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沈若初,你真贱(上)
    昨天把江心悦送回酒店后,景焱自己也回了别墅。停好车子从车库里出来,正好碰见x通物流的快递员上门送件。

     当时还以为那快件儿是家里阿姨的。

     因为他所有的包裹信件,都是使用公司的地址。不会直接邮寄到家里。而沈若初,早在两个月之前就从这里搬出去了。

     不成想东西还真是沈若初的。

     他替她签收了包裹,然后看着快递单子收件人那栏上的“沈若初”三个字,不知怎么就想起了刚刚在自助餐厅的卫生间门口,她一声不吭掉头走开的时表情。

     有点儿慌张,有点儿难过。还有点儿……叫人心疼。

     于是拿出手机给她拨了通电话过去,结果刚响了一声就被她挂断。

     而他听着那甜美机械的女声,心里忽然就莫名其妙地生出一种冲动……他想要见她。

     立刻、马上!

     原本景焱是可以在沈若初楼下和她碰见的,结果车子刚驶上东二环就遭遇了一场昏天黑地的堵车。足足一个小时,交通才重新恢复顺畅。

     之前坏掉的楼宇门修好了。

     景焱看见沈行之的车就停在楼下,但是在对讲器上摁了沈若初家的门牌号,却无人应答。打她的手机也是无人接听状态。又拨了公寓的座机号码,这次倒是接通了。

     那一声虚弱无力的“喂”字透过听筒传进他耳朵里时,景焱心里就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恰巧这时候和沈若初住同一单元的一对老夫妇遛弯儿回来,便趁着他们开门的功夫跟着一起进了楼门。

     在外面砸了半天的门没人应。刚开始隐隐约约听见里面有声音,后来就一片寂静了。

     心里那种不安的感觉越来越浓烈。

     然后,就在他准备让助理找开锁专家过来的时候,门却打开了。

     她苍白着一张脸,满头虚汗。摇摇欲坠地冲他傻笑后,就昏了过去。

     …………

     快递的盒子挺新的,看样子运输途中很精心,没受什么损坏。

     沈若初盯着上面的单子看了半天才想起来……自己前段时间在某家知名的汉服订制工坊的官网上订了几套汉服。那时候客服说单子多,得等段时间。结果之后没几天,她和景焱的婚姻便出了问题,从别墅里搬了出来。

     那时候她心力交瘁,哪还能记着这点儿鸡毛蒜皮的事去改地址。于是就一直忘到了现在。

     “那个……”沈若初用指甲在快递单子上自己名字的周围画圈圈,“你昨天来,就是为了给我送这个么?”

     景焱“嗯”了声,又补充一句,“不全是。”

     不全是……沈若初听见这三个字心头蓦地一颤。抬头刚想要说些什么,却忽然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

     景焱掏出手机时看了她一眼,“喂,心悦……”然后,他一面轻应着,一面转身出了病房。

     而病床上的人看着他开门离开的背影,忽然觉着肋间一阵针扎般的痛。

     她咬着牙深吸了一口,下一秒抬起手,狠狠一耳光甩在自己脸上。

     “沈若初,你真他妈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