡忡,生怕遇上大旱之年。正在心烦的时候,近侍郭舍人倒是提议道:“陛下,请勿焦躁。这事情,也不是立刻就能断定的。陛下近来烦心的事情不少,不若出宫去走走,散散心?”

     听着郭舍人的建议,刘彻觉得也不错。年轻的时候,曾经有一段时间也是往外行走,这些年来都不曾走动了。

     夏季的阳光落在了奢华的宫殿的亭台楼阁上,暖风拂过,一阵阵花香飘来。

     “你这意见不错,一会儿就同朕一起出去散散心。”刘彻望着大殿前的景致,安排了自己的下午时间。

     陈玉娇回到了酒肆后,酒肆里来纳凉的人明显又回流了很多。

     她近来学习的专业课程简直是横跨了领域,学的颇有些吃力,好在有系统君辅导,倒也是能跟得上课程的飞奔进展。就是这样的速度,她的系统君搭档还在嫌弃慢了,时间不够。下午的时候,系统君留下的作业让她觉得很是烧脑,于是,她便从书房里出来活动活动,做点别的事情换换脑子,清醒一下思维。以前备战高考的时候,数学卷子刷累了,都还要换一张英语卷子刷呢。

     来到前面酒肆大堂里的时候,唐泽雨正坐靠内院的窗边下一个人博弈。

     那席位极少有人坐,常来酒肆里喝酒的人都知道,那是老板给自己定下的专座。当然,偶尔也有几位贵客来坐上一坐。

     陈玉娇见到唐泽雨低头沉思的时候,便走了过去在他的对面坐下。

     见到她出来,唐泽雨倒是停下思考,把玩着手中的棋子儿,问道:“这个时候,不是该在学习么?怎么出来了?”他知晓陈玉娇学习的大致课程的名字,这些理科工科的内容,对他来说,还真的是有点天书。

     “学累了呀,出来换换思维,等会儿在继续。”

     唐泽雨一笑,提议道:“那陪我来一盘?”

     “不来,你又不让我悔棋,还不让我棋子儿。”陈玉娇一说起下棋,觉得真心好累。下棋真的是不是她能hold住的,这考心机与算计的东西,她还是跪了好。尤其还是和唐泽雨这种脑子天生就是点亮了谋略等一系列天赋的人下棋,艾玛,那不是一般的心累啊,简直是自虐。妥妥的累死脑细胞一大片,消耗心力啊。

     “来,陪我下一盘,我一人折腾,也怪无趣的。”唐泽雨哄着她道,要给自己找一个下棋的小伙伴真的不容易。

     陈玉娇趴在她面前的案桌上,歪了歪嘴,“不来,除非你让我悔棋。”

     “好好好,让你悔棋,行了吧?”为了哄小伙伴陪自己下棋,唐泽雨又刷了一次的下棋底线。(╯▽╰)

     “真的啊?我书读的少,你别哄我。”陈玉娇呵呵笑道,更是自黑一把,“我们画风不在一个档次,你要压制一下你的档次,配合我一下呗。”

     “快来,都依你。这样行了吧?”唐泽雨倒是被她这叽叽歪歪的话语驱赶走了一些心事带来的烦恼。清澈有型的桃花眼眸里,溢满笑意盯着她,说,“娇娇,和我下棋的人里,你还是第一个,让我没原则的让着的小伙伴呢。”

     陈玉娇挑挑眉,忽然笑起来,眼睛弯成月牙状,更是露出一口结拜的牙齿:“是是是,唐大侠你一定要手下留情啊。”

     说笑间,她自然是拿起了棋子,开始同唐泽雨一起对弈起来。

     围棋真的是个烧脑的游戏,为了培养一个属于自己的固定的下棋小伙伴,唐泽雨也是操碎了心。他领着陈玉娇渐入门径,一点点的给她讲解棋局。唐泽雨是一个在古文化上有着非常深厚造诣的人,他的学识在这一面很是渊博,尤其是他讲起历史来的时候,听得陈玉娇格外入迷。他在给陈玉娇讲述棋局的时候,还会用棋局来引论历史上的一些事件,让她换一种角度听历史故事,换一种思维看历史,更是换一种方式学围棋。总体的说来,能在异时空里遇到唐泽雨这个小伙伴,陈玉娇觉得真的够值的。她在他这里,学到了好多学不到知识。

     午后的酒肆里,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且说刘彻这边,他让郭舍人陪伴,带着汲黯,一行三人出了宫。

     长安城中有九市,最热闹的要属西北角西市1与孝里市2最为闹热。因为靠近雍门3,人来人往的,热闹非凡。这个时期的商人并没有因为朝廷采取重农抑商的政策有所抑制,只要不是战乱,一旦百姓要生存,就会有经商,就会有利可图。民间中,弃农从商很是普遍。还有好些书香门第的子弟有些禁不住金钱诱惑,弃文从商者也是有的。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市场里的商品品种非常的丰富,大到奴隶车船,小到瓜果蔬菜,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中游得,在市集里还真的照的到。商贸是极为繁荣,市井生活真的欣欣向荣。

     爱逛街当然不只是皇帝一个人,他的臣子也是有这样的喜好。

     长安城就那么大,要遇到熟人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这不,刘彻一出门,走上大街上没有多久,就遇见了自己的臣子主父偃。

     郭舍人眼尖地发现了主父偃,然后拍了他的肩膀叫住了他:“足下何去?如此匆忙?”

