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28章
    “……蒂尔登……”苏瓷用手摸了摸画像上的脸。画像十分逼真,上头还富有昂贵的边框裱起来,这个边框上有金色的羽毛形状——那样美丽的金色羽毛,苏瓷在起源史中看到过,那是独一无二的,帝国第一元帅的象征。

     “苏瓷先生,请问你在做什么呢?”

     只能管家的话打断了他的怔忡,苏瓷转过身,指着元帅的画像问道,“这位是——”

     “您看的这个画像,是赛尔特家族的世交,也是一直所侍奉的对象,迪恩·埃尔德元帅。”智能管家恭敬地对他说道,他很友善地解释着,“这个相框世世代代都是元帅的画像,只不过这一代的赛尔特家族,与迪恩元帅的思想更为接近,所以迪恩元帅常常会来到赛尔特家族做客——您瞧,他不是正在这儿嘛?”

     “迪恩元帅在这里?”苏瓷顿了顿,“他……有兄弟吗?”

     或许蒂尔登是迪恩失散多年的亲弟弟……因为家族战争而长年流浪在外,甚至失忆,所以他才长得那么像?又或许蒂尔登是迪恩同父异母的哥哥,作为私生子他不得不掩饰自己的身份,甚至以色|诱的方式请求带他来到这个令人伤心的地方……

     “不,迪恩元帅并没有兄弟。而且,今日还是您送他回来治疗的——您拯救了迪恩元帅的生命,这可是至高无上的光荣。”智能管家的话给苏瓷浇上了一大盆冷水。

     “我……今日送来的人,他不是……”苏瓷的手指从画像上滑落,画像上的人依旧那是那样极致美丽的容貌,但是他不是六级的蒂尔登,而是来自帝国一级,皇室贵族,第一元帅的——

     “迪恩……蒂尔登,”苏瓷咬牙切齿地说着,如果可以他真想伸出自己的爪子把这幅画像和蒂尔登——不,现在应该说是迪恩抓得稀巴烂!蒂尔登念快一点儿难道就不是迪恩吗?!什么从二级来,什么和莱安很熟,这一切都是借口!他就是迪恩,和赛尔特就是至交!

     “管家,请问迪恩元帅在哪里?”苏瓷尽量让自己变得十分友善,他弯着腰笑道,“我正好要去看下他的病情呢?”如果能补刀的话,那真是极好的。

     “他正和公爵大人在三楼的茶厅喝茶呢,您——”智能管家还要说什么,就看到苏瓷飞快离去的背影,他恭敬地弯下腰,“您走好。”

     苏瓷兜兜转转来到了三楼的茶厅,三楼的走廊没有任何人,因为他被莱安准许随处走动,所以智能佣人并没有拦下他。三楼的茶厅是一处私人茶厅,当苏瓷走到门口的时候,隐隐听到里头有说话的声音。

     当然——里头的赛尔特和迪恩并没有感觉到他的到来。

     迪恩的精神力刚刚恢复好,所以没有往日的敏锐,而莱安正在很认真地与他探讨,所以也并没有察觉到——因为这个地方,不是普通人能进的,当然,他早就忘了自己准许被迪恩所信任的苏瓷来回走动的事情了。

     “我的脑袋要痛死了!”迪恩喝了一大口红茶,“如果不是叔叔把我弄到这里来,我就不用这么辛苦地在这里折腾了!”

     “别抱怨了,幸亏你在这里,如果你还在六级的话,谁也救不了你。”

     “总而言之,你告诉和议会了吗?”迪恩问道,“我想我急需要去看看叔叔到底在做什么,如果我不尽快的话,他万一发现我活着的事情,他很快就会出动了!我不想那么早死!”

     迪恩的叔叔——元帅的叔叔,就是国王吗?苏瓷在墙角细细地听着,他说如果国王听到他还活着,就会出手,他的意思是……

     他的亲叔叔,海希尔国王,会杀了他?!!

