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6章 改被系统和谐掉的字
    第006章

     长门冷宫对于如今的陈玉娇来说,就是一个五星级的豪华自助旅社。

     可是对于当朝的大汉皇帝来说,那可是他封在心底的一处禁地。他把原主陈阿娇废掉又挪到此处之后,便是下令不准许任何人来探望,就连陈阿娇的母亲馆陶长公主也不行。他不知道他自己为何今日连早朝也不上,而是悄悄地带着自己的亲信来这长门宫。

     半年前,馆陶长公主千金求得长门赋,他后来看了一眼,便随手仍在了一旁。当时的心情是厌恶的,烦躁的。可如今走到了长门宫宫苑门口的时候,他却裹足不前了,心情却是格外的平静。

     就如这里的安静一样,可这里太安静了,安静的可以听见积雪压断枯枝的声音。

     同行的郭舍人望着那深红朱漆的高大宫门,上前询问还在的沉思中的刘彻,“陛下,是否要进长门宫?”

     刘彻望了一眼那宫门,久久不语,半晌后才缓缓道:“随朕进去,告诫宫人莫要通报。”言罢,迈开脚步朝着长门宫的宫苑大门。

     嗖冷寒风卷着细细的雪霰迎面扑来,一片白茫茫的景象里,遥遥可见远处长门宫宫殿的影子。雪很深,掩埋了所有前往长门宫殿的通径与道路,刘彻扫了一眼后,便沿着宫苑围墙下的廊檐慢慢踱步。这一路上的氛围很是压抑,郭舍人明显的感觉到了一股比寒冬还要冷的寒意。

     忽然之间,走在前面的刘彻停下了脚步。身着厚厚黑色衣袍的他站在了廊檐下,犹如一尊雕像。他静静地眺望此刻明显靠近了的长门宫殿,低语道:“这里真是安静啊,她以前最不喜这样的静。”

     郭舍人听见了这话,自然是不敢答话的,便同其他的随行一样,老老实实地低头站在了一边。

     刘彻望着那金碧辉煌的冷寂宫殿,半晌都不见一个人活动的影子。他看了许久之后,眼睛都被白雪反射出来的光刺的生疼,猛然间才注意到了一个问题。

     “那宫殿周围,哪个宫人扫雪弄出来的?刚好一个圈呢。”刘彻的一声提醒,倒是让随性的人全体把注意力挪了过去。

     这一瞧,还真的一个标准的圆形,就连宫殿的屋顶上,也没有积雪。干净剔透的瓦片上一片飞雪也没有,就连宫殿四周靠近的树枝上也是没有积雪没有冰凌,还是那秋天落叶凋零完的景致。

     “陛下,时间不早了,该是回宫的时间了。”郭舍人最先反应过来,压下心中的惊讶,规劝说,“陛下离宫久了,太后知道了又该念叨陛下了。”

     刘彻没有答话,而是微微地眯眼再次眺望那长门宫殿,眼神凌厉冷峻。而后,他便拔腿朝着的宫苑的大门走去,那步伐快的,让跟随的人都快小跑起来。

     *

     同一时间段里,此刻正在老乡开的酒肆里的陈玉娇正嗨着呢。

     她拎来的那一瓶二锅头可是把老乡唐泽雨给激动坏了,忙完了柜台上的账本,他自己倒是不客气的喝上了,一边喝一边感叹:“没有穿之前,觉得这些东西最是不起眼。可是这一穿了,就是给我一个空瓶子我都觉得稀罕。”

     陈玉娇同他一起感概道:“嗯,这话倒是。所以说啊,这最珍贵的不是未得到,也不是正拥有,偏生就是那曾经拥有过却又失去的。因此啊,才要好好的珍惜正在拥有的。谁知道哪天就会失去呢。”

     “得了吧,你搞得这么文艺矫情的,让我都喝不下去了哎。”唐泽雨嬉笑道,“要是在来点鱼皮花生和五香胡豆,这下酒就美味了。”

     “(ˉ▽ ̄~)切~~,要求还不是一般多。你喝那么多酒,这是56度的二锅头,你不怕醉哦?小心走路不稳,摔倒在你院子里的雪地里给冻感冒了。”陈玉娇说起来就一阵纠结,当初她可就是喝多了撞了头来这里的,“要知道,在这个时代,是木有抗生素,木有感冒胶囊与冲击的,你要是风寒严重了,呵呵~~”

     唐雨泽经由她这么提醒,越发的怀念以前,叹道:“老乡,你别说了,说的我想家都快想哭了。”

     “打住,我没有面巾纸给你擦眼泪鼻涕。”陈玉娇再次提醒道,“你赶紧把眼泪和鼻涕吸回去,要不自己找个帕子慢慢哭。”