     主父偃见拦下自己脚步的是陛下身边的近侍郭舍人,又见到郭舍人身后几步之隔的刘彻后,立刻转过身来行了一个见尊者的礼,便回答道:“今日鄙人约了两位朋友在酒肆里相见,这正忙着赶着赴约去呢。”

     “可是那相逢酒肆?”郭舍人眼前一亮问道。

     “正是这相逢酒肆,舍人也知这酒肆?”主父偃反问道,仿佛是找到了杯中知己一样。

     “嗯,上次听人说起过。这酒肆家的美酒格外甘美,就是每日只卖那么多杯,从来不给多的。倒是让人记忆深刻。”郭舍人笑说道,“刚才瞧足下走的如此慌忙,想必是要赶在那每日限量的酒水卖光之前赶到吧?”

     主父偃肯定地点头:“正是这样。”言罢,就意欲拔腿赶去。

     刘彻听着这两人的谈话,倒也是来了好奇心,对郭舍人说道:“走,跟着他一起去。”

     赶到西市的时候,恰逢日头当空最是炎热的时候。

     跟在主父偃身后,有着他这个免费的领路人,自然是很快的就找到了这家相逢酒肆。酒肆的生意很是热闹,门口站着接待的小二哥到也是忙碌的满头大汗。

     刘彻下了马,把一切交给了随行了另外一位成员后,便领着郭舍人跟着主父偃一起踏入了酒肆门。

     这一踏入酒肆的门,顷刻间一股沁凉的气息就将其包裹。

     舒爽又透心凉的感觉,霎时间让炎热带来的焦躁立刻就清凉了下来,一瞬间整个人都感觉清爽极了。

     前来招待的店小二领着他们找到了主父偃口中提及的朋友的位置,这走过去一瞧,原来还是自己的臣子,严安,以及另外一位不认识的人。

     出游在宫外的皇帝刘彻立刻用眼神制止了他,然后就有郭舍人上前替他开口搭话。陛下愿与臣子们一桌,臣子们自然是求之不得,当然,原本的有些话,自然也就不能在这里说了。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饮酒的乐趣,更何况这酒肆里如此凉爽,简直是一处好去处。、

     安顿好了这些客人后,店小二知晓严安是常客了,便询问了他们需要哪些的酒品。

     一行人在店小二的推荐下点了一圈后,小二哥自然是乐滋滋地去忙活了。

     在炎热的天气下,找一处凉爽的环境坐下后,自然是要打量四周的。好多人都是有这样的习惯,即便是身为帝王的刘彻也不例外。

     可是,这一瞧,真的不好了。

     “阿泽,你说了要让着我的,怎么说话不算数啦?”熟悉的声线飘入耳里,瞬间让刘彻转头闻声望去。

     然后,他看到了一张脸。

     那张脸蛋,他做梦都不会忘记,他还听见有人再说话。

     那人说:“娇娇,你不能走一步就悔一步棋呀,这没办法下了啊!”

     那一声熟悉到骨子里的称呼,霎时间让刘彻他身子僵住,大脑空白。

     娇娇,阿娇,那个让他花费了许多精力寻找的阿娇姐,竟然在这里。

     好一个相逢酒肆,果然是相逢。

     刘彻没有想到,今日会在这样的情况下遇到他的废后陈氏。

     在堂邑侯陈午的出殡日上,设计下埋伏等了那么久,却是一点痕迹都见不着。

     可是在这里,她在这里,她过的好好的,她还有心思与一个陌生男子下棋!

     听听,那是什么称呼?她怎么可以同一个陌生的男人如此亲密,她难道忘记了她还有丈夫么?一瞬间,刘彻的心情就如调味铺子里打翻了的罐子一样,各种滋味儿在心里翻腾而过。一股火辣辣的气息直接从脚底就窜到了头顶,周身更是入坠火坑一般,被那无名业火撩的疼痛难耐。他恨不得能立刻起身,去将她拉过来,问问她究竟在想什么。

     他也很吃惊,他无法相信他看的这一幕是真的。比起他的吃惊,他已经的是按捺不住自己的思维控制自己的情绪,他猛然就起身朝着她走去。

     可真的当他走了过去的时候,却又站在原地迈不开脚步。

     因为,他与她的目光对上了。

     他还听见她说:“这位公子?请问有何事?”声音没有变,笑容没有变。

     可是,他却发现,她的眼神变了。那是一种看陌生人的眼光,她就那么坦诚又淡定地笑意盈盈地询问。

     这是要怎样的一种心态,才能做出相见不相识?

     他盯着她,眼神变得冰冷深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