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38章
    第038章平阳公主前来试探

     睡着的人说梦话,老一辈的就说过,这个时候,可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可以问说梦话之人的内心真实的想法。

     这个说法到底准不准不清楚,但是这个说法是流传甚广。

     唐泽雨自然也是听过这个说法,现在瞅着枕边的小伙伴一个人在梦中嘀嘀咕咕的样子,他霎时间也是童心大起,便开始询问起来。

     之前的时候,听着陈玉娇嘀咕道:“我要对他表白了,他不接受,那多尴尬呀!”

     于是,唐泽雨附身凑到她耳畔,笑嘻嘻地问道:“娇娇,你要对谁表白呀?”

     睡梦中的陈玉娇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听见了这句话,闭着眼微微地晃了晃脑袋,低语着说:“他呀,就是他呀。”

     唐泽雨耐心极好,更是忍不住地笑了笑,继续同迷梦中的陈玉娇说话:“他是谁呀?”

     “糯米排骨!”

     唐泽雨:“……”看来那个说法有些不靠谱哎!不过这个小伙伴是个超级又耐心的小伙伴,决定在试一试,“娇娇,你喜不喜欢你的小伙伴?”

     “¥%……¥&**”一阵嘀嘀咕咕的话语朦胧不清的冒出来。

     唐泽雨哭笑不得,又换了一个方式:“娇娇,你喜不喜欢阿泽,那个唐泽雨啊?”

     “喜欢。”本来不报期望的唐泽雨忽然听到了这么干脆的一声回答,即便这个回答是睡梦中的人回答的,他还是感觉像喝了蜜一样甜。

     睡得迷迷糊糊的陈玉娇翻了身,把被子裹成一团抱在怀里,然后睡得很是香甜。唐泽雨瞧着她这副睡相,倒是又细心体贴地将她怀里的棉被给扯了出来给她盖上。这两人的夜间的举动与谈话,倒是被刘野猪留下守在屋外听墙角的侍卫听了一清二楚。

     屋子里的两人倒是好心情也好眠,可倒是把刘嫖这个当妈的担心的一夜。她生怕刘彻就做出什么事情来,倒是浅眠不安。

     到底是长辈,担心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这不,一睁眼一闭眼,一个晚上过去。大清早的起床,才把早饭用了没一会儿,就有一个她根本就不想见的晚辈前来拜访了。

     这个晚辈不是别人,正是刘野猪的姐姐平阳公主。

     要说着平阳公主,她遇到这样的差事也是头疼。

     她当年学着皇姑姑刘嫖的方式,隔三差五地给自己的皇帝弟弟送美人,以此来博得好感与一定的权利人脉关系网络。可是她的胞弟刘彻并不是她的父亲那样的人,耳根子软且主见不强。刘彻是个很自我且很主见的人,在权术的玩弄上,完全胜过那逝去的文帝。

     平阳公主送来的美人,刘彻自然很是满意,开心地收下。而且用她送来的美人,撬掉了那些他用过的棋子,还把仇恨大部分都转移在了平阳这里。例如:当年卫子夫的事情,惹得窦太主绑架了卫青想要密杀掉。哪知道最后还是平阳出面来干涉,从中运作把卫青给救了下来。再后来,陈阿娇被废掉,迁居长门。这其中太多的事情,若是的没有平阳与刘彻的联手策划,想要把陈阿娇从皇后的位置上拉下来,怕是还要花上更多的时间。

     平阳公主也清楚的知道,既然做了这些事情,自然是要承受一些报复。

     所以她在今早一大早就得到了卫子夫遣人传递来的消息的时候,情绪还算平稳。让她去拜访窦太主的人是她的皇帝弟弟,这句话通过卫子夫传递过来,这让平阳公主与卫子夫都不得不考虑一下,陛下这到底是何意,以及为何忽然之间要让公主前来出面。

     于是,心情忐忑的平阳公主不得不硬着头皮前来窦太主的府邸。

     当年那位能在朝堂上搅风搅雨的馆陶长公主已经成为了过去,如今的新秀平阳公主倒是接过了大旗继续奋斗。学着自己的这位姑姑送美人,但却没有想到,把姑姑的心头好陈阿娇给伤了,卫子夫的事情更是彻底的得罪了姑姑,让这位姑姑怀恨在心。

     现在要她忽然来拜访,说真的,平阳是几百个几千个的不愿意。可是她又没有任何办法拒绝刘彻提出来的要求。况且,刘彻也没有告诉过她,这馆陶长公主府里,到底来了何人,需要她出面。

     可作为一个在皇家这趟浑水里长大的公主,平阳心目中其实也是有预料。

     馆陶公主窦太主,那是废后陈阿娇的母亲。长门失火之后,废后陈阿娇就不见的踪影。如今忽然让她平阳来拜访,呵呵~这一次,怕是阿娇回来了吧!

