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绝路
    机械人,是一种半人半机械的家伙,也就是一个人移植上了一些机械,使得他们更强大。

     往往来说,机械人忠心而又强大,在人类刚刚踏足星河时代的时候,是很多大家族都喜欢使用的帮手。

     之后,随着武学的昌盛,人类不断拓展自身,不断取得突破后,机械人这才从社会的主流退居二线。

     不过,在许多大家族里依旧存在,也依旧还是有那些没有天赋的贫苦人们选择成为机械人。

     如今,布莱克家族更是派出了三个机械人来“保护”秦飞扬,毫无疑问随着前往炼狱岛日子的降临,秦飞扬的身边将会有更多的“保护”。

     就像快收获的农夫一样,格外重视庄稼。

     回到了教室,秦飞扬闭上了眼睛,在心中轻轻叹息了一声,虽然不断有这样的二代们前来挑衅,可是这样的程度还不远远不够。

     虽然不明白去了炼狱岛之后,为什么那些修炼了嫁衣神功的人们,会不得不将功力传授给那些要杀死他们的人。

     但无论如何,实战能力更强一点,总归是没有坏处的。

     可是肖恩与布莱克家族将他控制得好好的,不提供有价值的实战训练,就连学校里的模拟实战训练课也只控制在了职业九品的水准。

     毕竟,这对于一所高中而言,已经是远远超标了,没有人好提出异议。

     但对秦飞扬来说,却是远远不够。

     还有二十九天,还有二十九天就要前往炼狱岛了,这时间简直就是转眼即到。如此程度的实战训练,只是杯水车薪,应该如何是好?

     秦飞扬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他感到一道目光,正在看向他。

     一个美丽的少女,正迈着修长的双腿,带着点羞涩,又带着一点坚决,走了过来。

     少女名叫李姗姗,她是鑫谷中学里的四大美人之一,不但长得漂亮,而且家世显赫,即便是在新约克城中也是相当醒目的风云人物。

     真不知道是多少男生心目中的女神,可她对男生从来不假辞色,唯独对秦飞扬例外。

     李姗姗看向了秦飞扬,略有些局促地柔声说道:“秦飞扬,下周二我过生日,可以请你来参加……

     “不可以!”秦飞扬率先抢断了少女的邀请。

     不是他对李姗姗没有感觉,而是他这样的处境没资格谈感情。

     更别说,三年前李姗姗败在他手上后,就一直孜孜不倦地追求着他,从不在乎秦飞扬的冷漠与拒绝。

     秦飞扬其实也是很心动的,但正是因为心动,才会一直生人勿近!

     三年来,李珊珊已经被秦飞扬拒绝习惯了,但这次还是很伤心的咬着嘴唇,眼中蓄着泪,哀求道:“这是我十八岁的生日,我希望……”

     “这与我无关!”秦飞扬冷漠地扫了李珊珊一眼,随即便又闭上了眼睛,不再多话。

     泪水终于止不住的夺眶而出,李珊珊捂着俏脸冲出了教室。

     教室内死一般的沉寂,没有人敢开口说话,更别说议论李珊珊与秦飞扬之间的事情了。

     但是教室外的人敢!

     嘭!

     教室门被踢飞了开去,一个身穿黑色高科技服,身材高大的男子闯了进来。

     这个男子非常英俊,身高臂长,眉宇之间隐含着种种煞气,毫无疑问,这是曾经在尸山血海之中滚爬过的战士。

     这人径直走到了秦飞扬的面前,一下子将桌子拍成了碎片:“你就是秦飞扬吧,竟敢将我们家小姐给气哭了,我饶不了你!”

     教室里的学生们,立即远远避让而开,这个男子是的真正的战士,光是那眼神就有刀切针刺之感,让人很不舒服。

     这是个高手!

     秦飞扬睁开了眼睛,根本不惧对方的嚣张气焰,嘴巴张了张,却只有一个字:“滚!”

     “混蛋!去死吧!”那男子轰隆出手,一双巨拳就像是炮弹一下狠狠打去,直击向秦飞扬的额头,就像空气都被撕裂,空中闪过了两道火花。

     这是高速运动之下带来的热量燃烧了空气。

     外罡!

     这是外罡高手!

     所有人都惊诧了,好强的对手啊,已经完全不是高中生的档次,太不公平了!

     秦飞扬却毫不在意,只是脸上带上了一丝嘲讽的笑容。

     这让对方更加愤怒了,手上的劲力又强了几分,必杀之!

     “轰隆!”

     一道身影凭空而来,就像是原本就在这里一样,挡在了秦飞扬的身前,一脚将那个外罡强者踢飞了开去。

     远远地砸在了墙壁上,口吐鲜血。

     而那身影却看也不再多看,只是向秦飞扬弯了弯腰:“飞扬少爷,受惊了!”

     你才受惊了!

     秦飞扬很想骂上一句,却只是点了点头。

     这是负责看守他的人,同样也会保护他!

     在去炼狱岛之前,没人能伤得了秦飞扬!

     这下,好了,就连最起码的二代们的挑战都没有了,实战机会就是零了!

     秦飞扬默默地在心中苦笑,挥了挥衣袖,继续投身到了所允许的各种学习之中。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而秦飞扬身边的“保护者”也越来越多了。

     不认命,似乎是不可能了!

     已是绝路!

     只有寄希望与炼狱岛了!

     虽然秦飞扬的心中依旧不屈,但也没有办法,如此高规格的监控,使得他现在在肖恩十分钟的冥想阶段,都不敢发泄心中的郁闷。

     唯有睡眠!

     即便在睡眠之中,也要保持警惕,不让自身的秘密曝光。

     要是肖恩得知秦飞扬已经明白吐纳法是嫁衣神功的话,那等着秦飞扬的,也只有死亡而已,根本就不用去炼狱岛。

     他当然要万分小心。

     这一夜,月白如明,皎洁的月光洒落而下,将小小的阁楼笼住,呼呼的山风似乎在这一刻变得更加强烈。

     这风真大!

     大风中,秦飞扬似乎做了一个梦,那么的真实,又那么的虚幻,他仿佛置身在一个神秘的所在,具体是哪里,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些什么,也不清楚。

     但是,他看向了手掌中的一道浅纹,知道,那不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