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救兵
    “吼!”伴随着一声低沉的吼声,大汉旁的一棵茧树应声倒下,而在大树倒下之时,一个熊一样威武的男子从其中跳将出来,并瞥了一眼在一旁瑟瑟发抖的大汉,开口道:“还来得及吧?那生物在哪?”“来的及来得及,英雄!那是头迪猪在那边,请英雄一定救救我啊,我上有老下有小。。。”“别啰嗦!”看向大汉手指的方向,男子面对那已只是在颤栗原地发抖的迪猪时眼神中只有蔑视,“吼!”这一声吼出来却像是确确实实的熊吼,而这声吼叫也使得无意注意周围的迪猪注意到了男子,就好像这一声吼叫是对临死的生物的述说罪状的令书。“呜呜噜噜!”迪猪似乎接下了这一挑战,转身面对男子并做出蓄力动作欲重演重伤宏毅的伎俩来攻击男子。而男子的应对却十分的简单,他双手抬到胸口的位置,却也不握拳,只是五根手指分开,直指迪猪,并稳健地向前推进。虽说只是很简单朴实的动作,但离他不远处的大汉却能感受到男子的气息正变的越来越可怕,正如失去束缚的野熊在战斗时散发出浓烈的暴虐之气一般。

     五十米,三十米,十米。距离在两方的前进中快速的缩短,在距离仅剩下三米时,男子爆发了。“哇吼!”男子上半身的衣服突然鼓起一大圈,两个手掌的指头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的利爪,颈部粗黑的刚毛及泛红的双眼似乎都证实了此刻的他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吃猪的巨熊,而这突变与确确实实变为熊吼的咆哮兀地使得迪猪瞬间失神,而无法停止的步伐将几乎已无防备的猪身送到了捕食者的张开双手的胸前,泛着血光的“熊爪”则是以一个很不科学的极限速度拍击到迪猪的身上,“噗噗噗pong!”正当迪猪反应过来之时,连续无间歇的四发爪击已然从它身上扒下了四块猪肉,而这四块伤口一块更比一块大,更令迪猪震惊的是它引以为豪的自愈能力在这凶兽面前根本无法发挥出作用。但它还想拼一手互相伤害——直到它感觉自己撞上的不是人的胸口而是一颗铁花树。

     “哇吼!”面对着已然跑远的迪猪,“怪熊”能做的只有用自己超强的吼叫能力震慑它。这一发音炮取得了卓越的效果,不仅使得迪猪逃离现场时精神瞬间迷失,趔趄之下几乎摔倒,更是取得了吓飞鸟儿数量最多的纪录。“到现在还是不能完全同调么。。。“怪熊慢慢重新变为人形,嘴里碎碎念着什么,看着自己沾满鲜血的手发愣。”英雄?“目睹大汉瞬间将迪猪拍成肉酱,第五下攻击却像是留了一手似的只是慢慢落下看着迪猪逃生而满脑疑惑的大汉慢慢凑身过去,偷偷瞄了一眼身上已无暴虐之气的男子,并慢慢将手放在男子肩膀上作按摩动作以示友好,但这一行为却遭到男子不满的凶悍目光。

     ”干什么呢?“男子在感觉到背后有人放置了什么东西的瞬间回过神来,一把推开了谄媚中的大汉并瞪了他一眼,”还有,别一口一个英雄的,长成这个样子还说话这么娘娘炮,你再这个样子恶心我,下次你再来这个地方我就不接你的救援任务了。“”好的,好的。“大汉自讨没趣,又只得满嘴答应下来。”对了,我接的救援任务是救两个人,怎么现在这里就你个女人?“男子稍稍四周换望,瞟了眼大汉并抛给他这么一个问题。“人?我这背后有啊。”大汉在回答问题时却是不敢直视男子的目光,而在把身后的“粽子”抱到身前掂了掂时却感到有一柄利器从自己的后背穿到前胸,“还挺健康的呢。”大汉为了缓解这尴尬的气氛,讪讪地自言自语了句。“哎,你还是个当父亲的?”男子看了看那颗“粽子”,又将头扭了开来,“当着孩子的面还这副模样,只怕是这孩子以后是要被你带入歧路喽。”“英雄。。哦不,大人您教育的是。。”大汉背后一凉,无数冷汗爆发而出,“小的不敢,不敢。。”“好了,先别说这个。”男子却也只是自己到处瞭望,没接大汉的话头,“我的任务让我救的是人,不是商品。而且这种任务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最起码得有个遗物。比如说。。。一柄闪亮的匕首。“男子说完自顾自地走向之前迪猪逃窜的方向,留下后面冷汗直流的大汉在空中凌乱。”是是是,哦,不,这不是商。。“话音未落,大汉感觉身前似乎有着一条透明的绳带,同时自己后背一紧。

     大汉失去了意识。

     真惨。这是男子看到反射着光芒的匕首后血肉模糊的小孩时的第一念头。”应该是死了吧。“男子将手探到小孩的鼻头,却又感受到了丝丝鼻息,”居然还留着条命。“重新起身,审视小孩遍身的伤口,”虽然伤口很多,却无致命的伤口。“得出这结论后,男子将小孩由躺着的姿态抬起,”好吧我错了。致命伤还是有的。”男子耸了耸肩,手上却不敢停下。一只手固定住小孩的身体姿态,另一只手则在自己腰带位置挎包中搜寻着拿出了一瓶深绿色液状物品,并娴熟地将它起盖,而其中的液体在开盖的一瞬间就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似的,一部分液体化为气体在小孩伤口周围盘旋着,却也是奇怪,原本还在滴着血液的伤口在气体的包围下却停止了出血,而在全身不再出血时,瓶中仅存的液体则是清瓶而出,在大小不同的伤口处按着一定比例分布并填补无法完美自愈的撕裂创伤型伤口,在这过程中濒死的小孩不断地发出不知是舒服还是难受的低沉的呻吟声,不时,满身的创口快速结痂,有的甚至直接被药物暂时修补完全。目睹着这一神奇变化的男子却毫无惊讶的神情,甚至有点想笑。

     看样子还是失血过多。男子心中如是想着,将原本的瓶子迅速放回背包,又很快地拿出一个小号的蓝瓶快速地拧开它的盖子并在小孩的头上淋下,随机换上一个装着四个深浅不同绿的看起来像是没有头部和尾部的蝶类的火苗似的东西的盒子,这几团“火苗“前头还有对应它颜色的液体小池子。”仙灵火,交给你了。“男子轻轻念道,第一和第三团火苗轻轻跃起,沾取了自身前头可以将自身颜色变得更深一个层次的液体后翩翩从小孩被打开的口中进入,而在一段时间它们颤颤巍巍地跌撞出来之时,小孩地脸色明显不再那么苍白。

     ”有趣。“重新收起了所有药品,男子地脸上布满了愉悦的笑容。”蕾雅,我们走吧,我背那个娘炮,你带这两个小孩说的过去吧?好好好,我再带着个满身是血的行了吧?“也不知面对着空气男子在跟谁交谈,可以得到的结果是他讪讪地带着所有的三个人走了,脸上却也没露出什么沮丧的表情,似乎这已是习以为常。

     而在另一端,熊声咆哮不断的地方,一颗巨大的树上传来了一阵清脆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