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蛮荒部落大揭秘
    到了这里之后,麦和阿占明显放松了不少,只见阿占对着里面嘿嘿哈哈的不知道说了什么,一会的功夫,就从里面涌现出一大群人来。

     李优仲开始麻木,他原本以为麦和阿占的身材已经够魁梧了,但是出来的人群之中竟然能有几个比阿占的身材更加高大。阿占跟他们比起来就好像奥尼尔跟姚明比起来一样。他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小矮人进入了巨人国,事实上人群中有几个明显是小孩的都比他高一头!

     他现在愈发肯定,他来到了蛮荒时代。也只有这个时代的人类,才会长的这么像凶兽,嗯,还都是人形的。

     一群人围着李优仲不断的指指点点,搞得他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好在被人当作动物围观的时间并不长,一声咳嗽之后,人群之中自动让出一条道路,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太婆走了过来。

     老太婆走路颤颤巍巍的,一副一阵风都能吹倒的样子。从表面上看不出她多大年龄但肯定很老。满脸的褶子,双目看似无神,但眼睛里很有东西,李优仲无意中跟她对视一眼,发现自己差点陷入一种短暂的昏迷状态,马上已开目光了。她带着三根羽毛做成的奇怪帽子,大拇指上还带了一个硕大的戒指,脖子上带了许多奇形怪状的骨饰。嗯,整个人打扮类似印第安人的巫师,一看身份就不一般。

     李优仲心中一动,莫非他来到了母系氏族?也只有母系氏族才会女人当家。

     老太婆对着李优仲叽里咕噜的说了一番话,声调阴阳顿挫但却相当的好听,有一种怪异又很和谐的韵味,李优仲猜测这老太婆在这里应该是负责传承语言的,很可能是部落的领袖!

     可是问题来了,就算老太婆说的再好听,奈何李优仲根本听不懂啊。但是不回话明显不是明智之举,他只好连比带划,表情夸张的表明自己的来历。

     “老婆婆你好,我是在森林之中迷路了,然后就结识了你们这里的两个猛男,他们把我带过来了,我保证我是没有恶意的……”

     老太婆明显愣了一下,李优仲听不懂她说什么,反过来她也听不懂李优仲说什么。她只好转过头,对着麦和阿占问话。麦还是很有逻辑的,开始复述事情的经过,其中重点强调李优仲身上带了世界上最好吃的美味佳肴这一点。

     李优仲没猜错,这老太婆正是这个部落的巫,负责传承和教育。在麦和巫说话的间隙,李优仲开始打量周围围观的吃瓜群众。这一看不打紧,他差点把眼睛给瞪出来。

     这里的男人穿着都很粗犷,上半身斜裹一块大大的兽皮,腰里系着一条不知道用什么植物纤维织成的宽腰带,下半身差不多都是赤裸的。

     女人的穿着上半身大同小异,只不过下半身多了一件跟男人腰带一样材质做成的粗布裙。部分女人比较开放,上半身完全光着,只用齐腰的茂密长发盖住胸前两托硕大的凶器。不知道谁说了一个笑话,有个女人笑的前后摇晃,胸前的凶器也跟着摇摆,直接把李优仲给晃晕了。

     这一瞬间李优仲只想说,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的,可是我晕奶!

     有一点还要说一下,这个部落有点像神话故事里的修罗族,男人大多丑陋,女人却异常美丽。所以也难怪李优仲会晕了,试想一下,这么多漂亮的妹纸几乎赤-身裸-体围在他跟前,他怎么可能不晕。

     这会儿麦已经把情况说的很清楚了,巫想了片刻,打算接受麦的建议,好好招待一下李优仲,以便以后结个善缘。

     巫吩咐了几句,阿占高兴的喊了一声,看来他对李优仲的大白兔印象非常深刻,这下李优仲能留下,他心里是最高兴的(李优仲的大白兔?总感觉那里不对的样子)。

     既然巫都吩咐了,他自动带入到引路者的角色。看着李优仲的窘态,阿占走过去哈哈大笑,一掌拍在李优仲的肩膀上,然后对着他挤眉弄眼,一副你好色,但是我很懂你的猥琐表情。

     “嗬!”这一掌差点没把李优仲给拍死,他眼泪瞬间流下来了,脸也因为疼痛难忍开始变得扭曲。意识到自己的力量使大了,阿占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对着李优仲咧嘴抱歉一笑。

     这时候巫催促了几句,阿占本来是想再次把李优仲夹在腋下的,这下他也不好意思了,直接将李优仲举起,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快步跟着巫走了。

     周围的人也想跟过去,巫锐利的目光一扫而过,大家都作鸟兽散了。这个目光恰好无意中被李优仲看到了,他心里开始一阵胆寒。这老太太哪是双目无神,分明是目光如炬,如有实质!

