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29章
    第029章睡什么睡,起来嗨!

     看明白了系统君的用意后,陈玉娇的感觉那可是极为激动与兴奋。

     这样剧透下去,系统君已经是在潜移默化地给傲娇的小霍同学的潜意识里灌输了一些不可明说的局面,就像是把内心深处的梦境再一次现实化了一样。激动的不只是陈玉娇一个人,还有她口中的那傲娇的小霍同学。

     在观看完了系统君给的投影影像后,小霍同学激动地都站了起来,双眼那是直勾勾地盯着烟尘未绝的战场,搓着双手激动不已地问道:“这太神奇了,这是怎么做到的?你告诉我可以不?”

     真系统君.假陈玉娇淡淡笑道:“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你若是想看,可以再看一次。”

     傲娇的小霍同学毫不犹豫地又一次点点头。

     然后,一整个下午的时间里,他就来来回回的观看模拟的河西战役投影影像,完全入了迷。系统君顶着陈玉娇的躯壳,就在一旁安静的作陪。每看一次,小霍同学都会提出疑问来。系统君都极为耐心又细致地给他讲解。最后,他的话题全然集中到了那投影影像里我方士兵的武器与装备上了来。盯着那些好多他都没有见过的器具,他有了极高的兴致,然后说出了这些器具与他在兵营里所看到的都不一样。他的关注重点全数集中在了这些从来就没有见过的物件上,他极为好奇地询问系统君,想要得知它们的名字与来处。系统君倒是卖起了关子,只是告诉他,下一次见面的时候,会送一样好东西给他。

     小霍同学对系统君这卖关子吊着他好奇心的行为很是不爽,不过还是妥协了。

     下午时分,打发走小霍同学的时候,系统君亲自将他送到了酒肆门外,看着他上了马。还又一次嘱咐他,回去之后慢慢地回味一下今日所见所闻。

     系统君完成了它今日的任务后,自然是把身体的使用权归还给了陈玉娇。

     比起上一次精神映射留下的副作用,这一次要好的多。毕竟这二十多天来,陈玉娇她有好好的遵照系统君安排的‘体育课’好好锻炼。所以承受力要比上一次好的多,这次脑袋里的晕眩感觉要稍轻减。可是那种副作用的感觉依旧存在,她收拾好了书房后,就锁上了书房的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下,等这一股副作用的作用时间过去。

     太阳落山时分,在外忙碌了一整天的唐泽雨才姗姗归来。

     酒肆里因为没有开门做生意,往日打烊的热闹与左右邻里热闹的斗嘴声音没了,倒是让人觉得颇有些不适。

     守在店门口的店小二小丙见到唐泽雨回来后,喜滋滋地汇报了今日的情况,继而脚底抹油一样,一溜烟的跑回家去。

     唐泽雨慢条斯理地锁好了酒肆的门后,这才不慌不忙地去找陈玉娇。

     在店小二小丙的口中得知小霍同学来过后,他非常担心陈玉娇此刻的身体情况。上一次亲眼见到那副作用发生在陈玉娇身体上的状况后,他心有余悸啊。等真的推开房间门,还没有开口询问,就听到陈玉娇说话声俏皮地飞过那一道他亲手绘制的山水屏风:“阿泽,你回来啦?我听见了你的脚步声。”听这声音,倒是无碍,他心底的担心立刻就削减了几分。

     “嗯,回来了。”唐泽雨稍稍加快步伐绕过屏风,走到了她床畔然后坐在了床头,询问道,“娇娇,这一次的副作用还像上一次那样的头疼么?”

     凹陷下的薄被有些被压住,陈玉娇她扯了扯发现自己扯不动,就哼笑道:“好多了,果然是多要运动锻炼的。”说话的时候,她一直闭着眼睛,因为那股晕眩还在,只要一睁开眼,总是觉得周遭的东西都在旋转。索性这么一闭上眼睛,那感觉倒是没了。她想到了唐泽雨今早一大早出门的事情,心底好奇,于是就问,“今早你那么早就出门,干什么去了呀?”

