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9章 加注释
    第009章火烧长门

     就在陈玉娇对于诈死方式的各种纠结的时候,这身体原主的男人,大汉的天子刘彻却是对长门宫暗中密切关注起来。

     长门宫宫殿里的情况非常的诡异,本该是严冬积雪的冰寒季节,可这些天因为四季徽章的作用,恒温28°c的环境下,那些靠近宫殿花草,竟然在悄然中抽枝发芽。十来天的时间里,生命力顽强的青草,已经嫩嫩绿绿铺展开来。零星的野花也是含苞待放,这俨然就是一副春景图。

     心思完全用在了怎么离开这里的陈玉娇自然是没有心思关注这些环境里的变化,白日里依旧是睡觉睡到自然醒,下午有空就借着系统给的任意门去老乡唐泽雨的酒肆里坐坐,亦或是呆在了这里,同侍女们一起搓麻将打发时间。

     越是靠近过年,这雪就下的越是大,厚厚的积雪让长门宫越发的冷|寂。

     这样安静的环境,最是适合睡懒觉猫冬的季节。以前一直在旅途中的陈玉娇如今闲了下来,自然是要体会一把‘床心吸引力’的。

     然而她不知道是,就在她这样猫冬的日子里,刘彻已经是悄然来了长门宫两次。

     这两次里,第一次是阿娇在午睡期间,侍女们被刘彻警告了不许出声也不许向她透露他来过的事情。第二次的时候,阿娇那日出门去了。刘彻来的时候,也只是在长门宫宫殿的廊檐下站立了一会儿之后,就带着人走了。

     两次来,都是无声无息。加上侍女被封了嘴巴,自然是不敢朝陈玉娇透露讯息。但是,正是刘彻这两次的暗中的来访,倒是间接地让陈玉娇发愁的事情有了神一般的进展。

     这事儿细细的说起来,可真的是太巧合了。

     如今在未央宫兰林殿里的卫子夫正怀着身孕,眼看着就是明年春天的产期。这个孩子,就是历史上的废太子刘据,刘彻的长子。卫子夫已经为刘彻生了三个女儿,这第四个孩子,在怀孕中的时候,就已经被宫里的大夫给摸脉象探出了男女。得知怀的是一个男孩,卫子夫别提有多开心了。这个孩子那可是她登上后位的最大筹码。一切的守望,眼看着就要一步步的实现了。可就在这开心的兴头上,刘彻偏偏又频繁的去长门冷宫,这怎么能让卫子夫安心下来?所以,当眼线前来汇报说了刘彻的行踪,这短短的半个月里,陛下他已经前去长门冷宫一共三次,这哪里还能让卫子夫冷静下来。要知道,她登上后位的最大阻力,就是陈娇。熬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废后,她怎么可能让那位废后再次回来?

     所以么,在下毒先行的情况下,眼看事态变化的有些超出自己掌控范围的卫子夫,决定要加一把火力,除掉妨碍她坐上那个位置的所有阻碍。于是么,这事情前前后后的酝酿在一起,卫子夫的做法,倒是成了陈玉娇的神助攻。

     寒冬腊月的深夜里。

     搓完麻将洗漱完毕正准备睡觉的陈玉娇刚躺上床榻,就被忽然闯劲来的雨梅吓的坐起来。

     “阿君,您快起来,赶紧走。他们要烧长门宫了,您快走啊!”雨梅焦急又刻意压低的话语声,让陈玉娇有些懵。

     昏暗的烛火中,陈玉娇看着雨梅那一脸畏惧又担忧的脸色,顿时也是心头一紧,但是却冷静地问雨梅:“发生了什么事情?”她问着雨梅,视线对上雨梅的眼眸的时候,却被她眼底的绝望吓了一大跳。

     “卫夫人要除掉阿君您,今夜已经安排了人手,要烧掉长门宫。”雨梅跪在陈玉娇的床榻前,听着她的述说,“陛下已经在这半个月里,悄然来探望了您三次。虽然三次都未曾让我们告知您,但是卫夫人是知晓的。她如今的势力大了,自然容不下您的。”

