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5章 加注释
    第005章

     雨梅的暗自哭泣陈玉娇看在眼底,却并不说破,就当自己没有看见一样。

     陈玉娇她还摸不清这长门宫里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原主会把侍女们都赶走了,但个怎么都‘赶不走’的雨梅,却又被原主留了下来呢?

     小满、白露、立夏三人高高兴兴地按照陈玉娇的吩咐,把‘长公主送来’的东西分类放好后,陈玉娇便让她们继续去忙活。因为此刻已经是快要傍晚了,按照这个时间,该是准备晚饭的时候了。侍女们忙活去了,呆在屋子里的陈玉娇倒是从系统君那里借来了大力手套,开始动手组装她买了麻将桌子与椅子。

     侍女们在后院里忙活的同时,也对自家主子这两日的变化看在眼底,疑惑在心底。

     她们的夫人从昨日起,风寒睡了一个午觉之后,就变得古里古怪的。竟然主动提出了不要叫她‘夫人’,而且整个人也变得不可思议起来。夫人的脾气虽然不好,但是从来就不会给奴婢们小鞋子穿。犯了错,只要好好承认错误并且改正,就会一如既往的对待。以前的时候吧,若是不叫她夫人,定然要被惩罚一番的。那个‘夫人’的称呼,是这位主子心中的伤痛,没有人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只是忽然亲耳听得她不准许她们再称呼她为‘夫人’,而是要叫‘阿君’,看来那些压在心里的事情,多少有消散了吧。

     侍女们的脑补情况,神经不定时粗变的陈玉娇倒是没有注意。

     当晚,在用过晚饭后,她便带着小满几人开始搓麻将。在一个没有wifi,没有社交的地方,那一定要发扬所有的娱乐精神,给自己创造快乐才是。睡觉什么的,先放在一边,起来嗨才是正道。

     这一夜,长门宫开始了‘血战到底’的麻将娱乐教学课程的时候,长安城的未央宫兰林殿里的卫子夫却是正在接收到第一时刻的及时汇报。

     卫子夫坐在梳妆镜前,一边享受着侍女听南的按摩,一边隔着帘子听着安置在长门宫里的钉子汇报今日长门宫里的详细情况。尤其是听到了守在长门宫宫苑门口的侍卫居然放任了长公主的人进入了长门宫里还帮着搬卸的时候,她立刻就勃然大怒。两道纤细的柳眉倒竖,一张原本在安静下来很是温婉可人的面庞霎时间就变得有些狰狞,伴随着她那压在柔和嗓音里的愤怒与不甘响起:“混账,这群侍卫难道是听不懂陛下当初警告过的‘任何人不许去长门探望’的话么?”然而卫子夫她不知道的是,来至未来的系统客服在送货的时候,自然是催眠了这些侍卫的。

     卫子夫知道是,陛下将陈氏废掉迁入长门的时候,就申明过,一切人不得前去探望,且长门宫里的一切吃穿用度,也是要经由现在执掌着后|宫大权的卫夫人亲自过目。废后陈阿娇当初有多风光,如今就有多落魄。当年那位废后留给她的羞辱,她定要慢慢的奉还。可今日,馆陶长公主的利索插手,瞬间让她领略到了她自己的这权势与根基还远远不够,不够,根本不够。

     “夫人息怒。”听南与那前来汇报的宫人信然都吓得立刻跪在了兰林殿1那被火盆烤的温暖的地板上,额头紧紧地抵触着地板,畏惧的不敢抬起头来。

     兰林殿里的氛围顿时骤降,似乎火盆带来温暖都压不住这位卫夫人周身散发出来的寒意。冰寒的静谧中,隔了好半晌,才听的卫夫人的声音淡淡响起:“听南,你去安排安排,把这事情告诉陛下。”顿了顿,她眼神犀利且仇恨地盯着跪在地上的宫人信然说,“至于信然你,本夫人很满意今日的汇报。继续返回监视着废后陈氏的一举一动,本夫人需要知晓她的所有情况。”

     得了吩咐的两人立刻“诺”的一声,赶紧离开这冰雪暴风地带。

     卫子夫听着两人的脚步在消失在夜色笼罩的宫殿里的时候,心里越发的是一阵怒火上涌。望着铜镜里那个美丽温婉的自己,她忽然觉得很累很累,可是她却不能放松任何警惕。她还需要更加的打起精神,继续在这个奢华的权利的漩涡里挣的一席之地。否则,可怎么对不起当年承受下的苦难与羞辱折磨。

