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46章
    第046章我在荒野放了一场烟花

     这就是软妹子与女汉子的区别!

     特么的,膝盖中了一箭。按照正常的思维,软妹子们都特么的会疼的哭。可是女汉子就不一样了,巨大多数想到的是先骂上一两句再说!疼的狠了,直接爆粗口。

     陈玉娇是个骨子里的女汉子,深入灵魂的那种。

     因此,在中了一箭之后,不是疼的哭,而是爆了粗口。

     当然,在爆了粗口后,她还想到了一件灰常重要的事情:“卧槽!我的采集器还没有放置完毕。”

     唐泽雨听到这一句话,脸色更黑了。

     这个时候,营帐附近的士兵都走了过来询问。唐泽雨立刻上前与其中领头的一位低声说了两句后,就转回身来,双手抱起陈玉娇准备带她赶紧去包扎。

     战场上的箭雨已经到了最密集恐怖的时候,嘹亮的号角声与铺天盖地的箭矢破空声遮盖了大半个荒原。与之伴随而来的,便是夜风里吹来的铁蹄的声响。

     “该死!匈奴那最凶猛的骑兵队来了!”不知道是谁,忽然呼出了一声。

     陈玉娇与唐泽雨都没有吭声,那边的程不识将军正背对着他们俩,全神贯注地关切着战场的局势,并且不断地同身侧的军师在说着什么。因为夜间的火把与战场上发出来的兵刃交接之声,陈玉娇听得模模糊糊。仿佛是听见了在说要把自己这一方的士兵撤下去。

     唐泽雨更是没有心思听,他已经抱着陈玉娇到了这一处简易搭起来的帐篷处。说是帐篷,也不是。只不过是一个四周支起来的简陋棚子而已。唐泽雨看着陈玉娇的伤口,心里是想着赶紧止血并且把箭矢给□□。

     “娇娇,你有带的有止血的喷剂与伤口处理的工具吗?”唐泽雨将她放在了矮凳上,想要替她做简单的处理。

     陈玉娇摇摇头,“只有带喷剂与麻醉剂。”她倒是利索地回答了一句,然后她的神情忽然变的专注起来,双眸直勾勾地盯着程不识的那个方向。当然,她手中的动作也没有停下。把怀中的一个小药剂喷瓶递给了唐泽雨。

     这期间,她的眼神一直锁定在了战场的方向。

     这一处是一个相对较高的高地,能够看到整个战场的局势,尤其是正面战场,视觉是非常的辽阔清晰。

     唐泽雨被她的眼神吸引,接过了她手中的喷瓶,低头麻利的处理起她的伤口。并且问道:“娇娇,你在看什么?”

     陈玉娇并没有回答他,反而是一声不吭且神情严肃地盯着那战场。似乎那黑梭梭的夜色里,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正在行动。唐泽雨给她的伤口上喷上了她递出来的喷剂,这种药剂是系统君给她的东西,非常的好用。本来她是想要给唐泽雨带上的,后来系统君说他那里也会有,陈玉娇就没有给他。唐泽雨看着她伤口上的血飞速的止住,正想着同陈玉娇问问,能不能与那位sss-02系统君多多沟通一下,弄一点来用在军营里用作紧急的药品。由此可见,当初系统君并没有给唐泽雨这东西呢。

     见陈玉娇没有回答,唐泽雨抬起了头,也跟着她的眼神所望去。

     视线所及之处,全然一片漆黑。陈玉娇之前带着的眼罩已经收了起来,口罩也被她拉了下来,此刻围在脖子上,倒像是一块小孩子用的口水兜。

     风刮的越来越猛烈,仿佛是一个生气的孩子。呜咽的夜风里,马蹄声越来越响亮。

     “程不识将军,请赶紧将我方的士兵撤退回来!”就在众人都紧张无比的时候,陈玉娇忽然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话。

     在男人的战争世界里,女人是没有任何发言权的。更何况这是一个男权的古代社会,陈玉娇的出现本来就已经够让人难以接受的。现在她居然开口来插话,加上战局的局势对我方不利,敌方又凶猛。她这么一句胡言乱语,立刻就让程不识身边的好几个将士暴跳起来。

     “一个女人家,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

     “别仗着自己与唐公子有关系,就在这里指手画脚。”

     “你这女人,头发长见识短。”

     陈玉娇听着他们的呵斥,并不理会他们,而是冷笑道:“随你们,我警告过了。”言罢,她便闭口,再也不多言。

     唐泽雨是知晓陈玉娇脾气,更是知晓她绝对今晚在某处动了手脚。他立刻就问陈玉娇:“娇娇,你的那个采集器,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还有130多秒,就要放烟花了。”陈玉娇转过头来,对着唐泽雨一笑。可能这转过头来的动作,有些微微扯住了伤口,疼得她做出了怪脸表情来,“能少牺牲几个,就少牺牲几个。我扔在战场里采集器,都特么的是微型炸#弹啊!数据传送完成了之后,它就变成了爆炸品了。”

