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王姐的腊肠要上天!
    好在第二天是周末,李优仲睡到中午才起床。得,这下好了,还他么省了一顿早饭钱!

     肚子啊肚子,你都不能消停会,不知道咱现在得勒紧裤腰带过活吗?李优仲一边吐槽着自己一边在狭小的出租屋翻箱倒柜,四处找寻可以充饥的东西。

     幸好这不是月底,家里面还有一些存货,宅男嘛,泡面火腿必然要准备一些的。李优仲穿着个大裤衩,用热得快烧了一壶热水,给自己准备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火腿泡面,并且打算今天就吃一顿饭了。

     “小李在家伐?”房东王姐在外面敲了敲门。

     王姐是李优仲在上海认识的为数不多的好人之一。三十多岁,刀子嘴豆腐心,看似雷厉风行,实则善良心软。一头齐耳短发,身材还没有变形,正处在巅峰的尾巴上。王姐本人在一家公司担任人事主管职务,三年来从来没涨过李优仲的房租,还隔三差五的端点水果或者晚饭给他吃。

     “王姐,我在呢,你等一下啊,我马上给你开门。”李优仲用手搓了搓脸,让自己看起来尽量精神点,套上一件外套,给王姐打开了门。

     “得,今天怎么又吃泡面啊?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泡面没什么营养,以后尽量少吃这东西。那啥,你姐夫出差回来了,给我从那边捎过来不少土特产,腊肠!我自己也吃不了那么多,给你带过来一点尝尝。”

     王姐素面冲天,上半身随便穿了一件宽松的家居T恤,下面是紧身的打底裤,浑身散发的熟-女味道。

     李优仲赶紧收回目光,心里面对自己鄙视不已,这是亲姐,怎么能有污污的想法呢?

     “哎哎,还是王姐好,还惦记我这种小赤佬。这辈子关心我的女人,除了我妈也就您了。”

     王姐白了李优仲一眼,没好气道:“少跟我耍贫嘴了,有这点时间,你还不如把自己的狗窝收拾的干净一点,就你这样的,怎么找女朋友呢?”

     王姐随手替他整理了一下桌子,继续絮叨道:“哎,我也懒的说你了,一会我打算出去买点菜,晚上给你姐夫好好做一顿。对了,你要是有空,就一起过来吃点吧,也省的自己老是吃泡面。”

     李优仲心里一阵感动,他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言不由衷的拒绝道:“不不不,那哪好意思啊。再说,你跟姐夫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了,我去当电灯炮多不合适,我是那么没眼力价的人嘛?”

     王姐似乎没想到这个,她絮絮叨叨的又说了李优仲几句,比如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比如总宅在家里怎么能找到女朋友,比如当着房东的命却操着当妈的心等,直到李优仲举手投降保证吃完之后好好打扫一下房子才款款离开。

     等王姐离开后,李优仲心里面暗暗发誓,以后发达了一定要报答她。可这个念头才闪了他又泄气了。

     人王姐本地人,家里面有车有房,工作体面,家庭和睦,生活美满,哪里有他帮忙的地方!

     哎?也不是!

     李优仲突然想起来,有次他生病躺在家里不想去医院硬熬着,王姐以为他没在家,和姐夫在家里难得放肆了一次。王姐正处于三十如虎四十如狼的年纪,姐夫各方面都好,就那方面似乎有点力不从心,王姐可是埋怨了不少。

     啪,李优仲给了自己一个耳光,今天这是怎么了,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还胡思乱想这些干什么?

     李优仲叹了一口气,把王姐拿过来的腊肠切一些放在了泡面里,等到泡的差不多了,拿起叉子吃了起来。

     吸吸溜溜几大口之后,泡面就吃的差不多了。眼看着就剩下几片腊肠和几根泡面,李优仲准备把汤一口不剩的喝掉,希望可以顶饿顶的久一点。

     他看了一下手里已经没用的叉子,对着垃圾桶比划了几下,做出了一个投篮的动作。

     走你!

     “雾草,什么鬼!!!!”李优仲屁股底下的凳子突然消失了,家里一切东西也都消失了,眼前出现了一片茂密的原始森林!

     到处都是参天巨树,这些树木宽的吓人,几个人合围都抱不住,脚下荆条荆棘密布,郁郁葱葱。空气清新无污染,呼吸一口跟吐纳真气似得。

     只是在树枝上喳喳叫的那只鸟儿有一米多高了吧?

     那边草丛里密密麻麻爬来爬去的四十公分的小虫子又是怎么回事?

     一人多高的大白菜和拳头大小的蜜蜂又他妈是什么情况?

     李优仲瞬间懵逼了,他不知道是自己变小了,还是世界变大了。自己是穿越了,还是穿越了,还是自己穿越了?

     “哎呦,雾草!”因为一直保持坐的姿势,李优仲没有注意,等到回过神来,屁股底下失去了支撑,一下子摔了个狗吃屎。手里面的泡面甩了出去,几片腊肠更是甩的远远的。

     “什么情况!什么情况!什么情况!”

     李优仲控制不住自己的恐慌,只能歇斯底里的大叫着,他是个纯粹的唯物主义者,二十多年来一直信仰共-产主义,是最坚定的无神论支持者。

     可眼前的情景实在超出了他的认知,尤其让他惊恐的是,树上的那只鸟人似乎发现了他,眼神凌厉的看着他。

     李优仲瞬间发毛了,他看懂了巨鸟的眼神,那绝对是看食物的眼神,他开始害怕了,妈呀,难道要成为一只鸟的食物?

