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8章
    第018章恨欲狂&马踏匈奴

     被唐泽雨的话语呛了一把的小霍童鞋脸上的表情很是精彩,比那颜料铺子都要好看。想来此刻他内心活动堪比火山爆发还要激烈。

     他坐在桌子边,一声不吭地望着唐泽雨与陈玉娇两人。在座的酒客更是一副端着酒杯看好戏的态度,一个个都瞪大眼,希望这事情继续。

     可实际上嘛,这事情还真的继续下去了,换了个方式。

     “你非常憎恨匈奴?”唐泽雨拉着陈玉娇坐在了小霍童鞋的对面,问道。

     陈玉娇简直想给唐泽雨脑门上拍上一巴掌,这不是废话么?!霍去病那留在历史上的名言“匈奴未灭,何以家为”被吃了么?!

     情绪已经平息下来的小霍童鞋盯着唐泽雨双眼,极为认真地说道:“恨,非常恨,恨之入骨。”他说的很慢,那口吻,在每一次说出‘恨’的那一个字的时候,是真的给了陈玉娇有一种在咬在匈奴侵略者身上的感觉。

     他不等唐泽雨继续问话,便又说道:“匈奴侵略我大汉边境,劫杀我大汉的边境子民,他们抢夺牛羊、马匹、粮食、钱财。还虏了我大汉的边境子民去奴隶,为他们占领的耕地劳作。他们随意的掠杀我大汉子民,极为残忍。更为残忍的事情,我没有办法说出来。”他在说话的这个时候,紧紧地咬着牙,双手紧紧地捏成拳头,仿佛是要捏住自己内心澎湃激烈的憎恨情绪,以免他自己控制不住又一次爆发。

     “那你有什么办法对付匈奴吗?”唐泽雨像是没有看到小霍童鞋此刻压抑的情绪,依旧淡淡地询问。

     “我欲从军,上战场杀匈奴。”他说的斩钉截铁,那双漆黑的眼眸里,坚定不移的信念让陈玉娇在对上他眼眸的一瞬间被他内心世界所震慑。

     唐泽雨的表情依旧是那么淡然,他又问道:“那小公子,假若你现在就是领兵的将领,你的下属已经向你汇报了匈奴可能要侵犯边境的消息,请问你此刻该怎么办呢?”说罢,他倒是不理会霍去病,反而是转过头来对陈玉娇说,“娇娇,昨夜我睡前绘了一张地图,放在了我房间的书桌上,你能帮我拿过来一下么?”

     陈玉娇她的房间与唐泽雨的房间相邻,昨夜她从公主府里回来,心头烦恼的事情太多,同唐泽雨说了一会儿话后,就去洗洗睡了。她没有精力去关注老乡昨夜什么时候睡觉的,所以昨夜唐泽雨在与她谈话之后,已经开始着手准备行动系统发布出来的任务。

     现在,听着唐泽雨同小霍童鞋的对话,陈玉娇恍然大悟。

     “好的,我这就去拿。”她应下,赶紧起身去拿。

     唐泽雨这个老乡,可真的是会找切入点啊,就这么单刀直入的把小霍童鞋带入了话题。厉害,真的是厉害。只是一场寻常的小冲突,他就开始为自己将要行动的目的埋下了伏笔,现在正是在引导着小霍同学朝着话题直奔而去。陈玉娇很是明白唐泽雨让她去拿地图的缘由了,同样的,她更是佩服唐泽雨这位老乡的先见之明。光是这份谋算与预料,换作是她,她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这里去。

     等陈玉娇拿着唐泽雨手绘描摹的地图的时候,她倒是感到有点吃惊,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这位拉的一手好二胡的老乡,居然还有这么一份绘画功底。

     再次来到桌边坐下,递上那份地图。

     用彩铅手绘在硬纸上的大汉版图很是精美,那是完全参照她与唐泽雨所在的时代的精美版图描摹的。地图上的每一个地方,都被唐泽雨用繁体文字隶书体注解了地名。更是逆天的用了现代卫星地图的彩照色彩,尽可能的把卫星图转成了手绘图。

     “小公子,这一条线上,用这个浅粉颜色圈涂出来的范围,便是匈奴的版图。”唐泽雨把地图徐徐在小霍同学的面前展开,“这跳曲线下面便是我们大汉的国土。前朝的始皇帝修筑万里长城,连接和增建加固从前各国的长城,以防御匈奴。阴山山脉南部,如云中郡,是边防重镇。”唐泽雨指点着地图上的根据点,“这里的是辽西郡,我大汉最靠东北边辽西,虽然没有与匈奴边境相接壤。但是你看它上面的鲜卑,这个民族也是个游牧民族,怕就怕它同匈奴联手,对付辽西郡。你再看看渔阳郡,和雁门郡,这里的地势条件与进攻防守,与上次被侵扰的上古郡有什么不一样呢?我记得,去年的时候,匈奴入侵上古郡,还是卫将军等人领兵将匈奴驱逐出去的。”

     唐泽雨说的话很是含糊,这话里面根本就没有什么重要的提示。可陈玉娇却又听明白了一点,他在‘剧透’,今年的秋天匈奴会有两万多的骑兵入侵,他们会杀了辽西郡的太守,还会入侵渔阳、雁门。这件事情,昨夜她去看望长公主的时候,她也‘剧透’过。

     唐泽雨在这个时候‘剧透’给小霍童鞋,这是什么用意啊?难道是要接霍去病这一层关系,来提醒卫青?陈玉娇觉得自己有些跟不上唐泽雨的跳跃度。按照现在的情况来说,他应该给小霍童鞋讲讲匈奴的事情,而不是把地图上的这几个郡指出来给小霍童鞋看才是。

