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对不起了我的华山哥
    杜华山,李优仲的直系领导,年龄不大,能力一般,能做到管理层完全是运气好,在公司创立之初就投入到大领导麾下,在排排座分果果是个人都会分配点什么的原则之下混了一个小领导,并且一做就是三年。

     按道理说,华山就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领导,大家都是打工的,但华山哥也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出来工作,什么事儿差不多就可以了,大家面子上过得去,糊弄糊弄皆大欢喜就行,毕竟大家拿多少钱就做多少事儿嘛!

     但是华山哥的脑回路异于常人,他的工作思维和工作方式及其奇葩。首先,他对仅有的三个下属一个都不信任,其次他没有给下属建立良好的工作次序,李优仲算是老员工,后面两个比他晚来一两年。一般的领导都会对老员工给予一定程度的权力和信任,以旧带新,以便于工作的开展。可华山哥偏不,华山哥居然是以养蛊的原则来对待三个下属!

     也就是要让三个下属斗来斗去,他自己私下里极力蛊惑两人新人干掉李优仲,以便于好好享受拥有决定权带来的快-感。拜托,就是一个小小的网络公司,又不是什么国企事业单位,哪怕是销售部门需要内部竞争的也行啊。团队就四个人,整天搞的这么乌烟瘴气干嘛!看看其他团队老大为下属着想,下属报之以桃,组内其乐融融的场景,李优仲不止一次想要申请换组,但每次都因为胆小怕事人微言轻而不了了之。

     再说说华山哥的说话方式,他的说话方式完全没有过脑子。且不说他整天上网,随便看了点东西就开始吹逼,嘴里出来的词汇都是几千亿的体量,反过头来又会因为买菜贵了几毛钱在公众群里面公开抱怨,这种自我打脸的事儿干的不计其数。虽然吹牛这个能力在现在职场中确实是很重要的一项技能,但要是把牛吹爆了,还不如干脆不吹呢。

     华山哥的其他雷事举不胜数,每个人在工作中都会遇到各种奇葩的上司,但能奇葩到杜华山这种地步,也是蝎子拉屎独一份了。

     李优仲在家里给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随手打了一辆车,怀着跟他耍耍的戏谑心情,上班去了。好巧不巧的,居然在公司门口下车的时候,刚好遇到吃过午饭走路回来的杜华山。

     杜华山停止了步伐,眼神阴沉的站在那里,等待着李优仲的上前打招呼。在他的思维里,旷工两天倒没什么,关键是没有跟他说,这种错误在他眼里就是弥天大罪,毫无组织性纪律性,丝毫不把他这个领导放在眼里。况且看这厮居然舒舒服服的从车里下来,自己却要走路回公司,这他么是什么世道?!

     想象中的卑躬屈膝唯唯诺诺并没有出现,对面的李优仲也并没有假装看不见他而亏溜溜的上楼,杜华山就这么看着李优仲一步步走向自己,尔后随手到了一个招呼,再平常不过:“hello,华山,吃过午饭在这里晒太阳呢?对了,那啥,我这两天有点事儿,没来上班。不好意思啊,也没跟你提前打招呼。好了,你先晒着,我还有点事儿,先上去了。”

     不给杜华山反应的时间,李优仲转身上楼,瞬间消失,他心里面那叫一个爽快,对不起了我的华山哥,今天咱就是来让你吃瘪的!

     看着李优仲的背影一步步消失,杜华山的肺都要气炸了,尼玛小子你欺人太甚,以为先发制人就可以打发我了?不给点颜色看看,你都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杜华山平复了一下心情,告诫自己要克制,不能气急败坏,叫其他人看了笑话,要是连自己的下属都收拾不了,以后还怎么在公司混!

     李优仲哼着不知名的小曲,优哉游哉的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先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后坐在椅子上打开电脑,找到虎扑篮球网,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隔壁的张金柱蹬了一下地面,依着惯性滑行过来,压低声音说道:“阿仲,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我电话里不是跟你说的很清楚了吗?华山哥现在正在气头上,你赶紧服个软,去跟他道个歉,这事儿也就结了。”

     李优仲笑着拍了拍张金柱的肩膀,毫不在意的说道:“兄弟,谢啦,真高兴到现在你还愿意跟我说话。但是我跟你说,道歉,我是绝对不会去的。你不知道我卑微的活了小半辈子,最近突然有点想明白了。我的人生不应该是这样子的,我打算换个活法,不再让自己受到任何委屈。”

