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44章
    第044章荒原夜

     深夜的荒原,起了夜风。

     冷冽的秋风里,以然有了初冬的深冷的寒意。

     守候在营帐外的士兵,一身冰冷的铠甲在微微动作之间,甲片撞击出了细碎的声响,落在这无边的漆黑夜色里,与火把烧出的噼啪声一起,倒是衬的这夜色越发寂然。

     在这悄无声息的漆黑夜里,没有人注意到,风向在无声无息中悄然转变。

     陈玉娇被唐泽雨敲晕了过去,唐泽雨下手有些重,这一下倒是好了。耳畔没有了小伙伴叽叽喳喳的说话声,习惯了陈玉娇在耳边聒噪的唐泽雨又觉得不适应起来。烛光下,一卷卷厚重的竹简堆积如小山一般放在书案上,谎言一瞧,他倒是不由得在脑海里浮现出了当日陈玉娇对这些竹简的吐槽的内容来。这些竹简上内容,在后世的印刷整理后,或许还没几本书那么厚的厚度。可惜这个时代不对,很多能在自己窝里用的东西,是绝对不能漏出来的。

     看着竹简上写着的记载,唐泽雨颇有些无奈里笑了笑,目光又一次扫过自己床榻上睡着的小伙伴,然后又低下头来,提起一旁的毛笔,专心致志地在竹简上写起了批注。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书案上蜡台里的蜡烛燃烧的快要靠近底部了。烛泪落满了整个烛台的小托盘,唐泽雨阖上手中的竹简,正要准备起身伸个懒腰然后收拾梳洗一下就入睡去。哪知道这刚刚站起身来,许久不曾出现的系统君就在他的脑海里刷出了提示:“宿主唐泽雨请注意,匈奴骑兵夜袭。”

     等了许久的鞋子,终于在这一刻落了下来。

     听闻了系统君传来的消息后,唐泽雨赶紧打起精神,快步走出了营帐外。临行之时,也没有忘记交代一声守在营帐外的侍卫看守好他营帐里的人。

     风,吹的越发猛烈。

     温度也在夜间降了下来,一走出温暖的营帐,寒风随即朝着他扑面而来,冰凉的寒意立刻灌满了衣领,袖口,让他不由得一个哆嗦。

     “唐公子,什么事情这么着急?”程不识营帐外的士兵见到唐泽雨脚步冲忙的前来,不由得上前拦住询问。

     唐泽雨这些天来虽然很少同程不识说话,但是他来找程不识的时候,每每都是重要的事情相告知。只是这一刻夜深了,值夜的士兵自然是不准许别人叨扰主将的休息。

     “立刻叫醒你们的将军,唐某有要事相告。”唐泽雨冷冷道,言语里的气势,立刻让这位前来阻拦的士兵吓得有些脚软。

     他吓得立刻转身就去禀报,一直到主将起身唤人了来请唐公子入营帐相谈的时候,这位士兵都还有些愣愣地回不过神来。太可怕了,刚才那个眼神,还有那种气势,简直比将军生气的时候还要可怕。

     在唐泽雨进了主将的营帐后,半炷香的时间不到,主将营帐里的消息就传达了下来。

     全军要求立刻进入备战状态,并且不许点亮火把,还要求抹黑行动。程不识将军训练的军人都是相当有纪律性的,在主将一声令下之后,军营里所有的士兵迅速里就行动了起来。众位将士都极为疑惑,为何在这个时候行动,可即便是疑惑也好,好奇也罢,都是不能问出口的问题。

     唐泽雨清楚的知晓系统君这边有一些东西是他不明白的,但是他只需要知晓,系统君的情报没有差误就成。

     同样,这一刻在他的脑海里,系统君也正在给他详细的倒计时。这个倒计时是匈奴骑兵进入他所带人布下的陷阱的距离的倒计时,一旦进入布置的陷阱,那么下来的事情,便是程不识这位将领的事情。他唯一担心的,就是配合。这件事对他来说,非常的重要。不仅仅是一个单单的雁门郡事件,更不是一个对刘彻所谓的能力的展示,这是一个重要的测试,一个他与陈玉娇,以及未来那华夏帝国所派遣来的人工智能一起所做的第一件任务的成绩测试。

     又是一阵冷冽的寒风刮来。

     伴随着风吹来的,还有那由远而近的马蹄声。

     军营里的士兵们已经整装待发,先锋队伍已经如利剑出鞘。程不识将军已经去了前线,此刻营帐里,只留下了些许士兵在把守。

     唐泽雨安静地站在营地中央的火把前,双眸盯着那跳动的火焰,正欲陷入沉思。

     恰这时,一个士兵忽然躬身跪地,趴在地上听了起来。

     唐泽雨见到了他的动作,倒是忍俊不禁,便开口提示道:“不用听了,匈奴的骑兵已经来了,很快。”言罢,他就转身准备回自己的营帐里准备一下,然后去现场。

     他要赶去程不识的身边,然后在第一时间里亲眼见到自己所布下的陷阱,以及陈玉娇提到的采集第一手数据的事情。一边想着事情,便转身就往回走。那个被他出言打断动作的士兵此刻正一脸崇拜地望着他的背影,觉得此人简直是神了。本来这位唐公子的出现,以及他来到了军营之后同程不识将军一起做的事情,就已经让很多士兵都私底下大呼奇怪,现在更是直接在军营里知晓了匈奴骑兵来进犯,这一件事情,更是让这些不明情况的士兵觉得这位唐公子身怀异术,是个不得了的人物。