     坐在阿占的肩头,他们很快就到了巫的房子。李优仲定睛一看,巫的房子果然是部落里最豪华的,最起码装修不错。房子整体的风格也不完全是石器时代,反倒类似于水浒里面的聚义厅。

     屋子旁边各有两列长长的条几,下面是用树墩子做成的凳子,上面还贴心的扑了一些蒲草做成的垫子。正对着大门的是一张类似于龙椅的石头椅子。石椅的造型看起来是精心雕刻的,上面还铺了一张不知道什么猛兽的整张兽皮,兽头应该做过特殊处理,栩栩如生的盯着门口,彰显出无可匹敌的霸道气息。

     巫做出了请的手势,李优仲有点明白了,这是要招待我啊。欸,还别说,这个点也真的有点饿了。他扫了几眼,然后走到巫下首的一个条几,用眼神询问是否可以坐在这里。

     得到巫肯定的答复后,李优仲慢慢的蹲下去,坐在旁边的凳子上,他当然不敢坐满,只是做了半拉屁股,挺胸抬头的目不斜视。

     巫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心里面想着,果然是世家子弟,吃饭的礼数很足。她自己走过去,大马金刀的坐在了上首的石椅上。

     几个看似佣人的妇女开始忙前忙后,不一会的功夫,李优仲的条几上已经放了三大件可以称之为饭的东西。包括一大盆不知名的水果菜蔬,一大盘不知名的看起来不知道烤熟没烤熟的烤肉,一大件黑漆漆的类似于小型瓦缸的陶器皿,里面装满了绿色的液体!

     巫在上面威严的说了几句话,屋子里陆陆续续又进来几个人,从气场上看每个人都很有气势,应该在部落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李优仲不由暗自苦笑,还真是看得起我,这宴会的规格挺高啊!

     等到人都差不多了,巫一声令下,开吃。下面的瞬间欢脱起来,虽然每个人身份都不低,但巫准备的食材也不是那么容易就吃到的。

     刚开始大家还自重身份,吃的比较文雅,直到一个大汉感觉自己吃的不太过瘾,索性抓起一大块烤肉塞进嘴里,嚼了几口迅速咽下,甚至还不忘拿起旁边的瓦缸灌了自己几口。

     一股浓烈的酒香瞬间充斥其间,李优仲这才发现原来瓦缸里面的绿色液体居然是酒!

     靠,有他么绿色的酒吗?

     看着旁边的人狼吞虎咽,李优仲心里感到的不是开心而是煎熬。要知道按照他以前的性格,他可是最喜欢跟同事一起吃饭。俗话说的好,抢着吃饭才够香。可如果周围是一群野蛮人在大口大口的吃着半生不熟的烤肉,甚至烤肉上依稀还能残存的血渍。

     “呕......”

     李优仲感觉胃里一阵翻腾,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强行冲出来,好在他及时忍住了。不然如果他这个时候吐出来,保不准这群吃嗨了的野蛮人会把他当成肉给烤着吃了。

     巫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李优仲身上。看着李优仲眉头紧锁,手捂口鼻,一副想吐又不敢吐的样子。巫的眉头一皱,心里面暗自嘀咕,看来这人的身份是世家子弟应该八九不离十了,吃不下这种粗枝大叶的家宴。

     巫招手叫过来一个人,指了指李优仲那边,随口说了几句。

     不一会的功夫,一个少女款款走到李优仲跟前。这少女估计还有点身份,从衣着上就看出来了。这女的上半身裹了一个抹胸,下半身穿了一个虎皮裙子,虽然依然很清凉,但至少该遮的地方都遮住了。

     少女对李优仲抿嘴一笑,李优仲差点看呆了。如何判定一个女人是不是绝世美颜各有各的标准,但从这个少女出现的一瞬间,李优仲的脑海里就出现了这四个字,倾国倾城。

     且不说这个少女精致的五官,只看她那被蛮荒锻炼出来的魔鬼身材,以及这副完美躯体下没有被红尘污染的清澈灵魂,就比李优仲见过的任何一个女明星都要漂亮。硬要李优仲找个明星类比的话,就是身材更棒更健康的巅峰李若彤。

     少女挨着李优仲坐下,从腰间拿出一把小刀,细心的将李优仲面前的大块烤肉切割成小块,一一放进一个小号陶碗里。等肉全部切好之后,少女又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双筷子(当然也是大号的),一只手夹起一块肉,一只手放在下面保护,缓缓的凑到李优仲的嘴边。

     卧槽!这他么是老子人生第一次被美女伺候着吃肉,难怪有钱人都喜欢找美女陪吃饭,这种感觉,真是要上天啊!

     李优仲下意识的张嘴,等肉进入嘴巴里以后,他机械的咀嚼了几下,然后咽下肚去。少女看他吃完,又给他倒了一大杯酒(请参考扎啤酒杯的大小),再一次送到了他嘴边。

     李优仲现在还是恍惚的,他甚至不知道刚才吃下的肉是什么味道,现在他的魂儿全部都在眼前的美女身上。

     咕咚咕咚喝了两大口,李优仲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在自己晕倒的前一个瞬间,李优仲不忘整了整头发,扭头对少女一笑,做出自己这辈子最帅的表情,傻傻一笑道:“呵呵,真是好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