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45章
    第045章我的膝盖真的中了一箭!

     匈奴的骑兵突袭,从来都不是单兵作战,而是成群结队,如浪潮一样,一波接着一波而来。

     即便是打头阵的冲锋队伍遇到了难题,接下来的替补也会跟着而来。他们的人数众多,向来合力而战。想要一举攻下匈奴的骑兵,光是区区的捕兽夹与一些伎俩配合起来是不够的。匈奴人擅骑射,经过训练的骑兵更是暴戾凶残,所到之处定然是血流成河。他们还有专门训练出来的弓箭手,非常厉害。

     陈玉娇记忆里深刻的记得一段历史书上的记载。匈奴部族的一位领导者,为了让弓箭手听从命令,每日都是不停的训练。他指向哪里,弓箭手的箭矢就要射向哪里。若有不服从的,就会被拉出队伍斩首。这位领导为了考验他的弓箭手部下是否听令,一次就指向了他的爱妾。有些弓箭手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犹豫不出箭,结果都被砍了头。在这样血腥的条件下训练出来的弓箭手,就如原野上的饿狼一样凶狠。

     想要在这样的骑兵面前取得胜利,还要尽可能的减少己方士兵伤亡,的确是个难题。

     程不识将军驻守雁门郡以来,一直严格训练士兵。但终究局限于时代与后方的一些因素,进展并不如理想中的那样大。

     此时此刻,战场上以然是响起了兵刃相接的撞击声,双方士兵的厮杀声。唐泽雨是二十多天前到了这雁门郡的,他来这里的时候,不单单是带了陈玉娇在系统君指导下做出来的小玩意儿,最主要的是带了兵器与铠甲。之前住在茂陵的时候,白日里被系统君带到了沙漠里的那个实验室里可劲儿的倒腾,倒是到腾出了一批质量优质的钢刀,另外还打造了百来副铠甲,也就是被后世很多人吐槽过的金刚奶罩那玩意儿。

     这些东西送到了程不识的手中的时候,唐泽雨就要求他挑选出最优秀的士兵来配备这些铠甲与兵器,并且要求程不识将军加强这些人的训练。目的,就是为了这么一天。

     深夜的荒原战场上,烽烟四起。

     双方的士兵厮杀在了一起,雪亮的钢刀在火把的衬托下,越发锃亮逼人。深寒的杀气,溢满周围。

     程不识与唐泽雨此刻站在一起,近距离的看着战场上的变动。

     与之同时,陈玉娇却是放到了营地里看守她的侍卫,一路猫腰抹黑来了这战场上。她有一个了不得系统君指挥,此刻她的背后背着一大把数据收集器,为的就是采集那些□□里散发出来的化学成分含量。这些形状如玻璃弹珠的采集器,必须要亲自送到战场上才有效。此刻,她已经带上了系统君给的口罩与眼罩,毕竟那刺鼻刺眼的味儿,非常的损伤呼吸道粘膜。最可怕的是对视力的伤害,那是非常迟来的效果。

     夜风依旧猛烈的刮着,风向似乎在一点点的改变,朝着与敌我双方都无关的方向吹去。

     陈玉娇快步奔跑在夜色里,黑色的披风让她在夜色里多了一层掩护的色彩。可是,等陈玉娇真的一路溜达到了战场边缘的时候,她才发现一个大问题。她不知道该怎么下去?!是的,她是沿着山野边道出雁门郡的。系统君指的路线,虽然很是好奇系统君怎么知道的,但是现在却不是问这个的时候。更重要的是,要怎么才能把这些东西弄到那战场里还在冒烟雾的地方去。

     本来是想着要小伙伴唐泽雨一起去的,可是唐泽雨那想要带她做这个任务的态度,就让她把到了嘴边的话都给吞了回去。这些东西,改怎么用,要教导一次,那得花上很多时间。况且现在最缺少的就是时间。

