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38章
    七级是一个极度不完整的社会。

     这个社会里居住的人是平等的,他们拥有同样生活的权利,但是却没有同等的自由。对于这点,苏瓷深有感受。

     “好臭。”元帅大人挥了挥手,把鼻子旁的恶臭给散开,“你以前在这里生活吗?”

     “是的。”苏瓷叹了口气,“我确实在这么脏乱的地方生活着——你嫌弃了吗?”

     “并没有!”迪恩翘起了自己的尾巴,万分心疼地捧起苏瓷的脸蹭了蹭,“要是能早点遇见你该多好,你真该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

     “别蹭得我满脸口水!”

     苏瓷拿起了自己的光脑开始查询起了七级的地图。七级的地图很不完整,因为政府根本不屑于做这些功课,但是为了必要的战争,他们还是草草地做了一些标志性的地图。地图上面标注了大概的场所——比如六级墙,比如七级研究所。

     “尸体会放在哪儿呢?”苏瓷戴着个鸭舌帽,有些疑惑地看着光脑。上头的标注十分不明确,他们也不可能就这样漫无目的地去寻找医师的遗体,“研究所?”

     “不,不可能。”迪恩穿着连帽的衣服,宽大的兜帽挡住了他美丽的金发,他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看上去与七级的居民无异,“他们不会把这种东西放在有地图标识的地方的。”

     “那么会在哪儿?”

     迪恩双手叉腰,“不知道。”

     “那该怎么找?”

     迪恩面带微笑,“不知道。”

     苏瓷一爪子糊上去,“你说说,要你何用?”

     “给你暖床用。”大喵竖起自己的尾巴,讨好地在苏瓷的面前摆呀摆,似乎想引起他的注意,不过苏瓷根本没空理他,又看起了自己的光脑,这让迪恩很是委屈地收起了自己的尾巴。

     “七级太乱了,我想我们该找些人问问。”苏瓷按了按自己的鸭舌帽,“不然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七级不仅没有地图,也没有任何的办法能让他们找清这些线索。不过好在七级并不是很大,若是放在古地球,不过相当于一个省份而已。

     苏瓷和迪恩给了一些人面包和营养剂,他们很乐意地提供给他们一些信息。短短的一个上午,他们就在光脑上绘制了一半区域的地图,不过可惜的是,这些区域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只有几个乱坟岗,森林和住宅区而已。虽然迪恩和苏瓷他们看上去很可疑,不过这些七级的居民并不在乎——他们只要有吃的就好了,在他们二级完全不屑于吃的营养剂和营养面包,没想到却成为了七级最抢手的食物。

     “我听说北边有一个监狱,”幸运的是,他们碰上了一个懂得很多的居民,他告诉他们,“那个监狱是由上边儿派下人看管的,所以那里常常有一些狱警扔下不要的食物和物资,我也曾经去那里捡过东西,不过那里很危险。”

     “为什么?”

     “因为那里的狱警很凶,如果被他们抓到的话,会被打死的。”贫困的男人摇了摇头,“他们会把尸体都丢在那里发臭,而不会管他们,所以尽管那里的物资比较丰富,还是命比较重要。”

     迪恩皱着眉头,“你们的生活一直都是这样吗?”

     “是啊。”

     “你们不会想着改变吗?”迪恩问道,苏瓷看着他握紧的拳头,知道他是第一次见到七级。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男人看着并不在乎的样子,“虽然我曾经试图想要反抗,但是那是政府所命令下来的——尽管它并不承认我们,但是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它。反抗是没有结果的。”

     男人拿着面包离开后,迪恩的表情一直郁郁寡欢,沉默着看着地上的石头。这是他第一次来七级,这也是他第一次明白政府体制的缺陷——他们一直生活在最顶端,就算他是一名元帅,他刻苦学习武术,为了保卫萨瑞星球而战斗着,但是他也是生活在上层的人。他知道每个阶层的生活都不一样,但是他不知道每个阶层会不一样到什么程度。或许正如苏瓷所说,他保护的是一个阶级,而不是一个星球。

     “七级居民的人都很好。”苏瓷突然说道,“他们只是贫困了点儿,但是他们的本质并不坏。他们应该拥有平等的权利,不是么?”

