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42章
    第042章

     又一次被晾在一边的野猪陛下,霎时间觉得自己的心情真的是糟糕透了。

     好在窦太主府邸里会察言观色的仆役并不少,所以刘彻只是被晾了一会儿,这府邸的主人,也就是刘嫖,从后院里姗姗赶来。

     现在的刘嫖对刘彻是没有一点好感的,但是皇家的人都有这么一项本事。即便是再怎么看对方不顺眼,也能同对方和颜悦色的坐下闲谈。这门功夫刘嫖如今练就的更是炉火纯青,丝毫没有破绽。因此,即便是这两人坐下来,也根本就没有什么话题可以聊。顶多就是很表面的敷衍一番,客套一番。

     所以,很快的刘彻便又带着人离开。

     冷冽的秋风一起,天气陡然间就转凉。

     这一日,陈玉娇起床后,推开雕花的木质窗棱,就被扑面而来的秋风冻得一个哆嗦,忍不住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窗外已经是另外一番景色,这里不是窦太主的府邸,而是她与小伙伴唐泽雨在茂陵的新窝。窗沿下那些在夏季里青枝绿叶的藤条花鬘以然被深秋染上了金黄,层次分明的金黄里,到有一种慵懒而绵软的感觉。一大早起来看到这样的景致,让她越发的想要再次窝回被子里,再舒服地睡个回笼觉。可是现在的情况却不准许,她抬手揉了揉有些发酸的鼻头,轻轻地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懒懒地伸了一个懒腰后,这才不慌不满地自己更衣准备洗漱。

     这一日,已经距离她离开刘嫖,离开长安过了有半个月的光景。

     那日唐泽雨同刘野猪开门见山的约定了事情之后,当日的下午,唐泽雨就对她提出了要离开的打算。然后带着她在夜间直接给刘嫖留下一封信件后,就在深夜打开了任意门,不告而别。

     回来之后,一直安静不出现的系统君立刻就出来蹦跶,发布了一连串的小任务出来。这些任务虽然都是给自己的小伙伴唐泽雨的,但是光是听着都头疼。至于她本人呢,在放了一个短暂的小假期后,那些被系统君停下来的课程自然是要继续补上的。

     不过,在回到了茂陵的居住宅院,唐泽雨听完了系统君发布的那些小任务后,就忙的根本看不见人影啦。

     他在离开茂陵的时候,对陈玉娇提到了一些关于渔阳郡与雁门郡的只言片语,当时陈玉娇因为系统君急于给她补上落下的课程,所以也就没有仔细的听细节,只是知道唐泽雨要去雁门郡与渔阳郡走一遭。具体的事情,似乎是要去同刘嫖安排过来的人见一面,然后还要运作一些事情。

     她知道的大概就是这么多,其余的就完全不知道了。

     茂陵的宅子住着很是安全,更是清净。没有不喜欢的东西出现在面前,心情也要好上很多。若是要说心情的话,陈玉娇唯一感叹的是,她很是挂念唐泽雨,期望他能早些回来。

     在唐泽雨离开的这些天里,她觉得很不习惯,很别扭。总是觉得身边像是少了什么,心里总有一处空荡荡的。尤其是每日三餐的时候,一个人坐在桌案边,那种空荡荡少一个人的感觉更是明显。她每一次有这种感觉的时候,就会想起住在刘嫖那儿,那天夜里失眠的时候,偷偷在夜间打量自己小伙伴脸蛋的囧事来。然后,小伙伴那张秀色可餐的脸蛋,总是会让颜控的她心情大好。

     胡思乱想了一阵后,陈玉娇也就赶紧更衣起身,早早的洗漱收拾妥帖。用了早餐后,就去了书房里跟着系统君学习。

     同样,这一刻远在雁门郡的唐泽雨忙虽然是忙,但是却有条不紊。

     雁门郡是历史上抗击匈奴的重要军事之地。在汉代,郡是地方行政制度的核心。郡的最高行政长官为太守,集民政、财政、刑事、军事大权于一身。都尉为太守佐官,与太守名义上有主副之别,但地位大抵相等。汉武帝后,为加强边郡统治,强化军事需要,在边郡分部置都尉,一般一郡一都尉。雁门郡、上谷郡、辽西郡设东西都尉各一。

     唐泽雨虽然没有直接出面与雁门郡的郡守见面,更是没有出面来与相关之人见面。他要传达的话语,全凭刘嫖这边安排的人前去。

     他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让刘嫖当起他与刘彻之间的传话人。

     因为陈玉娇不想看到刘嫖的人身安全被刘彻握住,更是不想刘彻那野猪拿刘嫖来威胁自己。所以这才有了这样的那排与想法。从他们离开刘嫖的府邸开始,所有的传话都要通过刘嫖来。即便是唐泽雨要运往边境的一些东西,全都用的是刘嫖的人手。刘彻有求于他,才不能动弹刘嫖分毫,这样才能让陈玉娇安心。

     历史上记载的渔阳郡,是韩安国在驻守。记载中说,匈奴围攻韩安国的兵营,白天猛烈的攻打,晚上放火骚扰。让这位本来就不主战的老将心中无比的吐槽懊恼,韩安国心里那可是有多憋闷,可想而知了。

