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贱人就是矫情
    “给我个理由。”曦凤脸色刷的沉下来,将信封又推了回去。

     “没什么理由,你知道我喜欢王大哥,看着王大哥每日为了你的病奔波劳碌,我心里很难受,所以希望你不要成为王大哥的累赘……”她又把钱推了过去,“这里是我的一点心意。”

     盈凌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颜色,两滴眼泪顺着腮边滑落。

     “我喜欢他,我不想看着他操劳,而且我们也不了解你,你也不想看着王大哥为了你连生意都不要做了吧!”

     盈凌边说边叹气,最后抬起头,一双楚楚可怜的眼睛看着曦凤,“曦凤妹妹,我是大学生,王大哥也是大学生,我们是一个阶层的人,而你应该不是吧?”

     “你知道的,接受的教育程度不同,人的思维和眼界也会不同,不是一个阶层的人,很难沟通到一起,这正如我们这些天之骄子与农民工不能走到一起一样,你和王大哥注定是没有结果的。我希望你能看清这个事实,不要让王大哥为难。”

     曦凤听着她的话,慢慢蹙起眉头,薄薄的嘴唇轻咬着,眼睛盯着地面那一滩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在听吗?”盈凌看她半天没有反应,提醒道。

     “我知道,我是不如你们,我没有念过大学,我就念了两年中专,之后在塑料厂、家具厂、地摊工作,我做的都是你们看不上眼的活。我的知识、阅历、思维都不如你们这些大学生,但是我知道一个道理……”

     曦凤站起身来,走到她面前,嘴角露出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属于自己的东西,别人再怎么努力也抢不走的。”

     “你走吧,我就当今天这些事没发生过。”曦凤将信封扔了回去,下了逐客令。

     “我希望你有一点自知之明,不要去抢夺本来属于我的幸福。”盈凌站在她的面前,双目中几乎要喷出火来,咬着牙说道。

     “自知之明,哈!”曦凤一笑,看不出,这个整天装得又清纯又楚楚可怜的小丫头,原来是个表子!

     “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她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慢慢品味着茶香,“至少我洁身自好,不像某些人,去那种乌七八糟的地方,让一群臭男人摸遍了全身!”

     “我,我,我……”盈凌气得眼珠都红了,她最怕别人提起这段黑历史,“我不就是去那里做了几天吗,你们一个两个都看我不顺眼,我也是有尊严的人!”

     “哼!从你踏进那个门槛起,你的尊严就被自己扔在脚下了。”

     曦凤掷地有声,抓起桌子上的录取通知书和已经写好的信,唰唰撕成了碎片,“本来我还在犹豫要不要离开这里,可既然你都打上门来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老娘和你耗上了!”

     她一把推开房门,“这是我的房间,你给我出去!”

     “你欺负我,曦凤你不是人……”盈凌哭哭啼啼的跑了出去,楼下立刻一阵骚动。

     “什么东西!”

     曦凤眼看她跑了出去,骂了一声,想要把地上的纸片捡起来,她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毕竟自己本来要选择离开了。

     想起刚才那些扎心的话,她一时气血翻涌,一张口,吐出一口鲜血。

     门开了,小强站在门口,看着地上那摊红红艳艳的血,心里咯噔一下。

     “你病没好,又起来搞什么!”小强嗔怪着扶着她躺回到床上,让她服下一颗七星散,将地上散落的纸片捡起来,曦凤脸色苍白,幽幽叹了口气,“我没事,刚才有只癞蛤蟆跳了进来,被我给打跑了。”

     “你这气性也是太大,和一只蛤蟆叫什么劲!”小强笑着调侃道,可是曦凤却没有笑。

     “我带回了你最爱吃的宫保鸡丁,快趁热吃吧!”王小强进来的时候就发现楼下气氛有些不对,盈凌哭得妆都花了,莫非她们抢雪糕打起来了吗?

     “今晚你陪我。”曦凤看了看放在桌子上的菜,慢慢说道。

     “怎么陪?陪睡,陪浴还是?”小强嬉皮笑脸的劲儿又上来了,求之不得!

     “陪护,看护,守护。不要想歪了。”曦凤表情严肃的说道,“愿意就留下,不愿意就滚。”

     “OK!”小强笑道,还故意在她脸上揩了一下油,曦凤拨开他的手,长嘘一口气,“我就说么,属于我的,别人再怎么费心机也抢不走的……”

     小强下了楼,发现大家都在围着盈凌劝个不停,盈凌仍旧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哭得十分伤心。

     “老板你回来了。”一看到王小强,大家都心有灵犀的后退一步,讪笑着回到自己的岗位去了。

     “你不要问我为什么哭了,我是不会说的。”盈凌抓起一张手纸擦着眼睛,“让我哭一会就好了。”

     “谁惹着你了?”王小强觉得这些丫头真难对付,动不动就眼泪攻势。

     “我去楼上慰问曦凤妹妹的病情,说错了话,她把我骂了,我,我心里委屈……”盈凌止住眼泪,声音哽咽的说道,“王大哥你千万不要怪她,都是我不好,她是病人我该让着她的……”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小强安慰了几句,便上了楼。

     “曦凤,你过来。”楼上传来王小强很大的说话声,“刚才的事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你问我?”曦凤脸色沉了下来,“那我先问你,你信我还是信她?”

     小强冲她使了个眼色。

     “你不用瞪我,错不在我,我为什么要向她道歉?”曦凤冷冷的说道。

     “盈凌,你不要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我告诉你,王小强我追定了,外面大把的好男人你不要,偏偏来抢我这个,你说你是不是犯贱!”

     曦凤嘴利如刀,三言两语,把在场人到了嘴边的话全都给噎了回去。

     “小强,上来,睡觉!”曦凤瞪了王小强一眼,小强冲大伙一耸肩,手一摊,“没办法,母老虎凶巴巴,人家也怕怕哦……”

     说完一溜烟的跑上楼了。

     “盈凌,别去自讨没趣!”陆紫嫣脸沉似水,冷冷说道。

     “哼,我就不信,天底下还没有我摆布不了的男人!”盈凌擦擦眼泪,站起身来,向楼上瞪了一眼。

     “你就这么在意这个盈凌?”曦凤坐在床头,想起刚才的表演,心里不忿,一脸不满的问道。

     “非是在意,而是不想因她寒了众人的心。”小强心中暗暗庆幸,多亏为了防备曦凤离开,在屋子里装了监控系统,否则还真让这个盈凌给唬住了。

     曦凤说一不二,让小强在床边打地铺,并且言明若是他半夜敢动手动脚或者敢悄悄溜出去,就捶他。

     “不是说让我上来睡觉吗?”小强表情纯真,一脸无辜。

     “是上楼睡觉,不是上床睡觉。”曦凤看着他那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捂着嘴笑起来。

     夜半时分,王小强从被窝爬起来,推开寝室的门,凑到她身边,探了下鼻息,还好,睡着而已,还没死。

     他拿出八卦仙衣,幻想着如果曦凤穿上,会不会美呆了?

     “我先试试这仙家宝物的威力……”小强说干就干,刚刚将八卦仙衣披在身上,眼见得全身银光流转,未等他反应过来,便化作一团光芒冲上云霄!

     曦凤掀开被角,睁开漂亮的眼睛,看着小强消失后的那团残影,幽幽叹了口气。

     “他有事瞒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