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4章 加注释
    第004章红星二锅头&长城干红&快递

     “这位客人,我接下来的提问,若是答不上来,休怪我让人把你扔出去。”还不能完全确定是老乡的老乡走到了陈玉娇的面前站定后,张口就来了这么一句话。

     陈玉娇的视线一扫四周,发现四周全是看好戏的眼神,当下眉头一挑,笑的眉眼弯弯:“哟,瞧这十三(b)装的。好啊,你问吧。”她的语气极为好爽,还带着一点嬉笑的浅浅嘲讽,顿时就让在座的有些人悄悄地发出倒抽气的低响。

     老乡定了定神,眼里闪过一道光,却依旧一脸严肃,“我手里的这把乐器叫什么?刚才让你发笑的曲子是什么名字?”

     “二胡呗。那曲子叫《神经病之歌》。”陈玉娇盯着他,不由得补充一句,“glish?”

     这两句话一前一后说了出后,霎时间,面前的老乡脸色就变了。他猛然伸手拽过陈玉娇的衣袖,直言道:“啊,老乡哇!走,到后院里详谈啊。”那语气里是遮掩不住的兴奋与激动,整个人的画风从严肃变成了逗比。

     陈玉娇有些回不过神来,被老乡拉着朝着后院走去。

     不过,她倒是听见那些此刻聚在大堂里的人的窃窃私语。

     “哦哟,这唐掌柜终于等到了能说出他那奇怪乐器名字与乐曲名字的人了。”

     “嘿,没有听到叫的是老乡么?”

     “哈哈,唐掌柜扔了那么多人之后,终于遇到不用扔出去的人了。”

     “那个姑娘最后一句说的是什么话啊?我怎么听不懂呢?”

     “我也听不懂呢。”

     ……

     一路走到了后院里后,这位老乡终于放开了陈玉娇的衣袖,不在扯着她走了。他一只手拎着二胡,激动不已对陈玉娇开始了叨逼模式:“老乡,你来多久啦?怎么来的?你不知道,我在这里呆的都快发霉了。当初还以为自己死了,哪知道一睁开眼,居然来这里了。孤零零的一个人,简直比出国还难受。一直希望能遇见一个老乡,等了好些年,本来都不抱希望了,哪知道就在希望快要破灭的时候,居然遇到啦。真是比中彩票头等奖还要兴奋啊……”

     陈玉娇没有打断这位老乡的唠叨,耐心地听着他的叨逼,一直到两人在屋子里在这个时空还没有的椅子上落座。

     “老乡,你叫什么名字?”忙着叨逼的老乡终于把话题引入了正题,他自我介绍道,“我叫唐泽雨,唐人街的唐,毛|太|祖的泽,下雨天的雨。我是公元2014年的春天来这里的,已经来这里三年啦。”

     “我叫陈玉娇。推陈出新的陈,玉石的玉,女旁娇。我么,是在公元2015年的冬天来这里的,来这里不久。”陈玉娇缓缓地说道。

     店里的小二在两人开始交谈的时候,端来了茶水,看的陈玉娇咂舌。这老乡的动手能力特强啊,好多东西都给还原了出来。当然,说不定人家也是带着金手指穿越的,那个二胡很可能就是一个金手指产物呢。于是接下来的谈话,便是两人开始述说2014至2015的事情,果然是身在异时空为异客,见面不忘念叨家乡事。

     就正当陈玉娇正在说着2015年大事之土耳其开刷入常副本接了任务又不开刷的逗比大事的时候,忽然间,一道陌生的声音在她脑海里响起:“唐泽雨,你面前的老乡,她的搭档和我一样来至同一个时代。它拥有最高的3s级别的时空权限,你上次念叨的那什么的东西,赶紧找你的老乡帮你买啊。她买东西不受时空限制的。”

