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47章
    第047章下一波,我们准备打酱油看戏。

     忙活了一晚上,还带了工伤。陈玉娇在充足的睡眠后,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想要问问系统君关于工伤的赔偿问题。

     然而,回答陈玉娇的并非自己的搭档系统君sss-02。而是自己的小伙伴唐泽雨,他守在陈玉娇的床榻前,回答道:“两个消。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坏消息呢,你的那位sss-02系统君搭档,在昨夜将我们从战场转移过来的时候,似乎耗尽了能量,目前正在待机休整中。好消息呢,你膝盖上中的流矢并没有击中膝盖,而是在膝盖下靠左边一点。因此,和我们认同的工伤概念里来看,还算是小伤。”

     “等等!”陈玉娇在听完了自己小伙伴这么流利地阐述了一系列情况后,抓到重点,“sss-02系统君待机中,我现在的工伤是小伤。阿泽,那么请问为何我的膝盖这么疼?”

     唐泽雨瞧着陈玉娇精神还不错的样子,便习惯性地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发顶,缓缓解释道:“已经好了很多了,可能是麻醉喷剂过了时效。”

     “好,那我等会儿在喷一点就是。”陈玉娇在关注完了这个重点后,又提出了下一个重点问题,“现在我的搭档它待机了,那么,我要如何回去?”她一面说着,一面打量自己目前所处的环境与自身的状况。见到自己腿上的白色绷带,她觉得自己嘴角都忍不住的抽搐,然后控制不住内心的想法就吐槽道,“别告诉我说,要让我现在乘坐11路绿色公交回去???”

     “对,就是要自己回去了。”唐泽雨听着她的吐槽,笑了出来,“不过看在你工伤的份上,你可以同我一起,坐马车回去。”

     陈玉娇一听,顿时就做出了苦瓜脸来:“这是个好消息。系统君待机的情况下,我可以偷懒歇歇。但是我不想把美好的放假时光浪费在把屁股都要颠簸成豆腐渣的旅途中啊!”

     “你怎么就不问问我,昨晚的战况如何呢?”

     “这个还用问吗?你看看你眼底的笑容,那么舒心放松,一点都不紧张我的伤势。用我受伤的膝盖想想,都知道肯定没事。”陈玉娇被自己吐槽逗乐了,“况且,这军营里都洋溢着一片喜气,看样子昨晚的礼花效果很不错。这雁门郡的史书记载,怕是要有小小的改动了。”

     唐泽雨满意地点点头,“你说的没错。昨夜你弄的‘礼花’的确很好,现在很多人都在询问昨夜那东西是什么。”

     “假若我没有神经错乱,那么接下来,肯定是有很多人要询问你那个东西的来处。然后就想逼着你拿出制作的方法,将其用在以后的战场上?”

     “嗯,脑子挺清楚的。”唐泽雨不以为意地笑道,“因此,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们接下来该做什么呢?”

     “还做什么啊?收拾起包袱回家了。”陈玉娇同唐泽雨呆在一起久了,已经被唐泽雨潜移默化中的影响了许多,也教会了她许多。所以在判断问题的时候,虽然跟不上唐泽雨在政事这方面的思维,但是大致的方向是弄的正确的。

     “回答正确。”唐泽雨满意地点头,说,“你好好的再睡上一觉,等你醒了,我们就在回家的路上了。”话罢,他趁着陈玉娇根本对他没有防备,忽然拿出了陈玉娇戴在身边的那超强作用的麻醉喷雾剂,对着她的面孔直接一喷。

     再然后……

     就如他说的那样,陈玉娇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回家的马车上摇摆摇摆了。

     初冬已经来临,寒风灌进马车的时候,让迷迷糊糊昏昏欲睡的陈玉娇倒是精神了不少。好在系统君之前给的四季徽章还随身带着,所以这一路上,倒也不用担心添衣物。

     唐泽雨坐在她的对面,瞧着她行了过来,笑咪咪地说:“你这一觉睡的够久的,我们离开雁门郡都有两天了。”

     “能说说为什么不能让我清醒的离开雁门郡吗?”

     “雁门郡大捷的消息已经传回了长安,匈奴的骑兵队伍这次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几乎全队灭亡。”唐泽雨拎着手中的绢帛,面无表情地淡淡说道,“你那一夜忽然出现在军营里,然后随着你出现,战场上出现的一系列变化,都已经全数地被记录了下来。这些情报,目前已经在宣室殿的书桌上。这么有用的一个人,她伤到了膝盖,没有办法动弹。不论是出于什么心思,留下来,掌控在自己的手中,才是最好的。所以,在系统君待机休整的情况下,想要把你在清醒的状态下弄出来,那是很麻烦的。昏睡的状态,才有利于我将你安全带走。”

     陈玉娇:“……”说的好像都很正确的样子,但是具体的细节,她还不怎么清楚。算了,只要答案是正确的就行了。中间的运算过程与解题思路是唐泽雨自己的事情。

     从雁门郡赶回长安,若是用这个时代的赶路方式,那是一件极为漫长且不怎么舒服的旅途。

     不过若是换成外出散心看风景的目的来对待的话,还是很不错的。赶车的车夫是刘嫖给的自己人,一个沉默寡言的中年男子。据唐泽雨说,这人有很高的功夫。这些陈玉娇都没有怎么关心,因为,她现在担心这自己的膝盖什么时候好。

     这真是一个不愉快的话题!

