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7章
    第017章你关注的对象【傲娇霍】已上线

     失眠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当第二日下午,陈玉娇在酒肆门口见到傲娇的小少年霍去病的时候,被他眼部那肿大又漆黑的眼袋给吓了一跳。

     “老板娘,你昨日下午承诺的要请我喝酒,可没有忘记吧?”一进门,熊猫眼.真傲娇.霍童鞋就直奔柜台,冲着在酒柜柜台上收孔方兄记账的陈玉娇打招呼。

     “没有。”陈玉娇抬起头,盯着霍童鞋的黑眼圈,毫不掩饰地倒抽口冷气,关切道,“你昨夜一夜没有睡?还在要入睡之前喝了很多水?不会应为输了三局就生了一晚上的闷气吧!”整个炯炯有神的眼睛在一夜之间水肿成了胡桃,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给胡蜂蛰了呢。

     “你咋知道的?”傲娇霍惊讶的一口反问。随即又意识到这回答不对,他是回答前面了的两个问题,才不是后面那个三局输了就生了一夜的闷气。所以,他立刻口快地补上,“哼!才不是,绝对不是!”可却不知道,这番话一说出来,到有了几分画蛇添足的效果,愣是把陈玉娇逗得笑了起来。

     笑不露齿这个的词语在陈玉娇的词典是木有的。她一笑,立刻就露出她近来花了很多金钱与时间来保养打理的一口大白牙。在配上原主脸蛋上那两个酒窝,与此刻金棕色的异族双眸,那笑容还真的是耀眼极了。让人一看,就知道她是个爽朗大气的人。

     可霍童鞋却一点都不想看到陈玉娇这样的笑容,他那俊朗阳刚的面容上,已经晴转多云。

     见状,陈玉娇赶紧收敛:“小公子,请上座。我记得我的承诺,未曾忘记。”说着,便招手让店里的小二来带霍童鞋去靠窗的好位置。然后自己的亲自开了一瓶放在柜子里的国窖1573,倒在了酒壶里后,决定亲自端过去。

     尽管陈玉娇蹲在了柜台下,悄悄默默的动作,却挡不住酒香四散。

     昨天的比试闹得在座的酒客们开了一次眼界,在加上昨日陈玉娇故意扒开的酒坛子,那可是勾起了好多人肚子里的馋虫。所以,今日的人,自然是比昨日的人还要多上几分。好在酒肆里的座位是分了档次的,按照档次收费,土豪们毕竟不是那么多,所以刚才霍童鞋才有上座可座。

     所以,这酒香一散开,酒客们就开始嚷嚷了。

     酒客甲说:“老板娘,你又藏了什么好酒啊?赶紧分给我们尝尝呗?我们不会少一个铜子儿的。”

     酒客乙赶紧接下话题:“就是嘛,你家老板真是钻钱眼里去了。每次都要搞那什么限量尝鲜,然后非要让我们消费满一定额度才卖给我们,简直要把我们口袋里的铜子儿都掏空啦。”

     酒客丙嗅着酒香,叹道:“看在老顾客份儿上,给卖我们一人一杯行不行?”

     陈玉娇起身端着这个时代的特有的土陶酒壶,挥手同这些上前来搭话的酒客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笑:“不行~!我家老板的规矩,那是必须要遵守的。没有规矩不能成方圆,说什么都不行。”说着,就绕开了这些凑上前来的酒客,一手拎着酒壶,一手拿着一个酒杯去了霍童鞋此刻所在的位置。

     酒肆的老板,陈玉娇的老乡唐泽雨童鞋此刻在干嘛呢?他今日没有忙着拉二胡,而是坐在了霍童鞋对面桌子的那一桌上奋笔疾书。靠后院花园的这窗户边,有两张方桌。一共八个位子,要坐在这个位子,要先收上一笔价格惊人的入座费。光是这一笔入座费,就拦下了很多酒客,也算是唐泽雨给自己的留下的位置吧。现在用来招待霍童鞋,正好。

