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3章
    第013章逗比的黑历史(一)

     陈玉娇觉得此刻就像一个怪阿姨一样,当然,她还有一个搭档的怪蜀黎唐泽雨。

     站在门口的霍去病盯着这两人,最后绷不住脸皮,极为不满意地哼道:“我来这里是和喝酒的,不是和你们这两怪人闹着玩的。怎么,这是酒肆里新揽客的招数?”

     如此傲娇的话,顿时惹得陈玉娇也是笑了出声。她把算盘一推,从柜台边饶了出来,双手抱在交替抱在胸前,然后冲着在大堂里所有在坐的人道:“小少年,我家老板难得看到一个合眼缘的人。都说相逢就是缘分,你今天既然来到了我们的相逢酒肆,我们也算是有缘分。这样吧,我和你打赌,三局赌局。只要你赢了其中任何一局,我这酒肆里所有的美酒,今日让在坐的客人全体免费喝。怎样?”说罢,立刻就把放在的柜台上那今早才从系统商城里淘换来的装着五粮液的酒坛扒开了塞子,霎时间,酒香飘满整个大堂。

     在坐的所有酒客听到陈玉娇这赌局,再嗅着空气里飘香的酒味儿,都激动极了。

     “嘿,少年,快答应老板娘!”

     “啊哟,老板娘今天是怎么了,居然这么大方要大请客啦?”

     “快快快,小少年,快答应老板娘,她那好酒可不多,你别错过机会啦!”

     “快答应老板娘,让老板娘这顿酒水请定了。”

     ……

     陈玉娇靠在柜台边,笑盈盈地望着少年霍去病。她的眼神真挚又热情,倒是让这个小少年有些羞赧地红了耳根。当然,这小少年也是继续傲娇地说道:“我凭什么要答应你?我来是喝酒,不是来和你打赌的。”

     “不打赌啊,没关系啊,我就不卖酒给你喝了。”陈玉娇继续笑道,“这美酒就我一家独有,所以我是一点不愁没有买家呢。你呢,可是真的喝不到的哦。”

     听着陈玉娇这有些‘无赖’地话语,小少年倒是正经地盯着陈玉娇回答:“可是你一个弱女子,你能和小爷我比什么?你文不能武不成的,你要比什么呢?”他的话语里,倒是有几分傲慢,明晃晃地是瞧不起陈玉娇这个‘找麻烦’的女人。

     “你想文斗和武斗啊,好啊,我让我家老板来。”陈玉娇也不放在心上,霍去病他这个年纪,正是最好的中二期嘛。所以,陈玉娇她嘻嘻一笑,“文斗就以下棋来比试,武斗以射箭比试怎样?至于最后一局么,我们来比记忆力和心算能力,要来么?当然,只要你赢了任何一局,今天来我这里的所有的酒客就可以托你的福,酒水免费喝。”

     “来!”少年的霍去病听了这个赌局的内容后,立刻就应了。

     陈玉娇立刻就伸手击掌道:“那就请在坐的各位给我做一个见证,可好?”

     所有的酒客们都极为兴奋地答应说好,并且一个个摩拳擦掌,恨不得立刻就能看到这赌局开起。

     当然,老板唐泽雨望着陈玉娇,凑到她耳边低语道:“娇娇,下棋我有信心。但是这射箭,我没有把握。”他说话间呵出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根,让她觉得痒痒的,又忍不住笑起来。她冲着唐泽雨眨眨眼,脱口而出:“系统君。”唐泽雨听得怔了一下然后对上她那亮晶晶的眼神,瞬间就明白了,然后憋不住的笑出声。

     这两人的亲昵的动作、对话、眼神,在西汉这个儒学还没有起来兴盛的年限看来,所有的酒客都是感觉到这老板与老板娘真是恩爱极了。

     “我们就从射箭开始,我去后院去把家伙带出来。”说罢,陈玉娇转身朝着后院走去。

     前面的大堂里,在陈玉娇离开后,霍去病倒是盯着唐泽雨,不客气起嘲笑起来道:“老板,你这身子板,能拉开弓么?”他这番言语,自然是对自己自信无比,对对手有几分蔑视。毕竟唐泽雨的外貌太有欺骗性了,白面书生用来形容唐泽雨一点也不为过。

     周围的酒客也是跟着担心,他们可从来没有见到过这酒肆的老板显露别的才华的机会。寻常都是他指使着小二们折腾,老板娘来了之后,他连指使店小二都不用了,顶多是酒客多的时候,在众人的要求下给拉上几曲。

     唐泽雨听闻这番话,面不改色,心平气和地说道:“不知道啊,也是要等弓拿来了,才知晓结果吧。”唐泽雨本身就是个慢性子,在加上非常好的脾气与耐心,与他清越优雅的声线一配合,自然是让听他说话的人挑衅不起来。当然,一旦唐泽雨真心要用话语去挖苦人的时候,那效果更是杠杠滴。

     霍去病哼了一声,转过视线去,就正好瞧着陈玉娇一个人扛着射箭所需要的物件出来。

     她一个人背着两把漆黑的大弓,左手拎着装满了弓箭的箭筒,右手各自拎着又重又沉的弓箭靶子,但是她这一路走来却是极为轻松,甚至有脚下生风的趋向。

     酒肆的大堂里很是宽阔,房屋的建筑格局来说,是属于进深比较深的那种。所以,要在这屋子里玩一把射箭,还是可以的。陈玉娇不用任何人的帮助,就已经带着系统君给的大力手套轻松地搞定了弓箭靶子的摆放,然后这才拎着两把弓与箭筒走了过来。

     “弓箭你们自己选,靶子也是。”陈玉娇把弓与弓箭放在了地上,然后说起了比赛规则,“每个人十只箭,谁中的红心最多,便算赢了。若是全部中红心,就要比试,谁能用第二只箭把第一只箭破掉而中红心的数量多,明白了么?”