     系统君给的眼罩功能很是强大,居然能夜视。

     望着那战场里激烈厮杀的场景,陈玉娇的心都紧了。她站在原地好几次深呼吸,脚步怎么都迈步出去。

     “愣着干嘛?赶紧行动!别告诉我说,你吓得脚软了啦。”正当陈玉娇在给自己心里打气的时候,系统君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你才脚软了呢!”陈玉娇气呼呼地反击了一句,“我这就去。”言罢,她再次一个深呼吸,然后,硬着头皮就朝着战场而去。

     刀光剑影与血流满地,那是战场上常见的景致。

     陈玉娇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恐怖吓人的场景,说实在的话,她走起路来,腿都一直在颤栗。就像是得了帕金森病一样,抖个不停。而且,在浓的看不清敌我的烟雾里,她不仅要躲避双方的刀剑,还要注意头顶的流箭。这是一项无比艰巨的任务,陈玉娇头一次觉得,自己所在的年代是多么的美好。和平安宁,远离战争的恐惧。她手忙脚乱,一只手握住系统君给的□□,一只手不停的从腰包里不停的摸着球形的采集器洒在这些浓雾里。

     那些弹珠很是奇特,一旦落到了地上,接触了泥土,就自动的下潜。可是她已经没有了好奇精力与心情,她只想着快点做完这个任务,逃离这里,离得远远的。

     耳畔是响彻天的撕心裂肺的喊叫,鼻尖嗅到了血腥的味道。她觉得时间像是凝固了一样,包中的采集器又像是无数无量无穷尽,怎么都放不完。她着急的都有些拿不稳手里的东西,恨不得自己也如那采集器一样下潜去地下。

     而就在这个时候,她听见了一声声嘹亮的号角。尖锐的号角声穿透了云霄,仿佛要撕破这笼罩在上空的黑夜与浓雾。

     号角声非常的刺耳却想到有节奏,身侧那些忙碌厮杀的匈奴骑兵是在听到了这样的号角声之后,却忽然如潮水一样退却。对方的退却,像是一种奇特的暗号,汉军这边听到了之后,撤退的速度却是比匈奴的骑兵还要快。双方的士兵就像是忽然按下了暂停的按钮,然后变成了飞速的倒带。

     陈玉娇也纳闷极了,不过她反应快,趁双方暂停的空档,那放置收集采纳器材的动作是前所未有过的麻利。似乎在这样的短暂的间隙间,她有一种错觉,下一秒自己就能搞定这个任务。

     错觉往往是最可怕的东西,有得时候,它甚至会让人丢失性命。

     陈玉娇对历史的细节方面并不是很了解,所以她不清楚那怪异的号角声代表的是什么。可是,在战场上活下来的人知道,驻守雁门郡的将士们知道,来这里布局安排的唐泽雨也知道。就唯独来采集数据的陈玉娇不知道,以及她背后的靠山那个同她一样只关注重要事件的sss-02系统君不知道。

     当然,系统君知道了这个号角声代表什么的时候,事情已经发展的措手不及。

     这是一次完全在掌控之外的事情,这也是陈玉娇有生以来,第一次与死神如此近距离的擦肩而过。

     双方的将领与军师都在密切的观望着这个战场上的局势,退却的双方士兵离开了战场后,活动的目标就会变得明显。

     尽管是黑夜,但是依旧不缺视力好,以及这个时代会古武有夜视能力的人。更不缺有外挂小插件帮助的唐泽雨。当他看清楚了那个在战场上活动的身影的时候,他觉得那一刻心脏就像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紧紧攥住,而且口鼻都被堵塞了起来,没有办法呼吸。从来就没有断线过的大脑在这一刻当机。

     “娇娇!”当机回神后的唐泽雨心急如焚地喊出了小伙伴的名字。

     战场上,第一波号角声以然结束,只听见寂静的夜色中,有呼啸的破空之声随风而来。

     将军程不识很是满意这一次的情况,正欲与这位新来的唐公子探讨之际,却发现这位唐公子就像是在一瞬间得了失心疯一样,竟然就这样直奔着去了战场。

     荒野的战场,血腥弥漫,残破的躯体,满地的血流,交织成了一副诡异而恐怖的画面。零星的火把散发出的火光,更是让这个战场犹如地狱里的修罗场一样可怖。

     没有人知道,为何唐公子会疯了一样奔去了战场。

     漆黑的苍穹之上,破空的声响尖锐刺耳,陈玉娇以然明白那是什么了。逃生与躲避危险的本能在这个时候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她转过身来,朝着汉军这方跑去。可是,偏偏就在这一刻,无数带着流火的箭矢忽然之间从雁门郡的方向划破天际落了过来。

     “系统君,救命啊!”陈玉娇觉得,假若自己这一刻拥有漫威漫画里快银的速度就好了,“你这是坑自己人不手软啊!快开门,我要开门逃生!”