     霍去病童鞋见到陈玉娇拎着美酒走了过来后,嗅到了那惊人的酒香,脸上露出的兴奋的神色。

     “小公子,请品尝。”陈玉娇把酒杯酒壶放在了他的面前,还亲自给他斟满酒杯。

     陈玉娇在忽然间对他用上了尊称,让傲娇的霍去病童鞋一下子变得腼腆起来。好在他的肤色常年在眼光下晒成了较深的小麦色,所以看不到他的脸红,只是那说话的口气多了明显的拘束与别扭:“老板娘,你别叫我什么公子,叫我小子好了。”

     “不,我觉得小公子特顺口。”陈玉娇就偏偏不如他意,还要把话题一拐,“这可是我珍藏的好酒哦,你可别糟蹋哟,一定要慢慢品。”说话间,她还咬着丰盈粉嫩的唇瓣微微一笑,挑眉对傲娇的霍同学眨了眨眼睛。

     纯情又年轻的小霍童鞋哪里禁得住她这样撩骚,喝到口里的美酒差点呛了自己。但是,那辛辣的味道瞬间充盈满了整个口腔,让从来就木有喝过52度这样烈酒的小少霎时间表情僵住。可下一刻,绵甜爽净的甘味儿在辛辣之后,又立刻席卷而来。不等他细细慢品,甘甜爽烈的琼浆已经划过了喉头,舌尖上就只剩下了悠远绵长的尾香,瞬间让他回味无穷。然后,在他不知不觉中,第一杯酒已经下肚。

     正准备自己给自己倒第二杯的时候,才发现酒壶里只剩下半杯了。他有些不解且还有一点抱怨地同坐在他对面从头到尾看着他喝酒的陈玉娇抱怨道:“干嘛这么小气?不是说要请我喝酒的么?怎么才这一点点?”

     陈玉娇哧哧一笑:“你应该是第一次喝如此烈酒,等今日先适应了之后,在慢慢加大酒量,也不迟呀。”

     “小气!”

     “我才不是小气,你一会儿要是醉在这里了,我只能把你扔到大路上去。”陈玉娇呵呵说笑,“还好你现在不是醉倒在边境西北地,那里的异域高原,早晚的气候差异变化,你喝醉了睡在路边,说不定就给冻死了呢。”

     陈玉娇如此一说,喝酒上脸效果明显的霍童鞋已经不知道自己此刻的脸红黑红黑的,特喜剧。她盯着霍去病的脸,笑的肩膀一抖一抖的。可霍去病童鞋却一点都笑不出来,就是因为陈玉娇刚才那一句的早晚的气候差异变化,瞬间就让在卫青身边成长起来的霍去病警戒起来。

     他的舅舅同他讲过很多次,北境的严酷天气与恶劣的环境。边境的好多士兵,在冬季的时候被冻坏掉脚是数不胜数,而且那里的戈壁大漠,剧烈的温差变化,让很初到此地的士兵病倒。那气候的变化,尤为明显的是早晚,且在军营里,的确有陈玉娇说的那样的情况,喝醉酒倒在了路边,次日醒来的时候,那些士兵冻死了。

     这是很少有人知晓的事情,为何自己面前的老板娘会知晓?!

     霍童鞋那戒备的眼神紧紧地盯着陈玉娇,语气也变的严肃起来:“老板娘?你是匈奴人?”

     他曾经听他的舅舅说过,那些异族的匈奴人,血统最纯正的,就是他们有一双与中原人不一样的棕色眼睛。他没有见过,可是面前的这位老板娘这一双金棕色像猫儿一样的眼瞳,却与舅舅讲述的那匈奴人的眼睛简直一样。这一刹那间,就让他的心底愤怒无比。他怎么可以被美酒与她的话语的打岔,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居然输给了匈奴人的三招比试不说,还喝了她给的美酒,更与她坐在一张桌子上谈话,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一瞬间,霍童鞋的呼吸变得急促,面露憎恨。他猛地就站了起来,对着陈玉娇狠狠说道:“念你千里跋涉来到了我大汉又没有作恶,我不杀你。这里,我以后再也不会来了。”

     “给我站住!”陈玉娇瞬间就领略了霍同学这脑补能力的强大。她一声呵斥,伸手就抓住了他的手腕,借着系统君给借给她用来保护自己的大力手套的力度,把傲娇霍童鞋给强行拽来坐下,然后伸手按着他的肩膀,呵斥道:“就凭借我的瞳孔颜色不一样,你就断定我是匈奴人?小公子,你这样是不是太武断了!”

