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39章
    第039章小霍同学,我们又见面咯

     这个时代的通讯比不得后世,消息的传送很是滞后且延时。

     当平阳公主在窦太主府邸里的遭遇琐事传到刘彻耳朵里的时候,陈玉娇已经同唐泽雨用过了午饭,两人正同窦太主刘嫖拉着家常,并不断地宽慰她的心,让她勿要担忧。

     唐泽雨也是没有隐瞒刘嫖与陈玉娇,直言告诉了她们,刘彻还会继续来试探,然后告诉窦太主,切勿放松警惕。更是勿要放松这府邸的安全,因为在唐泽雨看来,卫子夫在得知了废后回到了刘嫖的府邸后,绝对会派遣人手来,而且来的多半是死士。这些死士要刺杀的目标,不用多想,都知道会是谁。

     世人皆道权贵好,哪只权贵招豺狼。

     陈玉娇对权势这东西不感冒,因此,这席间的谈话,多是唐泽雨与刘嫖在谈话。唐泽雨把自己留在这里的一些安排,捡了不是很总要的一部分告知了刘嫖,且也把自己一部分的想法说了出来。当场就得到了刘嫖的认同与支持。

     至于在窦太主刘嫖这里受了一肚子窝火气的平阳公主,她回到了自己的府邸后,就立刻着人传话给了宫中的皇帝弟弟与其皇后卫子夫。

     刘彻在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把自己关在了书房里,沉默无言。

     卫子夫呢,在听得了这个消息后,却是焦躁难安。她首先想到的是她的儿子刘据,然后再次想到自己的皇后位置。废后陈阿娇如今能够让陛下这般行动有所顾忌,怕是真的手中有什么把柄或者值得陛下东西的东西,但是最可怕的,便是陛下对废后她余情未了。

     登上这皇后宝座以来,卫子夫已经暗中给自己培养了不少的势力。但是根基并不是太稳当,而且这些势力还在成长中。为了自己的孩子,为了自己的将来,卫子夫每一步都走的如履薄冰。权利的滋味,她在品尝了之后,再也无法戒掉。这滋味太好了,简直是她梦寐以求的东西。即便是这权利是依附当今的天子而得到的,她也要紧紧的依附,坚决不能松开。

     废后陈氏的存在,简直是让她寝食难安。如今陈氏出现在了其娘家,还让陛下如此态度与关注,这就更是让卫子夫如在油锅上煎熬一样。她害怕,害怕废后陈氏从新返宫廷,毁掉她现在拥有的一切。她不想她历尽艰辛的才有一切变为泡影,任何对她有威胁的人或者物,必须除掉。当年能把陈阿娇从这皇后宝座上拉下来,现在也能让她再次消失。

     心中的念头与*越发的强烈,椒房殿里的卫皇后那张姣好美丽的的面庞,全然覆盖上了杀机与狰狞。

     废后陈氏的出现,开始搅动了原有的安定局面,风平浪静的朝廷,旋涡悄然而起。

     霍去病童鞋最近非常的苦恼,因为他好久都没有收到陈玉娇写给他的信件了,酒肆那边他会隔三差五的去看看。接待他的小丙态度依旧热情,但是每每听到没有信件的时候,霍去病同学的内心是焦躁的,不安的。

     他想见见陈玉娇,至于见了面,想要说什么,他还没有考虑到。

     就在朝堂上大家都忙着自己的事情的时候,悠哉哉地住在窦太主府邸里的陈玉娇却是心血来潮,找人前去给霍去病同学传话。

     要说小霍同学最近一段时间的日子度过的状况,那简直就是心理上的煎熬。

     因为他从他的舅舅卫青口中得知了一个的消息,那就是:一直以来与他交好并且给他很多书籍阅读的那个女人很有可能是他姨夫陛下的前妻。那就是废后陈阿娇,她不仅仅是知识前妻这么一个单纯的身份,更是一个敌人,是一个很有可能让他的姨母死亡的敌人。

     他的舅舅这么告诉他,那是因为当时他带着他们去酒肆找人的之前,陛下就带着人前去过这酒肆。那个时候,陪在陛下身的郭舍人,在后来一次聚会饮酒中就无意中说漏了嘴巴。郭舍人说,那酒肆的老板娘,那容貌简直就与废后陈氏长得一模一样。若不是那双颜色与中原人不一样的眼珠子,简单的晃眼一瞧,那就根本没有分别。况且那时候在酒肆里,他也不敢去盯着这位老板娘仔细的瞅,所以这也是郭舍人他心底的一个疑惑。

