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32章
    第032章相逢不相见

     在领着姨夫陛下前去陈玉娇与唐泽雨开的那一家相逢酒肆的路途中,小霍同学的内心是崩溃的。

     他完全可以预料,再等一会儿在到达目的地之后,自己的这姨夫陛下的脸上会有怎样的表情。之前在等候陛下换上便衣出宫前来的时候,都已经是傍晚时分,现在这一路朝着酒肆前去,路上皆是匆忙赶回家的人。他们一行人倒是颇有些显眼,但是却并有什么妨碍。

     小霍同学在前面带路,弯弯绕绕地绕过长安城中的大街小巷,最后踏上了市集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的回头看了看姨夫陛下的脸色。

     刘彻的脸色还是不好看,不,确切的说,是没有办法看。

     出宫的时候,宁安又贴心地给刘彻他的脸上的刷了一层药膏,还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游侠儿带着行走江湖的帷帽1给他戴上,那一层黑纱倒是完全把脸给遮挡了起来。但是,小霍同学可以明显的而感觉道,陛下周身在隐隐约约的冒出一股不详的气息,冷飕飕且带着杀气。

     然后,小霍同学的脑子里就有些不受自己思维控制地冒出了很奇怪的画面。他姨夫陛下的那张脸,应该是这样的:青紫相间的巴掌印,搭配一点恼羞成怒的眼神,强行按压下去的怒火,紧蹙的眉头,抿成一条线的唇。总之就是,他绝对不会舒服!

     “这里的市集是酒肆聚集之地,霍小子,你的朋友在酒肆里?”随行的人员里,一人张口就问道。

     卫青自然也是同行,他的性子历来很是稳重,他没有说话,只是用眼光询问了一下小霍。然后在自己外甥的眼神里看到了肯定的神色后,他心底也有了谱。

     “是的,就在这市集的酒肆里。”小霍同学也不隐瞒,因为到时候也隐瞒不了,还不如索性扯开了直说,“她在酒肆里贩卖酒水,生意还不错。”这个‘她’字说出口,众人还认为是男性朋友,完全就没有想到是女性朋友。

     一众随行之人都没有说话,倒是刘彻道:“带路吧,赶紧些。”

     一声令下后,众人倒是走进了市集,然后前去寻找小霍同学的朋友所在的那一家酒肆。

     相逢酒肆总是很好很找,因为收摊的最迟嘛。生意好,就是这样。

     做生意的人,总是笑眯眯的,因为和气生财。

     可是,当店铺门前要是忽然多一个黑着脸,浑身上下冒着冷气与杀气的人,任凭是谁,也不会喜欢。

     “霍小子,你的朋友在这里?”刘彻看着面前的酒肆,心中有些不确定地问,“你的朋友是个公子还是……?”

     小霍同学瞧着刘彻那眼神,心中顿觉怪异也有些不安,还有些深埋在心底的幸灾乐祸,他老实地回答说:“我的朋友是个夫人,她就是这酒肆的老板娘。”

     如此确定的回答,让刘彻感到郁闷与滑稽。果然是相逢酒肆,前不久还被人家当做小贼给揍了一顿,今日又要来找人。

     刘彻此刻盯着那相逢酒肆的幌子,心底那个滋味儿,怕是用言语是没有办法描述。相逢酒肆,果然是个好名字。相逢,的确是让他与人相逢。只是那人非那人,仅仅是长得像而已。本想着夜间来确认一下是不是,哪知道会遇到那样的糟心事。

     想到那糟心的事情,在加上新掌柜这些话语的提示,他骑在高头大马上,居高临下地俯瞰着站在满口指使着店里干活的小二做事的新掌柜,那眼神凌厉的犹如一把刀,让所有人都有一种凉泼凉泼的感觉。好在新掌柜的心里素质也不错,他硬着头皮上前来询问:“这位公子,酒肆已经收摊了,要喝酒的话,只得等明日再来了。”

