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束缚
    这一下,莫凡感觉自己全身骨架都要被震散了。他的背部还好,受力分散,疼痛也还能承受。但是腹部刚才受的那一脚,力道凶猛,让他感到一阵深入神髓的绞痛。他卷着身体,抱住肚子躺在地上,瑟瑟发抖。他的嘴角,已经有血迹流出来。

     “哼,谎话连篇,要不是看在你是小孩儿的份上,早就把你杀了。”

     不见了源武器的贝特十分暴怒,他的黑袍被能量鼓动起来,仿佛随时都会爆发出来的样子。他一只手把莫凡提起来,恶狠狠地望着他。

     “快说,我的火球到哪里去了!”

     莫凡脸色发白,嘴唇微微抖动着说道:“一个……蒙面人,下来把……火球夺走了,咳咳……”

     贝特眯了眯眼睛,转头对着薛清吼道:“你说!”

     “我就根本没有看见什么蒙面人。”

     薛清的话像一记重锤一样,把莫凡的谎言击碎了。贝特全身的能量瞬间爆发出来,像狂风暴雨一样,击打在莫凡身上。那种狂暴的能量,随时都有可能把莫凡撕碎。

     “但是,我也没有看到主人的源武器。”薛清又补充了一句:“我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

     “恩?”

     对着莫凡的狂暴的能量瞬间涌到薛清那边,直接将他的马脸面具掀飞,露出那张被烧得可怖的脸。

     薛清立即跪下去,低下了头。

     “属下对主人忠心耿耿,绝无欺瞒。”

     “哼,谅你也不敢。”贝特说着还是用力一挥,讲薛清整个人都摔了出去。

     发泄之后,他才稍微平静下来,不过心头那股怒气依然在重复不断地酝酿。他提着莫凡,见对方气息微弱,眼神里面有意思恨意。

     “这样都不死,算你命大。不过,司徒家就不会像我这样心软了,看你等一下还有没有这种好运吧。”

     莫凡没有说话,他现在气若游丝,呼吸都十分困难。他的意识紧紧地守在腹部刚才被踢到的地方,那一块现在已经痛得麻木了,但每呼吸一次都还会有更加剧烈的绞痛传过来,突破那种麻木,让他察觉到痛苦的所在。这种感觉非常难受,他仿佛觉得自己肚子上被踢了一个大洞一般。

     随着他的意识的关注,他感到身体里面有股微弱的能量被引导出来,慢慢流向腹部受伤的位置。在莫凡的“注视”下,这些能量开始对腹部受损的神经和肌肉进行修复起来。

     贝特望着屋顶的那个大洞,自言自语道:“你到底是谁?不管了先去司徒家看看再说,看你们能玩出什么花样。”

     说完他便提着莫凡纵身一跃就跃出门外,重新带上马脸面具的薛清骑着摩托车紧紧地跟了上去。

     铁木城城南边缘的位置,有一个人工湖,占地面积有二三十亩地,这在城区里已经相当大了。围湖三面分别是一大片的竹林、小树木和草坪,植被茵茵,风景宜人。只有北面靠近城区方向的位置,修建了一个偌大的院子,院子里面高高低低的建筑物有机组合在一起,这里便是司徒家的住所。

     在其中一栋三层楼高的小房子里面,一个小女孩儿正在自己房间里面,偷偷地数着零钱。小女孩儿一头短发,穿着一身白色的仆人衣服,一边数着铜币,一边哼着小曲。

     “小雅,快下来吃饭了,吃完饭还要去服侍三小姐呢。”

     “马上就来啦。”短发女孩用清脆的嗓音儿回答着。

     她把所有的铜币都装进一个小盒子里,然后把盒子藏在枕头底下。想了下觉得不放心,又把盒子拿出来,重新放在衣柜里面,并且用两件衣服把盒子遮挡住。做完这一切,她才满意地笑了,露出一对小虎牙。

     似乎有一阵风吹过,把窗帘都吹开了,小女孩儿跑过去,想拉好窗帘,又舍不得,就站在窗户旁边看了一会湖边风景,这样的风景在铁木城里面可不多见。

     “小雅,磨磨蹭蹭干什么呢?”楼下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又催促起来。

     “来啦来啦。”

     说着,小女孩儿哼着小曲儿,蹦蹦跳跳的跑下楼去。

     风好像变得更大了,窗帘被吹得大幅度晃动了几下。眨眼之间,房间里面多了来三个人影。一个穿着黑袍,一个戴着马脸面具,马脸面具手上还提着个气息微弱的小男孩儿。

     “你确定这里不会有人过来?”黑袍贝特轻声问道。

     “主人请放心,这里是佣人房,马上是晚饭时间,佣人都要过去帮忙,一时半会儿都不会有人过来的。”马脸薛清恭敬地回答。

     贝特在房间里面环视一周,然后从怀里摸出一根细绳,熟练地把莫凡捆绑起来,藏进衣柜里面,顺便还拿了件小衣服堵住他的嘴。

     “谁也不会想到你们要的人被我藏在这里。”贝特狞笑着说道。

     “主人英明!不过,他一个人留在这里会不会有点危险,要不然我留下来看着他?”

     “你?”贝特望着薛清看了一阵,把对方看得低下了头。“一会儿你就跟在我旁边,哪儿也不能去。”

     “是,主人。”薛清恭敬地回答,“不知主人有何妙计?”

     “不要多问,等一下你就知道了。接下来,你先带我去司徒家的藏宝室!”

     说完,两人把进来的痕迹清理一下,然后从窗户跳出去,房间里面又重新恢复了安静。

     衣柜里有股少女的幽香,让情绪躁动的莫凡渐渐平静下来。他等了一阵,没有听见其他声音了,这才蠕动舌头,使劲把嘴里面的少女内衣吐出来。

     吞了那个小火球之后,貌似他的恢复能力又变快了一些。他的肚子在来的路上就已经好了,刚才那副痛得不能说话的样子都是他装出来的。

     嘴里的内衣有力气吐出来,不过身上捆绑的细绳他可没有办法解开。这里是司徒家的地盘,喊人来帮忙肯定是不现实的。看来,贝特是早就已经想到这一层了。

     “这个可恶的老狐狸!”

     莫凡忍不住咒骂一句,来缓解心中的怨气。

     “还有小炎也是的,每次到关键时刻,都不帮自己一把,以后再也不理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