     “为何不是?我舅舅说过,匈奴人血统最纯正的表现,就是他们有一双像你这样的眼睛。”他与陈玉娇的谈话声音嚷嚷开来,让在座的酒客们都惊讶极了。

     陈玉娇居高临下俯瞰着他,咬字清晰地说道:“首先,一个匈奴人能把大汉的语言说的如此流畅吗?光是大汉的语言与文字,就是一道宛若天堑的难关。其次,在大汉边境以西南千里,有国度叫震旦又叫身毒,那里的人也是有这样的眼眸。国境以西千里,又有国度叫波斯帝国,罗马帝国,那里的人瞳孔更是如此,他们的头发卷曲且色泽异样。最后,你连匈奴人的外貌特征都分不清,你就出言要杀我。可你现在连挣脱我手劲的力道都没有,你拿什么杀我,嗯?”

     傲娇霍童鞋被陈玉娇这一阵抢白,气的胸膛起伏,他仰起头,倔强又愤怒地望着陈玉娇道:“我承认我的确不知,可你为何就要长一双与匈奴人一样的眼睛?”

     陈玉娇被他的问话气笑了,她缓缓到来:“我也不想的,可是已经这样了。”她才不能告诉傲娇霍童鞋说,其实是要躲避你的姨夫,我的渣男前夫啊。“我的眼睛什么颜色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连匈奴异族都不能分辨。你的舅舅可有告诉过你匈奴这一族的外貌特征?关于他们的体态,肤色,头发,五官,生活习性等?你好好想想,再来判断。”

     霍去病被陈玉娇再一次的问话问的哑口无言。的确,他的舅舅很少提及这些比较细微的末梢,但是并不是没有提及,而是他自己没有留心的记过。陈玉娇见他脸上那有些懵的表情后,她觉得今天她需要好好的一番吐槽,顺带给这傲娇少年上一堂科普课。

     恰这时候,一旁奋笔疾书的唐泽雨已经走到了陈玉娇身边,他把陈玉娇的手从霍去病肩上拿开。然后才对霍去病童鞋温颜细语道:“小公子,我家老板娘性格直爽,并非要为难你。”顿了顿,他又立刻接着刚才陈玉娇的话题娓娓道来,“匈奴人严格说来,他们是先祖夏后氏之苗裔,又叫淳维。他们以放牧为生计,生活在我大汉边境的北边,西北边。因为常年在高原上生活,他们的皮肤不如我们中原人这样细腻白皙,相反很是粗糙黝黑。他们的五官也不同于我们,因为他们有与其他氏族通婚,他们的五官相对我们来说,较为直观。举例来说,他们的面部横阔,眼无上纹,颧骨高耸,眼睛细长,身材高大强健。当然,因为他们有异族的通婚,后代里有些人还是鼻梁高挺,眼窝深陷,头发的颜色更不用于我们。你一见到时候,自然就会明白了。”

     科普课上完了后,他还不忘补上一刀,“我家老板娘貌明艳端庄,豪爽大气。岂是那迟早要灭亡的匈奴能比的?下次小公子你要是再这么说我家老板娘,我这个做老板的可是真的要生气了。小公子,要多读书。若是不多读书,你不明情况又经常这么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控制不住愤怒与憎恨,再怎么俊美阳刚的容貌终究都会变丑的。”

     唐泽雨的声音要是放在穿越前的b站,那就是妥妥的舔|屏且还需要双手打字以证清白的料。如今他这般耐心又细致地给傲娇霍童鞋上了一躺科普课后,还捅了温柔的一刀,简直是会心的暴击!更是辐射了再座的酒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