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偶遇
    “这狼。。。好帅啊。。”宏毅看着那头比自己大了无数倍的生物,心中最先升起的居然不是恐惧和不自然,他反而是以一种观看艺术品的姿态打量着马上就要把自己干掉的东西。“如果自己是死在这种神物的手下的话也不亏啊。”小宏毅迷妹似地看着“狼”一步步向自己逼近,“总比跪倒在那肮脏的魔物之膝下。。”“等等,我刚才在想什么!这东西怎么突然间跑到我面前了”回过神来的宏毅铩地从自己一直坐着的石头上弹了起来,“我靠,说好的这种看起来就牛的可以上天的东西不打小朋友屁股的吗,怎么看起来要被干掉了。。。欸,怎么我脚底下的土在动?“

     没错,宏毅脚下的那块石头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天上升,并且伴随着两条石头前从土里冒出来的蒸汽,宏毅身前后的一大片土地都在不断的震动中撕裂开来。一秒。两秒。三秒。而面对着这一切,宏毅则似乎已经停止了呼吸,整个人姜在大石头之上无所作为地看着自己被送到于那头”狼“的头颅一般的高度,与此同时,”狼“也不再静静地看着”土“装神弄鬼,带着将撕裂空气般闪电的爪子直接糊在宏毅脚下的那块”石头“上。

     电光,火花,震动,爆炸,滚泥,降雷。

     ”诶,我在哪?“宏毅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这里是天国么?嗯,好像不对,我似乎还能感觉到自己的手。。”宏毅艰难地从一块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之上爬了起来,意识却久久无法回复至正常。“这红红的是什么?是我的血么?“宏毅看了看自己沾满了鲜血与泥土的手,原本就处于翻江倒海中的胃不由得有种将里面的东西倾泻而出的欲望。

     ”。。“宏毅瞟了一眼之前自己刚醒来之时的地方,又看了看周围———烧尽的树木余灰以及四沟八壑的土地。在正午的太阳中,这荒凉之景却也不那么吓人。”我运气真好,掉到这块地上,不然就要被不知哪个怪物不知不觉中干掉了。”短暂的休息之后宏毅摸了摸放在胸前的小袋子,“还好我的伙食还没掉,不然我这几天就没得吃了。我那不良心的老爸也太坏了!他儿子都快死在家门口了也不来看看,他还不让他回家!“宏毅用力地捏了捏袋子,”算了,还是先吃个脆新球冷静一下吧,按《战存》上讲的,我得快点跑出这个破林子,不然可能就会被这些七啊八啊的给干掉了。我还小,还想多享受一会儿生活。“宏毅把脆新球小心翼翼地放入嘴里,仔细地品尝着那颗球果的味道,”上路吧,我,没时间可以浪费了呀。“

     不知多久以后,反正天还没暗。

     “叮当,叮当”宏毅咀嚼着嘴里的脆新球。“叮当,叮当”宏毅停下了脚步。“是不是那群商队的叔叔阿姨良心发现,回来这里找我了”想着想着宏毅便停下脚步,竖起耳朵辨认铃铛声传来的方向,“在左边么。。。”宏毅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边等待“救援,”一边还思索着怎么向那个两个领头儿兴师问罪。“叮当,叮当。”宏毅满怀期盼地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投以满怀希望的观察。“叮当,叮当。”宏毅换了个坐姿,一只手撑在地上支撑起整个脑袋,另一只手举得高高的希望有人在这片满是树木的地方中看到他。“叮当,叮当”宏毅重新端坐了坐姿。“叮当,叮当。。。”宏毅实在是忍不住了,整个人唰地跳了起来,“你们是不是瞎的啊,这么大一个。。。。哇。。。”正当宏毅想开口大骂的时候突然间一个不比他大的东西直接撞到了他身上,摔了宏毅个狗吃屎。“我靠原来这铃铛的声音是你发出来的”宏毅揉了揉径直砸在地板上的下巴,在一只手撑起整个人之后稍微端详了一下把自己撞到在地的“东西”,那个被轻轻晃动的东西便瞬间吸引了宏毅的眼光。“哎,白等一场了,早知道就自己继续往外走了,没准这个时候已经走出了这个破森林了”

     “小瓜,你去哪了呀,小瓜!”就在那个“东西”还没爬起身子时,一声声急切又略带猥琐的声音从刚刚它跑过来的方向传来,宏毅转头看了看声源的方向,而听到这个声音时,那个“东西”,饿,准确的说是一个小男孩仿佛瞬间脱离了致残状态一般得从地上弹了起来。当然,回过头来看他的小宏毅的下巴又遭殃了。“哎呦。。。你这真是”宏毅再一次被顶得头朝下摔了个倒栽葱,而那个似乎被“强化”的人则是再一次变得奄奄一息得躺在了地板上。

     “你这个人有毛病吧”宏毅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撞了我一下就算了,这还在顶我一下,真是不能忍”,随即把那个小男孩踢到了一边,“你爸妈没教你走路要看道的吗!”宏毅踩了踩小男孩的背。“还不理我的喽”宏毅在问了半天小男孩问题,不过他的应对则是宏毅一生中第一次体会到的“无视”。“你这个人。。”宏毅也问的累了,只好以“战争践踏”的方式来发泄自己内心的愤怒以及这几天被种种不明AOE波及的憋屈。

     “小帅哥,脚下留人!”正当宏毅踩得累的不想再踩时,那个略带猥琐的声音再一次出现在了他的耳边,宏毅便卖个人情停下了0CD的“践踏”,“你又是谁啊。”宏毅一脸幽怨的神情,“你不会就是那个不会教导自己儿子的家长吧”“对不起对不起!”猥琐的声源的主人终于扒开了草丛出现在宏毅面前,不过令宏毅吃惊的是一个长相英武的人居然会有那么一个奇怪的声线,“是我的管束无方,一个不小心把放他出来瞎跑”,那个男子转了转眼珠子,“还好小英雄您及时把他管束住才没让他做出更多更出格的事情”“行了行了,别说这么多没用的了,把你儿子带走吧,你看看他,父母都在眼前了还想着跑”,宏毅稍稍用力,挣扎着想爬起来的小男孩又只得好好的待在地上,只是现在他似乎很有精神气,就算身体基本被定住了还是没放弃跑的努力。不过这一切都是无用功,因为很快那个英武的男子便把他牢牢地绑了起来,“还跑,老子回去不打死你,妈的”男人重重地甩了一巴掌在继续做挣扎的小男孩脸上。“诶,有话要好好说,别用粗啊。看来你们真是教育失败,滥用家庭暴力,难怪他想跑路”宏毅还沉浸在做了好事的喜悦之中,整个人轻飘飘的膨胀的不行。“我先走了,你回家和他好好说话,打人是不好的行为。”宏毅说完便背朝那对“父子”哼着小曲子离开了。只不过宏毅有个坏毛病,心情很好的时候喜欢砸点什么东西。。比如。一颗无辜的树。。。

     “轰!”那棵树在一声巨响之后便被腰斩似的倾倒向了一边。

     跟着树一起倒下的,是男子停在空中的,打向前方的拳头。“是的,小英雄”猥琐的声音中一股庆幸的情感夹杂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