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章 每天骑个雕嘚瑟
    灌江口二郎庙,二郎神冷眼注视跪在下面的张伯时,三只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

     “蠢货,都是你坏了老子好事!”二郎神冷眉一挑,站起身,一把抓起张伯时的衣领,“我真想撬开你的脑子看看,这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

     “回禀真君,里面装的……”张伯时吓得脸都白了,支支吾吾的说道,“当,当然是脑子……”

     “你还有脑子?”二郎神冷笑连连,忽然伸出一只手,按在他的天灵盖上!

     “求真君饶恕五弟,我等情愿替他戴罪立功!”为首的郭申急忙跪倒,叩头不止,“我们现在已经在江南等地招揽了大批散仙,供真君驱使,还请真君念在我等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就饶过五弟吧!”

     其余四人也齐刷刷跪倒,大声的替张伯时求情。

     “我今天若饶了他,如何咽的下这口恶气!”二郎神狞笑一声,第三只眼豁然张开,众仙一看顿时吓的魂飞魄散!

     “砰!”

     一声闷响,张伯时的脑袋被捏成粉碎,脑浆飞溅,染白了真武庙!

     张伯时千年修为,化作一点红色内丹,滴溜溜悬在二郎神的掌心,被他一掌拍碎,尽数吸入体内!

     就在此时,他的真身骤然升起一片血红色的光芒,转瞬即逝。

     “办事不力者,便是如此下场!”二郎神的声音冷得象冰,让剩下的梅山五兄弟感觉到一股透骨寒意。

     他们深深的低着头,跪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

     “退下吧,早日收服陷空岛七雄,作为我们的战力!”二郎神大袖一挥,转身离去。

     “恭送真君!”梅山五友擦擦冷汗,面面相觑,在心中揣度着真君为何心性大变?

     “以后的日子,怕是难过了!”郭申长叹一声,幽幽想到。

     此刻,幽深闇域,冷风透骨,一座高耸云天之上的大殿中,数十个身着黑衣,面色冷峻的人正跪在殿前丹墀之上,双手扶地,头颅低垂,大气都不敢出。

     远方飞来一片黑色乌云,乌云之上站立一人,一袭长裙,长发委地,相貌与曦凤竟然别无二致。

     “翻掌青天颠覆,覆手神州荒芜……”

     庞大的威压自半空徐徐而来,霸气凌绝的气场碾压全场,此刻,风停云止,天地间好似在这一刻陷入定格!

     来了!

     众人心头一凛,将头压得更低,犹如一尊尊雕像,丝毫不敢乱动。

     “魔姬临世血劫开,屠神灭道万骨枯!”

     冷风飒然,长裙如云,飘然落下,稳稳立于戮世圣殿最高处,肌肤胜雪,面冷如霜,风吹长发,一股浓重的杀意笼罩方圆数百里!

     “魔姬降世,屠神灭道!”众人齐声高颂,魔姬冷哼一声,掌中幻化一张古琴,随手拨弄,琴弦跳跃,声音冷涩,有如杀戮之音,听得众人两股战战,几欲骇绝。

     “仙魔分治,人间空虚,正是我闇域趁虚而入之时,元图,现着尔等潜入人间,取回云荒图,伺机开启云荒界,壮大我闇域实力!”

     “臣下必不辱命!”下跪众人中站出一人,面貌俊朗,一袭黑衣,透着股阴邪之气。

     “八颗涤罪邪源的控制权现在交到你手里,你好自为之!”魔姬琴音一响,便有数道赤红色的隐形琴弦侵入元图的身体之中,他立刻感觉到这股强大的邪源牵连着其余几颗涤罪邪源。

     “微臣斗胆,敢问魔姬,为何不将全部九颗邪源交由属下控制?”元图心有不解,冒死问道。

     “放肆!”琴音激越,化作无数音刀,破空袭来!

     元图连躲的勇气都没有,咬着牙站在原地,任凭音刀掠过,周身顿时鲜血淋漓。

     “第九颗最为精纯的涤罪禁魄,由吾亲自掌控,通往仙人两界的空间裂缝已开,你速速去吧!”

     话音刚落,魔姬周身腾起一团浓重的黑云,冉冉上升,伴随着愈来愈远的琴音,消失在茫茫闇域。

     王小强骑在金雕背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接过小狐狸剥好的葡萄扔进嘴里,叭嗒叭嗒嘴,呸,有点酸!

     “离陷空岛还有多远?”他问道。

     “应该还有不到三百里的路程了。”城隍爷一脸讨好的说道,最近这几天他都保持着白衣秀士的打扮,用他的话说看着这套打扮就让他想起了年轻时的自己。

     “上仙神机妙算,在张伯时的身上装了窃听器,我们才能随时掌握他们的动态。”城隍爷暗赞一声王小强的机智,凭自己这聪明绝顶的智商还要三天才能想出来的好办法,王小强三秒就搞定了。

     不是我太愚蠢,而是上仙太聪明啊!

     “切,小试牛刀而已。”王小强摆摆手,“这陷空岛七雄是什么样的散修,很牛叉吗?”

     “回禀上仙,那不是一般的牛叉,简直是非常的牛叉!”城隍爷一想起那七个怪物,不由得心头一凛。

     “说来听听!”小强着急地说道,憋了许久,本仙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了。

     “陷空岛七雄,乃是七个牲口……哦不,是修道者,他们的实力,最起码也在六品通圣真君的水平,只是脾气倔性子烈,牛逼闪闪,所以谁都不吊他们。”

     “散修?”王小强问道。

     “嗯嗯,身残志坚,自学成才。”城隍爷似乎对这七位的历史很是了解。

     “可惜啊,没有接受现在文明教育的光辉……否则他们可以再修行事业上再进一步的。”小强手搭凉棚向远处张望,“呦呵,有同道中人啊!”

     “是梅山六友!”城隍爷一看对面五柄飞剑排成一排,渡海而来,不由得心头一凛,“上仙,来者不善,我们先躲躲?”

     “躲?”小强冷笑一声,一个巴掌拍在城隍爷的脑门上,“躲你个大头鬼啊躲,不早说,人家都冲过来了你才提醒,往哪里躲,难不成跳进大海喂王八?”

     “小,小仙最近熬夜太多,视力不太好……”城隍爷擦擦脑门上的汗水,一脸紧张的说道。

     “大哥,那边有一只巨雕。”梅山五友之第四位李焕章向远天一指,“好像和真君所说的那位钦差大臣有几分相似……”

     “没错就是他,每天骑个雕四处嘚瑟,大哥我去一刀砍了他!”排行老二的直建一听是王小强,噌的一下炸了窝,吼着要冲过去与小强斗个你死我活。

     “王小强,今日若不杀你,难解我心头之恨!”

     “糟了!”王小强看着越来越近的五柄飞剑,心里咯噔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