     迪恩重重地叹口气,苏瓷知道他在想什么——他是一名元帅,却无法保护所有的居民。或许真的如海德亲王所说,海希尔陛下的统治已经开始变了味,他会变得越来越贪得无厌,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臣服于他——那么,这个星球,已经辉煌了一千多年的星球终将走向崩坏。

     或许,是换个统治者的时候了。

     不过他才不会如海德亲王所愿,把他的迪恩送上这个禁锢着的皇位呢,迪恩是多么喜欢自由啊。苏瓷想着,根本没在意他何时在迪恩的前面加上了一个“我的”。

     “天气太热了。”迪恩抬起头看着天空的太阳,七级并不像二级那样有着人工调节天气,保持温度的适中,这里没有那种东西,所以经常冬天十分寒冷,夏天十分炎热,饶是身体健壮的迪恩也一下子受不了这样的天气,“可惜这里并没有什么咖啡店可以坐一坐,我见过最好的休息地,就是南边儿垃圾堆上的那沙发。”

     “要来我家吗?”苏瓷突然想到了什么,对迪恩说道,“虽然七级很不完善,但是七级的住所是固定的,就算离开后还依旧会保存,我们可以去那里休息休息。”

     “回、回你娘家吗?”迪恩的脸唰得红了,但是他还是从鼻子“哼”了一声,“你这是在邀请我吗?你邀请我的方式不应该更浪漫一点儿吗?”

     “爱去去不去滚。”

     迪恩讨好地凑上去,“当然去。”

     苏瓷照着自己的印象来到了他曾经居住的地方,附近没有任何的变化,所以他很快就找到了那栋住宅楼。迪恩小心翼翼地看着四周,那十分残破的墙壁以及裂缝让他不禁怀疑道,“这栋楼真的不会塌吗?”

     “你要学会习惯它的摇摇欲坠。”苏瓷头也不回地向上走,绕过楼梯口散发着恶臭的垃圾,通过了狭窄的楼道走到了自己的门前。大门还是当年的样子,上面积满了灰尘和蜘蛛网,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小心蜘蛛网——”苏瓷还没有说完,迪恩嚷嚷道,“有什么东西粘到我的手臂上了!”

     “回去洗一下就好了。”苏瓷叹了口气,在门的把手上刷上了光脑的磁条。

     光脑很快就读出了苏瓷的身份,门很快地打开了。虽然门外十分破旧,但是政府为每一间房子都配备了空气循环器,所以里头的空气还算清新——不过,也只是相对于外头脏乱的七级来说了。

     “这是你以前住的地方吗?”迪恩好奇地问他,他巡视着四周,这是非常空荡的房子,除了一个冰箱,一个书桌和一张床之外几乎没有其他的东西了。因为苏瓷的离开,这里没有任何遗留下来的东西,这让本来很小的房子变得有些宽大起来。

     苏瓷把包里的营养剂放到了冰箱里,这天气喝冰冻的营养剂能比较好的降温,他转过头在床板上擦了擦灰尘,然后坐了下来。虽然在六级和二级生活过了一段时间,但是当他再一次坐在这个坚硬的床板上,还是能回想起当时在这里的感觉来。

     “这床真硬,你晚上怎么睡的?”迪恩也坐在了他的身旁,不过他对此十分的嫌弃,“这么硬的床板能睡人吗!这样的地方中午怎么休息?!”

     “爱睡睡不睡滚。”苏瓷朝他翻了个白眼,直接倒在了床板上。因为彻夜的研究,他消瘦得十分明显,脊背的突出的骨头和坚硬的床板碰撞在一起,硌得他难受得扭了扭身子,不过在他还没有想好该用哪个姿势的时候,迪恩突然从身后抱住了他。

     “就你那小身板还想睡这种床。”迪恩嘟嘟囔囔地把他抱在了自己的怀里,用下巴蹭了蹭他的头顶,“你头发还挺香的……”

     苏瓷本想挣扎一番,不过身后的怀抱非常温暖,而且他的脊背不会再难受地硌在床板上了,于是他默默地任由这只大喵抱着他蹭啊蹭,许久才轻声说道,“睡吧,我有点累了。”

     苏瓷眯上了眼睛,正当他要陷入梦乡的时候,突然一只冰凉的手从他的衣服底下钻进,修长的手指像是在钢琴上雀跃一般,轻轻地抚上了他的肚脐眼,还有向上的趋势!苏瓷眯了眯眼,一把抓住那双作恶的手转过头狠狠道,“迪恩·埃尔德,你找死啊?!”

     “你……你没睡啊!”迪恩做贼心虚地想要抽出手,不过被苏瓷钳制得一时收不回来,只好惊慌失措地喊道,“亲、亲亲,我在梦游呢,刚刚……刚刚想要在你睡觉时候摸你的人,绝对不是我!”

     苏瓷把他的手一抽,大声喊道,“你是不是想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