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31章
    第031章陛下,你确定是要去见吾这位朋友?

     天气炎热干燥,人在这样的环境下,总是容易暴躁易怒。假若说是再遇到一点糟心的事情,那就更是觉得酷热难耐,心烦无比了。

     大汉帝国如今的主人刘彻野猪陛下,此刻就正在经历这样的心情。

     去年上谷郡遭遇匈奴偷袭后,匈奴人是精神大振,似乎是对这位年轻的大汉主子有些不放在眼底,更是不间断地骚扰渔阳郡。无奈之下,在帝国人才缺乏的情况下,野猪陛下不得不派出了不主战一派里的老军头韩安国去屯守渔阳。现在边境上探子传来的汇报,都是反映出了匈奴那边越发活动频繁的迹象。

     这几日来,不是南边的旱情就是北方边境的问题,还有脚下那些封王们蠢蠢欲动的造|反心,递上来的折子让刘彻很是心塞的说。

     六月十九日。

     处理完了朝堂上一些琐碎之事后,刘彻这才有时间来决定给自己顺顺脸被打的气。宣室殿的非常室里,宦官总管宁安依旧一言不吭地按时按要求给他的脸擦药。

     侍医开的药非常有效,脸颊上的肿胀也算是给消了下去。但是淤血化开,毕竟是需要一点时间的,所以那些巴掌印留下的淤青并没有完全消散。清晰明了的巴掌印依旧是盖在了野猪陛下他的脸上,若是要完全消下去,把还要等上好些天。好在他也听了建议,除了第一天没有上朝见臣子外,第二日就在脸上擦伤了一层层厚厚膏脂。侍医调制的效果还不错,能遮盖的住。加上天子的冠冕有一层垂下的珠帘阻挡,且臣子也没有敢仔细看他的脸,所以这也算是给糊弄了过去。

     “宁安,今天是第几日了?”感受到脸颊上传来的一阵冰凉触感与鼻尖嗅到的刺鼻味儿,刘彻有些不耐烦地询问。

     宁安那正拿着小刷子刷药膏的那一只手微微一顿,然后他人朝后退一大步,躬身且迅速回答道:“回陛下,今日已是第八日了。”回答完之后,他又预备继续来上药。

     刘彻是在是受不了那药膏的味道,一挥手吩咐道:“先暂且别忙着上药,去给朕把铜镜拿来,朕自己瞧瞧。”

     得了吩咐的宁安自然是赶紧去办事。不一会儿,就有人将铜镜送了过来。宁安前去取了过来呈送过来,刘彻坐在书案前,捧着一方小铜镜,细细地打量镜面中自己的脸颊。可能是膏药遮盖了一点缘故,的确不是很明显,但是仔细看,还是能看出的。一层叠着一层,回想起那一日的遭遇来,还真的是一阵阵疼。

     恰这时,屋子外传来了通禀的声音。

     宁安赶紧呵斥了一句,然后急忙前去小声问询。

     屋子外,宁安瞧着前来那禀告的宦官,低声道:“陛下这会儿正忙着呢,是何人要见?”

     “卫青卫将军要见陛下。”

     宁安一听这回答,赶紧点点头,朝着那前来传话的官宦点头示意后,便转身朝着非常室里走来。

     进来之后,见到陛下还在忙着照镜子,便压低声音说道:“陛下,卫青卫将军在外面等候着呢?陛下?”

     刘彻听了宁安的提示后,放下了手中的铜镜,递给宁安,又说道:“你过来先给朕把这药膏涂上,让他等着,等朕这里弄好了在见他。”他心底想的是,卫青干什么这个时候来?现在这脸,本来想着是今日不擦那怪味儿的药膏,看来又不得不往脸上抹一层了。

     “诺。”

     在炎热的天气下,卫青足足等候了将近半个时辰,非常室里才有人前来告知他去见陛下。

     他心底早就疑惑的很,陛下这几日来,只是在朝堂上匆匆露面,听取了要事后就急忙下了朝。处理国家大事陛下除了那一日缺席之外,倒也没有别的。这几日如此匆忙,看来应该是陛下个人的私事,做臣子的也不好过问。

     可今日他前来,也并非是为了私事,而是一件相当重要的事情。

     因为,他在他外甥的书房里,发现了不得了的物件。

     他的外甥去病近个把月来,常常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奋笔疾书。最开始的时候,他认为小外甥是在认真的读写习字。可有一日,他无意间进入了他的书房,发现了那些残留在书桌上未曾收起来且写废掉的竹简。那些竹简片上,还只言片语地记录着一些他看不明白的话语,这让他心生疑惑,于是他开始留意起来。这一留意后,就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比如他的外甥时不时地问家里的仆人准备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而这些准备的物件里,却是频频出现绢帛。绢帛,书房,奋笔疾书,这些事情联系在一起,不用多想,都知道这绢帛是用来记录重要的东西。

     他那外甥,在这个年岁,到底有什么极为重要的事情需要绢帛来记录的?!

