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贝特
    可能还是上午的原因,比起贫民区,城区里面非但没有变的热闹,反而显得更冷清一些。大街上的门面大多都关着,只有少数几间已经打开了。偶尔见着一两个行人,都是出来买东西的。摩托车从大街上驶过,都没有惊起一丝波澜。

     莫凡一路行驶,心头估摸着大致的方位。他只知道这一片还是城区边缘的位置,对于具体的地形分布,就不是很熟悉了。他以前跟小胖一起走私的时候,每次都是往市中心走的。

     在黑篷老者的指引下,他们最终在一处废弃的工厂门口停下了。这种废旧的厂房在市区边缘有很多,都是城市面积缩减之后留下的遗址。本来资源剧减,能够存活下来的工厂就不多。即使是那些存活下来的,在城市重新规划之后,都搬到了外城跟贫民区靠在一起,以前的厂房就留了下来。

     莫凡随手摸出一根细细的铁丝,准备开锁。走近一看,见厂房的大门是从里面反锁的,这表明里面已经有人了。他只好摊了摊手,表示自己素手无策。黑篷老者冷哼一声,也不说话,走到大门前,只一脚就直接将大门踢开了。看的莫凡心惊胆战,想着这一脚要是踢在自己身上,那不得飞到天上去。

     这一下倒是惊动了厂房里面的原住居民,几名衣衫褴褛的青年手里拿着钢棍铁棒从厂房里面蜂拥出来。要是在以往遇到这种情况,莫凡又该跑路了。不过这次身边有个高手,他也省的操心,默默地后退几步,准备看戏。

     不过,这一次他的愿望没能实现。来势汹汹的几个人,见到黑篷老者之后,好像觉得烫手一般,竟然争先恐后地把手里的武器扔到地上。

     “原来是贝特大人来了,不知道您这次来又有什么吩咐。”

     为首的一个刀疤脸站出来稽首打招呼,他身后的几个人都十分恭敬地站着。那恭敬的姿态并不是对着他们自己的老大,而是对着这个黑篷老者。

     突然,众人眼前一闪,然后就看着一个混混直接飞了出去,整个人摔在墙壁上,吐了口血,断气了。从他被踢中到断气,甚至都没有来得及惨叫一声。

     这下,包括莫凡在内,大家都提心吊胆地站着,没有人敢说话。

     “老窝被人弄坏了,我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老者杀人好像是做了一件平常不过的事情,表情和声音都没有丝毫变化。

     刀疤脸也不敢犹豫,直接应承下来:“没有问题,里面空间很大,都住得下的。”

     “我不喜欢太吵,你们去其他地方吧。”

     贝特提着管家,径直往里面走。

     “记住,以后每天晚上到门口来等半个小时,有事我会跟你讲,没事的话你自己离开就行了。”

     话说完,黑色斗篷飘进去,消失在黑暗中。莫凡用可怜的眼神看了看几人,也推着摩托车跟进去了,只留下那几人小混混面面相觑。

     “老大,我们怎么办?”一个头发蓬松的青年靠上来问道。

     “还能怎么办?”刀疤脸没好气地说。

     “那我们的生活用品……”

     “你敢进去拿么?”刀疤脸轻声吼了一句,见手下没有做声了才恨恨地说道:“这样也好,反正我看潘子那块地盘想了很久了,今天我们就去抢下来。”

     众人纷纷允诺,捡起地上的铁棍,重新拿出作为混混儿该有的杀气。

     “还有,以后在贝特大人面前,不要叫我老大。”

     “是,老大……”

     厂房里面空旷而昏暗,只有靠着门窗的地方才看得见事物,其余地方都是黑黝黝一片。

     “贝特,这个是你的名字吧?”莫凡放好摩托车,没话找话地问道。

     他虽然也怕这个人,但是越是怕的时候越是不能躲避,这也是他能够存活下来的经验。

     “不是真名,不过你可以这么称呼我!”对方答道。

     “刚才你在外面说,我们会在这里住一段时间是什么意思,以后会去其他地方吗?”

     莫凡偷换概念,把“我”变成了“我们”,不知不觉就把自己跟贝特捆绑在一起了。他倒是更希望能够一个人离开,即使以司徒家的势力,相信要在城市里面把他找出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跟着这老头,反而受制于人,还心惊胆战的。

     但是这老头的性格还没有摸清楚,他也不敢冒险,谁知道对方会不会在抛下自己的时候就杀人灭口。

     贝特似乎看穿了莫凡的想法,讥笑着说道:“你放心,我暂时是不会杀你的。”

     你这么说我可一点都不放心,莫凡听到“暂时”这个词,心头止不住地抱怨。

     墙角堆了几堆杂物,些衣服、箱子、玩偶等杂七杂八的东西,看起来乱糟糟的。出于职业习惯,莫凡开始往这堆杂物里面翻起来,看能不能找到值钱的好东西,以此来缓解自己的压力。

     “你想要活下来也容易,只要你把你手上的源武器交给我,我就可以放你一条生路,甚至可以把你送到其他城市去。”

     “你可以去其他城市,不是说出去的路都已经被封闭了么?”莫凡一下子来了兴趣。

     “只是对下层人士封闭而已。”

     说完这句,贝特就不再说话,一双骷髅似的眼睛,直直地盯着莫凡,看得他心头一阵发慌。

     莫凡故意叹了口气道:“看来我是没有机会了,你要的东西我这里根本没有,不相信的话,你可以搜我的身。”

     贝特嗤笑道:“搜身?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装傻,源武器根本不用带在身上的。”

     说完他右手轻轻一晃,手上变戏法一样,突然变出一团火焰来。这一招,跟司徒家的千金召唤出火链的时候一模一样!

     这火焰正是在下水道里那团,现在就静静地漂浮在贝特右手上方几公分的位置。它的体积有拳头大小,焰火随着周围的空气流动而跳跃,把整个房屋都照亮了。虽然看起来与一般的火焰无异,但是莫凡还是明显地感受到这火焰传出来的狂暴的能量,感觉就像是很大一团火聚集在一起融合而成的东西。

     随着这火焰的出现,莫凡的胸口仿佛也聚集了一股能量,让他感觉整个人都有些烦躁起来。

     “哇,你是怎么做到的,怎么就突然把没有的东西召唤出来了,难道说真的有召唤术?”莫凡一半假装平静一半真诚地问道。

     “这只不过是简单的能量传送而已,怎么样,要不要学?想学的话,我可以教你。你的决断和悟性都没有问题,做我的学生刚好合适。如果你做了我的学生,之前的条件一样算数,而且这个一星级的火球也可以送给你当做老师的见面礼。”

     在火光的照耀下,贝特又现出了他那张枯瘦如鬼魅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