     系统君没有声音,安静的简直不可思议。

     陈玉娇觉得自己说不定会真的把自己给玩完,真是糟了一个大糕!

     命运这个不确定的函数曲线从来就是捉摸不定的,就在陈玉娇慌乱而狂奔的时候,她看见对面也跑来了一个人,然后她看清了是谁!那一刻,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好,因为她还看见了头顶无数照亮星空的箭矢,它们带着火焰与燃烧的物质,飞速而来。

     那东西,是她在系统君的指导下做出来的。

     这一刻,她忽然有些明白当初看电影的时候,疑惑为何斯塔克要停止武器生产。这特么的都是凶器啊!无差别的攻击!

     “陈玉娇,你活腻了是不是!”一声怒喝在距离陈玉娇七八米远的地方响起,这个时候都还在走神的陈玉娇也是赶紧回神。

     这一回神,唐泽雨那张从来就没有对她展示过发怒表情的脸,此刻正清楚的写着:我很生气,非常生气!

     陈玉娇正要开口说话,恰恰这个时候,眼角的余光却是极为敏锐的发现了那从天落下的来的箭矢。

     就那么一点点的距离,在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刻,她爆发了。

     都说人体是有无限潜能的,那一刻,她的反应是前所未有过的机敏,更是前所未有过的敏捷与利索。

     这一瞬间,她竟然朝着唐泽雨扑了过去。

     下一刻,只听得‘嗤’的一声响,伴随着剧痛瞬间从她的小腿传来,她咬着牙,望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小伙伴,喘气道:“唐泽雨,你疯啦!这么危险的地方,你居然就这样跑来?!”说话间,周围更是有无数的箭矢落下。

     这些箭矢都很奇怪的落在了周围,因为就在这一瞬间,sss-02系统君已经无声无息地替陈玉娇打开了能量保护罩。不过这东西实在是太消耗能量了,根本坚持不了多久。

     唐泽雨没有说话,他望着陈玉娇,漆黑的双瞳里溢满了愤怒,还有担忧。

     陈玉娇压着唐泽雨,看懂了他的眼神,于是冲着他笑起来:“阿泽别担心,我没事的。”左腿传来的一阵阵尖锐的疼痛让她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带着的口罩让她的话语倒有些嗡。嗅着鼻尖全然是一股股的血腥味与化学药剂的味道,与唐泽雨身上那股淡淡的薄荷香味混杂在一起,却忽然让陈玉娇在慌乱与疼痛中有了一股心安。

     “这事我们回去再说。”唐泽雨冷冷地说了一句。

     他刚说完,系统君的声音忽然在两人的脑子里响起:“你们两个,赶紧撤离。门已经给你们打开了,赶紧滚进去。”

     系统君话音落下的瞬间,地面上就有一道微弱的光亮闪现在唐泽雨的身侧。唐泽雨立马抱紧了陈玉娇,然后一个翻滚,两人就直接落到了那光亮里。

     这一滚动,传送门自然是把他们送到了自己这一方的营帐外。

     战场上刚才亮起了一道光,不管是敌方还是我方,都看见了的。而且,那一道光在黑夜里消失了之后,我方将军的营帐外忽然之见就多了两个人,这的确是让守在程不识营帐外的士兵们大为吃惊。

     更让他们吃惊的是,人都是熟人,正是唐公子与那出现在他营帐里的女人。

     众人还来不及询问,就听见了这位唐公子焦急的话语声响起:“娇娇,你被流矢伤到了哪里?!”

     陈玉娇疼极了,又一次倒吸凉气,哼道:“阿泽,我我的膝盖中了一箭啊!疼死老娘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