     苏瓷震惊地向后退了几步,然而尽管不敏锐的迪恩还是很快地发现了异常,他飞快地站了起来跑到了门口,抓住眼前人的脖子就按在了墙上,他眯起了眼睛喊道,“你——”

     “天啊是谁在偷听?!为什么有人能混的进来?!”莱安匆匆地从房间走了出来,再看到苏瓷的一瞬间,他懊恼地拍了下脑袋。

     迪恩明显也很震惊,他第一时间放下了苏瓷,尽管苏瓷还有些眩晕,但是迪恩很快地扶住了他,目瞪口呆地问道,“你……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咳……”苏瓷搓了搓自己的脖子,迪恩竟然一言不合就掐他脖子!就算是他在一瞬间也无法避开迪恩的攻击,如果迪恩没有及时放下手的话,他恐怕会死于被掐死!

     不过苏瓷还是抬起头看着他,“你问我在这里做什么?我也想问你在这里做什么!蒂尔登——不,现在应该说是……迪恩·埃尔德?元帅大人?”

     “你……你为什么会……”迪恩长大了嘴,他万万没想到会被苏瓷发现的那一天!他明明掩饰得很好!

     “你想问我怎么知道的?”苏瓷看穿了他的想法,他用手指着莱安道,“你好基友把你的照片挂在走廊,还标上了名字——我又不是眼瞎,我能不知道那是你吗?”

     “那不是!”迪恩无力地做最后的挣扎,“那是我失散多年的哥哥。”

     “迪恩元帅没有哥哥。”苏瓷很快答道,傻了吧,这个借口我早就想过了。

     “我失忆了,我不记得有这个人。”

     “那你还记得莱安公爵?”苏瓷望着他,“你们曾经是一对怨侣么?”

     “我……”迪恩放弃了挣扎,“我不是故意骗你的。我这么做是有原因的。”

     苏瓷瞅着他,虽然他一开始十分震惊,但是想想看,迪恩也是迫不得已的——从他们对话来看,他被国王逼迫“沦落”到了六级,在六级过上了如此“苦难”的生活,并且好不容易来到二级与莱安公爵碰头,在追杀的途中他也是被迫这么做的。

     “……”看着一向骄傲的迪恩像只大型犬一样耷拉着尾巴和耳朵,苏瓷突然觉得自己才是一名迫害者,他在逼迫迪恩说出实情!这么一向,苏瓷有羞愧地碰了碰他的衣角——好像碰到他的尾巴一样小声道,“好了,别低头了,告诉我怎么回事吧。”

     “你不生我气吗?”迪恩也很羞愧,他不仅冒充了omega,霸占了苏瓷的家,还用计谋(其实就是美人计)迫使苏瓷答应,他以为苏瓷会很生气的,但是很意外的是,他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激烈地愤怒着……

     “我明白你的为人,虽然是傲娇了点儿,但是……”苏瓷答道,“你或许有自己的理由。我不会干涉你。”

     “原来你不生气啊!”迪恩松了一口气,虽然他眼里还有些羞愧,但是他很快挥了挥手昂起头,“我就说——我堂堂帝国第一元帅,怎么会做出让你们这些居民生气的事情呢?!”

     “……第一元帅的脸皮也是第一厚啊。”苏瓷说着,跟着迪恩走进了茶厅。

     莱安在一旁无所事事地端详着自己的指甲,迪恩小心翼翼地递给苏瓷一杯茶,把事情的始末都告诉了他——迪恩知道,一个从七级而来的居民受到政府严格的监管,没有任何的秘密,而苏瓷又来六级不久,连超市都不熟悉,更别提其他的了。他莫名地对苏瓷,就有一种油然而生的信任感,而且——

     就算他不说,苏瓷也听到了。

     “这个社会是不完善的。”苏瓷认真地回答他,“七级的制度本身就是不合理的——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地方,许多东西都不是我们出生就能拥有的,包括美貌,财富与权力……还有所属的属性。但是我们是平等的,包括自由。”

     “我并没有去过七级,这次去六级,也是我第一次去的。”迪恩低声道,“我并不知道,七级有多么脏乱,多么缺少平等——我从出生起就在了皇室,守卫着治安,守卫着人民——”

     “但是,你守卫的成为了级别,而不是人民。”苏瓷说道,他从七级而来,他很明白那种感受——那种疯狂的痛苦与嫉妒,所有人都在疯狂地喊着“为什么是我”,是的,为什么是他们呢?

