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祸水
    想到那个小女孩儿的心狠手辣,莫凡的双眼不禁微微眯了起来。

     这一幕并没有逃过贝特的观察,他嘴角翘起,继续说道:“一星级和二星级只是低阶的源武器,三星级以上才是高阶。它们或者能量无比精纯,或者结构无比复杂,都不是一般人能够运用的。我也只有听过而已,并没有亲眼见过。”

     “三星级的火盾,其结构也非常单一。这种单一的结构,体现出来形态变化也都是单一的防守效果。不过,火盾是所有属性的源武器里面,防守最强的一种形态。级数的增加,体现在它的防守威力上面,每一个火盾,都相当于一百块钢板的防守能力。而且,在能量充足的情况下,这种防守能力还是无限循环的。”

     莫凡一边听,一边计算着。一百块钢板,相当于十米厚啊,而且还是无限循环,那岂不是无敌了?

     “那如果把火盾像火球一样扔出去,会不会也有很强的攻击效果?”莫凡突发奇想地问道。

     “不知道!”贝特很干脆地回答:“反正我是没有听过有人这么用的,我想没人会像你这么傻,放弃这个最强的防御。”

     莫凡撇了撇嘴问道:“那四星级又是什么?”

     “四星级的源武器,是传说中攻击力最强的爆破球!具体的结构和使用效果,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从名字上看,应该是爆破的效果。至于为什么说它是攻击力最强的,可能只有见过的人才会知道吧。”

     “五星级的源武器,在其余四个属性里面都偶有所闻,但是在火属性里面却连听都没有听过,也不知道是结构太过于复杂,制造不出来,还是根本没有人有那么精纯的能量来控制使用。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一旦有人能够使用五星级的火龙,那他一定会成为这个世界上的第一高手!”

     说道这里,贝特眼中放出灼热的光芒,他已经完全忘了自己说这些事情的初衷,整个人完全沉浸在对“第一高手”这四个字的憧憬里面。

     “前辈,我好像听说十年前就有人使用过火龙。”

     这个声音打断了贝特的幻想,不过说话的人并不是莫凡,而是再一次醒过来的薛管家。他现在四肢都被细绳死死地捆着,像杂物一样随意扔在地上,看起来十分狼狈。

     贝特看了他一眼,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薛管家等了一阵,见对方没有要给他解开捆绑的意思,无奈地说道:“三小姐——恩,就是丢失了火炎之链的那个小女孩儿,名字叫司徒静,是司徒家家主的掌上明珠……”

     “说重点!”贝特不耐烦地说道。

     “是,是!”薛管家吞了吞口水,继续说道:“两个月前,有一个陌生的年轻人找到司徒家,说是要招三小姐家主给三小……不,是找司徒静做他的学生,火龙的传言就是从他的口中传出来的。”

     “两个月前……”贝特眯了眯眼镜再一次确认道:“你确定这个时间没有记错?”

     “绝对错不了,”薛清极为肯定地说:“他一来就送给司徒静一个火炎之链作为见面礼,当时把我们都震惊了,所以印象非常深刻。只不过家主下了封口令,对所有有关于此人的事情都不准外传,所以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不多。”

     “他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都干了些什么,他从哪里来,现在又在哪里,说得详细一些!”贝特急促地问道。

     这次不用薛清提要求,他身上的细绳自己就散开了。他坐起来对着莫凡炫耀一样地笑了笑,然后接着说。

     “此人自称名叫梁师道,长得瘦高瘦高的,戴着一副眼镜。他来到这里也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情,每天就跟司徒静在一起,偶尔一个人出去逛逛城市。他的来历不清楚,我特地找人查过,没有查到任何结果。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并不是铁木城的人,我们怀疑他是从思源学院出来的。”

     “废话,如果是铁木城的人,我还用得着问你!”贝特不屑地说,他故意避开“思源学院”这几个字,继续问道:“那他人现在在哪里?”

     薛清摇了摇头,小心翼翼地说:“已经消失了。”

     “怎么会消失呢?”贝特刚刚稳定下来的情绪又有些要失控的迹象,让薛清和莫凡两人心头都捏了把汗。

     “这个我也不清楚,梁师道就是在昨天晚上消失的。暗中跟着他的两个探子回来说,跟到城东贫民区的时候就不见了人影。司徒静着急出去找人,结果遇到这个小子,火炎之链被他骗了去,这才有了后来的事。”

     薛清这席话说的基本上都是实情,不过却加了些小修饰,把矛头指向了莫凡。这还不算,最让莫凡难以接受的是,对方竟然把司徒静描绘成一个尊师心切的小学生,而自己则成了一个欺骗小女孩儿东西的大骗子。这也太离谱了吧,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莫凡心头苦笑,见贝特投过来的凌厉的目光,连忙重重地摇头,表示自己对这些都不知情。

     “这些都是你亲眼所见吗?”贝特又对着薛清问道,语气已经有些急促了。

     “这个……倒也不全是,火炎之链被骗那部分是司徒静说的。不过我觉得她应该没有说假话,要不是这样,司徒静怎么会大费周章去抓人!”薛清继续火上浇油道。

     贝特又转过头来盯着莫凡,眼中有一些暴戾的神色。莫凡看得出来,从对方得知有梁师道这个人开始,他之前对自己的一些莫名的期待都消失了,自己觉得安全的缘由正在变得苍白。

     不过越是这样,莫凡的心中就越是镇定——这半天以来连续经历了好几次这样的情况,心头早都已经适应了。

     他耸耸肩摆了摆手,说道:“你看我被追得得像一只丧家犬一样,真的有能力欺骗那个女魔头吗?”

     莫凡的话也说的很有道理,让贝特变得更加疑惑起来。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我是不愿过问的,现在倒是十分感兴趣了,你给我一五一十地说清楚!”贝特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命令道。

     莫凡心头叹了口气,刚才自己只不过是问了一个离题十万八千里的问题,结果还是把麻烦惹上来了,果然是不该随便问问题啊。他一边感叹着,心思飞速旋转。

     几秒钟之后,他便开始在薛清讲的故事的基础上,胡乱编撰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