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火龙
    在莫凡的讲述中,他把自己说成是被欺负的弱小者——基本上这也是事实。司徒静骑着摩托车到贫民区横冲直撞,不但用火链打伤了自己,还要取自己的小命。正在危机关头,一个蒙面人及时出现,帮莫凡挡了一下,救了莫凡一命。蒙面人还说司徒静脾气太暴虐,把她的火链夺走了。

     司徒静回去喊人来的时候,那蒙面人已经离开,她以为那蒙面人跟自己是一伙的,便把一肚子的恨意都发泄道自己身上,所以才有了自己被追的那一幕。

     要想欺骗别人,首先得欺骗自己。所以莫凡把这个故事讲出来的时候,他自己先信以为真了。只不过其中被欺负的是他自己,救人的也是他自己,这两个身份集合于一身,他一时间也分不清楚,自欺欺人之下,立即感觉自己的形象也变得高大了些。

     莫凡并没有说他是因为要救一位老奶奶,才会被卷进来的。虽然那才是真正的事实,不过这种话说出来连他自己都不相信,更不用说眼前这两个老狐狸了。

     果然,这一席话说出来,真真假假混在一起,把两个老头都蒙混过去了。薛清思量了一阵,找不到破绽,而且他了解的司徒静的个性跟对方讲得一模一样,反而觉得对方讲的可能才是实情。

     而贝特这边则是已经在猜测那个蒙面人的身份了,心头想着梁师道的突然消失会不会跟这个蒙面人的出现有关。梁师道的身份来历不明,但他出现的时间点实在太巧了,跟白袍老头出事的时间点一模一样,不得不叫人怀疑。

     贝特又仔细问了那蒙面人的身材和口音这些细节,都被莫凡一一细致地描述出来,而他描述的参照,正是梦里面的那个黑衣人。

     要是让贝特知道蒙面人就是莫凡自己,估计他会气得吐血吧。

     见两人都没有怀疑自己的意思,莫凡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抓住机会转移话题问道:“刚才你说有一条龙,后来怎么样?”

     “不是一条龙,是火属性五星级的源武器,火龙。”薛清见贝特的眼神,知道自己嫁祸于人的图谋已经破产了,便继续讲述。

     “梁师道很少跟我说话,这个传闻还是我无意间从司徒静的口中套出来的。据说火龙是狂暴能量的究极表现形态,极少有人能够控制得住。而一旦控制不住,使用者就会有被能量反噬的危险。所以最开始发现火龙这个结构的时候,思源学院也没有把它制造出来——当然,这其中也有结构太复杂,制造起来非常困难的原因在内。”

     “虽然困难,但也有人在做。就在十年前,有人把这种结构完美地制造出来了。不仅制造出来,那个制造者还自己尝试使用火龙。结果他被狂暴的能量反噬,神志不清,几乎把一个城市摧毁,最后他自己也全身爆体而亡。这便是我知道的全部了。”

     薛清把故事讲完,莫凡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此刻,他已经陷入了深深的震撼当中。

     一个人毁灭一个城市,这就是五星级的能量么?

     之前贝特在讲解源武器分级的时候,是用十公分厚的钢板来作为标准参照的。这种讲述虽然也清晰地表明武器的威力,但是对于莫凡来说并没有多么直观的感受。现在他听到火龙的毁灭性的能量,一下子就感到害怕起来。

     五星级有这么多能量,那二星级的能量又有多少,自己身体里面那条火炎之链又该有多危险?

     “好了,时间快到了!”贝特突然这么说了一句。

     “什么时间?”莫凡被贝特这句话弄得莫名其妙。

     “睡觉的时间!”

     说着,贝特一个手刀朝着莫凡挥过来。

     下一刻,莫凡感觉后脑一阵剧痛,然后双眼一黑,就晕厥了过去。

     砍倒莫凡之后,贝特又对薛清做了同样的事情。他检查了下两人的状态,确定他们一时半会儿是不会醒过来的了。然后蹲下来,一副要把莫凡也捆起来的样子。

     没有任何征兆地,贝特突然转身朝着屋顶挥了挥手,同时一个小火球瞬间从他的手心浮现出来,迅速向屋顶飞过去。

     “砰”的一声巨响,屋顶被炸开一个大洞。

     贝特身影一闪,瞬间出现在屋顶之上。他四下打望,远远近近都没有看到有别的人影。

     “难道是自己看花眼了?”

     贝特跳下来,一手拎起一个人,犹豫了一下,又把莫凡放下来,单独拎着薛管家跃出去,身影连续闪了几次就消失在重重叠叠的建筑物之间。

     莫凡醒过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屋顶有个大洞,任他怎么猜也猜不透发生了什么事。

     外面的天空已经暗下来了,灰蒙蒙的,估计是已经到了晚上。有冷风吹进来,让他觉得生出些凉意。墙角有一堆灰烬,那是原先几个混混儿的日用品被燃烧后的尸体。摩托车停在另外一个墙角。除此之外,厂房内就别无他物。

     贝特和薛清两个老头都已经不知去向,现在偌大的厂房里就只剩下他一个人。还好自己并没有被细绳困住,也不知道是贝特相信他跑不出去,还是不屑于对小孩儿下手。以莫凡的观察来看,估计前者的可能性更高一些。

     逃走是不用想的,说不定这是贝特给自己下套,好顺藤摩根找到火炎之链。即使贝特没有给自己下套,逃出去之后能不能躲过司徒静的搜索还是一个问题。而且一旦成功逃脱了,贝特也不会放过自己的吧,那样一来他就要面对两方面的搜索,还不如就呆在这里,至少司徒静那关有贝特去挡着。

     当然,他不愿逃走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这个原因就是小胖。既然贝特已经知道了自己跟小胖之间的关系,他完全有可能把对自己的所有火气转嫁到小胖身上,这是莫凡不愿意看到的。无论如何,绝对不能让小胖被卷进来。在逃走之前,这是他必须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不过,这个问题先放在一边,他现在当务之急是仔细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看看自己“吞了”火链之后有没有什么异样,会不会被能量反噬。听了火龙的故事之后,这个担心像一把刀一样悬在心头,让他觉得十分难受。

     不过从他检查的结果看来,自己的身体情况出乎意料的好。身体从头到脚都十分正常,精神也非常饱满。背上那道早晨才留下的伤疤,不仅凝结,而且已经有开始脱落的迹象了。照这种速度下去,估计明天早上,连伤疤都会消失。

     这种突如其来的恢复能力,让他感到兴奋的同时,也有些担忧。不知道这种变态的能力有没有其他的副作用,比如说以减少生命为代价之类的。不过现在他没有任何依据,也无从判断。

     胸口有些微微发热,是那个麒麟玉佩传出来的。他基本上也能够猜到了,自己的身体能够“吞了”火炎之链,能够有如此快的恢复速度,问题应该就出现在那块麒麟玉佩上面。

     于是他开始检查麒麟玉佩,结果让他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