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试探
    “你快点想象办法,怎么帮我啊。”

     莫凡刚一问完,一股剧痛从鼻子上传到脑海中,下一刻,他发现幻境消失了,自己又回到了厂房里面。火球已经近在眼前,把他的头发跟眼睫毛都烤焦了些,他甚至能够感觉到鼻子上的皮肤有开始脱落的迹象,一股烤肉的味道从鼻孔里面传进去。

     “怎么又出来了,啊……”

     莫凡终于也感受到了之前薛清被烧的那种痛苦,大声地惨叫了一声。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握紧脖子上的玉佩,但是幻境再也没能出现。

     情急之下,他本能地伸出用两只手,想要去推开这个火球。他的左手触碰到火球的时候,火焰顺势就在左手上燃了起来。被灼烧的痛感瞬间就蔓延到了整条胳膊,他没有在意,因为面部的疼痛已经让他麻木了。

     不过,当他的右手触碰到火球的时候,那一丝熟悉的吸引力终于在胸口旋转起来。

     他似乎能够“看到”自己的整个胸膛都变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旋转的力道直接就把体内躁动不安的火炎之链吸了进去。下一刻,那吸引力又从胸口传到右手的掌心,只一个眨眼的功夫,先前那个让莫凡感到巨大威胁的小火球就被吸了进来。莫凡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一股能量从掌心传到胳膊上,再丛胳膊传到肩膀,最后传到胸膛里面,跟之前的能量混合旋转,转了两圈之后,能量被扩散开去,终于才重新平静下来。

     跟上一次相比,莫凡觉得这一次的吸收,比上一次漫长多了。但这实际上,就只有短短的几秒钟时间。因为莫凡处在被灼烧的痛苦当中,所以才会觉得时间过得慢,才清晰地感受了这整个吸收的过程。

     莫凡连忙检查了下自己的身体,头发和眼睫毛被烧坏了些,估计要好长时间才能长得起来了。刚才烧得很旺的左手只是痛而已,看起来却并没有多大事。只是鼻子部分摸起来有点软,而且已经失去了知觉,也不知道上面的肉都烤熟了没有……

     刚才因为外面火势的原因,自己的意识竟然直接就从麒麟幻境里面出来了,看来外部世界的震荡很容易惊动到幻境。但是我不能进去,小炎可以出来啊。我都已经火烧眉毛了,真的是烧到眉毛了,它都不出来帮忙一下!真的是,还亏我把它当成很好的朋友呢。

     莫凡正想再次进入环境当中,找小炎抱怨,突然感受到身后轻微的气流变化,猛地回头,见一个带着马脸面具的陌生人就站在自己身后,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

     能这样不动声色地就出现在这么近的地方,看来又是一个高手!莫凡心中盘算,开始寻思着怎样不落痕迹地把他引进里面的屋子去,让他跟贝特较量。

     不过对方先开口了:“主人在哪里?”

     莫凡松了口气:“原来是薛管家啊,怪不得看起来这么眼熟,换了身衣服,带了面具几乎让人认不出来了,估计这样回到司徒家,别人也认不出是你。”

     “主人在哪里?”薛清不理会对方戏谑的口气,再次重复了一句。

     莫凡装作很懵懂的样子,指了指里面的房间,好心提醒道:“他刚才好像很痛苦的样子,然后就跑进去了,还让我们都不要进去。”

     他虽然嘴上这样说,心里面却往反方向期待:相信你自己,进去吧,去看看他怎么样了。

     果然,薛清听了莫凡的答复,毫不犹豫地往里面的房间走去。似乎为了表示对主人的尊敬,他走得很慢,让在旁边看着的莫凡心头十分着急。

     薛清走了几步,突然又停了下来,回头等瞪着莫凡,嘴巴微微蠕动了一阵,然后转身继续往前走去。

     莫凡怔了一下,他重复一遍那个口型,比对出来是四个字:我看到了!

     刚才自己吞噬小火球的场景被他卡到了!这样的话,他应该也不难猜出火炎之链也是被自己吞噬的。

     尽管心中已经有所准备,不过这话从对方口中说出来,还是让莫凡感觉到有些压力。

     他用这种方式说出来是什么意思,既让自己知道,有不让贝特知晓,是想用来威胁自己么?没有关系的,只要他走进去,这个威胁自动就解除了。

     薛清再一次让莫凡失望了,他只是走到门口,很恭敬地说道:“主人,跟司徒南明约定的时间快要到了。”

     莫凡在心头暗骂一句:真不是男人。

     “我知道了。”贝特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听起来仿佛十分疲倦。“你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就动身。”

     其实没有什么好准备的,贝特这话的意思是让外面的人等他准备一下。这里面的含义连莫凡都听能够出来,更不用说薛清了。

     可是薛清却像是不明白一样,继续问道:“主人,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了这是个陷阱,还要闯进去吗?”

     这次,里面没有答话。

     莫凡看着薛清恭敬地站在门口,脚下似乎有微微向里面移动的迹象。他心头不住地鼓励:去吧,你没有猜错,他一定出了什么事,只要进去,你就赢了!

     似乎是感受到了莫凡的鼓励,薛清抬起头,深深吸了口气,准备进去看看。

     下一刻,他又立即低下了头,做出一副恭敬的样子。

     只见房间里面一个影子一闪,贝特出现在薛清的身旁。他似乎变得比之前更加有气力了,莫凡隔得老远都能看到,那黑袍里面有能量在鼓动。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有我在,你怕什么。”

     “不敢,只是担心主人的安慰而已。”薛清弓着腰回答。

     “咦,我的小火球呢?”贝特终于注意到被烧过的莫凡这边了。

     莫凡望了望屋顶的大洞,支支吾吾说道:“刚才有个蒙面人……”

     他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腹部猛地受到一个重击,然后整个人像炮弹一样朝着背后飞了出去。下一刻,砰的一声,他的后背重重地靠在墙壁上,把窗户上面的破碎玻璃都震落了几块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