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40章
    第040章纠结的小霍同学

     小霍同学没有说话,反而望着陈玉娇,眼神里的那一抹生气里,还多了一抹委屈。在他看来,与陈玉娇相识以来,他都是真心相待,把她当朋友。可是没有想到,这个朋友居然隐瞒了这么大的一个事情,这让他在一时间难以适应。

     当然,更多的是在接受了事实的真相后,被那种无力感所笼罩而呈现出的压抑与沉闷。

     陈玉娇被他这样的眼神给弄的一怔,继而缓缓道:“喂!霍家的小公子,干嘛这样的表情啊?我又没有对你做什么,你干嘛摆出这样的表情来?”

     “我一直当你是老板娘,可你居然……”他的话说一半就说不下去了。

     陈玉娇自然是明白他要说的是什么,她浅浅笑说着:“嗯,我理解,要是我不是废后陈氏,那么一切就好了。隐瞒了你这么久,的确有些不好。不过我也是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啊,我经历千辛万苦才有了自由的好日子,自然是呵护起来。你也不用担心我对你姨母做出什么,更是不用担心我去报复你舅舅卫青。你是担心我像以前一样,是吧?”未等小霍同学继续说话,陈玉娇又接着道,“长安城外的长门宫去年腊月里毁于一场大火,废后陈氏同其婢女们皆丧身与火海。死里逃生后,我觉得我现在拥有的生活就很好,你觉得我会把自己现在的好生活搅得一团糟么?”

     小霍同学听的沉默无言,尤其是陈玉娇说道了去年腊月里那场毁掉长门宫的大火。从小生长于政|治背景下的小霍同学当然是明白陈玉娇在暗指的是什么。他没有勇气继续问下去,因为他也知道,那场大火,绝非是简单的大火。

     所以,他也是机灵地避开了那个话题。“那你为什么当初要引我上钩?”小霍同学气鼓鼓的反问,他在这一刻听不懂陈玉娇的话的。既然是不想把自己的新生活搅和的一团糟,那么为何当初他在踏入相逢酒肆的时候,会搬出那些东西来吸引他。

     陈玉娇不由得哧哧笑道:“引诱你上钩的可不是我哟,是我家老板啊。他可是明山老人的弟子,他看中了你,然后就请我帮个忙呗。”

     “我不相信!”

     “嗯,其实我也不相信。”陈玉娇顺着小霍同学的话说下去,这个时候,她倒是一点都不心急,反倒是又一种想要逗趣这个傲娇的小霍同学。“但是我在看到了四马安车后,不相信也要相信了。那个马车上又文帝的信物,做不的假。况且谁敢大咧咧的架着四马安车进城的?所以咯,我开始不相信,最后就彻底相信了。”

     小霍同学听的一阵沉默。

     陈玉娇也不急着同他说话,而是给花儿浇完了水。这才让伺候的奴仆们搬来了桌案与矮墩,把招待小霍同学的位置换在了这靠近花圃的凉亭里。

     傲娇霍同学在见到了陈玉娇的举动后,到底是憋出了心中最想问的一句:“你还会回到宫里吗?”

     回到宫里,就意味着,一场新的没有硝烟的战争又要开始了。而且,这一场战争,以她现在的能耐,自己的姨母,又有多少能力能抗衡?!小霍同学就不由得想到了那些陈玉娇给他看过的书本,以及他还不知道的那些神奇的物件。一想到这里,小霍同学便是忍不住的一个轻微哆嗦。因为,宫廷里的那些不见烟火的战争一旦开始,便会有很多无辜的人卷入。赢了的一放还好说,输了的那一方,那下场……更何况,并不是任何输家都有废后陈氏这样的好运。

     陈玉娇当然明白他这句话的里隐藏的意思,笑起来说:“你希望我回到宫里?”

     小霍同学没有说话,但是陈玉娇却不打算就这么让他混过去。“你不回答啊?那我就默认成你希望我回到宫里,与你姨母正面相对?”

     “不是的!”一身深蓝色直裾的傲娇少年直接喊道,腔调里又一种自己都不曾觉察的紧张与担忧。

     陈玉娇再也忍不住地哈哈笑起来,端起了桌案上的茶杯,喝着自己带来的花茶泡着的茶水。这才认真地说道:“放心吧,霍公子,我是不可能回去的。”

     “那你会对我姨母出手吗?”霍去病有些不安地提出了这个问题。

     陈玉娇笑着摇了摇头道:“只要你姨母不对我出手,我就不会出手。若是她出手了,你知道,我家老板怎么可能舍得我这个做老板娘的受别人欺负?”陈玉娇还有一半没有说完的话,陈玉娇是不会出手,但是身体原主的仇,火烧长门的仇,她是一并会算到那对狗男女身上去的。现在不动他们,不代表就不给他们添堵,找茬。还有,当初谁给陈阿娇添堵的人,现在,她陈玉娇会一一还回去。

     “我明白了。”小霍同学坐在这桌案边,回答了陈玉娇之后,便是长时间的沉默。约摸半盏茶的时间后,他忽然起身道:“老板娘,我想我这段时间需要一个人静一静。谢谢你认识以来的照顾,告辞了!”话罢后,傲娇的小霍同学便迈着大步走了。留给了陈玉娇一个沉寂的背影。

     那道蓝色的背影消失在了花圃的拐角处后,陈玉娇端着茶杯,然后愣了一会儿后,不由得爆了粗口:“卧槽!这熊孩子,刚才那是要与我说拜拜的节奏?”