     这个消息一直没有肯定,但是却是又很大的可能性。

     况且在这些日子以来,小丙也没有给他传递过信件,亦或是别的消息。

     酒肆的老板与老板娘仿佛从六月远走渔阳郡探亲后,就逐渐没有了消息。

     心里压着心事的小霍同学一方面是不断的猜测,另外一方面还要顶着压力绘制誊写图谱。各种心力憔悴不说,简直就是让他每天都又一种掀桌的冲动。

     进入九月的初秋以来,小霍同学心情倒是越发的暴躁。

     这一日,下午在舅舅家里练习射箭的时候越发明显。跟着伺候他的奴仆们更是屏气凝吸,生怕刺激到这个脾气在火山口边缘的小主人。

     箭靶上的箭矢歪歪斜斜的横叉于上,一次都没有正中红心。这样的成绩让小霍同学眉头直蹙,他很是郁闷的丢下弓,预备到一旁的荫凉处歇歇。恰这时,舅舅府邸里,那个负责守门传话的小斯倒是从前院慌慌张张地跑到了这练习弓箭的地处来,而且是直奔他来。

     那小斯跑了过来,累的气喘吁吁,额头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他朝着小霍同学一个行礼,然后就小心又恭谨地递上了之前一直握在手心里的拜谒1。这是古代最早的拜贴与名片,后世流行用的名片帖子什么的,就是从这里发展而来的。

     拜谒是写在竹板上的原生态名片,陈玉娇对拜谒这东西不清楚,可是她有唐泽雨这个对古文化相当有造诣的小伙伴。与是她祭出了唐泽雨,就搞定了拜谒。

     馆陶大长公主府邸里的小厮前来送拜谒,瞬间就让卫将军府邸里的所有人都绷紧的皮儿。要知道,这位大长公主,当初在为了她自己女儿的事情的时候,可是做出了绑票杀人的。好在有另外一位公主的出手,才拦截了下来。

     现在,忽然送来了拜谒不说,而且还是指明要送给卫将军的外甥霍去病小公子。如此诡异的消息,瞬间就让这府邸里上上下下所有仆人的脑洞集体大开,全体莫名的脑补起来。

     至于当事人小霍同学拿到了那拜谒的时候,整张脸都露出了怪异的神色。

     “送拜谒的人呢?”小霍同学在看了一眼那拜谒上熟悉的字迹后,明白了过来。

     “回公子话,那送拜谒的人已经走了。”守门递话的小厮很是紧张的地回答,“他还留了一句话,说是公子若见了拜谒后,抓紧时间走一趟。”

     小霍同学在收到了这样的回答后,挥挥手,示意那小厮离开。

     此刻的小霍同学也没有什么心思练习射箭了,现在他继续要去渐渐陈玉娇,然后问清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才对。于是,小霍同学便急忙沐浴更衣,把自己捯饬整洁清爽后,就骑马出门赴约去。

     小霍同学刚迈出将军府的大门不一会儿,他的舅舅就知道了他今日收到了馆陶大长公主府邸里的人送拜谒的消息。这让卫青很是紧张,也很是担忧。废后陈氏那一家子,与卫家早就又了隔阂。现在他的外甥居然和废后陈氏家的人有来往,这的确是让他不放心。

     因此,担心外甥的卫青又不得不跟着追了出去。

     小霍同学见到的陈玉娇的时候,她正在其居住的院子里给花圃里的花儿们修枝剪叶。刘野猪小时候留在这里的那堆奇花异草全数被人拔了去,现在已经被种上了大片的向日葵。用陈玉娇的原话说,不仅可以看,还可以吃。最最最重要的是,这向日葵的话语,那就是勇敢地去追求自己想要幸福。算是对身体原主的默默祝福,也是对自己的鼓励吧。

     “你来了啊,去边上坐着等我一会儿吧。”陈玉娇面对小霍同学那怪异打量的眼神,笑眯眯地示意了一旁伺候的小厮给小霍同学搬来了矮墩。

     年轻气盛的小霍同学自然是沉不住气的,这一刻坐在馆陶大长公主的府邸里,望着当初在酒肆里与他说说笑笑的老板娘,霎时间就有一种的晕眩之感。

     “霍公子,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想要问,你现在很想知道,我是不是陈阿娇,对不对?”放下手中的水壶,陈玉娇转过身来,面带笑意地问道。秋日温暖的阳光落在她那笑意晕染的漂亮脸蛋上,竟有一种说出来的爽朗精神。

     小霍同学面对这样的提问,倒是哑然了。本来想要问的问题,在这窦太主的府邸里见到想要见的人的时候,他在心底就已经有数。

     “那你,真的是?”似乎一个身份的确认,让小霍同学很是为难,也是很不安。

     陈玉娇点点头,丝毫不隐瞒:“对,是我。我就是那个长门废后,如假包换。”

     “可你是……”小霍同学坐立不安,漆黑的双眼盯着陈玉娇,欲言又止,最后却被一声叹息闭住了嘴巴。眼神里倒是情绪万千,惊讶,意外,生气又遗憾。

     他的神情被陈玉娇尽收眼底,尤其是那遗憾的眼神划过的时候,陈玉娇也大致猜到了他的心思。于是也直接问道:“霍公子,是不是觉得在这一刻很为难?你是不是因为你姨母,你舅舅的关系,然后让你觉得和我相识一场,很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