     好好的怀念氛围,愣是活生生被陈玉娇给搅黄了。

     唐泽雨收起了他酝酿出来的苦逼情绪,顿时就被陈玉娇的提醒逗的开怀大笑起来,“好啦,我吸回去成了不?话说回来,老乡,你穿的这么少,不怕冷啊?还是系统给你什么神奇的金手指啦?分享一下呗?”说着,他眼神真切地扫过陈玉娇单薄的衣衫,最后落到了他自己的厚棉袄上。“你看我,都穿的快同一头熊一样了,以前的风度全都不见了。想想都郁闷啊。”

     陈玉娇听着他的吐槽,嘿嘿笑道:“老乡,你一个月薪水多少啊?我是说系统给你发的薪水。”

     “不多,3600块软妹币。”唐泽雨不明白好好的在说金手指,为什么就转移话题到了薪水上。“我如今是文职工作人员,没有其他赚软妹币的方式啊。”

     “我穿这么少,还不冷。那是因为我随身带着一个微型中央空调啊。”陈玉娇把自己为何还能在寒冷的冬季里保持如此轻便着装缘由说了出来。唐泽雨一听,顿时两眼放光。但是陈玉娇的下一句就让他的期望破裂,她从衣衫里拉出了挂着四季徽章的项链,“我同系统租借来的未来的高科技中央空调,它的名字叫四季徽章,每一天的租金都是120块软妹币,你一个月的薪水只能付租金,还不能付押金。”

     今早她出门的时候,见到小满和立夏有些咳嗽,想着自己这么一出门要是把四季徽章带走了,这一冷一热的巨大温差,会让人生病的。所以就问系统再要一个,谁知道,系统告知第一个四季徽章第一个月里是免费的,另外使用需要交纳押金与租金。于是,看在自己账户上的软妹币还比较充足的份上,陈玉娇自然是交纳了十万块软妹币的押金,要来了第二枚四季徽章放在了自己的卧室里。这也就是为何之前刘野猪去长门宫里见到了宫殿四周没有积雪的原因。

     唐泽雨听完了陈玉娇的说辞后,顿时哑然,继续就是捶桌,哭笑不得地说:“这也太坑了吧,同样是开着系统的外挂,我们怎么差了那么多啊。”顿了顿,唐泽雨脑海里灵光一现,立刻抬头笑眯眯地对陈玉娇说道,“老乡啊,你看,都是天涯沦落人,能帮忙给你的系统君说说情不?租借一个给我呗?”

     “走|私酒水捎上我,怎样?”陈玉娇也是笑眯眯地反问提议道。

     唐泽雨没有想到陈玉娇会把话题转到这上面来,他一愣,继而回神过来后,冲着她眨了眨眼,点头道:“老乡,这个当然没问题。我现在就是好奇,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啊?你应该是魂穿来的吧,你这一身衣服的衣料,不像是平民百姓用的起的。还有,你这么着急赚快外,莫非身体原主有什么难言之隐,或者是你的环境很糟糕,让你不得不赶紧想办法离开了?”

     “哟,唐泽雨你眼光倒是挺厉害的啊。”陈玉娇不否认地点头。

     唐泽雨舒口气,说道:“看样子你还真的是魂穿到了麻烦不小的身体里了呢,若你要是真的遇到麻烦了,你来我这里就是。我一定想办法护住你的。”他的态度极为严肃,语气也极为认真诚恳。霎时间,温暖的感觉的充溢满了陈玉娇的内心。

     “真的?”

     “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在说笑话吗?”唐泽雨盯着陈玉娇,漂亮的桃花眼里沉淀着极为肯定的承诺,让人不由得从心里信服。

     “好,要是真的遇到麻烦了,我一定到你这里来躲避躲避。”陈玉娇应道。

     然后,她当着唐泽雨他的面,问自己的系统君再次租借了一个四季徽章。之后,又是手把手地教导了他使用范围与注意事项后,唐泽雨极为兴奋,就差坐着窜天猴上天了。

     眼看着要临近午间了,陈玉娇想着自己一大早的就出门了,是时候该回去了,便起身与唐泽雨说拜拜。唐泽雨也没有挽留,倒是在她踏出酒肆的时候,又一次地提醒她,千万不要忘了这里不是现代,一定要小心行事才行。

     *

     又说刘彻,他在带着人离开了长门宫之后,心里倒是对那宫苑里诡异的圆圈越想越觉得怪异。这么冷的飞雪天气里,为何长门宫宫殿的屋瓦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积雪?为何阿娇要把那些宫人赶走?为何长公主的人会在这个时候给阿娇送东西来?仔细想下去,刘彻觉得这里面似乎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

     于是,离开了长门宫后,刘彻便让人架着马车,直奔回城。回城之后,他并没有直接回宫,而是去了许久不曾去的馆陶公主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