     卫青心底很是疑惑,但是却有不好启齿去询问。可想了好些天,昨日一早恰逢自己无事,于是就在去病呆在书房里读书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去询问了。

     哪知道这一去,想要询问的事情还没有开口,就被那书案上一摞堆着的绢帛所吸引了。那些绢帛都是打开的,每一张上都有绘制的物件的构图,他一见到就挪不开眼。再晃眼一瞧,那绘制图案下的文字记载,一瞬间就让卫青这个上过战场的人明白了过来。

     不过他的外甥去病在被他闯入书房发现这些绢帛的时候,显得非常的紧张,他想要从他外甥手里夺来那些绢帛瞧瞧。结果那小子倒是护的紧,都险些动起了手脚,外加好说歹说,他才同意给他这个做舅舅的看一看。还一次又一次地叮嘱他,不可与外人道。

     当然,这一看,他就看了整整一天,然后获益匪浅地感悟了一天。

     他本来想要问自己的外甥,这些绢帛是从哪里找来的,可是去病那嘴巴紧闭的模样,想来能给他看这些绢帛都已经是大让步了,再要询问他这些的来源,还是缓缓再说。

     今日上完早朝后,他就立刻等着要来同陛下汇报此事。

     因为那些绢帛上记载的文字,简直就是对匈奴一个完整详细的总结。更不要提那些绢帛上所绘制的物件,与一些行军以及生存技巧。每一张绢帛上记载的文字,都是于军队来说,非常好的东西与经验。他很想要知道自己的外甥是从哪里得来这些的图谱的,但是更是希望把昨日在那绢帛上看见的马镫、马鞍、机弩,袖箭等各种兵器图谱都能够献给陛下,希望以这些兵器,武装大汉兵力,从而来对抗匈奴。那么多的绢帛里,他本来想全部绘制下来的。他也把自己想要绘制誊写一遍的缘由告知了自己的外甥,但是他那外甥说,只能选一样绘制。因为他要去问一个朋友,他与那位朋友有约定。

     能从自己外甥口中得到一个如此重要的消息,卫青自然是非常高兴的。

     他的外甥,似乎还真的是在不经意间,交到了一个人才。

     于是,他就当场在去病的书房里,又请求去病执笔再次绘制一遍。所以才有了今日前来见陛下要禀报的事情。

     当然,见卫青的地方并非在非常室,而是在宣室殿里。

     宁安亲自出来领着他前去,尽管这一路他已经十分熟悉。宁安也知晓卫青卫将军是陛下看重之人,又想到近日来陛下的事情,于是就在这前去的途中,非常委婉地提醒:“将军,近日来天气炎热,容易使人心烦气躁的。”宁安这话一出,卫青只是稍稍一愣后就立刻回神了过来。“多谢。”他立刻感谢道。

     接下来的路中,宁安便不再多说一句话。

     宣室殿里,因有放着数量惊人的冰块加之宫殿附近的林荫较多,反倒是凉爽许多。一踏入宣室殿里,那股扑面而来的凉气,倒是让卫青在这炎炎夏日里所受的暑气退散不少。

     “臣卫青参见陛下。”恭敬地跪拜当今天子,于是卫青错过了第一眼欣赏巴掌印的机会。

     “起。”刘彻此刻的心情还算平静,刚才出非常室的时候,他私底下也是让宁安又给了他搬来了铜镜,照了好一会后,才勉强出来的。

     本来刘彻打算是在这期间里,只在宣室殿前殿上接见臣子,并非打算在后殿这里的私下见。可是卫青不一样,那是自己的小舅子。加上如今他在军中的位置,不见都不行。即便是顶着这一脸的巴掌印,都要当它们不存在。

     于是,在卫青抬头之后,见到自己姐夫陛下的时候,愣住了。

     “卫青见朕何事?”刘彻对上卫青眼底那惊讶的目光,很是淡定地问他。

     被这么一问,卫青立刻回神过来,知晓自己刚才的无礼。所以又立刻低下头去,言道:“陛下,臣昨日得到一张图谱,今日特来献给陛下。请陛下参详。”说着,就从怀中拿出了出门之前小心放置在长条形木盒里的绢帛。

     宁安赶紧上前接了过来,打开检查了一下后,这才给呈递了上去。

     刘彻本来都还有些心情烦躁的,但是在打开了那绢帛,那绢帛上绘制的图样与文字注解跃入了他的眼帘之后,他仿佛在一瞬间就觉得一股清爽舒适的凉意包裹了全身。霎时间,他的注意力就全部集中在了这一张绢帛上。

     被绢帛上的内容所吸引后,刘彻完全忘记了还把自己的小舅子晾晒在一边。于是卫青就这么站在距离刘彻他书案好几步之隔的位置上呆站着。一直等到了刘彻从他自己的思绪里回过神来。

     “好图谱,好图谱,好图谱。”刘彻看完之后,连连感叹。又追问卫青,“是从哪里得来的这图谱?可认得这绘制图谱的人?”

     卫青不敢隐瞒,道:“是臣的外甥去病得到的,昨日臣发现了之后,就要了过来。”

     “哦,是去病呀?”刘彻有些意外这个回答,“去病这小子,朕许久未见了。他居然有这样的才华,真不错。”闻得是小舅子的外甥所绘制,刘彻更是心情大好。

     “陛下,这并非是去病所绘制。他只不过是照着模样誊写了一遍而已。绘制图谱的另有他人。”卫青言道。

     “不是去病?他人?何人?”