     唐泽雨也不隐瞒她,直言说:“给酒肆找下一个主人。”

     “啊?为什么?”陈玉娇听到他的话,惊讶极了。

     “防范小人啊!”唐泽雨说着就笑了起来,“你昨夜女子单打的那对象,可不是个宽宏大量的人。他的舅舅曾经说了他的坏话,他都是花了好几年的时间与人力物力调查,最后捏住了把柄,把他亲舅舅都给咔嚓掉了的。”田蚡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当然也有他自己作死的成分。不过那小心眼的外甥与奇葩的臣舅干出的事情,还真的是可以说书了。“我们两人如今的生活,最好是越隐蔽越低调的好。还记得我在四月的时候告诉过你的话么?那个时候我就提醒过你,今年秋天之前我们要搬去茂陵。前些日子我也带你去茂陵看过了,我想我们应该要提前搬家了。”

     陈玉娇跟着唐泽雨的思维走了一圈后,也明白了他的用心。可她还是好奇的很:“那你把酒肆给谁了啊?”

     “转让给一个需要它的商人,我们已经不需要坐贾的身份了。”对于细节的问题,唐泽雨一向在陈玉娇面前,都是轻描淡写地带过。用他的话说,她只需要关心或者提出她想要的结果就成,中间的过程自有他去行动办理。

     “好吧,都依你。只是小霍同学那边?”

     “别操心这些事情了。小丙会给他带信的,我们只需要尽快准备搬走就成。”说着,唐泽雨的眸光飞速地扫视了一圈屋子里的陈设与摆件,然后笑说道,“也没有什么要带走的,带上一些衣裳小物件就成了。越快越好,我预计明天午后,我们就从后门离开,出发离开长安。”

     “这么快?”

     “是啊,越快越好。”唐泽雨说着自己都忍不住笑起来,“昨晚你下手那么精彩,我猜测他一定被你扇掉了牙齿。现在没有找来,估计是脸疼的很。”

     陈玉娇听着唐泽雨的话,不由得开怀大笑,心情好的不得了。

     “好好地再躺一会儿,我去给你做点好吃的,犒劳犒劳你。”两人嘀咕完了今日个人的任务后,唐泽雨细心地替她捻了捻被角,叮嘱道,“头晕就不要起来,等这阵副作用去了之后才起来,我看你精神状态不错,但是也别逞强,歇一会儿。做好饭了我来叫你起床。”

     “好。”陈玉娇乐呵呵点头应声。

     窗外一片夕阳西下的美景,穿透过窗户的落日余晖印亮了屋子里的摆设,明亮中带着一抹退却炙热后的温暖,宁静安详地让人沉醉。

     至于那位被扇掉牙齿的野猪陛下,的确是脸疼的很啊。

     加上今日他忽然说自己不早朝了,臣子们自然是各种脑补猜想。也是重要的政治人物,越是不能生病。因为他们的生病,往往会伴随着糟心的事情发生。这不,的确是很糟心的事情发生了呀。大夏天的,天气气候炎热异常,担心的南方还是传来了旱情。

     临近中午的时候,又听得臣子们商讨着旱情与营救的消息传入耳中,加之上传上来的各种折子,让他心情非常的烦躁。

     脸上的疼痛一阵一阵的传来,口中舌尖不小心划过后牙槽的时候,总会被牙槽上多出来的新空位刺激。

     这窝火的感觉,真的让他不舒服极了。可是他现在连后宫都不敢去,更是不敢踏出这未央宫宣室殿的非常室一步。这么肿的跟猪头一样的外貌,只要一出去,绝对会被臣子们私下议论。

     唯一能让他欣慰的便是在那糟心的酒肆里得到了两位人才,严安与徐乐。徐乐的上书让他再一次感叹人才不易得到,不过好在他还是得到了。要培养一批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人,与这朝堂上各种盘根错节的势力对抗,真的是心累。