     远离了权利风暴漩涡的陈玉娇此刻还不知道,自己被惦记上了呢。

     搓麻将到了深夜十二点的时候,四个侍女都快睁不开眼睛了,陈玉娇这才放过她们。然后照着前两日那样,赶紧的细细睡了。

     躺上床榻前,系统君出声提示了陈玉娇记得把四季徽章的作用范围给控制好,以免温度差异太大,让这些侍女们病了。调好了作用范围后与温度后,便是欣然入睡。半夜里,恒温的28度又让四个侍女给热醒了。陈玉娇是一个有着吹空调经验的人,自然是不会傻乎乎的盖上那么多层厚被子,所以她是睡得很香。

     于是乎,这次日早晨起来,除了她一个以外,侍女们的眼圈都是黑的。

     看着小满几个都这副没精打采的模样,陈玉娇心底也是有些抱歉。昨夜她睡得很好,所以按照寻常的作息规律,她在早晨八点半准时醒了。洗漱更衣后,见到侍女们端来的吃食,陈玉娇觉得有必要自己下厨犒劳一下的自己的胃。

     西汉时期的米饭与现代的米饭不是一个概念,这个时空的饭食是去糠后的粟米、麦粒、稻米加水直接煮成。第一次吃的时候,陈玉娇觉得自己在吃翔,因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腥味儿。现在有能力改善自己的生活条件了,陈玉娇自然是不会亏待自己。

     于是,在侍女们一片的倒抽气声中,陈玉娇利索地下了厨房,祭出了她最爱的早餐粥品之一的皮蛋瘦肉粥。招呼着在一旁看的眼睛发直,闻着香味儿直流口水的侍女们一起来品尝,一瞬间满足感与幸福感简直要爆棚。

     用过早饭的陈玉娇心满意足地坐在了麻将桌子前,此刻她并不急于搓麻将,而是准备先上系统商城去给自己的老乡唐泽雨买上一瓶红星二锅头,然后出门去同老乡说说话才是。

     “系统君,你有没有那种能够驱赶人的禁止标志工具啊?我记得哆啦a梦里有那样的一种工具,写在那个禁止牌上的人或物都不能靠近的。”想着一出门还提心吊胆的怕被发现不在,陈玉娇心里一阵不爽。

     “有类似的工具,你说的那种禁止标志牌工具我也想要呢。”系统君咂咂嘴,陈玉娇的手心里出现了一个印章,“这是私人印章,先在印章手把顶端录入你的个人指纹与信息,然后在你选定的地点盖上此印章,半径10米之内是私人禁区,没有你的允许,任何人都靠近不了的。”

     “啊,真是好东西,谢谢你啊,系统君。”陈玉娇听完之后,立刻就行动了起来。

     录入了指纹与信息后,陈玉娇在自己的床榻前的地板上盖上了此印章,然后把印章归还给了系统。忙完了重要的事情后,她这才登上系统商城,买了一瓶500ml的56°的二锅头,跟着系统君的指导,点击了立刻收货。随之而来的就是她面前的木地板上立刻就出现了的一瓶刚买的二锅头,还贴心的出现了装酒瓶的布袋。

     拎起二锅头,陈玉娇再次踏着系统君给她开的任意门,前去了昨日遇见老乡的地方。

     系统君依旧选择了在偏僻的小巷子里开门,此时的市集上还没有热闹起来,陈玉娇不慌不忙地朝着唐泽雨的所在酒肆走去。到了酒肆后,酒肆的大门半开着,里面的小二正在卖力地打扫卫生。唐泽雨穿着他的马甲,正在柜台上麻溜地拨弄着算盘,算珠噼里啪啦作响。

     “早啊,老乡!”陈玉娇敲了敲大门的门板,打断了正在埋头计算的唐泽雨。

     唐泽雨抬起头,也不客气地指了指柜台前的坐垫,道:“早。你自己先坐一会儿,没吃早饭的话就自己去给小二说一声,等我把这一阵忙完再说。”

     陈玉娇冲他点点头,便自己走了过去坐下,招来小二要了热茶等候着。

     看着老乡的忙碌的样子,尤其是他那一身现代风格明显的衣衫,陈玉娇仿佛有种出门旅行住在了刻意仿古的旅店里的感觉。这种闲适的感觉,让她感觉非常的舒适自在。

     当然,她不知道的是,就在她前脚离开长门宫的时候,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里,身体原主的前夫刘野猪悄悄咪咪的来长门宫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