     “说是一个认识的朋友。臣想要继续追问的时候,去病并不愿意回答。即便是这样图谱,也是臣说了些许话才换来的。”卫青说道这里,不由得就想到了霍去病脸上那拒绝又犹豫的神态,“他告诉臣,这些图谱需要他认识的那位朋友同意后才能誊写。想必那位朋友与他有什么约定,当时去病他很顾忌。”

     刘彻听到了一个字眼,“这些?还有很多图谱?”他来了兴趣。

     “是。”

     “都带来了么?”卫青的回答让他兴奋了,他极为期待。

     “去病只允许臣绘制这一张。”

     刘彻顿时意味兴然,屈指在书案上轻轻地敲打了一会儿,然后笑起来说:“这小子,居然弄得这么神神秘秘的。朕叫人去传他入宫来详谈,卫青你先去探望一下你姐姐,她也好长时间没有见到你了。”

     “诺。”

     卫青给刘彻带来了好消息,倒是让他的心情大好。陛下的心情一旦好了,下面的人办事也轻松快速多了。

     只是这个年代的通信效率实在是太差了,当宫里的人前去请霍去病的时候,傲娇的小霍同学其实刚刚离开不久,他去酒肆找陈玉娇啦。但是这一日,已经是陈玉娇离开长安的第六日了。她和唐泽雨,已经到了翼州刺史部,具体的地点是后世的武安。小霍同学自然是见不到要找的人。

     可是店小二小丙却是用作了通讯棋子被唐泽雨留在了酒肆里。

     从小丙的口中,得知了老板与老板娘赶着与渔阳郡参加亲戚的婚礼,还要探望故友。走的那么匆忙,还找了一位新的掌柜来看着酒肆。小丙的传话,愣是让傲娇的小霍同学感到遗憾与失落。好在陈玉娇走的时候,有在系统的提示下,给小霍同学留了一封信件。

     所以,从小丙这里接过了陈玉娇留下的信件后,小霍同学又急急忙忙地离开。

     他这一回到家里,那前来传话的宦官也是等候了多时。见到小霍同学回来,也算是松了一口气。于是把自己的来意一说,不等小霍同学他有反应,就急匆匆地催促着他更衣整理仪容入宫去。

     坐在前往宫中的马车上,小霍同学心中已经明白了几分。昨日舅舅才让他绘制那一张关于马镫的图谱,今日他就被陛下召见。这里面的事情,几乎不用猜都知晓今日陛下召见他是为了什么事情。可是他心中依旧是惴惴不安,毕竟那一日,陈玉娇在把书本借给他阅读的时候,就对他一再地叮嘱过,不可以让除开他本人之外的人得知。如今事情变成了这样,他心底的确不安呐。况且那一封信,他还来不及看就被催促着进宫,心底是好奇又担心着。

     因脑子里想着事情,浑浑噩噩地跟着领路的宦官一路走着,一直到了宣室殿的后殿殿门前的时候,他才从自己的思绪里回过神来。

     此时已经是快要傍晚时分了,红日已经落到天边,但是热度却一点都没有退减。穿着一身略微厚的直裾,小霍同学觉得浑身都不舒服,恨不得能够立刻回家脱下,换上一身凉爽的便衣,在家里怎么舒服怎么折腾。

     “霍去病那个小子来了?让他赶紧进来!”

     等候在外的小霍同学听见了后殿里的对话声音后,立刻整了整衣衫,这才缓缓踱步进去。

     可当他一踏进那凉爽的屋子,见到坐在书案前等候的刘彻时,整个人就呆住了。

     让他呆住的并不是这屋子里摆着的巨大冰块散发出来的凉意,也不是自己的舅舅就坐在陛下右手边的书案一旁的坐榻上,而是姨夫陛下这人脸上的明显清晰的巴掌印。

     他愣了一下,随即立刻就反应过来,机灵地做了一个颤栗的动作,还配合地‘阿嚏’一声,巧妙地就摆脱了刚才自己那一刻的失态。然后更是恭恭敬敬地朝着刘彻行了礼。

     这一刻的刘彻还不知道,他脸上摸上去的膏药,已经被吸收的差不多了。加之他一个下午都在忙着阅览卫青带来的图谱,自然是没有留心此事。

     卫青之前见了,但是卫青的性子沉稳,少言寡语,知晓不该问的事情不问,不该看的事情不看。即便是看见也要当看不见。何况那巴掌印,明显就是女子的手印,这事情更是不能问。而且刘彻又打发他去探望自己的姐姐,所以卫青更是不会提起这事情,全然当做没有看见。就连去见姐姐卫子夫的时候,他都没有提及过这件事请。只是这一刻,见到自己外甥的处理方式,他心底也松了一口气。

     “去病,朕许久不曾见你了,坐。”刘彻一声吩咐,一直在这里伺候的宁安倒是立刻端来了胡床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