     “你为什么不早说?”听着陈玉娇回答,唐泽雨面色严肃极了。

     “我早就说了。只不过我说的很隐晦而已。况且系统君也不让我明说啊。我不是有给说过,你不能代替我去做这个任务,因为那上面是需要我的指纹才能激活!现在那些丢出去的都是全部激活的,目前已经进入了倒计时。”陈玉娇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膝盖,“这个完全是意外,是工伤!但是并不妨碍那些玩意儿的启动。还有这个,”她一边说着一边指着自己的腰间挎着的袋子,里面还有一大半的采集器,哦,却切说来是还咩有激活的炸弹,“本来是打算多扔一点的,但是现在仍不下去了。”

     唐泽雨看着她兜里的那些滚珠一样的采集器,瞬间感觉汗毛都倒立了起来,问道:“确定这些都没有激活?”

     “激活了会变颜色的。”陈玉娇打开包,亮出了里面一片银闪闪的钢珠,“你看,这些都是还没有激活的采集器。”顿了顿,她又说道,“你是不是该与那个将军沟通一下,把自己人给救回来?不然我这就是误杀了!”

     唐泽雨一听,顿觉事情不妙。立刻就问:“现在还有多少时间?”

     “还有80多秒的样子了。”陈玉娇回答道,“现在撤离还来得及,跑的越快越好。”

     唐泽雨听了后,二话不说就上前与程不识交流去。陈玉娇坐在矮凳上闭上眼,在暂且的等候中,偷偷缓口气。

     外面的马蹄声与厮杀声是越来越清晰,匈奴骑兵中,最凶残的那一只已经来了。

     对于系统君给她的采集器的用途,她也是在离开了战场之后才只晓得。她知晓的时候,恰恰是唐泽雨抱着她一起滚进了系统君给开门里的时刻。她有些不明白为何系统君偏偏要在最后的时刻才告诉她,这些采集器不单单是采集器这么简单。或许,就她自己的猜测来看,可能是怕她提前知道了手软,吓得不敢去了吧。这样倒也是挺符合她的性格。

     就在她闭眼缓口气的时候,唐泽雨这边已经同程不识交涉起来。她断断续续的听着他们的谈话,那个程不识将军倒是对唐泽雨有着分外的信任,所以接下来的事情倒是好办了很多。一晚上在战场上搞了那么多事情,此刻安全了下来之后,陈玉娇只觉得精疲力尽。她很想就倒在地上睡过去,但是现实却不允许。

     尽管强迫自己不要去听别人的对话,但是她还是忍不住要听。

     八十多秒的时间,多么漫长又多么短暂。

     当所有的一切都笼罩在铁蹄发出的声响的时候,匈奴骑兵那得意的号角又一次响起。陈玉娇选择性地捂住了耳朵。

     随即,巨大的爆炸声忽然响起,刹那间就撕裂了夜空的黑暗,伴随而来的震动让脚下的土地都在微微的颤栗。

     刺瞎人眼睛的光亮从地下升起来,照亮了整个荒原。

     紧接着,便是接二连三的爆炸声连环炸起。火光冲天的同时,更是伴随着敌人的躯体漫天飞舞。火药的硝烟味与血腥味,瞬间弥漫在了整个战场。所有的呼喊声与警戒声,似乎都被吞噬了。

     战场之上,只剩下将敌人全数撕裂成睡眠的震耳欲聋的轰鸣。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留。

     不知道过了多久,整片战场都安静了下来。夜风呼啸,只留下死亡的寂静。

     许久许久,不知道是谁发出了一声悲怆的啼哭,划破了这死亡的笼罩。

     “我们胜利了,我们胜利了!”

     “我们胜利了!”

     “我们胜利了!”

     “那些蛮子都被炸死了!炸的好!炸的好啊!”

     一声声呼喊,伴随着痛快的嚎叫,伴随着内心悲痛的释放,在荒原的战场上此起彼伏的喊叫起来。大哭声,大笑声,一声一声,都饱含了将士们内心的苦楚与欢悦。

     陈玉娇微微的喘口气,终于可以放下心了。

     程不识与其身边的军师参谋们,都兴奋的摩拳擦掌,来不及理会唐泽雨与陈玉娇这边的事情。伤口的疼痛让陈玉娇在之前的提心吊胆后分走了太多的精力,加上伤口上喷上的药剂带有强烈的麻醉效果,这一刻她放松了下来,加上药效也扩散到了血液里,所以她倒是觉得眼皮万分沉重。就在这样嘈杂的环境下,竟然依着身后的一个半人高的小柜子合眼入了眠。

     唐泽雨望着她脸上的汗水与战场上的尘土弄成的花脸蛋模样,心中一阵怜惜与疼爱。在众人忙着庆祝,忙着打扫战场的时候,他已经抱着陈玉娇回到了他在驻军营的营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