     “你们老板娘呢?”刘彻冷冰冰地问道,不经意间那帝王的气场就打了开。

     新掌柜顿时觉得一阵压抑与不适,本来不想说出老板与老板娘去处的。可是对上面前这为衣着华丽,且又威严冷酷的公子,他发现自己似乎像是收到了一种莫名的蛊惑,就如面对老板那看上去笑意盈盈的双眸时,总会忍不住且不受自己控制地把实话说出来。“老板带着老板娘会家乡去参加亲戚的婚礼,顺带探望亲人去了。酒肆这些日子由小人暂且看管着。”

     小霍同学在边上候着,没有说话。况且那新来的掌柜也不认识他,之前他来的时候,是小丙接待的他。关于老板娘的事情,小丙自然也是同他说的。这个时候,小丙也早就离开了酒肆,回到自家去了。因此,小霍同学倒也没有什么可以值得刘彻来质问的。

     可是新掌柜刚才的答复,却是让刘彻心底冷哼一声。他霎时间就调转了马头,冲着那新掌柜冷笑着说:“等你家当家的回来后,你告诉他,有人来找过他。”说着,就把腰上的一块玉佩扯了下来,扔给了那新掌柜道,“我还会再来拜访的。他看到了玉佩,自然知道我是谁。”言罢,甩了甩缰绳,骑着马走了。

     跟随的人自然是不敢落下,连忙跟了上前。

     倒是卫青与小霍同学,两人确是走在了最后面,舅甥两人嘀咕起来。

     “去病,你给舅舅说实话,真的是这酒肆的老板娘给你的?”卫青询问的语气里,带着一丝丝看不见的担忧。

     可是敏感的小霍同学还是感觉到了,他回答道:“是的,舅舅,我也不欺瞒你。真的是酒肆的老板娘给的。”说着,他就把怎么与这酒肆老板娘相似的过程简单的做了一个说明,然后才提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舅舅,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或者不妥当的地方?”

     卫青不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所以只能很轻描淡写的说:“陛下似乎对着酒肆有些不满,你仔细些。”

     小霍同学本来就很是机灵,自家的舅舅话都这样说了,他自然也是明白的。于是点头道:“舅舅放心,我自有分辨。”

     且说刘彻把那代表身份的玉佩扔给了新掌柜就离开了之后,那新掌柜自然是立刻就将这玉佩给收了起来放好,等着唐泽雨回来的时候给他。

     刘彻心底此刻憋着一把火,更是想到了许多事情,心中那原本被自己否定的猜测有死灰复燃了起来。自己果然与这相逢酒肆缘分不浅呐,上一次挨打这才几天,这酒肆的老板就带着其内子回家乡去探亲了?真是早不探亲,晚不探亲,偏偏在打了他之后就忙去探亲?事情再怎么巧合,也没有巧合成这样的?!况且他还让人盯着那酒肆的,居然这么人不知鬼不觉的就换了人。要说这里面真的没有什么?他还真的就不相信。

     况且那日自己挨揍的时候,那酒肆老板是一位的纵容着,一点都不拦着那长得像极了阿娇的女人。现在回过头来细细一想,似乎总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他们就像是知道了自己那一晚要去一样。

     刘彻骑在马背上,一声不吭地想着想着自己的心事,跟同的人自然也只有静默的跟着。

     出了市集后,才有人打断他的思绪道:“公子,现在是要直接回了么?”

     “不回。”刘彻应声否决,反而说,“去卫将军家。”

     陛下忽然这么决定,让卫青有些惊讶与意外。可在顺着陛下的眼神,他也明白了过来。陛下盯着他的外甥霍去病,又忽然提议要去他的家里,这用意自然是清晰明了。

     可小霍同学呢?他是惊讶的张大嘴巴,然后一脸便秘样。然后他用责备的眼神望着自己的舅舅,很是不开心。陛下这要去舅舅家,不就明摆着,是要去看那些他手里的图谱和抄写下来的重要绢本么?可是他与陈玉娇又有过约定。如此不守约定,让小霍同学心里很是自责与难过。更何况,陈玉娇离开长安之前,还安排了人给他留下一封信件,虽然现在还没有打开看信件里面写的是什么内容,但是他可以肯定的知道,一定是关心他或者留给他一些极为重要的需要他知晓的事情。

     但是目前呢,小霍同学一想到此,在看看前面领路的舅舅,很是心不甘情不愿地策马慢悠悠地更在队伍的最后面。

     他现在知道自己要被彻底违约了,还保不住那些自己亲手绘制的图谱,于是小霍同学就在心底坏坏地想:老板娘,你那一晚怎么就不打的再狠一点呢?!