     “我想,”莱安在一旁插嘴道,“这或许是因为,皇帝陛下的统治,并不那么如意吧。”

     “……这话是可以乱说的吗?”苏瓷询问道,难道不会被杀头?不过迪恩没什么表示,他反而陷入了沉默之中。

     迪恩和莱安又说了些话,无非是关于这次的计划的——苏瓷很明确地表示会帮助他们,所以迪恩放心地拉着他离开了茶厅,不过离开前,苏瓷还是很恶寒地收到了来自莱安的媚眼。

     他已经受够了!政府给他判别的omega是错误的——为什么没有任何人相信!

     “别向他发送信息素了!”迪恩狠狠地对着莱安喊道,“他对除了我以外的人的信息素没有任何反应!”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小美人,下次再见啦。”莱安对他发了一个飞吻,兴奋地站在茶厅旁挥手告别,“我们在下个计划里见。”

     “下个计划?”苏瓷眯了眯眼,“我想,你这个意思代表着,我也会参加吧。”

     “当然!”莱安答道,“我想,我们的计划里十分需要你的帮助,你应该会帮助我们吧?毕竟迪恩和你的关系这么好。”

     “你在说什么!……”迪恩恼羞成怒道,不过苏瓷很快地揪了揪他金色的头发,对他展露笑颜道,“放心吧,我会帮你的——不过以后别再叫我给你做蛋炒饭了。”

     迪恩的脸“蹭”地红了起来,拉着苏瓷离开了茶厅,假装听不到莱安戏谑的笑声。

     ***

     距离发现蒂尔登就是大名鼎鼎的迪恩元帅已经过去了一周有余,事实上也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他真正的身份。虽然卷入了这场意味不明的战争里,不过苏瓷觉得,生活还是有些改变的,比如——

     “什么?!”阿奇尔一掌拍在了桌子上,“你说你给所有的女医师都要到了迪恩元帅的签名?!”

     “……不可能吧。”连一向漠不关心的艾德琳都停止了涂手上的指甲油,把头转向了这里——她在诊所混了那么久,来上级修行了这么多次,一次都没有见到迪恩元帅本人!——虽然她本来就不在意。

     “是的,”苏瓷点头道,他们大概发现不了一直在他们身旁的蒂尔登就是迪恩元帅吧——因为他们的地域无法见到迪恩元帅的真人画像,所以都无法知道迪恩元帅真正的模样。

     “那么,你有和迪恩元帅合照吗?”阿奇尔兴致勃勃地问道,诊所所有的人都知道,他可是迪恩元帅的死忠粉和迷弟呢。

     “我不可能和他合照的。”苏瓷说道,“因为他十分高冷,让我用三盘蛋炒饭才说服了他帮我签名。”

     “是吗,迪恩元帅真是可爱呢。”秦玉在一旁插嘴道,他们面面相觑着笑了起来。

     苏瓷默默地看着自己光脑上的签名,他的本意可是想要来黑迪恩的,没想到人红的时候,怎样都红,说不定放屁都是香的。

     “说起来,接下来的一个月是自由练习时间,我们都需要练习,苏瓷……”阿奇尔用钦佩的眼神望着他,“你就不用了吧?昨天的考试成绩出了,地球医术和实验课你都得了s耶!”