     巨鸟高嘶一声,张开双翅朝李优仲俯冲了过来!

     巨鸟尖锐的喙离李优仲越来越近,他已经吓傻了,心里面想要拼命逃离,可两条腿却不听使唤。

     雾草,要死了!

     得亏他命不该绝,巨鸟翅膀掀起的风救了他一命,这股风好死不死的居然把他扇倒了!李优仲在地上翻了个滚,两条腿瞬间恢复了知觉,他妈呀叫了一声,死命的抱头逃串,根本顾不上回头看。

     不对啊,人怎么能跑过鸟呢?我是不是该S型跑?

     李优仲使出了吃奶的劲儿跑着S曲道,他发誓现在就是博尔特也不是对手,不过他心里的惶恐丝毫没有减小,整个人越来越绝望,知道自己会死不可怕,等死的来临最可怕,也许下一秒就会被啄掉一块肉了吧?

     后面突然传来巨鸟一声短促的鸣叫声,这声音里充满了惧意和绝望,再然后就是悉悉索索吞咽食物的声音。

     李优仲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想要活命,必须冷静,冷静,再冷静!他决定不跑了,转身回头看了一下。

     雾草,雾草,雾草!

     刚刚还威风凛凛的巨鸟现在已经成了食物。只见一条水桶粗的蟒蛇咬住了巨鸟,正在努力的吞咽,巨鸟的身体已经有一半进入到了蟒蛇的口中。

     李优仲再次定睛一看,头皮一下子炸了。这他么是蟒蛇没错,他还是看过狂蟒之灾的,只是,一条蛇身上长两个蛇头又是什么鬼?

     说话间蟒蛇已经将巨鸟像小鸡子一样吞进了肚子,可一只鸟明显没有填饱它的肚子。蟒蛇转过头,两颗头四只眼直勾勾的盯着李优仲,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双头蛇滑动身体,一下蹿出了五米,眼看着再有两三下就会蹿到李优仲跟前。

     李优仲已经被吓的麻木了,他无意识的囔囔道:“老子不玩了,我要回家......”

     唰的一声,李优仲的身影瞬间消失。

     双头蛇扑了个空,庞大的身体没刹住车,朝前面滑行了十多米才停了下来。两个蛇头互相对望了一眼,似乎再询问对方是怎么回事,煮熟的食物怎么突然消失了?

     两个蛇头似乎争吵了一会,这才慢悠悠的朝森林深处滑去。

     一阵尖锐的破风声传来,似乎有东西飞过。这东西速度快如闪电,连空气都被斩开了。双头蛇明显惧意大增,着急的扭动着躯体,企图用身体的其他部位保护自己的七寸,然而来不及了。

     一个类似地球扩大版S型的回旋镖飞过,恩,对,地球型号扩大十倍就行,回旋镖快速精准的接连掠过双头蛇的七寸,砰砰两声,两颗蛇头掉在了地上,震起了不少尘土。

     回旋镖不知道什么材质,通体漆黑,散发着点点寒芒,一看就不是凡品。不过投掷回旋镖的人同样实力惊人,能从三十米开外扔过来干净利落的切掉蛇头,地球上最厉害的特种兵也做不到。

     两个身影迅速靠了上来,只见他们脸上画着粗犷的图腾,穿着简陋的兽皮,脖子上戴着夸张的牙齿项链。每个人都两米来高,身上的肌肉跟小山包似得,眼睛里闪着锐利的光芒,整两个人型凶兽。

     “哈哈,麦叔,你的回旋镖越来越厉害了,更难得的是,一镖两头!如果只是切掉一颗头,这畜生还不好对付了。”

     年青的那个拍手称赞,并且快步去将回旋镖捡了回来,恭恭敬敬的交给麦。

     被称作麦叔的中年人脸上的得意一闪而过,笑着摇着头道:“不行了,不行了,不比年青那会了。倒是阿占你,别怪麦叔说你,你就是太贪玩,你的天赋比麦叔高多了,你要是勤加练习的话,超过麦叔是早晚的事儿。”

     阿占傻头傻脑的挠了挠后脑勺,也笑道:“知道了,麦叔,我会努力的。”

     麦开始擦拭自己的回旋镖,阿占突然洗了洗鼻子,疑惑的问道:“麦叔,你闻到了吗,什么味这么香啊?”

     “你这么一说,倒还真是,这股味以前从来没闻到过。”两人开始四处寻找,片刻之后终于找到了李优仲甩出去的泡面。

     麦叔突然激动了起来,整个人都语无伦次,“阿占,我们可能捡到宝了,你看看这个碗,上面有画,还有字!就算是巫最宝贵的碗跟着比起来都是云泥之别。咱们要为部落立大功了,这个碗带回去,说不定可以换个大宝贝!”

     阿占同样激动起来了,兴奋道:“那还等什么,麦叔咱快回去啊!”

     “嗯,咱得保护好,不能被其他人抢走了。”麦一脸严肃的道。

     阿占马上警觉了起来,两人就这么藏着一个泡面碗,小心翼翼的回去了,连猎杀的双头蛇都顾不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