     他也有些怨自己的舅舅,干嘛就要说实话,当做看不见不是好了。真要送上去,也等他询问一下陈玉娇啊。以他对陈玉娇的了解,要说服她是很容易的事情。而且,真的是要用到军队上,为大汉壮大兵力,以老板娘那份热心肠,这绝对没有问题。小霍同学是个非常有责任感的小男子汉,为此,他是一路走,一路的纠结。

     同一个时空之下,让他纠结担心的陈玉娇却是非常愉快的进行着她的旅程。

     沿途因为唐泽雨之前的经营的关系,他们都能在传舍里住上舒适的房间,用上可口的食物。而且一路行走过来,更是见到了许多在后世里见不到的美丽景致。陈玉娇觉得这日子过的简直是分外满足,恨不得这旅行的好日子能持续的更久一点。可开心愉快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的啊,今日恰是古代旅行行程里的最后一日。

     日落时分,两人在传舍里的落了脚。

     挑了一间不错的房间后,陈玉娇一进门就把自己整个人都仍在了床榻上,懒洋洋地盯着房间顶,同唐泽雨哼道:“阿泽,我们今晚就去开门去茂陵吗?还是明早去?”

     “明早一大早,早些出门赶路,然后就开门去。”唐泽雨坐在一旁的习榻上,慢悠悠地解释道,“明早我们就不用坐牛车了,牛车和牛之前在与传舍人交涉的时候,就交给他们去处理。距离这里不远处,就有一处大镇,我们去这个镇子。然后我们再从那镇子上回去。”

     陈玉娇听着,不由得咂舌:“这还真的不是一般的折腾啊,不过这样折腾下去,野猪就算是知道了我就是废后,他真要找我们,也是麻烦许久的吧。”

     “这个我不清楚。可是我猜测,应该是有人会去酒肆里找我们的。”

     “╮(╯▽╰)╭,这方面的事情还是交给你去操心好了。”陈玉娇把自己摆成打字,轻叹着说,“想太多的事情不适合我去,今晚就是放假的最后一晚了,明晚起,又要去沙漠里组装零件了。”

     唐泽雨听着她的评论,微微一笑,说道:“话说回来,上次去探望堂邑侯陈午后,你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现在那一位的后事也办理完了,你还要去见见与原主的母亲么?我记得你上次有对我说,把一些事情的后继都告诉窦太主。若是我没有料错的话,她应该会在暗中寻找你。”

     陈玉娇听得唐泽雨分析,抬手揉了揉额角,嘟囔道:“当时的确很生气啊,所以才泄露一下剧情咯。说实在的,刘野猪那个渣男,我真的很想在揍他一顿。可是能借着刘嫖的手,给他添堵,让他不舒服,我心底就莫名的舒服。”说着说着,她自己倒是来了精神,忽地一下从床榻上做起来,双眼亮晶晶地盯着唐泽雨,唇角带着一丝丝坏笑,询问唐泽雨道,“阿泽,能请你出手么?”

     唐泽雨斜睨了她一眼,不说话,但是漂亮的桃花眼里,笑意莹然。他假装不吭声,端着一杯温水慢慢的润嗓子,任由陈玉娇巴巴地盯着,一脸渴求的模样倒是让他心情大好。

     “喂~!阿泽,你别不说话啊。最讨厌卖关子了,到底行不行,给个准话!”一向做事喜欢立刻求解的陈玉娇,最是不喜欢唐泽雨这样的了。

     她的举动就是典型的急性子与行动派,所以,这般着急的样子,倒是让唐泽雨自己憋不住的笑起来,“娇娇,我必须先给你纠正一个致命的用语毛病。”陈玉娇听着他说,顿时就挑起眉头,睁大眼好奇地瞪着他,瞪着他继续说。慢性子的唐泽雨果然是慢条斯理地抿了一口温水,缓缓道来,“以后面对男性同胞,不管是在现在这个时代,还是我们的那个时代,千万别用‘行不行’去提问个人的问题,知道吗?!”

