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37章
    第037章心有旖思而不能寐

     可是在这一刻,小伙伴陈玉娇却是睡不下去了。

     因为她的心底有旖思,她在这一瞬间,清楚的发现了自己的心思。那么的明显,那么的活跃。想要装作看不见都不可能。

     她明白了自己内心最深处的念想,她对唐泽雨有旖思。

     背对着自己的小伙伴,她的心中无数杂念涌现,伴随着刚才还没有褪色的脸红,陈玉娇赶紧眼。她的心却是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她在这一刹那,倒是无比的庆幸唐泽雨关了那床头的灯。

     她曾在大学的时候,听室友们讨论过恋爱的感情问题。讨论的话题里提到过‘心动’一次,并且寝室里谈了恋爱的室友们还说过,心动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那个时候的她,傻乎乎的完全没有开窍,整个人都沉溺在自己喜欢的知识海洋里。因为有奋斗的梦想与兴趣爱好,加上那个时候还没有领悟到‘女为悦己者容’的天赋技能,那个时候的她,就跟一个假小子一样,傻乎乎的。

     如今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世事变迁后,自然又知晓了很多以前不知晓的事情。

     就在刚才的那一刹,在想要一亲芳泽的念头闪现的时候,她也是悟到了当年室友们讨论的所谓的‘心动’。

     与陈玉娇此刻的心思相反,唐泽雨早就是在陈玉娇之前脸红的那一刹看穿了她的心思。他未曾点破,反而是保持着原有的态度。其实他的内心世界,早就在他那扩散在眼角眉梢的笑意里一览无余。只可惜陈玉娇在‘察言观色’这个技能上,分配了极少数的技能点,因而不知晓其实她的小伙伴,早就有了她这样的心思。

     她与唐泽雨之间相处出来的感情,这仿佛就像是悄然在春天酿造的酒,陈酿了许久许久,终于有了质的变化。丝丝柔和且沁人心脾的酒香,在一番飘荡游离后,钻入了她的鼻尖。诱的她顷刻间心神意动。

     她躺在床榻内不敢动弹,紧张又有些惧怕。那中忐忑的心情持续了很久,一直到她听见了背后的小伙伴唐泽雨呼吸变的绵长而沉稳。

     难得失眠的陈玉娇同学轻轻地翻身过来。

     窗外的月色透过繁复的雕花窗棱头洒进来,浅色而明亮的月光落在了熟睡中的唐泽雨的面容上。月色下,陈玉娇瞅着那一张清隽的面庞,心中的旖思更甚。

     那一刹内心最真挚的念想掌控了身体的主控权。

     她微微起身,借着曲起胳膊肘的力道,附身在唐泽雨的面颊上留下了一个亲亲。那个带着爱意的吻落下,轻柔的就像一片羽毛落在平静的湖面上。

     等她回神过来刚才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顿时犹如被踩到了尾巴的猫儿一样,动作敏捷地翻身盖上被子,把自己裹成了一团蜷缩到了床榻里。那落荒而逃且迅猛的动作,假若唐泽雨是装睡的话,一定会看的捧腹大笑。

     但是,唐泽雨看不到,并不代表别人看不到。

     刘彻那只野猪,被陈玉娇一番挤兑后离开公主府的时候,那可是留下了一批眼线监督着两人的。当时还明言直说了,要盯紧了陈玉娇与唐泽雨两人。加上这古代,这些皇帝的身边的能人异士着实是多,所以陈玉娇在不知道情况下,刚刚偷亲自家小伙伴的那一幕还是被盯梢的人给看了去。

     然后,盯梢人员自然就把这事情按照刘野猪的要求,在第一时间里反馈了回去。

     本来就一肚子窝火气的刘野猪根本就没有办法入睡的,傍晚的时候在公主府里的那一场所见所闻让他内心世界波澜起伏。深夜无眠的坐在书房里思考事情,又忽然听见了安排在大长公主窦太主府邸里的属下传来的汇报后,整个人都有些恍惚了。

     这里还有一件事情,陈玉娇因为是半途穿越过来的,她也没有原著陈阿娇的记忆,更是不清楚刘彻与陈阿娇小时候的事情。

     她不清楚不记得了,并不代表刘彻不清楚不记得。

     刘彻清楚的记得,尤其是在这一年来发生的许多事情后,往日里对陈阿娇这个表姐模糊的记忆都一一清晰的回忆起来。更是少不了两人才知晓的一些私密事情。

     而他派去盯梢的属下汇报回来事情,恰是当年他最喜欢陈阿娇对他做的事情。

     陈阿娇与他相伴多年,两人年少之时,阿娇总会在他微微入睡的时候,轻轻地亲吻他的面颊与额头。这一份亲昵与爱慕,后来伴随着卫子夫入宫,他身边的女人多了起来后,阿娇姐就再也没有这样的举动了。那是她与他之间的默契,如今却变了人。

