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1章
    第011章祸福相伴&即将开启的新生活

     受了惊吓又受了凉的陈玉娇在逃到了唐泽雨处之后,便彻底的病了。风寒来势汹汹,等她睡醒的时候,却已经是发起了低烧。

     唐泽雨耐心细致地照顾着她,她睁开眼看到唐泽雨时候,心中那股莫名的恐慌也就立刻退了下去。对上唐泽雨关切与询问的眼神,还未等唐泽雨的问题问出口,她就说出了他心底的疑惑:“老乡,你说我怎么那么倒霉呢,居然穿越成了长门冷宫里的那个废后。若是不是系统君给开了挂,我想我的小命真的要玩玩儿了。”

     这回答便是彻底的肯定了唐泽雨夜里的猜测,现在所有的一切都连贯上了,心底确认了老乡穿越来的身份后,唐泽雨也是颇感惊讶的。

     “好好睡觉,别胡思乱想的。”唐泽雨端来了热水与系统君给的药片,放在了床畔的小矮几上,这才扶起了因浑身酸疼的唐玉娇说道,“你说的那个废后我可不认识,我只认识我的老乡陈玉娇,那个娇娇。把药吃了,好好的养上几天才是。”

     听着他叫自己的小名娇娇,陈玉娇咧嘴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道:“小时候我家里人和附近的邻居都叫我娇娇,后来我听到‘金屋藏娇’的故事后,就对小名特别反感,愣是要所有人必须连名带姓的称呼我。可我真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变成金屋藏娇里的那个娇,更没有想到还有老乡叫我的小名。感觉像是回到了家里一样,啊,说真的,这个时候我好想家啊。”

     “娇娇这个名字本来就挺好听的呢,真的。还有啊,你是你,她是她,根本就不一样的。”唐泽雨冲着她笑道,把药片放到了她的手心里,又替她端起水杯,“你也可以唤我阿泽或者阿雨,都是自己人,别那么见外了呗。”

     陈玉娇笑着点头,接过他递来的药片与温水,好奇道:“系统君给发的感冒药片?”见到了唐泽雨的点头,陈玉娇心底也是暖暖的,她仰头吞了药片,喝了大半杯水咽下去。吃完药片后,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便赶紧问道:“外面现在有什么风声没?”

     唐泽雨摇摇头,也是颇为不解地回答:“没有,一点风声也没有。照你说的那样,宫殿里那么大的火,今早居然也没有听见这市里的人八卦,看来这消息是一点都没有传出来吧。”

     “果然是被压下去的吧。”陈玉娇躺回了床榻上,闭上眼,晕乎乎的脑袋让她的思维反应都有些粘滞,“长门宫在长安城外,那里荒郊野外的,即便是发生了火灾,百姓也看不见。况且还是有目的的放火杀人,更是不能让百姓知晓了。唐泽雨,你说那个刘野猪到底是有多恨陈阿娇啊,居然放任小三来弄死原配,这简直太可怕了。”

     “不好说。这‘金屋藏娇’的事件,若是从政局上来说,陈阿娇那背后的势力,刘彻在没有坐稳这个帝位之前,是不得不依靠的。如今坐稳了这个帝位,以吕后那般后宫干政与专政来看,他是有心里阴影。尤其是你身体原主的外婆,那位窦太后给他的打击。现在他坐稳了,自然是要把这些不安定的因素除去。未雨绸缪吧,长远来看,去除外戚威胁的隐患,以稳固整体大局为重。”唐泽雨慢条斯理地说着,他那极为淡然与平静的语调倒是让陈玉娇听得笑了出来。

     “你倒是旁观者清呢。”陈玉娇自嘲地哼笑道,言语里颇有些大难不死后的欣喜,“我刚从你说的那政局里逃出来,你都不帮着老乡我谴责一下刘野猪那极不人道的做法,居然还站在了他的局面为他说话。哎哟,你可有听见我的心碎成渣的声音啊?”

     唐泽雨倒是被她这话给逗得笑起来,说道:“谁说我没有站在你这边啊?要是我不站在你这边,现在你怕是在路边上躺着了吧?”顿了顿,又慢慢说道,“说实在的啊,我也觉得事情奇怪着呢。按照常理来说,陈阿娇已经被的废掉了,没有了威胁才是。现在馆陶长公主也没有当年的威风,也没有在朝堂上搅风搅雨的,怎么就会忽然想到要火烧长门呢?”