     陈玉娇瞬间恍然大悟,然后哈哈大笑起来,说:“知道了,知道了,再也不问了。”然后,她赶紧把话题转回来,忙问,“那我要不要去见见原主的母亲?”

     “见是可以去见,但是必须是带着我,我要出面。”唐泽雨非常肯定地说道,“若是你想要的借用原主母亲的手来给那位添堵的话,光是剧透还不够的。”

     “可这与你出面有什么关系啊?那你要以什么样的身份出面啊?”

     “你男人的身份。”唐泽雨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回答了第二个问题。至于第一个问题,到时候还是带着陈玉娇她现场看就明白了。

     陈玉娇被唐泽雨这爽快的答案楞了一把,回过神来后,就莫名其妙地脑补出刘嫖若是看到女儿另外找了一个男人的奇异表情,她开始好奇刘嫖回事怎样想法。

     可陈玉娇她一点都没有想到,其实唐泽雨在借用一语双关试探她的情绪与反应。可唐泽雨要失望了,能把工科读到深度的女孩子,脑神经中的一些主管思维与想象的神经在一定程度上必须是进化的。所以,其他的神经,比如说情感一类的神经自然就会长势不良,生理表现就是反应迟钝缓慢,反射弧尤为长。甚至间隔许久或许会一直都没有反应。

     用眼角的余光打量了一会儿陈玉娇后,唐泽雨心中的小人儿顿时是哭笑不得,更是觉得心累。

     陈玉娇的反应果然会是这样,看来要让她感觉到自己的情愫,道路远且长啊。

     间隔了好久后,陈玉娇才自己喃喃开口道:“也对哟,只能用这样的身份,原主的母亲才能相信你。要是有原主母亲的人在,你做起事情来,尤其是系统君给你的任务,会方便很多。”一说到这里,她又莫名地情绪低落起来,“要是未来世纪的人才再努力一点,好好的钻研能量场的技术,直接把收拾的物资直接大批量的运送,那就没有这么多烦人的心事了。”说着说着,她又歪了话题,“我要是能去未来上科技课就好了。”

     刚刚一感叹完,系统君就出来吐槽。

     【胡思乱想些什么?就算你去未来听科技课,你也听不懂啊!差了一千多年的基础知识,几节课的时间补得回来?好好的休息养好精神吧,明天就要去组装零件了。】

     “系统君,我感觉就像是在□□工,还木有劳动保障!”陈玉娇立刻还嘴顶了回去。

     经常在只有唐泽雨与陈玉娇两人的情况下,系统君的设置是其说话,两个人都听得见。

     因此,唐泽雨安静地听着陈玉娇与系统君的斗嘴,然后心里的那一棋局倒是悄无声息的开始布局。他垂下眼帘,在等候传舍里的人送晚饭过来的这段时间里,心中默默地揣测着接下来的步骤。假如事情如他预料的那样都发生了。那么下一步,不久之后,刘彻就应该知晓出陈玉娇的身份有问题。然后他就会去拜访刘嫖,想要从刘嫖的那里得知其女儿的下落。小霍同学那里的东西,当陈玉娇把书本借给他抄写的时候,就已经是埋下了一个潜在的引发□□。这□□若是被发现,只能加快刘彻回神的速度,并且坚定他决定寻找陈玉娇的心思。

     他自己与刘彻,迟早有一日会对上的时候。现在他的资源非常有限,三年的时间,虽然看着很长,但是布局经营起来,几乎不够。

     若是条件准许的话,他很想今日就拉着娇娇去见刘嫖。但是思前想后,他还是否决了这个想法。他决定回到茂陵,安定了脚步后再去。明日回到茂陵的时候,应该就知晓长安城里的事情了。这古代的通讯就是不方便,决策谋划事情起来,很是焦心也很需要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