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小火球
    “这是原先在幻境的结界上面写着的,不过你已经把结界打破了,以后都看不到了。”

     “结界?这么说你是被封印在这里面的。”莫凡感觉到自己似乎接触到了另外一个层次的世界。

     “不知道,可能是吧。”

     “问你还不如自己猜,”莫凡有些无语,“看来,这个幻境就应该是封印你的手段了。这片天空,这些草坪看起来跟真的一样,果然厉害!”

     不过莫凡的称叹,立刻就被小炎打脸了。

     “其实也没有什么,我本来就在幻境里面生长,幻境本身对我已经没有任何限制能力了,只不过之前有结界的存在,才不能出去。”

     莫凡有些尴尬,鄙夷地说道:“把自己说的这么厉害,好像你现在可以自由出入一样。”

     “对呀,你把结界打破的时候,我就已经出去过了。之前你在外面的时候,我们不是已经见过面了么?只不过那时我还不能够开口说话而已。刚才看到那个意识的侵略,我才把你带进幻境中来,将其吞噬的。”

     “原来是这样啊,那你接下来想要去哪里?”莫凡有些伤感地问道。

     才接触没有多久,莫凡已经很喜欢这个火蛋了,感觉自己跟小炎像是老朋友一样。如果要分开的话,还真有些舍不得。不过人家在这里面关了这么久,想要出去透透气见见世面也是人之常情,哦不,是蛋之常情。

     “不知道!”

     这三个字几乎成了小炎万金油一般的回答,亏得莫凡还把它当成是百晓生。

     莫凡眼珠一转道:“既然如此,那就跟着我吧,跟着我有饭吃。”

     他这句话刚出口,一盆凉水从天而降,直接泼在莫凡的身上。

     “你干嘛拿水泼我!”莫凡拿手抹着脸,愤愤地问道。心想不是就鄙夷你一下么,也不用这样开玩笑吧。

     “哼!”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莫凡睁开眼睛,见自己身前正站着两个老者,正是黑袍贝特和白发薛清,刚才那声冷哼就是从贝特口中发出来的。不知道为什么,薛清这次并没有被细绳捆绑起来,反而就站在贝特身边,此刻他正幸灾乐祸地望着自己。他手上拿着一个水盆,水盆的边缘还有水滴落下来。

     莫凡忙四处看了看,哪里还有什么火蛋和草坪?甚至就连那个麒麟玉佩都还好好地挂在自己脖子上。他不禁有些糊涂了,难道刚才的一切只是一个梦?

     他摸了摸背部,那条伤疤几乎已经消失了,只剩下一点小小的痕迹可以感觉。这让他确信刚才的场景,并不是在做梦。他又在心头呼喊了几声小炎的名字,没有得到回应。也不知道是它不方便出来,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

     “你在找什么?”贝特冷言问道。

     “哦,没有,刚才做了个梦。”莫凡连忙解释。

     “一个梦就让你变得如此嚣张,那一定是个好梦吧?”薛清奸笑着说,“是梦到我做了你的手下,还是梦到你把我杀了?”

     这话一说出来,贝特本就阴冷的表情变得更加阴冷了。

     这个该死的老狐狸,我好像没有惹到你吧,怎么处处跟我过不去。莫凡心中暗骂,表面却十分谨慎,不敢多言。他知道这个时候越是解释,越会给自己抹黑。

     看着莫凡憋屈的样子,薛清更加控制不住自己的得意的神色:“即使是那样的梦也没有关系的,毕竟只是一个梦而已,你已经没有那样的机会了。”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出了什么变数不成?莫凡茫然地望着贝特。

     “我已经答应了司徒家,把你交给他们了。”贝特冷冷地说。

     听到这句话,莫凡顿时心头大震,这种情况他事先可没有预料到。

     “你不是说要收我当学生么?”莫凡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

     “我也说过,那样的机会可不是每天都有。”贝特冷冷地回答。

     “你就别再妄想了,”薛清冷笑道:“做你的老师有什么用处,跟司徒家合作才是最好的选择。从你哪里可以拿到的东西,我们司徒家都可以给得更多。”

     薛清现在心头止不住的得意,这个局面可以说是他一手促成的。想不到这贝特的身份如此特殊,他早该猜到了。他极力游说贝特去跟司徒家谈判,然后又以自己的性命作为担保,让司徒家给出了让人无法拒绝的条件。连他这个大管家都不知道,原来司徒家还可以拿出另外的源武器来作为交换。现在把贝特跟司徒家联合在一起,既满足了三小姐的报复心,也让司徒家多了一个助力。这一次算是自己立了个大功劳吧。

     正当薛清心头得意的时候,贝特一句话直接把他打到谷底。

     “你还有一个机会,只要把火炎之链交出来,我可以保证把你安全地送到其他城市去。”

     “前辈,这……跟我们约定的条件不符吧?”薛清小心翼翼地说。

     他也是老江湖了,哪里不明白贝特这句话之中的含义。保证了那个小子的安全,那自己的安全就岌岌可危了。

     而且,贝特敢把这话当着他的面说出来,那就意味着他相信即使跟司徒家合作之后,自己也一定不会把听到的话说出去。

     只有死人才不会说话!

     想到此处,薛清全身打一个激灵,他正好看到贝特望过来的平淡的目光,心中大叫不好,连忙一个闪退,毫无征兆地就开始往大门奔去。

     虽然对方的实力比自己更厉害,不过速度上未必会快过自己,只要能够冲出去,就可以发信号叫人过来接应。看着大门离自己越来越近,薛清心中生出强烈的求生信念,让他使出更大的力气,更加快了速度。当他打开门的时候,一团小小的火焰就浮现在自己面前。

     下一刻,一声惨叫响起。莫凡就看到刚刚冲出去的薛管家,瞬间变成一个火人,又惨叫着折了回来。

     “我薛清发誓,此生愿为前辈做牛做马,还望前辈饶命。”

     贝特没有说话,默默地望着他。

     “前辈饶命……饶命啊……”薛清身上的火势十分凶猛,只这短短的一个来回的功夫,已经把他身上的衣服都烧成灰烬,但火势不减,继续朝着他体内烧进去。

     “饶命啊……”薛清在地上一边打滚一边惨叫着。

     惨叫声和大火燃烧的声音混在一起,让莫凡听得胆战心惊。

     贝特见对方的生机快要耗尽了,用手轻轻一招,火焰中间浮出来一个小火球。这小火球出来之后,薛清身上的火焰飞蛾扑火一般,一团一团地朝着小火球扑过去。下一刻,薛清身上的火焰便尽数清除,他周身毛发尽脱,皮肤也是千疮百孔,看起来像一个活死人。

     火焰吸尽之后,小火球飞回贝特的手中,一瞬间消失不见了。

     “多谢主人留情。”尽管已经气力全无,薛清还是艰难地立即改了称呼道谢。

     “还算你识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