     陈玉娇被雨梅的说法弄的完全傻眼了,这信息含量真大啊,简直一瞬间要卡死主机的节奏。

     偏生这个时候,廊檐下已经传来的急促的脚步声,以及火把燃烧时候的噼啪声响。火光透过窗户,让陈玉娇清晰地看到了此刻宫殿外,以然是围上了一圈人。那些人的影子,恰是守在常梦功宫苑外的士兵的身影。还不等陈玉娇理清楚思绪,就听见了宫殿殿门从外面被锁上的声音。

     “阿君,走后面,这里。”雨梅已经不等陈玉娇反应了,直接伸手拉住陈玉娇,就朝着宫殿的后面跑去,一边跑一边就听见雨梅哭泣道,“阿君,我的亲人都被卫夫人扣押了,今夜我是逃不出的。只愿阿君能顺利逃出去,若是有机会,请阿君照料我那老去的爹娘。”

     陈玉娇脑子里一片空白,鼻尖此刻已经是嗅到了木料剧烈燃烧起来的味道,呛得她咳嗽不已。

     宫殿外面,没有人说话,只有听见急促来回的脚步声与惹燃火苗时候的呼呼声。

     陈玉娇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任由雨梅拉着她跑到了宫殿后殿深处,她脑子里一片空白,却眼睁睁地看着雨梅拉起一块的地板,露出了黑森森的地道来:“阿君,这条通道只能走到了长门宫苑的外苑。您赶紧走,莫要被卫夫人的人发现了。”

     “雨梅,你到底是谁的人?”这是陈玉娇勉强回神过来后最想问的事情。

     听得问话,雨梅‘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额头触地,哽咽道:“婢子真正的主人是长公主安,阿君被迁入长门的时候,随同陛下遣来伺候人一起过来的。这些人暗地里都是卫夫人的人,卫夫人暗中拿下了婢子的弟弟,以此要挟婢子爹娘与婢子。小满她们是陛下的人,卫夫人还未曾买通。”她说着,忽地抬起头,一脸悲怆,“这条地道原本是窦太主无意中安置的,只是没有想到,会有用上的一天。婢子今夜只有死在这里,才能让阿君离去。快走吧,阿君。”她说着,不由分说地就把陈玉娇推入了地道,然后盖上了地板,锁死了通道。

     黑漆漆的地道里,陈玉娇端着雨梅递给她的宫灯,觉得一切都变得好玄幻。

     呆站在地道里发了好一会儿神的陈玉娇清醒后,立马就想要往回走,去救人。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系统君却在她的脑海里冒出了声响:“赶紧走,别在这里磨叽。那个宫女和你,本来在历史上就注定已经是死去的人了。早在你穿过来的那一天,原主就已经病逝了。现在的你,并不是原主,赶紧走。”

     “系统君,你在说什么?”陈玉娇被脑海里话震的耳朵嗡鸣。

     “我说,你赶紧逃命才是。”系统君机械冷冰的声音在她脑海里回荡,“你知道为什么历史上为何没有废后陈氏的生卒年吗?为何历史书上记载的是废后陈氏幽居终老长门?因为那后面根本就没有人,就在你在这个身体里醒来的时候,原主在那个时候就已经病逝了。后来历史上记载的,都是一些遮掩的谎言。”

     “我想不明白,系统君,上面的雨梅可是活生生的人啊!”陈玉娇气急的喊道,“我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去死?”

     “今夜不只是雨梅一个人,那些伺候你的侍女们,一样会死在这场大火里。”系统君极为冷静地说道,“野史上曾有记载长门失火,废后也没有搬迁出来,依旧等着冷宫修葺好后继续幽居。在看看历史上的记载,‘废后陈氏幽居长门数年后逝去’这么一说,你认为,这里面真的是今夜能救人这么简单?”

     陈玉娇被系统喝问地浑身发冷,她不愿意想的那一面,已经悄然在她面前揭开面纱。

     “走吧,去唐泽雨那里,现在那里才是你该去的地方。”系统君的话音落下后,陈玉娇的面前出现了那一扇任意门。

     漆黑的地道里,任意门那原木色的门板在宫灯烛火的光亮下,闪烁着冰冷的反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