     “s……s么……”苏瓷谦虚道,“没什么,教授教得好而已……这种考试是最公平的系统出卷,我可没安杰尔说得那样卖身得来这样的成绩哦。”

     “说到安杰尔,”秦玉一本正经地告诉他,“他被菲尔斯得抓走了,据说带回去审判——说他扰乱了修行,以后都不能来了。不过诊所现在很缺医师,大概还会留下来吧。”

     苏瓷看着秦玉给他传来的视频,里头的菲尔斯得正气得面红耳赤地教训安杰尔,安杰尔低着头一言不发——也对,这个时候如果再不承认自己的罪行的话,或许被贬到七级也说不准。安杰尔大概还不知道是迪恩操控了他的智能飞船,所以他一直以为自己的罪行是因为不熟练而在轨道外胡乱行驶。

     不过如果迪恩不那么做的话,他的罪行就是撞死医师,以及——

     帝国第一元帅了。那可就不是一句话能解决的事情,说不定赛尔特会把他拿去使用古地球历史书上的十大酷刑也说不定呢。

     “下个月……”苏瓷开口道,“下个月我可能会常常外出。”

     “这样都没办法和你一起玩了!”秦玉不开心地嚷嚷道,“你可是唯一一个比游戏还好玩的人!”

     “别拿我和游戏比!也别称呼我为好玩不好玩!”苏瓷和他对吼道,“我是玩具吗?!”

     “你——”

     秦玉还没喊完,苏瓷的光脑就响了起来。他看着手里的讯息,是迪恩传给他的——他现在依旧不习惯蒂尔登突然变成了迪恩,不过幸好他和元帅大人交谈过了一段时间,不然他肯定不知道如何跟这个傲娇相处的。

     “我们明天就要启程了,晚上早点儿回来……”苏瓷默默地看着,就在他以为迪恩是为了他的睡眠时间着想的时候,他看到了后头的字:“帮我整理行李。”

     “你以为自己还是个宝宝吗?”

     躺在床上的元帅很快而且很得意地回复了他:“我就是个宝宝。”

     苏瓷差点儿摔碎了光脑。

     不过他应迪恩要求,很早就回到了别墅中。他打开自己的房间,迪恩并没有睡在赛尔特家族特别的床上,而总是赖在他这里不走,让他很是苦恼。苏瓷走了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起来了。”

     “本宝宝不想起床。”迪恩翻了一个身,安逸地看着手里的书。现在的书已经变成了极度精美的版本了,因为当所有人都在使用光脑的时候,书籍成为了一种特别的存在,除了用来做意味不明的“读”之外,它们更多的用处在于收藏。

     “本宝宝是什么!”苏瓷忍无可忍地喊道,自从他有一天不小心告诉了迪恩,许多地球人都会喊自己宝宝的时候,迪恩就对此无法自拔了!他不应该告诉迪恩有这个称呼的!

     “你别叫我!”迪恩不悦地说道,“我现在并不想起床,虽然你的床板硬得我睡不着!”

     “如果你再不起来,我就去造谣元帅是一个满身肥肉,秃顶而且……”

     迪恩的耳朵竖了起来,他很快地就从床上爬了下来。帝国第一元帅不应该是这样的,他应该是帅气逼人,有着一头耀眼的金发和最美的皮肤的帝国第一偶像!他怎么可以被这样的侮辱!

     看到迪恩很快地起身,苏瓷觉得他或许就像是一只不肯起来大喵,当他听到有肉的时候(或者是要把他身上美丽的皮毛割下来)的时候,他就飞快地起床了,纵使他有着最强壮的体魄,他还是会如同猫系动物一样的撒娇。

     “快来整理行李吧。”苏瓷丢给他一件衣服,“明天不是要启程了吗?”

     “是的,我们需要前往一级……啊,那里可能会有些冷,帮我带一件外套。”

     苏瓷为人工智能写上了程序,让它好好地为自己收拾行李,他有些疑惑地问道,“去一级,我们能接近皇室吗?”

