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苏醒
    森林东北角熊家庄

     “难得接一次悬赏这么高的任务,结果目标只是救回来两个小孩和一个还不知道是不是知名人贩子的娘炮真是不值。”一个连背带提夹带了三个大小不同的人的男子满脸不解与郁闷地走在村庄的正大路上,嘴里碎碎念着什么,”不仅对手又弱又无聊,而且还要做背这个娘炮回来这种令人感到恶心的事情。。。“”让你做你就做,你又不是不知道这笔钱对缓解我们森林维杨局有多么重要,这么大一个男人的还这么多话。”男子嘴里的话还没鼓捣完,就感到头上受到一击轻轻的击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话就是故意说给我听的,告诉你,这种又脏又低等级的任务我是不会去接的,像我这种实力这么强的好女孩你就应该珍惜。喏,把那两个小孩留给我,大的那个按照以前的方法处置就好了。”“知道了,蕾雅大人。”男子略显呆萌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回头一脸无辜地完成交给仪式,不等他眼中的女郎再次开口便傻头傻脑地去完成他接下去地使命。

     可能是两个月之后。

     “光。。。。我活下来了么。。。“一个浑身是绷带的小孩子慢慢从被窝中伸出一支同样是绑满绷带的手欲挡住现在对他来说过于强烈的自然光,却又再次在这个动作的途中昏死过去。”这都是第几次了。“在床的侧对面,一位橘红色秀发女郎看到这一幕禁不住皱住了眉头,”也罢,等他醒来再问问这个不合常理的怪小孩吧。“随着一阵风把这个房间啊的门轻轻关上,房间重新回归宁静。

     “光。。。”标准的开局,不同的是,这一次小孩的话语中却是没了下半句,取而代之的是已无绷带的手慢慢地挡住了眼前的光芒,在眼睛适应了当前强度地光照后整个人慢慢坐在床中央。“这是哪?看样子我是被文明社会的人救下来的而不是被奇奇怪怪的野兽当做食品贮藏起来。。”环顾四周,一股家臣级别档次的淳朴却又不失充实的感觉扑面而来,与此同时,打开着的窗户迎进了淡淡的花香,禽鸟动听的叫声一唱一和闯进了小孩的耳内,这等氛围在暖暖的阳光的照射下显得十分温馨。而感受在这其中的小孩却无法沉浸于这诗境中,半是清醒的他已然默默开始计算起待在这个接待所两三天要花多少金钱,却是得出了自己自由人身份岌岌可危的结论。

     ”你醒啦?“正当小孩自顾自凌乱时,窗口处已然趴着一个抱着只小熊的儿童,一脸坏笑地看着他,”我去叫蕾雅姐过来,结算下。。。“话未说完,小孩子便消失在窗口处,空留下”我醒过来了什么的不存在的”这句话飘荡在空中,以及一个摊在床上的孩子。“果然是救了人不付钱系列”

     又是一股清风吹来,门在一只细嫩的手的作用下打开,在两人一熊的注视目光中,床上那个装死的人不由己地重新坐在床上,并抢在床下的那几个人开口前取得了话头:”我可以做苦工来还钱的,别卖我,你们看,我这肌肉。。哎呦!”毫无疑问,这位急于证明自己的小高手受到了自己伤势的影响。而他这略显蠢萌的行为也是换来了“老板娘”的莞尔一笑。

     ”既然你这么说了~““蕾雅姐”故作思考地转了一圈,“那我就不好意思免费你这两个多月地寄宿生活了啊”看到在床上的小孩愣了一下,她不由得笑得更灿烂了,“我们的小男子汉要对自己说过的话负责,不允许反悔的哦~”“那刚才他说结算是什么意思。。”小孩一脸茫然。“不说我都差点忘了。”“蕾雅姐”把手放在下巴处,同时弯下腰,慢慢将脸贴近小男孩认真地道:”结算的话呢,就是说我们要结算下你身上的一些就缠着我两个月的问题。你要回答我,你当时究竟是怎么活下来地,暴走是怎么回事,又为什么在身体允许地情况下完全无法苏醒?“这一串珠连炮似的问题冲击下,小男孩却只是神色警惕,一言不发。

     “好吧,那我们换一个轻松些地问题。”“蕾雅姐”见状重新挺直身躯,伸出右手食指,半弯腰地面对着小男孩,软声软气地说道,“就比如说你叫什么的啦~还有你为什么会自己一个人在外面的啦,你家里人不会担心你吗~”虽说这一轮卖萌冲击并没有松动小男孩的嘴,却也是使得他神色不再那么紧张。”拜托欸,我可是你的老板,名字来历不清楚的员工你觉得正常人会收他做员工吗?”“蕾雅姐”听闻此言摆出一副苦恼的样子,看着小男孩不好意思地开口,”我叫林宏毅,你叫我小毅就好了,这是我妈给我起的小名。“说到这,小宏毅微微一笑,可那抹笑容转瞬即逝,”至于我家里人你就可以不用担心了,赶都是被他赶出来的,说是什么出去长见识,其实就是送我去当豺狼胖虎的食物,见死不救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哼!“”果然是军武家庭出身的么。“蕾雅瞳孔微微扩张,”那好吧,现在你身份也明了了,那么我们之前的问题慢慢回答巴,今天也不用一次性说完,就回答一个行吗,其他的你什么时候想告诉姐姐你就什么时候再说吧,行吗?“”嗯,行。“小宏毅略带扭曲的表情恢复正常,答应下来。

     森林另一端的不远处,一场异常盛大的军事会议正拉开序幕。

     ”感谢诸位将军元帅今日前来捧场,红血小城今日是蓬荜生辉啊!“坐在最高位的威武大汉举起身前的酒杯,豪迈地站起,向着下方的所有人作出了这一场会议的开幕词。”元帅千祥,此言太过,今日能参加此等重要会议实在是我等的荣幸,又有何德何能值得元帅如此作践自己看守的军事要城呢!“坐在次高位的一位文将样的小生听罢站起,作承接词。”元帅千祥!“小生话音刚落,其余所有人皆是抱拳起立,除了次高位的人外,其他人都面对最高位的元帅行鞠躬礼,”诸位何必如此礼节,请坐请。。阿嚏!”元帅正欲还礼,一股东方的神秘力量传来,使得他不由得打了个喷嚏。“元帅今日身体若是不适,可先请鄙人随行大夫为您解除此恼再继续此会议。。”不得不说想拍马屁的人总是能最快地找到机会,这不,这凳子还没坐上,第四位地一位文将就立刻再次站立,鞠躬抱拳一步到位,大有誓死上书请愿之意。“谁不知道你牛小子这几天刚不知道从哪弄来一个医事上的人才,想秀也先分个场合!”也许只是看不惯“牛小子“的作风,同为第四位的人高牛大的精装大汉却是起立应答道,”元帅身体健康,行事忠诚完美,更有皇上亲赐御厨为元帅准备佳肴,怎么可能身体上有什么问题?“说罢,则是也作抱拳礼,面向高位众人解释:”元帅这声喷嚏其实是在打去我军的消极之气,是这次战战役必定胜利的象征啊!“

     这一来一回结束,不同位置的人在同一时间做出了不同的反应。位高的人脸上微微露出不屑与厌弃却又不显露出来,第三第四位的人则是部位懊恼失去了这次机会,部分则是暗暗鼓劲,要在战场上证明自己,而第五位,也是人数最多的位置,在这位置上的人更多的希望这两个人因出言不逊被踢出第四位的位置由己代替之,期望与厌恶的表情交织于其中。

     呵,真是一幅众生百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