     霍去病与所有围观的酒客听到陈玉娇说的最后一条比赛的规则的时候,都齐齐的抽了冷气。要用第二只箭破开第一只箭,这种箭术,那可是很了不得的。

     看来,这老板娘对自家的老板的信心可是挺足的啊。

     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不看好酒肆的老板唐泽雨。甚至还有人刚才在陈玉娇去拿家伙的时候,也开了赌局。至于霍去病这个小少年,所有酒客都看好。因为有人看见了他手上留下了习武射箭留下的茧子,加上在他刚刚踏入酒肆大门的时候,老板就说了他骨骼清奇,是个不出世的武学天才。

     “明白了,谁先来?”霍去病问道。

     唐泽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后,霍去病也就不客气地弯下腰去,挑了一把弓拿在手里,瞬间脸上就露出了赞赏的光,“好弓,老板娘你果然有好东西。”

     等着霍去病挑好了弓后,唐泽雨这才不慌不忙地去把剩下的那一只弓拿了起来。这一拿起来,忽然就听见脑海里系统的提示音又响起来了。“方便你们完成任务,我们系统也是蛮拼的。这弓与箭内有玄机,你放心的用就是,保证你能赢。”

     唐泽雨:“……”

     “好了,都挑选了好了,那就开始吧。”陈玉娇见霍去病拿着弓箭已经在手里把弄起来,便出声提示道让围观的酒客稍稍散开一些。

     霍去病在箭筒里抽出箭,沉甸甸的箭矢很有质感,让他信心倍增。年少起,他就被他的舅舅卫青亲手教导骑马、射箭、武学。去年舅舅封了关内侯之后,更是给他请来了好几个武学师傅教导他。空闲的时候,也是配着他练习拉弓射箭,如今他的箭术,在舅舅的军营里比起来,也算是上上层。今天的这一场射箭比试,他想,他是赢定了。

     他沉稳地拉开弓,箭羽搭在手上,瞄准了对面的弓箭靶子的红心。随即,呼吸平稳的放箭,只听见箭羽离弦破空的低沉呼啸,再然后,对面靶子的红心上,稳稳妥妥的钉着他刚才拿起的那一只箭。

     “好,好,好!”观看的酒客们都击掌地大声称赞。

     观之唐泽雨这边,也是同样的正中红心,所有的酒客们都异常兴奋,催促着比试继续。

     第二支箭,霍去病的也射在了红心上,只是没有打掉第一支箭而已。而旁边的唐泽雨,却是淡定极了,这第二支箭搭在弦上,所有人包括霍去病,都停了下来看着他。

     唐泽雨轻轻地呼了一口气,想着刚才系统那一句“我们系统也是蛮拼的”真是很想笑啊。刚才拿着弓,拉开弓弦射出第一支箭羽的时候,他就明显地感觉到了,那弓与箭似乎像是有了自主意识的机械一样。他不过是做一个样子而已,就如系统君说的那样,为了任务,全体都是蛮拼的哎。

     弓弦一放,箭羽离弦,‘嗡’的一声低鸣后,立刻就听见“啪”的一声,接着就伴随物体落地的声响。再然后,就是全体倒抽冷气发出的整齐的‘嘶’声。

     因为这一刻,在唐泽雨的弓箭靶子上,第二支箭劈开了第一支箭,钉在了第一支箭入红心的位置上。

     “好,好,这老板还是深藏不漏的人哇。”

     “厉害,真是厉害啊。”

     少年霍去病见到这一幕,诧异地望了唐泽雨一眼后,便冷静地拿起第三支箭,开始瞄准。酒肆里的酒客们,看的都紧张极了,一个个瞪大了眼,屏住呼吸,生怕自己的呼吸大了,出了的气会妨碍霍去病箭羽。刚才酒客们开的赌局里,买霍去病胜的人,那可是大多数啊。

     漫长又短暂的比试中,霍去病九箭全中红心,最后一箭却有些偏离。而唐泽雨这边,因为有蛮拼的系统君帮助,那是十箭全中红心,还全是后面一只箭打掉前面一支箭。

     输掉了第一局比试的霍去病有些沮丧,不过他看着唐泽雨的眼神一改之前的态度,非常尊崇且礼敬地望着唐泽雨道:“你很厉害,是我输了。”

     “不到最后一局,就不能说输。”唐泽雨冲着他温和地说道,“机会是无限可能的。”

     陈玉娇麻利地上前收起了刚才比试的东西,抱着去了后院里还给系统。

     前院里,按照第二句的比试内容,唐泽雨让店小二把他的棋桌与棋子搬了出来。围棋是一门深奥的玩意儿,陈玉娇对这个不懂。等她把刚才用过的物件归还给系统出来时候,棋局已经开始了。

     下棋这事情,陈玉娇感拍着胸脯保证,不用系统君帮助,唐泽雨是妥妥的赢定了。要知道,她搬过来与唐泽雨一起住后,夜里有得时候,唐泽雨会让系统君出来陪他下棋。这一下棋,就是两三个小时。就连系统君都评价,唐泽雨的棋艺非常不错,布局计算非一般的深。

     所以,只需要在一旁等结果的陈玉娇自然是泡上了清茶,给对弈的两人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