     “那是自然。”迪恩解释道,“一级其实在二级的内部,并不像其他等级一样有明确的地域限制,二级本来就占据了最好而且最广阔的地区,而皇室们所居住的地方就是富饶的地区,他们许多宴会都需要有贵族来参加。”

     “其实说整个星球都是他们的天下也不为过?”苏瓷询问道,“如果有一天你结婚了,你就可以去你亲爱的伴侣说道:‘看,亲爱的,这是本帅为你打下的江山’。”

     “你在说什么呀!”听到“伴侣”两个字的迪恩耳廓有些泛红,他恼羞成怒地说道,“现在不是说这个时候吧!我们要说的计划,计划!”

     “好吧,那你说计划吧。”

     迪恩清了清嗓子,“听好了,现在正逢贵族们前往一级进行进贡的日子,他们会带着美丽的珠宝和亲卫队在一级边缘的别墅里住下,莱安会让我们伪装着混入他的亲卫队中,你就当做随行医生一起,获得得到情报的机会。”

     “可是皇帝不会认出你吗?”

     “当然不是这样!”迪恩倨傲地说道,“那个时候皇帝的亲卫队会前来巡查,我们可以找他们队长要情报。”

     “原来是这样,”苏瓷恍然大悟,“那么他们的队长是很好的人了?”

     “不,他很坏。”

     “……你逗我。”苏瓷刚刚说完这句话,突然听到了几声巨响,他猛地转过头去,发现门竟然被开了一条小缝隙!而门口有两个人正倒在地上龇牙咧嘴地哀嚎着——

     “喂,胖子,你在这里干嘛?”不等苏瓷有反应,迪恩就立刻站起来踢了踢门口那个人腰上的肥肉,“你们两个是活腻了在这里偷听吗?!”

     门口的两个人是秦玉和阿奇尔,他们只是因为好奇苏瓷最近的神出鬼没所以跟着他来了,万万没想到竟然在门口听到了如此重要的信息!他从他们的谈话中得知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于是他们惊讶地互相推囊,最后跌在了地上——

     “既然他们都听到了,那就告诉他们吧。”迪恩元帅很洒脱地挥了挥手,他裂开了笑容阴森森地对着秦玉和阿奇尔道,“如果你们敢做出任何对我不利的事情……古地球有一句话,刀剑无眼,懂吗?”

     “懂!!!”

     迪恩走进房间之后,秦玉和阿奇尔还在地上瑟瑟发抖,苏瓷本想离开,最终还是忍不住蹲下来告诉他们一个残酷的事实,“其实,他……就是你们一直想见的迪恩元帅。”

     “迪恩……是那个迪恩吗?”阿奇尔语无伦次。

     “是的,你还抢他的饭吃过呢。”苏瓷友好地告诉他,“跟元帅抢饭的感觉怎么样?”

     阿奇尔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迪恩很友善地叫人拿了一桶冷水,成功地把阿奇尔泼醒了。当秦玉和阿奇尔知道了迪恩的目的的时候吓了一跳,当他们知道海希尔国王可能对他不利的时候,惊吓得差点儿又晕了过去——不过秦玉的心理素质明显比阿奇尔好得多,他在短暂的惊吓过后,很兴奋地问道,“那么,我们也可以加入吗?”

     “你只能选择加入了。”阿奇尔用哀切的目光看着他。

     “那我又能跟苏瓷在一起了!”秦玉很开心地搂住了苏瓷的脖子,“不是说去一级吗?晚上一起在别墅里玩枕头大战吧?还有温泉——我很想去一级的温泉,苏瓷脱光了衣服跟我一起……”

     “啪”的一声,迪恩手里的玻璃杯摔到了地上,他露出可怕的笑容,“你要是脱光他的衣服,我就扒光你的皮。懂?”