     等等,这熊孩子要是说拜拜了,她的任务怎么办?她还想着要回家呢!

     一想到这里,陈玉娇忽然之间就觉得,整个人都不怎么好了。正焦急的时候,忙完了手中事情的唐泽雨倒是赶了过来,出言道:“别担心,他还会回来的。”

     “阿泽,你忙完了?”见到自己的小伙伴来,陈玉娇赶紧把刚才同小霍同学对话的内容原封不动地转述地告知了唐泽雨,并且提出了自己最担心的事情,“你说,那小子会不会同他舅舅姨母一个鼻孔出气,反过来对付我们啊?那我们的任务到底要怎么办?”

     唐泽雨伸手揉了揉陈玉娇的头顶,温和地笑说道:“他舅舅我不是很清楚,但是他姨母要出手对付你,那是绝对的。至于霍去病那个小子,他不会。他最可能的状况就是站在中立,对我们两边发生的事情都装作看不见。”

     陈玉娇很是不理解唐泽雨能够这么肯定小霍同学站再中立的立场,她眼底的疑惑被唐泽雨瞧见。唐泽雨立刻就同她解释说:“他要是真的站在那边的立场,就不会问你那些话了,今天更不会来见你。”稍稍一顿,又听得唐泽雨继续说道,“娇娇,你仔细想想看,刘彻他是大汉帝国的皇帝陛下,那日他被揍的如猪头的一样。那一夜在那个酒肆里发生的事情,那天同刘彻来的人,肯定是有人要说漏嘴的。以卫青与卫子夫现在的身份地位,想要知道这些事情,不难。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小霍同学他在来这里之前,应该就已经知晓了你的身份。他来这里,那是因为他心底看重与你的这份交情,他从心底事不愿意见到他与你陈玉娇‘兵戎相见’的那一天。”

     “那我现在怎么办?难道要等着那傲娇霍生完气?要是他一直生气怎么办?”听了唐泽雨的说辞后,陈玉娇觉得脑子一瞬间变得好大。头疼!

     唐泽雨倒是气定神闲极了,悠悠道来:“当然是等着他生完气咯!”随即,他的话锋又一转,笑意溢满眼眶,晶亮的眼眸望着陈玉娇笑呵呵地说,“你可以做一些事情,加快他生气的速度。早些把气生完不就成了?就想你以前对我说的,女孩子生气的时候,一定要好好哄一哄。当然,熊孩子生气了,这道理也应该一样吧。”

     如此明显的提示话语到了陈玉娇这里,她哪有还不明白的道理。只是她心中也极为疑惑,好在说话的对象是自己最信得过的小伙伴,于是就立刻把心底的疑惑说了出来:“要是别的事情还好哄,可是我同他姨母的之间的事情,不是单纯的情敌那么简单的问题。况且就算我现在说,我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那只野猪,小霍同学怕也是不会相信的。再说了,这又不是单纯的女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一旦再把小霍同学牵扯进来,事情就会变得更加复杂的。”

     “娇娇,这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牵扯一说,小霍他从一开始,就已经入局了。”唐泽雨否认地解释道,“所以,你也不要多想。你与他的交情,是你们之间的事情。你与卫子夫之间的事情,是两个女人之间的事情,就算小霍他也是不想去涉及的。把事情往大一点的局面来讲,霍家与窦太主之间,也没有什么明显的过节。过节在窦太主与卫家。再说了,宫中的那一位,现在可是有求于你。他是绝对不会让后|宫的女人的家族给自己的大事添乱的。所以,你就放心的该干嘛就干嘛,别自找烦恼让自己不开心了。”

     陈玉娇被唐泽雨这么一说,顿时就开心地笑出了声音来。被唐泽雨他转移了注意力后,她也关心地问起了他的事情来:“你的事情安排好了?那只野猪有行动?你预计他会多久来再次见你?”

     “别操心这些事情了我会办好的。保准让你担心的事情都妥妥当当的。”唐泽雨笑说道。

     “好,我都听你的。”陈玉娇点头,同他有说有笑的一起走出花圃。

     潜伏在不远处的影卫见到这两人的举动后,倒是听力与记忆力惊人的把两人的对话全数记了下来,预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