     “b-2979,你的工作任务是辅助好的你的搭档做好他的本职工作。”属于陈玉娇的系统君的声音又跟着响起。再然后,脑海里就彻底安静了下来。

     而此刻,陈玉娇与唐泽雨两人都已经惊得张大了嘴巴,彼此眼神里都是一副‘你也是开了金手指的哟’的眼神。看来刚才的声音,是两个人都听见了。

     然后,便是一阵沉默。

     片刻之后,两人又是异口同声且同时地冒出了一句:“你……”

     “算了,你先来这里,所以你先说吧。”陈玉娇揉着额头有些无奈地笑道。

     唐泽雨一拍桌子,一声叹息,吐槽道:“我现在担任的着‘西汉百姓生活日常记录者’的工作。我有一个工作搭档,它是b级别的系统。它连接着的系统商城里好多我需要的生活必需品需要积分去兑换软妹币,还要收税和手续费。可我每个月的工资就千把块软妹币,真是艰辛极了。你知道我为什么在拉二胡吗?那是我在攒积分啊。算了,不细说了。总之,一言难尽啊。”

     听着唐泽雨的苦逼吐槽,陈玉娇忽然发现,跟随自己的系统君除了爱收费以外,还真的蛮好的呢。果然,没有对比就不知道幸福啊。

     “若不是你的工作搭档忽然出声提示,我还真的不知道现在和我在一起的系统君有级别。”陈玉娇舒口气,缓缓道,“老乡啊,你需要什么东西给我说说呗,能帮你买的我帮你买。”

     “红星二锅头、长城干红、玻璃酒杯和玻璃水杯。”听着陈玉娇承诺,唐泽雨想也不想地就把自己想要的东西说了说来。

     陈玉娇听着这些东西,也是楞了一下,随即就反映了过来,“你不会是想在这酒肆里贩卖吧?你这是要搞走私赚软妹币么?”

     唐泽雨一脸严肃正经地纠正:“喂!我这是民间酒文化交流,你瞎说什么大实话呢。”

     就在陈玉娇正要继续同他说这个话题的时候,忽然之间,脑海里响起了系统之前给她放在长门宫大殿里的提醒警报。当下就急忙地起身地对唐泽雨道:“老乡,我必须马上离开了。你的东西我下次来看你的时候给你带来,现在我的情况有点复杂,我地皮都还木有踩暖和。先不说了,下次我再来看你。”话罢,她慌忙地朝着系统给的指路图标朝着最近的小巷子里跑去,那里系统正给她放着回长门宫的‘任意门’。

     陈玉娇拼命奔回长门宫房间里,系统君也是利索地收了任意门,她就赶紧躺在床榻上,听着踏进来脚步声与小满的说话声:“阿君1,你在休息么?快起来吧,长公主派遣家奴送物什来了,指定要翁主你亲自去检查呢。”

     “好,我知道了,你在廊檐下等我,我一会儿就好。”陈玉娇心里激动极了,这快递的速度可真赞。

     陈玉娇喘气均匀后,就立刻随着小满一起去了长门宫所在宫苑大门口。然后,很是顺利的见到了前来送快递的队伍,果然是很大的一车。那一身西汉着装打扮的工作人员很是在角色状态,言谈话语,全然是这里官方言语。

     守在门口的侍卫们检查了物件后,就让带着他们把东西拉入了宫苑大门,送到了长门宫的偏殿里放着。不的不说,这邮费出的还是挺符合性价比的。装东西的全是刷了红漆的木箱子,完全符合这时代的时代特征。

     一路前来的还有的雨梅,陈玉娇看见了那些侍卫在帮忙搬动箱子后,雨梅上前道谢时候,似乎给这些侍卫塞了三株钱的样子。她恍惚之间明白了一点什么,但是又什么都没有说。

     等着一众人离开之后,陈玉娇便带着小满等人把送来的箱子全数打开,当见到箱子里送来的厚棉被等御寒物件的时候,小满和白露是兴奋的叽叽喳喳的。立夏沉稳的性格也露出的笑意,雨梅却是默不作声地转过身去,等她在转过身来的时候,陈玉娇发现她的眼眶红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