     贴身的宦官宁安从昨日以来,就没有好生睡过觉。因为陛下的脸,必须间隔一个时辰就要擦上一次药膏。宫廷的侍医开的药倒是很好,擦上去之后,肿块倒是很快的在消散,但是那个味道熏人的很。非常室里溢满了这种古怪的味道,熏得人简直想反胃。可是肿胀是消了一点,但是淤血终究没办法立刻就化掉,因此,陛下不得不在这些天都顶着这些巴掌印。

     可是陛下又不能连着好些天不上朝,于是正在给陛下擦药的宁安也是操碎了心,小心翼翼地提议道:“陛下,要不弄个厚一点的纱帘隔断见诸位大臣?”

     刘彻此刻正眯着眼,躺在了习榻上由着宁安给伺候,听到了提议,心底正烦躁的很,于是一挥手,就示意他下去。宁安在他身边伴随了多年,自然是明白的。赶紧收拾了东西,快速离开。

     脑子里想着朝堂上的事情,想着边境与匈奴抗击的事情,想着与大臣们斗智斗勇的事情,刘彻一时间的确还没有腾出时间来出口气。

     元朔初年的六月十三日,晚间。

     唐泽雨同陈玉娇倒是有说有笑且利索地打包好了所有的行囊,准备翌日一早就出门。

     说起先见之明,陈玉娇是非常佩服唐泽雨的。

     瞧瞧他一直以来干的事情,尤其是那晚料到院子里会有梁上君子来访的时候,他给她端小板凳顺带把酒肆前门大门也打开的事情,他提前准备好绳子的事情,她每一次想起来,都是忍俊不禁。以及这一次,他居然在一天之内就把酒肆的转让与出门的路引都给办好了。而且最为肯定的是,还用了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计谋。路引上他们要去的地方是渔阳郡,在遥远的北方。可是真的去向,他们是要走任意门而去。关于茂陵居住的手续,他更是在今年四月与她提起要搬家的时候,就已经办置妥当了。

     这般料事与准备,让陈玉娇不得不拍手道好。

     当晚深夜时分,陈玉娇正准备睡觉的时候,白天折腾过的系统君居然又冒出来刷存在感。

     【宿主陈玉娇请注意,今夜有挖矿小任务,请立刻起床做任务。】

     “我勒个去!大半夜的挖什么矿,挖坟还差不多!”陈玉娇憋不住的开始吐槽。“哪有人大半夜去挖矿的?系统君,你这安排根本就不合理,好嘛!”

     系统君根本就不理会的陈玉娇反驳与吐槽。【勘测仪表与挖矿相关工具已经送达,请通过任意门前去指定工作点执行工作任务。】

     “妈|个|鸡!你赢了!”陈玉娇不得不从床上爬起来,赶紧换上衣服,准备去挖坟,不,挖矿。

     唐泽雨被陈玉娇的说话声吵醒,也是赶紧坐起身来,拍亮了触感台灯,盯着正在给自己扎头发的陈玉娇忙问道:“娇娇,大半夜的你要做什么?”他的话音刚落,那一扇熟悉的任意门就已经架在了房间里。

     “挖矿去!”陈玉娇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在任意门门边散发出的夜光与台灯照射下,真的是一脸怨念样。不过那一双有神与光彩的眼眸,倒是立刻就化解了这怨念。

     唐泽雨看的好奇,也感到好笑:“真的是去挖矿?”

     他刚问完,他的系统君搭档b-2979就出声提示。【sss-02那一组的任务与我们无关,我们好好休息就是。】

     可惜的是,这一句话音都没有落下,sss-02系统君居然直接越过权限,对唐泽雨发布了任务。【系统b-2979与其搭档宿主唐泽雨,请做好准备,协助挖矿。请注意,穿保暖一点。那个工作地点里不准佩戴四季徽章。】

     这一声的提示,是在陈玉娇与唐泽雨两人的脑海里同时响起。

     “这加班条件还真的够苛刻的啊!”陈玉娇忍不住的吐槽,“空调都不给开。”