     况且在唐泽雨的计划里,他的本意就没有在渔阳郡上,而是在雁门郡。况且他也是在暗中安排了人手,多多少少给韩安国递了一些暗示。这人手也是刘嫖的人,很早的时候,在陈玉娇第一次去见刘嫖的时候因提及过的事情,刘嫖就有了安排。现在用起来,倒也算是顺手。至于那位韩老将,能听见去多少,能听懂多少,那就要看情况在说。

     在雁门郡这边,驻守的是程不识。这是一位与李广齐名的名将。这位很是“中庸”的将领,他从未让匈奴人得逞,但自己也没有取得过重大的胜利。程不识应当算是极为稳重的将领。在西汉,人们都知道程不识是名将,因为他战不败,别号‘不败将军’。训兵用兵上很是守成,但也很是扎实。

     唐泽雨选择了雁门郡来展示自己的实力,也是多方面的深思熟虑。

     更何况,他身边还带着陈玉娇上次给他倒腾来的许多东西,以及一批前不久陈玉娇从那沙漠里的实验室中拿回来的玩意儿。这东西是严格说来是毒气弹,危险品。就等着匈奴进犯雁门郡的时候,用来第一次现场大批量实验了。

     等待与守候都是非常耗费心力与耐力的事情。

     历史上的记载,只是说深秋的时候,匈奴骑兵入侵渔阳雁门,并没有准确的记下发生在哪一个月的哪一天。所以,即便是有系统君在陈玉娇与唐泽雨两人之间每天准时的传送消息,这对陈玉娇而言,还是一段非常难熬的事情。她心底一来是很想去雁门郡那边看看情况,二来么,自然是担心自己的小伙伴唐泽雨。可惜的是系统君sss-02这边给她安排了满满的课程,想走也不行。

     况且,在陈玉娇独居茂陵的这期间里,刘嫖的人手与刘彻的人手,都在寻找她呢。

     原因么,自然是因为在窦太主府邸里那一封辞别时候留下的信件。

     更何况一夜之间人就不见了,那四马安车也留在了公主府邸里。就甭提城门那边,光是公主府邸的大门,守门的都保证说没有见到人离开。这事情,落在普通人的眼底,自然是诡异的很,沦为神鬼之谈也是常事。可这事情在刘嫖这样身份的人的家里,自然是不能瞎说的。加之还有刘彻的人在暗中监视着,所以这事情,不只是刘嫖一个想知道陈玉娇与唐泽雨去哪里了。又别提好些天之后,雁门郡那边飞鸽传回来的信件说,窦太主安排的人已经完全联络上了之后,刘嫖这才安下心来。可又没有听到女儿娇娇的消息,心中也是担忧挂念。担忧挂念的同时,又为自己的女儿感到庆幸,有这样的本事与能力,自然是不用惧怕刘彻以后有什么动作。

     大雁南飞,天气一天比一天凉。

     当秋风冷冽的冻人的时候,预料中的事情发生了。

     两万匈奴骑兵,在黑夜的掩护下,偷袭了渔阳郡。历史上的那位辽西太守,在最初的时候,并没有把刘嫖传递来的暗示听进去,所以,自然是挂了去。加上在唐泽雨的计划里,是要顺着历史的记载,让渔阳郡作为一个诱饵。韩安国作为驻守的将士,因为提前有刘嫖这边出动的深水旗帜作为内应,加之唐泽雨也有让人传话。因此,在其将信将疑的态度下,情况只能说是比历史上的糟糕情况要好的多。

     匈奴士兵掠夺的财物与人数,都比历史上记载的两千要少了一半多。况且是做了两手准备,因此,匈奴在这一次出兵中,没有抢夺到理想中的财物。加之渔阳郡的士兵的兵力似乎比以前有所提高,这计划的不如意,很是让匈奴的头领们不满。于是,那种想要报复的心理就比较强烈。雁门郡,也就是理所当然的成为了他们报复的下一个目标。只是,他们还不知道的是,雁门郡里埋着深坑。

     渔阳郡被匈奴侵犯的消息,在第三日的时候,飞鸽传书的信件就已经传到了长安。

     彼时,刘彻正在宣室殿里召见他新提拔上来的臣子徐乐。渔阳郡的消息传来,让本来还心情乐呵刘彻瞬间晴转阴。对于韩安国驻守在渔阳郡,也是没有人选之下的最后选择。边境又被匈奴抢劫了,任谁都没有好心情。

     唯一能够在这个时候给刘彻一点缓和余地,让他还有一点念想与期待的,便是唐泽雨当初给他的承诺的能力展示了。况且在雁门郡那边,据他自己安排的探子回来说,已经做了很多准备。对于唐泽雨预料匈奴要来进犯雁门郡这个想法,最开始的时候,刘彻是不怎么肯定的。可是现在么,他有些信了。渔阳郡的布局,让这位在皇权高位上的执行者看到了棋局的开端。刘彻现在很是期待,那雁门郡会给他传来怎样的消息。

     边境战事一旦应付起来,就会让人忘记时间过的有多快。

     陈玉娇呆在茂陵这边的宅子里,听着系统君原封不动的回放了一下渔阳郡战场上的情况后,心中的担忧更甚了。

     “系统君,我要请假,我要去雁门郡。”在看完了系统君提供的视频后,陈玉娇遵从内心的最真实愿望,做出了选择。

     “你去雁门郡干什么?”系统君诧异极了,反问道,“你去了也帮不上忙,不外乎就是近距离看戏啊!”

     “看现场和看视频是两回事。”陈玉娇坐在书案前,屈指敲打着光亮的桌面,沉声道,“阿泽他一个人在那边,我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