     刘彻听着属下的汇报,心中涌起酸涩与愤怒,那种难以描述的不甘与愤怒,让他的心情越发的暴躁起来。他一把就推开了书案上堆砌起的折子,手掌重重地拍在了书案上。沉闷的声响在寂静的夜色中倒是格外响亮,惊得一众伺候在外间的宦官们一个个心惊胆战。

     还未等这些宦官们心神安定下来,书房里的刘彻忽然一阵风一样的大步迈了出来,对着贴身伺候的宦官宁安说道:“去皇后那里。”话罢,不等宁安跟上,就朝着卫子夫所在的椒房殿而去。

     卫子夫如今当了好些日子的皇后,总体来说呢,皇后做的不错。人都是贪心的,只是每一个人对自己*的控制度强弱不一,才会有每一个的不同。若是*控制不住,便会给自己带来极度的烦恼。

     当年阿娇坐在这个位子上的时候,刘彻等人是想尽了办法要把她弄下来。因为她做为一颗棋子,早就完成了使命。

     如今的卫子夫,也就是另外一颗新棋子。

     好的情况是,卫子夫比陈阿娇多了几分棋子该有的自知,遗憾的是,她还不知道接下来她将要面临的事情确是比陈阿娇更加糟心。这里面,不仅仅有历史固有的剧本,更是有陈玉娇这个变数。

     刘彻近来除了来探望他的儿子刘据外,其余时间鲜少踏入这椒房殿。这对于刚座上皇后之位的卫子夫来说,也是在暗中释放一个警示。为了让自己的位置稳定,卫子夫自然是培养了眼线为其打探消息的。也正是因为这样,她的消息也很是灵通。至于今日四马鞍车出现在了窦太主的府邸里这个消息,卫子夫自然是一清二楚。

     除了这一清二楚的消息外,更是让卫子夫不安的事情,便是这四马鞍车的主人,居然同窦太主刘嫖有关系。卫子夫是同如今的长公主平阳一条船上的,她的弟弟卫青更是刘彻亲自提拔起来的将军。朝廷里新的一股势力,必须要细心的呵护将其壮大才能协助她在宫廷里站的更稳当。她是真的不希望,前皇后陈阿娇的娘家又兴起什么风浪来。她更是迫切地想要知道,皇帝在窦太主的府邸里发生的事情。奈何手段有限,这些就没有打听到。

     可今日皇帝在听到了四马鞍车出现的消息后,竟然直奔窦太主的府邸,而后宫中的眼线传话来是说,皇帝归来的时候,整张脸都黑透了。到底遇见了什么事情,卫子夫很是好奇,她心中隐隐约约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总是觉得,皇帝这一次前去,似乎是与那逃走的废后陈阿娇有很大的关系。

     也正是心中有所想,以及那不安的预感,这一夜,卫子夫就跟着失眠了。

     椒房殿里装饰奢华张扬,每一处都彰显着做为帝国最高女人的尊贵。可是,每每夜色落下的时候,卫子夫是越发的感受到了这椒房殿里越来越浓厚的孤寂。她躺在凤榻上,辗转难安。屏风外微弱的烛光,也微微浮动的夜风里摇曳生姿,满屋子的影子随之晃荡。她轻声地一声叹息,继而又阖上眼假寐。

     那知道刚阖上眼,就听见窗外传来了脚步声与众人的刻意压低声音的说话声。然后,她知道是皇帝陛下来了,她很是惊喜,但却是故作出一番惺忪的模样,唤来伺候她的宫女说道:“怎么了,忽然这么吵?”

     “皇后,陛下来了。”宫女深谙这位卫皇后的剧本,所以应了一句。

     刘彻倒是不等她们说话,直接走了进来,道:“皇后,替朕更衣!朕累了!”他说话的腔调里带着一股不耐烦,卫子夫见机行事与察言观色的技能早就是点满了技能点。她不着痕迹地同宫女递了一个眼色,那宫女立刻聪慧地就退了出去。

     “皇后!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有入睡?”刘彻问道。

     “陪着据儿白日里睡了一觉后,晚上倒是有些睡不着了。”卫子夫温温柔柔的说道,毕竟是以温柔可人的白莲花形象被选上的,自然是不能辜负她的本职。

     刘彻听了后没有多问,反倒是说出了一句让卫子夫有些意外的话:“皇后明日替朕传句话,让朕的姐姐替朕去大长公主的府邸里去一趟。”

     卫子夫怔了好一会儿后,才应道:“诺。”她还想要与刘彻说说话,奈何刘彻根本就是直奔床榻而去。嗯,单纯的盖着棉被睡觉而已。这让卫子夫心中隐隐有失落的同时,也让她的脑子还是不断的运转起来。

     睡不着是个相当痛苦的事情,这话对卫子夫说,倒是确实。

     可对陈玉娇来说么,倒不是。她在一个人闷在被子里懊恼了一会儿后,便是自然好眠。只不过因为睡得迟了,倒是影响了她的睡眠质量而已。还有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姑娘啊,居然睡着了之后开始说起了梦话。这梦话呀,还恰恰被睡了一觉刚醒来的唐泽雨听了个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