     膝盖上的伤口处理是军医处理的,但是后期的包扎换药全是自己的小伙伴唐泽雨。对于唐泽雨,陈玉娇一点都不怀疑他在政事上的技能,但是在医疗处理这方面,她是真的担心。

     这一日,马车摇摇晃晃到了荡阴这个地点,陈玉娇实在是受不了屁股的折腾,提出了能不能让她在原地歇歇在赶路的要求。

     在西汉那样的条件下,伤筋动骨休养一百天的说法,简直就成了屁话。好在她身边还有系统君给的出门旅行必备的旅途手环,里面还装着系统君给的基本家庭用药外,想要像后世那样很快的好起来,那就是做梦。唯一能庆幸的是,她没有伤到骨头,只是要注意破伤风!好在天气也凉了,她自身还带着四季徽章,这倒是减少了一份因天气热而感染破伤风风险。但是,她现在是迫切的需要静下来好好养养才是,这份长途的奔波迁徙,真的是让做为伤患的她快吃不消了。

     荡阴是个不错的地儿,就在后世安阳市的隔壁。

     在古代的时候,荡阴这地儿就有相当水平的农业生产,处于在政治文化的中心地带。

     荡阴在后来改名成了汤阴,不过现在么,还是一个县。别小瞧了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与力量,县份的面积与后世没法相提并论,但是那一份格局与构架,那是能相比的。

     在陈玉娇的强烈要求下,赶路的队伍不得不暂停了下来。

     然后,陈玉娇在旅途的小憩的愿望,终于得以实现。

     他们这一路的消息,自然有马车的车夫同刘嫖联络。当远在长安帝都的刘嫖得知女儿同唐泽雨一起去了雁门郡的战场,并且在战场上受了伤,最后已经医治又被唐泽雨带走的消息的时候。那七上八下的心情,简直比她当年同窦太后窦漪房一起在宫中斗来斗去都还要累。可知道自己的女儿已经安全了,总算是可以把悬着的心放下。

     雁门郡大捷的情报传到了长安之后,那是让长安城里的百姓都跟着高兴了一把。大汉的子民遭受匈奴骚扰多年,从来就没有像这一次一样扬眉吐气,能够将匈奴的骑兵全数埋葬在战场上的。

     战场上的情况百姓们不是很清楚,但是大家都知道了,那向来凶残的匈奴的主力部队,这一次,全数被汉军杀死在了战场,这就足够了。陈玉娇知道那些微型炸!#弹的威力,那一场引爆后,只要踏入所在圈子里的人或他物,绝对不会留下全尸。

     而且,她在系统的要求下洒下这些有着采集功能的微型炸!#弹的时候,就已经听唐泽雨说过关于渔阳郡的事情。渔阳郡是诱饵,雁门郡是埋藏的坑。

     匈奴这一次被坑杀的很彻底,他们的主力骑兵队伍几乎是全军覆没。想要在短时间内恢复过来,怕是有些困难。在这个恢复的期间,想必边境上驻守的将军们,心里都应该有数,知晓该做什么才是。

     当然,这样的好消息,听了之后最为高兴还是要属刘彻。

     刘彻他在得知了战况后,心中越发觉得,陈玉娇同那唐泽雨,一定在明山老人处得到了不得了的传承。现在唐泽雨用这一场战况证明了自己的本事,那么接下来,他很是期待,那个唐泽雨又会做出一些什么来。

     虽然现在不清楚他们在哪里,但是却不用担心他们不出现。大长公主刘嫖,那位窦太主还在长安,阿娇就会出现。只要阿娇一出现,那个唐泽雨就会出现。他现在需要做的,便是耐心的等待。

     宣室殿里,冷风沿着窗边的缝隙吹来,深冬的寒意刹那间灌入。

     刘彻看着雁门郡的信鸽送来的绢帛条儿,唇角在不知不觉间,挂上了一抹笑意。伺候在一旁的宁安见到了陛下的笑意后,心中也是疑惑。懂得生存之道的宁安立刻遏制住了自己的好奇心,低头在一旁继续当摆设。

     众人皆有自己要忙碌的事情。

     当匈奴骑兵被全数坑杀在雁门郡外的荒原战场的消息传入帝都的时候,把自己关在书房里纠结的小霍同学在听到了这个消息后,终于纠结出了结果。

     与之同时,他的舅舅卫青更是直接敲开了他的书房门,前来借书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