     “其实在这事情发生之前的十几天前,送到那一处吃食里就已经下了药。”陈玉娇听着唐泽雨提出的疑问,也就跟着把自己那些天遇见的事情说了出来,“当时我在系统君的提示下,避开了那些下了药的食物。我那个时候就很好奇,这些事情那渣男刘野猪到底知不知道。可后来一想,可能这些事情,他也没有心思理会。毕竟这些阴招,一般来说,都用于后宫女人撕逼中。男人的撕逼很多用的是阳谋,也就没有往深处去想。”

     “不好说,阴谋虽然不是很上的台面,但是必要的时候,也很有用。”唐泽雨随着陈玉娇的话题继续道,“纵观整个历史,阳谋和阴谋从来就没有断过,只是看计谋用的方面与使用格局的大小。”

     “对了,我觉得有件事很奇怪啊。”陈玉娇一下子想到了雨梅把她塞进地道前说的话,“我在逃跑的时候听见侍女雨梅说,刘野猪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来了长门宫三次。他每一次来都封了那些宫女的口,不准她们告诉我他来过的事情。你说会不会是因为他来见前妻,那宫里的卫小三就担心自己的地位不稳,然后动手了呢?但是我的潜意识又告诉我,真要收陈阿娇的命的话,刘野猪不可能不知道的。”

     唐泽雨听着陈阿娇话,霎时间一些想不明白的问题后面瞬间又清晰了一些,他坐在床畔,眉头紧蹙,用过一种陈玉娇从来就没有见过的口吻分析道:“按照你这么说,刘彻既然来了长门宫三次,都不让宫女告知你,这明显是在避开你。然后三次过后,便是卫子夫动手除掉你。而这么大的事情,依照常理来说,他不应该不知道。所以,这事情,很大程度上他还默许了。”

     “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渣法啊?”陈玉娇听得浑身鸡皮疙瘩,“还有,你说陈阿娇到底是哪里妨碍着他们呐?果然是狗配女表子,天长地久的节奏啊。真尼玛好想提刀剁了这对狗男女啊。陈阿娇可真造孽哦,居然遇到这种货色。”

     唐泽雨没有吭声,他的脑海里已经是无数的思绪翻腾过。沉默了好一会儿后,他才对道:“娇娇,你想想看,那个刘彻半个月里来探望了三次,却一次都没有想要见自己的原配妻子,这本来就很有问题。然后在这三次探望之后,就发生了小三放火烧死原配的事情。这里面,必然是原配掌控什么重要的消息或者物件。而这不知情的物件或者消息,让他与那个卫小三感受到了非常大的威胁,这才不得不动手除掉原配。”他想到太多的可能,这些可能目前还不能告知陈玉娇,所以只得把最精简的情况告诉陈玉娇。

     “阿泽,听你这么一说,我觉得这太可怕了。”陈玉娇眯起眼,故意哆嗦道,“吓得我都想回火星了。好疲倦,大脑缺氧啊,我再睡睡啊。”言罢,就阖上了眼。

     唐哲宇见她的情绪与状态已经昨晚的恐怖里出来,也是放下了担忧。同时他又被她的幽默逗得笑了起来,漂亮的桃花眼里波光流转,溢满了宠溺与关切。眉宇间被这一抹宠溺与关切晕染,整个人都温润无比,俨然就是公子如玉。可惜陈玉娇闭上眼哼哼唧唧,错过了看美人。唐泽雨瞧着陈玉娇这般模样,他伸手揉了揉她的头,给她盖好被子才离开。

     未央宫的宣室殿里,当今的大汉天子刘彻却是没有好脸色。

     昨夜卫子夫火烧长门要除掉陈阿娇的事情,就如陈玉娇与唐泽雨推测的那样,他是知晓的。金屋烧掉了,那个曾经爱过的女人也死在了长门宫里。只是在这一刻,他的心情不是难过,而是一种前所有过的轻松与如释重负。

     不得不说,唐泽雨穿越前到底是在权利顶尖漩涡里搅和的人,他的分析一点都没有错。

     刘彻默许卫子夫动手,那的确是他发现了这长门宫里的异样。这种不可掌控的异样,让他感到了前所未有过的威胁感。这威胁是什么呢?说起来,还真的要把陈玉娇坑的吐血。这东西就是系统君给她的四季徽章,那个微型的中央空调。

     想想看,一个来至来三千年后的高科技,一个能在大雪天里让人感受到如炎夏一般炎热的东西,对一个古人来说,尤其还是那超级惧怕巫蛊之祸的帝王,他怎么能不动手?陈阿娇本来就是因为巫蛊之祸被废掉而迁入长门的,本身就是一个带着黑历史标签的人,如今这黑历史还变成了现实。

     试问谁有本事能在寒冬腊月里让如此一坐大殿附近的枯树发芽,绿草如茵,繁花盛放的?大冬天的飞雪天气里,站在长门宫宫殿附近,却是要被热出一身汗来,在看看那宫殿周围如春的繁花似锦,这反常的景致,不是作妖是什么?

     于是,这后面事情,卫子夫想要除掉陈阿娇,刘彻自然是乐的借她的手除掉这个不安因素。

     还真的是一个大雾一样的误会,事情从来都是好坏两面。对陈玉娇而言也是一件好事,从此就彻底摆脱了宫廷,可以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