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天”降邪恶?
    在士兵大会散会之后不久,姚奇就被小宏毅连扶带背地带到了理疗室。。。。额,准确的说是凌云台,林家嫡系族员专用的医护所。

     在凌云台内,有一大一小两个个头不成比例的人坐在一张柔软且颇具林家风范的大床上。“姚奇叔叔,您刚才说您参加过的战争中有一场最为印象深刻,那它为什么是最为叔叔你所铭刻于心的呢?”床上的小个子扑闪扑闪着他那对可爱的大眼睛问道。

     “哦,那场战役啊”姚奇似乎完全从刚才承受的痛苦中脱离出来,沉浸入了对往事的回忆中,“那年叔叔也有23岁,自从13岁从军出征以来大小场面也见识了不少,可是没有哪场能有那一场令人惊心动魄。临阵,在我们小队长做最后的鼓励,让我们完成冲锋准备时,原本碧蓝晴朗的天突然间就布满了乌云,而对面的阵营上方黑云不断地向一个不知道哪冒出来的人身上靠拢。顷刻之间,乌云在对面阵营上方凝结成一个奇丑无比的不知道是什么怪物的头的样子。在我们疑惑之时,那怪物头嘴巴一张一合,我们头顶上的乌云便下起了血雨!对,就是血雨!那血雨诡异无比,只要皮肤沾上了血雨便会变得无比的疯狂,不仅开始残杀队友,还会在疯狂中慢慢被雨腐蚀最后化为一滩血水!”

     姚奇目中无光,似乎深陷于那日战争的阚泽之中,“所有人,我们所有的战士都死了。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活了下来也不明白为什么对阵的士兵似乎也在世界中蒸发了一般不复存在。我在血海中漫无目的的走啊走啊,看着重新回归碧蓝的天,再环顾原本是草原的荒漠,不知不觉中就失去了知觉。。。。。我醒来之后只知道被林家的人救了下来,他们看我身体和作战经验不错便把我分配到这里做个小教官。”最后姚奇渐渐回归了平静,看着一旁早已一脸严肃的小宏毅,停下了话语。

     “叔叔的这段经历真是可怕,看来这场战役也算是失败了。。。”小宏毅似乎也刚刚从恐怖的气氛中缓过神来,“那么叔叔,那个可怕的法术是什么?为什么会产生这么大这么可怕的效果?“姚奇苦苦一笑,“这应该是个该死的“修”世界的邪术士的邪术士的禁咒吧,但是这可怕的怪物头的召唤语居然颇为滑稽,叫什么“天降邪恶”,哼,没见识过的没准以为是个捉弄人的东西。”“天降邪恶。。。”小宏毅看了看姚奇那不知是笑是哭的表情,似乎想起了些什么事情“那姚叔叔,我先回去了,你好好养伤,下次那些士兵再不乖就跟我说,我罩你嘻嘻~“小宏毅挥了挥手手,从床上坐了起来便一路小跑往林家族院中赶去。“恩,谢谢哈!诶,慢点跑,别摔着!”姚奇目送着小宏毅离开了这个房间,“为什么感觉这还是有三个不同人格而且之间性格差好多。。啊,那个该死的邪术士,我早晚有一天会有机会见证他惨死在我面前!”

     “怎么才回来啊,去玩了那么久?”坐在族长室里头的林建一脸郁闷地看着刚刚跑进族院的林宏毅,”宏儿,来族长室见我。”林建对着旁边一个黑不溜秋的圆饼阴沉沉地扔下两句话便继续处理。。饿。。笔怎么断了。。。

     出事了,这是宏毅听到他爸给他传音时的第一直觉。果不其然,宏毅刚进族长室就挨了林建一顿臭骂,什么“学习五分钟玩耍两小时”啥的啥的形容词都出来了,而自知碰了老爸底线的宏毅只能是乖乖的接受批评。“对了老爸,你知不知道一个从天而降的招法?”宏毅在接受了快20分钟的口水洗澡后,终于在林建喝水的时候找到了插入话题的机会。“什么东西?从天而降的东西林北见得多了,作为他哥哥我多少也了解一些。说吧,咒语是啥?”“天降邪恶。““啥?”“天降邪恶”“。。。。”林建瞪大了眼睛,“你从哪听说的天降邪恶?”

     在被问清楚了这名词是从哪听来的之后宏毅便被一脸惊惧的林建叫了出了族长室。

     “北子,你听见了吗,三年前那个小教官姚奇是于天降邪恶这个“修”之邪术中幸存而被我们捡到”林建在打发走宏毅之后便传音唤来了他的族弟,“据我们之前所了解,这个姚奇在加入我们之前是个王家的人,而正好是在我们捡到姚奇那一天我得到消息王家派去攻打堪斯尼王国边境小镇易代历的军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全军覆没,可我当时也不敢相信那片荒凉空旷的沙漠会是20万大军的坟墓。现在我明白了,该死的堪斯尼居然勾结“修”那群杂修,更不可容忍的是他们居然是和那些邪术士钩钩搭搭。北子,我现在该怎么办?“林北在倾听完林建的话之后沉思半晌,”哥,我认为当今之急,须上报国家,周连众族,合众流之力镇卫边疆。现林王两家亲似同族而陈宋等族也慎心瑾行,提防敌之反扑。若敌入愿刀入点亦或全线推进则我等小族若齐心协力则能有抵抗之能,若“修”之大军加入,则吾等皆必失阵。且敌更有“修”之邪士,有以小取大之能,若无皇援,则我族危诶,国家危诶!”

     “北子你说的有理。”林建也不得不冷却下急得快烧坏掉的脑筋,“闪斯,速速来族长室,将这份密报送去给当今圣上!谨记虽然你的小闪跟你的小命一样重要,但是我们的脑袋没了,你全家的脑袋也是保不住的!”“哥,我认为有一人或须培养,或须抹杀。此人若无法忠心于吾等,他日若成长。。”

     “北子你说的一直是对的。”林建重新坐回了族长椅子上,邪邪一笑,“心行性,哼,早晚都会是我的手下。天,将降邪恶,又如何?我,即是打破这邪恶的正义。边境摩擦的小打小闹,终于能掀起真正的腥风血雨了。国家大乱之时,亦是我成元帅之时“

     宏毅:很好,今天又是充(读)实(书)的一天。

     几日后

     “宏儿啊,这里有个任务。”林建一脸“你懂得”的笑容,“特训营实力,满足;十岁,恩,啥?没满足?你再说一遍?恩,最后是读完《战士的野外生存教导指南》这点你最近倒是很努力的去完成它嘛。现在所有条件都完成了该出去见识见识世面了。明天慢慢走哈,没两年半载的别回来哈`“说罢便塞给了宏毅一个小包,“明天带上它,没错的!出了家就别回头哈!”

     “为什么这么赶啊”“听爸爸的不会错的啦”“万一我不懂事被骗了咋办”“那就打他啊”“。。。你就这么想让我走吗?”“。。。。。”“哈?”“这是每个族长继承者的任务!再说我打你了!当年我也是这么过来的!”

     宏毅第二天便带着一头????“被赶出了”他生活了9年的城——红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