     唐泽雨自然是没有心思去理会这些士兵的心里在想什么。他回到了营帐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看望陈玉娇,见她睡得很沉,于是从自己的枕头下摸出了一个小小的玉质小瓶,放到了陈玉娇鼻尖,让其在睡梦中吸入了安眠的药分后,这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伸手摸了摸她柔软的额发,低语道:“娇娇,等你醒来后怎么冲我发脾气都可以。只是现在,我是绝对不准许这个时候去那危险的战场。”话罢,他又替她盖好了棉被,又一次交代了营帐外看守的侍卫后,便带着窦太主给他的人,夜奔策马去了前线。

     要说心眼这个问题,陈玉娇比之她的小伙伴唐泽雨,那简直是差了指数级的沟壑!

     她是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即便是到了雁门郡这里了,居然还会被自己的小伙伴敲晕!先别说收集第一手数据的任务了,光是怎么醒来都是一个问题。不过,唐泽雨还是忘了一点,陈玉娇背后的那位人工智能系统君的等级高于自己的那一位。所以,在唐泽雨离开了营帐快半个小时后之后,陈玉娇醒了。

     伴随着全身酸软无力,眼皮困得快黏在一起的状态,陈玉娇恨不得给唐泽雨两巴掌!差点毁了她的任务!

     系统君sss-02在她脑海里引言怪气地打趣重复了一遍之前唐泽雨离开时候说的话,还在她脑海里播放那段它录下的原声,惹得陈玉娇脸色铁青:“系统君,我想静静,别问我静静是谁!让我缓缓。”

     sss-02系统君听着陈玉娇的话后,收起了那阴阳怪气的调笑声,安静了下来。

     陈玉娇揉了揉额角,此刻脑袋还有些晕眩,全身有种严重无力感,哪怕是抬起手臂,都觉得颇有些费力。好在这种状况此刻正在减弱,她需要一些时间来让自己适应过来。系统君并没有告诉她唐泽雨之前给她嗅了一种药剂,这让陈玉娇一直误认为是唐泽雨下手太重。

     这私自殴打小伙伴的事情,回去再说,现在重要的事情是,赶紧去第一现场收集数据。

     “你好些了么?好了的话,那就赶紧去做你答应过的事情吧。”陈玉娇休息了好一会儿后,系统君在她的脑海里又说起话来。不等陈玉娇回答,她的手里就多出了一把精致小巧的□□,亮银色的外表让陈玉娇咋舌。“这里面装的是麻醉针剂,一针下去,保准睡个三天三夜。打入人体的皮肤后,3毫秒就起作用。内有600份的量,不够用在叫我。”

     陈玉娇听明白了,很是兴奋地说:“好你个系统君,有好东西也不早点拿出来,害我担心的。我刚才还琢磨着是不是自己扛一块厚实一点的门板去呢。”

     第一现场,那可是古战场啊。要说不怕,其实心里还是很害怕的。但是为了那第一手数据,更是担心自己的小伙伴,那也的必须硬着头皮上。

     “好了,既然恢复了,那就赶紧出发吧。”系统君也有些兴奋地催促,并提示道,“用我给你的麻醉针,放倒外面这些看守你的士兵。”

     营帐外,得了吩咐的士兵自然是规规矩矩的守着。

     营地里依旧静悄悄的,与营地里的安静相反。

     在雁门关外,第一批抵达陷阱的匈奴骑兵已经触发了机关。捕兽夹,那些掩埋在荒地里的上了药的捕兽夹,以及那些可以掩埋在泥土下的迷你□□,此刻已经发挥了作用。

     匈奴的骑兵没有想到那捕兽夹的背后还掩藏着奇怪的东西,升腾起来的烟雾瞬间浓的遮挡了所有人的视线。马匹被捕兽夹夹住了之后,整个队伍就混乱起来。落地的骑兵有被疼痛的马匹给踩上,后面冲刺上来的骑兵更是被脚下的障碍物绊倒。

     混乱中,那比雾气还要浓厚的烟雾竟然越来越浓,一股股刺鼻的味道熏得人连眼睛都睁不开。更倒霉的是,这雾气似乎有毒,让人眼睛不停的流泪。

     更加不顺心的是,风,是对着自己这一方的方向吹动的。

     潜伏在夜色中的士兵听着敌方混乱的咒骂声,呵斥声,然后在领头将领的示意下,集体点燃了火把。

     明亮的火光忽然在夜色里闪烁起来,浓浓的白雾依旧不停的从地下冒出来。

     那时,只听得“杀”的一声冲锋口号响起,瞬间震彻整个深夜的荒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