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神仙比鬼还鬼
    这是什么仇什么怨呢?

     土地佬使劲跺了下龙头拐张,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个小小庙神哈,竟然穷成这个逼样,你这庙再小也有好几百亩地的面积吧,你搞房地产啊,盖房了就有钱了……像我,管辖面积不到千亩,现在身家上亿,手下鬼兵好几百……”

     他说到这里,眼珠一瞪,急忙捂嘴,卧了个槽,惨了,说漏了!

     “那个,老兄,上次借你的八百万,咱们再商量商量如何!”王小强嘎嘎一笑,小老头,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吧!

     “别*****庙神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瞪了土地佬一眼,“你能,有本事你来我这盖房啊,这尼玛荒山野地鸟不拉屎的,盖房你来住啊!”

     “行了都别吵吵了,今天本仙来呢,是奉赤脚大仙的旨意,前来取一件宝贝的。”王小强说完就要往庙里走,一旁庙神笑得都快岔气了,“这小哥真逗,破逼庙里连只耗子都没有,有个毛的宝贝!”

     王小强刚要迈进庙门的一只脚停了下来,仔细一想,也对,这个破庙还是不去的好,万一我这一脚迈进去轰的一声塌了,那可就混了个因公殉职,太亏!

     “说的是哈!”小强笑笑,走到庙神面前,“喂,帅哥,你可知道赤脚大仙当年在这个庙里留下一件八卦仙衣,现在他让我取回,怎么样,交出来吧!”

     “你说啥,宝贝?”庙神喉咙咔了一声,呸的吐出一口黏黏糊糊的痰,用油腻得都能当镜子使的袖口擦擦嘴,“有个粑粑的宝贝!”

     “哎呦小老儿这个暴脾气……”土地佬见他一脸欠揍的样子,上去就是一脚,被王小强一把抱住,“有话好好说别激恼……”

     “兄弟,吃饭没,走,整点去呗?”王小强的目光落在他那件脏得洗不出来的衣服上,笑道。

     “你还别说,这快天黑了肚子也饿了,要不去整点?”一听说吃,庙神当场两眼放光,踢飞破碗,用五根手指当梳子理了理乱成一团的头发,跟在王小强的后面向孤山寺前面的餐饮一条街走了过去。

     “上仙,这小子八成是个滚刀肉,你现在请他吃饭就是肉包子打狗白亏钱……”土地公的小账算的比谁都精,好心提醒道,小强善意一笑,“怎么能说是我亏本呢,要亏也是您老人家亏本……”

     “干吗要我请?”

     “你刚才是不是要打人家了,你这老头也不晓事,打狗还的看主人呢,虽然这家伙出场造型邋遢了点,但人家也是后现代派艺术的代表,要尊重艺术。再说赤脚大仙在人间就这么一个香火庙,你小老头得罪了他,万一告到大仙那里去,悄悄告诉你,大仙护短的很……”

     几句话说得土地佬脑门流汗,连连告谢,多谢上仙提点,要不是上仙及时阻止,恐怕小老儿还不得让赤脚大仙给剁了。

     “所以嘛,请一顿饭,花一点钱,破财免灾。咱不是讨好他,咱是讨好他主子嘛!”王小强拍拍土地公的肩膀,笑道,土地公点头如捣蒜,连说上仙说得对,一切都按上仙的意思办。

     三个人路过一家烧烤店,庙神闻到香味就走不动了,王小强借坡下驴,进了店,拍着桌子要了些牛羊肉,又来了三瓶白酒。

     “老板,再来俩腰子!”庙神看着满桌子的牛羊肉串,馋得口水都流下来了。

     “庙神兄弟,我先来个自我介绍,本仙呢乃是王母娘娘钦点的驻人间特派专员,专门负责天上和人间沟通事宜的,啊,这个官呢,不算太大,说白了就是个跑腿的,啊你慢点吃没人和你抢……”

     王小强还没说完,一抬头吓了一跳,我勒个去,这位是饿死鬼投胎吗?

     庙神双手抡起,抓住一捆一捆的肉串往嘴里塞,撸得烧烤签子直冒火星子,看得两人目瞪口呆。

     “呃啊!”庙神噎住了,抓起花生露咕嘟嘟干了个底朝天,发现两人都在看着他,嘿嘿一笑,“你们咋不吃呢?吃啊别客气!”

     “你你你你你吃,我们看着就饱了。”王小强心中感叹,无论是人是仙,在哪里都有混的好的混不好的,人生成就不在于地位,关键在于能力啊!

     “庙神兄弟,刚才多有得罪,这杯酒……”土地佬倒了一杯白酒,想来个喝酒认错什么的,孰料这家伙接过酒杯,咕咚一声干了,还叭嗒叭嗒嘴,“散白的,太辣!服务员,整两瓶五粮液!”

     “我日你……”土地公登时火了,刚要发作,被王小强硬是给按在椅子上,“冲动是魔鬼,老哥来走一个。”

     终于庙神酒足饭饱了,拍拍肚子靠在椅子上,弹出一根牙签剔牙,“你们俩谁吧帐付了?”

     王小强推了一把土地公,土地公点着拐棍,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起身离坐。

     “兄台,我们这次是奉了赤脚大仙的命令,前来寻回这件宝衣的,你行个方便,这样我也好交差嘛!”

     王小强知道这家伙有点混,不到必要时候不能来硬的,那庙神咧嘴一笑,“嘿嘿,哥,这话怎讲的,我要是有那件八卦仙衣,早就卖了大把钞票了,至于跟着你们俩穷逼混饭吃么!”

     这家伙有点给脸不要脸了。

     “那好吧,咱们就此别过。”王小强叫上土地佬,俩人沿着孤山寺的方向走去。

     “切,三言两语想骗我的宝贝,你当我傻呢!”望着俩人的背影,庙神祝牟冷笑一声,转身回了自己的庙宇。

     祝牟来到鞋头庙前,看着那破旧的庙门,手一挥,一片金光闪过,立刻平地造起一片巍峨连绵的庙宇,金光闪闪的“鞋头庙”三个大字,刺得人眼睛花。

     “看到了吧,这小子是在和咱们装孙子呢!”暗处,王小强和土地佬偷偷观看祝牟的一举一动,果然有了新发现。

     “原来刚才用的是障眼法。”土地公手中龙头拐向着地面狠狠跺了三下,眼前蓦地闪过一群人影,齐刷刷的站在他的面前,单膝跪倒轻呼主人。

     “这就是你的鬼兵?”王小强一看,好家伙,个个战术迷彩M16,子弹夹缠满身,这哪里还有点鬼的样子?

     活脱脱的特种部队嘛!

     “上仙见笑了,用来摆事的,装备自然要好一点了!”小老头得意一笑,“去,进去,把那龟孙给我抓出来!”

     “不必了!”话音未落,鞋头庙山门大开,一个身着长衫,面如冠玉,头扎发髻,怀抱一口青锋的青年男子出现在两人面前。

     “在下鞋头庙庙神祝牟,敢问两位有何见教?”

     “哎我去!”王小强一愣,眼睛一眨,母鸡变老鸭,如果不是他自报家门,谁会看出眼前这位,竟然是刚才那个撸串子撸得满嘴火星子的邋遢青年?

     “若为八卦仙衣,两位还是请回吧,不然,祝某怀中剑,出剑必饮血!”

     “真他娘的拉风!”王小强幻想着自己和他对调个个,画面是不是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