     心中又所猜忌的平阳公主自然是硬着头皮都要来,即便是刘嫖给了她脸色看。

     当刘嫖在见到了平阳前来拜访的时候,她自然也是清楚她那个皇帝侄儿在打什么如意算盘。想要阿娇回去,硬的手段不行,就来软的。这些手段,刘嫖自然是清楚很,她也不点破。她觉得,这事情还是要让阿娇来处理比较好。

     因此,大长公主刘嫖的会客花厅里,两任搅风搅雨的公主相对而坐。

     平阳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她倒是开门见山的说了自己的来意:“姑母,我听说娇娇昨日回来了?”

     “嗯,回来了。”刘嫖把玩着手中的玉雕,气定神闲地应了一声。

     得到了回答的平阳公主深吸了一口气,理了理自己的衣衫,借此缓和一下自己刚才略微有些僵硬的脸色。阿娇很是忽然地回来了,她的皇帝弟弟却要求她在第一时间来拜访。这其中的用意,平阳瞬间就明白了过来。同时,她也很是想知道,阿娇到底有什么值得她的皇帝弟弟再次把精力关注在其身上的价值。所以,她也是开口询问:“姑母,那我现在方便去见见阿娇么?”

     “娇儿长途跋涉,车马劳顿。此刻还在休息中,怕是不方便见你。”刘嫖笑眯眯地说着,肯定地拒绝了平阳提出的要求,并且还很不给面子的捅了一刀,“况且,我家娇儿未必想见到你。”

     当初陈阿娇被废之时,刘嫖曾拜托过平阳,希望平阳能在她胞弟刘彻面前说上几句好话,让这个事情又缓和的余地。当时的平阳不仅暗中收下了窦太主给的大量资金,但是却是反着干事。这事情,窦太主记恨在心,一直未能释怀。

     现在平阳与她胞弟刘彻居然有求到她这里的一天,以她馆陶公主当年在窦太皇太后教养下出来的心性,这个仇恨,焉有不报的道理?!

     正是因为如此,刘彻也才有心眼地把能替他背锅的平阳公主拉了出来。

     平阳公主听了自己姑母的话后,面色那是犹如调色板一样,短时间内闪现多种色彩。可是到底是有求于人,她不得不挂着笑脸,放低且拿捏好自己的态度,依旧温和地对刘嫖笑说道:“姑母这话严重了,娇娇是我表妹,更是个知书达理的。即便以前我们之间有什么小过节,娇娇那么宽容大量的人,怎么会放在心上。况且我听说娇娇回来了,急忙赶来看她,她怎么又忍心拒绝我呢?”

     面对如此不要脸的侄女,刘嫖哼笑一声,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平阳。那眼神中带着浓浓的不屑于嗤笑,看的平阳心里也是怒火一阵阵。

     刘嫖斜睨了平阳几眼后,极为淡定地把玩手中的玉雕挂件。似乎没有打算与平阳继续说话。这做皇家公主的,涵养也的确比常人要好。即便是话语中的火药味浓的都快燃起来了,这两人依旧还能面色平稳地坐在这里。

     僵局没有打破,花厅里的氛围压抑极了。

     正当平阳要继续说话的时候,忽然外间有一个小侍女快步地走了过来。朝着刘嫖行了一个礼后,便张口道:“平阳公主,奴婢是奴家女君的侍女。奴家的女君让奴婢前来给公主传达原话。”这小侍女很是精神,见到了两任公主也不慌不乱,腰板挺得直直的,整个人的精神面貌更是给人一种刚正不阿的感觉。

     窦太主与平阳都有些意外,可这传话的小侍女倒是不顾不管这两位的脸色,直接大声的说道:“女君的原话是:‘她想见就见,她以为她是谁啊?就算是只畜生,那也会叫上两声表明来意。陈阿娇从来就是个真小人,坚决不做伪君子!让她滚回去告诉那头野猪,若是还想要昨日见过的物件,就收起这些心思。再有下次,跪着求都没有用!’”那小侍女说完后,朝着刘嫖与平阳鞠了一个躬,还趁着两人没有回神的时候,又急急忙忙的转身朝着客房的方向快步小跑而去。

     待这两位公主回神的时候,那小侍女已经机灵地溜得没有人影了。

     刘嫖听着自己女儿遣人传来的话,觉得瞬间是神清气爽。再看看平阳那一脸吃了屎了表情,刘嫖前所未有过的觉得舒心畅快。于是,她更是笑眯眯地提醒道:“平阳,你都听见了吧?”言下之意,听见了就赶紧滚蛋!

     平阳气的大口大口地呼吸,养尊处优这些年来,已经没有人能够给她脸色看了。没有想到,今日,居然会遭到这样的羞辱。

     刘嫖瞧着平阳这番吃瘪的模样,心里爽快极了。唤来了自己的贴身侍女,让其给厨房传话,让其准备好阿娇爱吃的菜品。这些举动都是当着平阳的面来做。平阳也不想在这里受气,起身告辞了一句后,带着她的侍女怒气冲冲地离开了窦太主的府邸。

     留在窦太主府邸里监视唐泽雨与陈玉娇的侍卫虽然不清楚屋子里的两个人是怎么知道了外面的情况,但是依旧把这件事情给及时汇报给了宫中的刘野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