     “懂……”秦玉愣愣地点了点头。

     苏瓷把秦玉搂着他脖子的手扯了下来,拍了拍他僵住笑容的脸,“回去准备吧,明天就要启程了。如果你不想被他扒了皮的话——我们明天见。”

     ***

     二级清晨的天空是美丽的,它经过人工的清洁变得更加美丽了。这个星球没有春夏秋冬的具体特征,有了人工降雪,在夏日里下一场暴风雪也不是什么难事——所以大概六月飞雪这个冤情大概已经永久成为了传说。

     莱安公爵带着他的亲卫队和随行医生威风凛凛地站在了城堡的门口。虽然这个世界上大部分是人工智能,但是军人和医师从来都是人类,因为他们更加出色的精神力和头脑,能够更好的操控机甲和手术实验,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

     他们不可能给人工智能太高的权限,因为这依旧是人类统治的世界。

     “别畏畏缩缩的好吗?”苏瓷拍了一下阿奇尔的背,“我们可是正规的随行医师,真正要掩饰自己的是迪恩好吗?”

     “元帅大人在哪儿?”阿奇尔猫着腰探头道。

     “在那。”

     苏瓷指了指不远处混在亲卫队里的迪恩,他穿着亲卫队一样的服装,脸上还戴了两撮小胡须,他的头发都藏在了帽子里,不然这么显眼的颜色,很快就会被认出来。不过和他们不同的是,迪恩很自然地挺立在那儿,看到苏瓷的目光,对他挑了挑眉。

     “立正——”队长是一个气势汹汹的年轻男人,有着黑色的头发和典型的亚洲人的长相,他叫作容锦,据说从小就在这儿侍奉莱安了。

     “向后转——齐步走!一、二、一……”

     “……我们是在开运动会吗?”苏瓷不禁问自己。

     好在这只是一个过场而已,他们来到了飞船前,整齐地上了飞船。一共有三架飞船,分别是莱安的专属飞船,一百名亲卫队的飞船以及一架战斗飞船。莱安的专属飞船里配有一名医师——苏瓷,以及两名亲卫队队员——假冒队员的迪恩和队长容锦。他们很快在上了同一架飞船,然后前往了一级与二级的交汇处的皇家别墅区。

     亲卫队队长容锦早就从莱安那里得到了消息,年轻的黑发男人端端正正地站在沙发旁,时不时地看着苏瓷和迪恩的动作,眼里满是戒备。

     “不要这样,小容锦。”莱安很无奈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他这个亲卫队队长兼任从小侍奉他的青梅竹马十分的忠心耿耿,他总是用很警惕的眼神看着除了莱安之外的人——包括从小也认识他的迪恩,“情绪请不要这么紧绷好吗?我们只是普通的来进贡而已。”

     “请不要对任何事都掉以轻心。”黑发男人紧绷着自己脑袋里的弦,一动不动地盯着迪恩元帅和苏瓷,“决不能让您有任何的意外。”

     “放心吧,小容锦,我不会有意外的。”莱安摇了摇头对着苏瓷道,“你不要介意,他就是那样的,连迪恩也习惯了。”

     “不会,”苏瓷很是欣赏他,“我觉得这样忠心耿耿的人类已经不多了。他是……alpha吗?”

     “不,他是一个beta。”莱安小声对他说道,“但是他有着和alpha一样的体魄,就好像身为omega的你比beta还要优秀。”

     ……可是我本来就是beta。苏瓷笑了笑,低下了头。

     “公爵!请不要靠得太近!您必须学会如何在关键时候自保。”黑发男人开口了,他谨慎地对着莱安喊道。

     “我知道了,别说了。”莱安挥了挥手,苏瓷看着他,发现他并没有生气的样子,一般来说如果被下属这样严格的要求都会有些生气的吧,但是莱安不仅没有任何愤怒的迹象,嘴角的笑意反而更深了。

     “喂,你干嘛看他?”迪恩把苏瓷拉了回来,他不悦地看着他的视线,那头的青梅竹马正笑得正欢,“他有什么好看的?他有我帅吗?”