     陈玉娇搞不明白了,她伸手在桌子下扯了扯唐泽雨的衣襟。唐泽雨转头看着她,眼角眉梢带着让她安心的笑意,他朝着她眨眨眼,无声地示意她安心。

     小霍童鞋在听了唐泽雨的话后,眼睛更是没有办法从地图上挪开了。

     这个时代的官方地图,都是黑白的手绘,那里有眼前这一张唐泽雨手绘的彩图清晰明了,注解详细。傲娇的霍童鞋已经沉迷在了这张地图里,注意力是牢牢地黏在了纸张上。此刻的他听着唐泽雨的提示,脑子里已经是蹦出了太多的思绪,一时间他都不知道该先思考哪一个问题才好。

     “山谷郡其地北以燕山屏障沙漠,南拥军都俯视中原,东扼居庸锁钥之险,西有小五台山与代郡毗邻,汇桑干、洋河、永定、妫河四河之水,踞桑洋盆地之川。”在小霍童鞋还沉迷在地图上的时候,唐泽雨倒是淡淡地说出了一句。“这个郡,不仅仅是重要的军事要塞,更是一个必争之地。匈奴多次侵扰,小公子你可知晓其中还有的原因?”

     小霍童鞋在听到这话的时候,已经抬起了头。他没有说话,却是望着唐泽雨,想要从他的口中听到更多的话语。可是,唐泽雨却又像是吃了哑巴药一样,不在吭声了。而是端着小二泡来的清茶,慢慢地品茗。

     “你为什么不说话了?”小霍童鞋疑惑又不解地问。

     “我在等你的回答,假若你是将军,收到了下属带来的探子汇报,匈奴极有入侵的我刚才指出的那三个郡,你该怎么办?”

     小霍同学被问住了,居然一句话也回答不上来。是的,这一刻他深刻的领悟到了,战争不是光是说说,就可以提刀去砍敌人。这些备战的条件,也恰恰是他的舅舅常爱在他耳边提起过的。他愣住了,这一刻,他觉得他还要学习的实在是很多很多。

     唐泽雨这个时候,却是对陈玉娇说道:“娇娇,你来给这位小公子简单的讲一讲这高原草原的气候特征,以及地势分布趋势和特点。”说罢,他又对傲娇的霍童鞋说道,“我让我家老板娘给你讲讲,天时地利人和里的天时与地利这两点。至于人和,我们暂且不提。”

     明白了唐泽雨用意的陈玉娇深吸一口气,缓缓道:“匈奴现在的所在的版图地界,是高原地界。这个高原地,地势自西向东逐渐降低。因为地势高且严寒,几乎没有合适的农作物在此地界上生长。但是越靠近大汉的边境,它却变成了最佳的放牧之地。你看这里,这里的这一片草原。”陈玉娇指着地图上的东北部,如今虽然没有纳入大汉版图,但是在后世,它是我华夏版图里的地盘。“这一片草原土质肥沃,降水充裕,牧草种类繁多,具有优质高产的特点,适宜于饲养大畜,特别是养牛与马。匈奴的战马应该大多数都集中放养在一带才是。”还好当年的高中地理知识没有还给老师,她还记得这些。虽然与她大学念得专业相差也有点远,但是学过的知识点,一定要记住啊。

     小霍童鞋听的极为仔细,望着陈玉娇的眼神里全然是一种对知识的如饥似渴,他就像是海绵一样,飞速地吸取着此刻唐泽雨与陈玉娇灌输给他的知识。

     “因为匈奴的版图是草原高地,他们不能像我们一样发展农耕文化。这很大程度上,是由气候决定的。草原高地的气候很是特别,在这里,冬天最冷的时候,能泼水成冰。夏天最热的时候,也能热的同我们这里一样。当然,他们的冬天持续的时间比我们这里长多啦。也就是说,我们这里秋天的时候,他们那里比我们这里冷多了。所以匈奴他们的那边的生活条件,相比我们这里,就差了很多。刚才我家老板提到的那三个郡,都在北方,一到冬天就容易下雪。秋天的时候,我们这里丰收了,没有粮食过冬的匈奴,自然是想要来掠夺的。”陈玉娇说道最后一句,又开始了‘剧透’。

     小霍童鞋觉得自己的今日这一遭来酒肆没白来,觉得自己今日收获颇多的同时,也极为好奇。“老板,老板娘,我有一个不解的问题,希望你们能解惑。”

     唐泽雨点头:“小公子请讲。”

     “为什么,为什么要给我讲这些?以我所知,今日不论是我看到的地图,还是我从两位口里得知的一些讲解,都足以让两位培养一个能人去朝中为官为将了。可你们却这样大咧咧的我给讲解了这些,不怕我做些什么不好事情出来吗?”

     “那你想要做些不好的事情出来吗?”唐泽雨笑了。

     霍去病用力地摇摇头。

     陈玉娇忍不住插话道:“我家老板在看见你第一眼的时候,就说了你一身正气,刚正不阿,将来一定是一个人才。”

     霍去病听得挑眉,还有些害羞。他望着陈玉娇,似乎想要说一点话来遮掩自己此刻的羞赧。然而,不等他的话说出口,他就被他听到的话语震惊的僵住。

     因为,他听见老板娘说:“我和我家老板,都希望有一日你能领兵上战场,马踏匈奴,给大汉的百姓一个安宁且再也没有战事的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