     张金柱睁大了眼,一副烂泥糊不上墙的便秘表情,“阿仲,你疯了?!现在找工作多不容易你不知道?什么叫不让自己受委屈?我跟你说,人生在世,就是来受罪的!什么叫男人,男人就是受难的人。你听我的话,赶紧去跟华山哥道歉。我再给你在旁边说几句好话,这事儿就这么过去。”

     李优仲摇了摇头,道:“金柱,别再劝我了,我不会去的,而且我很确定自己在做什么。”

     看着李优仲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张金柱突然灵机一动,把声音再降了十分贝:“咋的啦阿仲,是不是找到新下家了?”

     李优仲微微一笑,为了宽下小伙伴的心,道:“也可以这么理解吧,反正如果干的高兴,我就再待一段时间。要是杜华山敢为难我,今天我就跟他翻脸!”

     张金柱还想再说什么,李优仲桌子上的电话铃声响起。他对张金柱嘘了一声,拿起电话。

     “阿仲,来我办公室一趟。”

     是杜华山。

     李优仲又拍了拍张金柱的肩头,对着他灿烂一笑,道:“好兄弟,不用担心我了。现在华山叫我过去一下,我去跟他聊聊。等我回来请你喝酒。”

     过去敲了敲门,里面传来杜华山威严的声音:“进来。”

     进门,伸了个懒腰,李优仲随意道:“华山,你找我?有什么事儿?”

     杜华山被压制的怒气差点破宫,这厮也太猖狂了吧!

     他再次强行压住自己的脾气,沉声道:“阿仲,你到公司几年了?”

     李优仲道:“差不多快四年了。”

     杜华山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是啊,都四年了。阿仲你有没有想过,都四年了,你怎么还是一个小员工,将来有什么打算?难道当一辈子的小职员?”

     李优仲不轻不淡的回了一句:“我觉得还好啊。”

     “还好?”杜华山提高了音调:“你这是在混日子,你这样下去迟早被公司开除!咱们公司就是像你这样不思进取的人太多了,才一直没有起色!你知不知道一年有多少毕业生?一年又有多少人失业?这体量都是百万量计的!在这种百万计体量的环境中.......”

     又来这套,能不能搞点新名词!

     李优仲突然扑哧一声笑了。

     杜华山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强压怒火道:“李优仲,你笑什么?”

     当一个人叫你全名的时候,表明这个人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李优仲丝毫不在意,反而觉得有点好笑,他斜着头看着杜华山道:“华山,其实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什么是体量?你整天几百亿几千亿的体量,这体量到底是啥玩意?”

     “体量就是......”杜华山刚要解释,突然勃然大怒道:“我是在跟你说体量的事情吗?你别给我扯乱七八糟的转移话题。我就问你一句话,这两天去哪里了?有没有把公司纪律放在眼里,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好吗?

     李优仲先吐槽了一句,然后淡淡说道:“公司我当然放在眼里了,很感谢公司给我机会,让我在刚来魔都时有个工作可以挣口饭吃。但是你嘛,我为什么要把你放在眼里?你一不是妹纸,二给我发工资的又不是你,我为什么要把你放在眼里?”

     杜华山震惊了,一瞬间连说话都开始结巴:“你,你,你说什么?”

     李优仲一字一句道:“我说,你有什么资格让我把你放在眼里,你有一点做领导的样子吗?你有做一点领导该做的事情吗?一个屁大点的小官,整天拿着鸡毛当零件,以为桌子上放一本卡耐基《人性的弱点》就是成功人士了?”

     杜华山的脖子都气红了,事实上他是喜欢装逼,但并不擅长撕逼,马上陷入李优仲的语言陷阱,跟着李优仲的节奏走了:“我怎么没做领导的事情了?”

     话还没说完,李优仲直接抢断道:“哈哈哈,你还好意思说?你看你每天都在研究帝王之术!你说你是不是脑残?说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话,还帝王之术,啧啧。”

     杜华山的终于反应过来这个劲儿了,“你管我每天做什么事,在这里,我是领导,你是下属,你就应该听我的。这个组就是因为我才没有垮掉!”

     “呵呵,因为你?”李优仲像是听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我倒是觉得,如果没有你,这个组才能起死回生。正是因为你在,才成为整个公司的笑柄!”

     PS:为所有骂过傻逼领导的小伙伴走一个!另外,求点推荐票,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