     “没什么。我总觉得气愤有些暧昧。”苏瓷模棱两可地说道,毫不意外地,他看到了纯情的元帅露出了疑问的表情——算了,不需要强求太多,虽然元帅大人有着惊人的战斗力和出色的外貌,也无法掩盖他偶尔的呆萌。

     几个小时的飞船行程过后,他们来到了一级的别墅区。每个贵族自己的地区都分得很清楚,但是当有聚会的时候,他们会通过同一条轨道前往皇宫,在路上互相寒暄一番,不过此刻的街道很清净,因为莱安特地提早了三天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打听消息。

     “立正!报数!”黑发男人十分严谨地训练着刚刚下飞船的亲卫队们。医师们已经汇集到了一起,其他的医师早就习惯了,而秦玉和阿奇尔很显然不习惯这样的氛围,一下飞船他们就跑来找苏瓷抱怨。

     “飞船上的氛围太压抑了。”阿奇尔哭诉道,“他们的精神力都很强,我觉得我连话都不敢说。你们这儿应该聊得很欢乐吧。”

     “容锦队长在我们这儿,你觉得呢?”

     “……那真是不幸。”

     容锦训练着军队走进了别墅中,他有条不紊地分配着各种他们的工作——比如晚上哪些进化人类和智能军队一起守着门口,比如哪些进化人类要换班。莱安看着他的背影赞叹道,“不愧是小容锦,他做事情总是那么有条理,认真工作的男人果然是最迷人的。”

     “公爵大人!夜晚请允许我在您的门口守卫!”容锦转过头来认真地说道,“请您夜晚不要乱跑,为了您的安全着想。”

     “你这是要造反吗?!”公爵大人大声嚷嚷道,“你这是限制人生自由!”

     “可是您很危险。”

     “那么你跟我一起睡觉好了!”莱安公爵喊道。

     黑发男人很果断地拒绝了他,“不,这没有体统。”

     “不,你今晚必须和我睡!”

     苏瓷在远处看着他们,对着唯一能察觉气氛的秦玉道,“你难道不觉得,他们之间的感情很好吗?”

     “是这样的没错。”

     他们来到了自己的房间,放下了行李。为了能更好的行动,苏瓷、莱安、秦玉和阿奇尔被有意分配到了莱安的身边,也就是别墅的主楼。莱安邀请他们来到了茶厅商量下一步的事情,而黑发男人站在他的身旁,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

     “现在已经晚了,我们明天会去找皇家亲卫队队长。”莱安告诉他们,“然后询问他一些问题,比如——迪恩元帅怎么样了,迪恩元帅还好吗,迪恩元帅结婚了吗,迪恩元帅发|情了……”

     “够了!”迪恩忍无可忍打断他,“说正事!”

     “好吧,皇家亲卫队队长是一个特别讨人厌的中年男人,他一定不会答应我们。除了不会答应我们之外,他一定还会跟我们打一场。”莱安分析道,“我们正好激怒他,然后……”

     “然后有什么对策吗?”苏瓷很认真地在光脑上做着笔记。

     “没有。”莱安从容道,“所以需要脑袋很好的你来思考了。”

     “我也没有。”苏瓷微笑道,“但是有一句话我觉得很适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这么多人,总会有办法的。”

     迪恩对他的说法很满意,因为他自己也是一个随性的人。他和莱安商量了番,苏瓷和他明日会与皇家亲卫队碰面,而阿奇尔和秦玉就在别墅里守着,有什么事情就会通过光脑告诉他们。等他们说完了这些,已经是深夜了。

     莱安告诉他们,在二楼的最末有一处温泉,那儿的是现在为数不多的天然水造成的,苏瓷和秦玉都很有兴趣,他们兴致勃勃地换上了衣服,然后在别墅里转了一圈,才来到那儿的室内温泉。

     苏瓷刚要放下篮子,突然听到了秦玉的喊声,“快!快过来!”

     “怎么了?”苏瓷趴在了木质的栏杆上,猛然睁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