     “走吧,今晚看来是没得睡了。”唐泽雨倒是好心态地笑了一笑,然后起身开始更衣。顺带翻出挂在衣橱里的厚实外套。

     陈玉娇已经换好了衣衫,见到唐泽雨去拿厚外套,她觉得还是跟着唐泽雨一样做比较好一些。于是又去拿起了自己的厚外套,披在了身上。她很是不开心:“系统君,这是超出了劳动工作时间,我要向帝国部门申诉,我要加班补贴。”

     【任务完成的时候,一起结算。赶紧走了,别耽搁时间。开启这任意门很耗费能量的好么?!】

     在系统君的催促下,唐泽雨拉着不情不愿地陈玉娇跨过了任意门。

     推开门的那一刹,脚下一软,还没有来得及去看清楚,唐泽雨与陈玉娇就被漫天星斗与明亮的圆月吸引了注意力。冷飕飕的夜风扑面而来,同时,还有细碎的颗粒撞击了在脸上,这让陈玉娇不由得伸手一摸,然后摸到了如砂砾一样的尘埃。陡然下降的温度,让她跳脚:“我去,这是走到北极了么?”

     “娇娇,你看。”唐泽雨扯了扯还在走神的陈玉娇道,“一大片的沙漠!”

     “沙漠?沙漠!”陈玉娇望着面前一望无际的大沙漠,顿时也是傻了眼,愣愣道,“我的天,系统君你是不是计算错了坐标?为何开门在沙漠里?这是哪里的沙漠?”

     眼前一片茫茫沙海,在明亮清冷的月色下,越发寂寥苍茫。无边无望的沙海里,蜿蜒的黄沙痕迹层层叠叠,大大小小的沙丘起起伏伏。月亮仿佛就像是镶嵌在了面前,似乎垂手可摘。那漫天绚烂星斗如碎钻一样美丽,灿烂的星河清晰可见。如此壮阔的深夜大漠美景,让陈玉娇与唐泽雨都在这一刹那间屏住了呼吸,只想好好欣赏。

     【没有,就是这里。这里是你们那个时代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最中心地带。】

     “这简直是哔了啊!”陈玉娇冻的有些哆嗦,这沙漠里夜间温度是在是太低了,风一吹,感觉就像是在裸奔。“系统君,塔克拉玛干出产的是石油与天然气,我的高中地理还没有还给我的老师!”见到陈玉娇哆嗦,唐泽雨倒是很贴心地把自己带过来的那多准备的一件厚外套给她披上。

     【请不要用你滞后了一千年的知识与来至未来高科技的我交流,我一点都不想和你讨论这个话题,我只想朝你扔一堆补课资料!】

     sss-02系统君这一次说话的声音,倒是一点都不避讳在陈玉娇与唐泽雨两人的脑海中响起。

     “你想吵架?!”陈玉娇被刺激的有些炸毛。

     【不!】系统君难得有些促狭。【我只想要不要直接给你的脑海里灌输知识,直接给你映射你的精神力上。这样做的效果,那副作用比精神力映射后留下的还要厉害上一些。】

     唐泽雨倒是有些好奇陈玉娇她与系统君讨论的问题,便插话询问:“那为何要把门开在这里?”

     【这里没有人烟,是从未来运送采矿工具来的最好落地地点。引发的物理能量波长很快的就会被湮没在这一片黄沙里,不会被我们的敌对美属联盟发现。】

     听到了系统君的解释后,陈玉娇瞬间了然。倒是唐泽雨对这方面的知识一窍不通,所以他也就继续问了。陈玉娇继而询问起来:“那挖矿的工具,就是你提及到的那些从未来穿越过微型黑洞来的小零件么?是要我自己组装的工具?”

     【算是,也不算是。】系统君卖起了关子,还神神秘秘的。【等你见到的时候,你就明白了。】

     “行行行,你不说就算了。”陈玉娇也懒得同它计较去,“我现在就想知道,难道我们就站在这里干等着?”

     【不,它们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