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章 懂得怜香惜玉的绅士
    颜厚板着脸,踏着稳重凝实的脚步,往外面走去,黑色的黑衣冉冉飘起,稳重的步伐中隐隐有一丝杀伐之气,有一股生人勿近的肃杀。

     他看起来完全不像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没人能够从他的脸上看出他的年龄。

     王大妈第一眼看到他,就认可了他。在她看来,这个男人一定是个稳重、有担当的大男人,是值得信任的,所以她才放心大胆的把工作都托付给他。

     在看到他之前,王大妈心中还琢磨呢,如果来的是衣着光鲜,行为轻浮的男人,她说什么也得把那男人给撤掉。

     好在颜厚这个人,让她很放心。

     颜厚刚走出宿舍,迎面遇到了檀香琴。

     “你来做什么?”他好奇的问道。

     檀香琴拎着红色的包包,身上那件毛绒绒的大衣,把那曼妙的身材完全盖住了。

     她光滑柔嫩的下巴轻轻贴在毛绒绒的大衣领子上,白白~嫩嫩的可爱极了,就像煮熟的鸡蛋一般,弹吹可破。

     “没啥事,就来看看你,你这儿怎么样了?”她笑意盈盈的问道。

     颜厚说道:“你是想来看我笑话的吧?”

     她咯咯一笑,说道:“没有,就是来看看,我怎么说也算你的上级领导啊,虽然不是直属的。”

     颜厚又问:“你今天不要上班吗?穿的这么可爱想干嘛?”

     “真的吗?”檀香琴显得十分的惊喜,“你觉得我这样很可爱吗?”她一边说着,还非常激动的拉了拉大衣的衣角,就像童话中的公主那样。

     “呃,我的意思是,你干嘛要装可爱,为什么不穿正式点?不用上班吗?”

     檀香琴顿时噎住了,妩媚的双眼没好气的剜了他一下,说道:“烦死了,不想上班!”

     “怎么了?谁敢烦你?你可是副处长,副校长的女儿,谁还敢烦你呢?你不是要主管饮食中心啊,还翘班?那下面的人怎么工作?”颜厚开玩笑的问道。

     “别提了,都是那个程金海,迫于李处长的压力,我答应让他承包第四食堂。现在好了,他整天找各种借口来找我,真是烦死了!”檀香琴一边说着,一边偷偷打量着颜厚的神色,看他有什么反应。

     颜厚不动声色,笑着说道:“那也不用躲着他啊,他找你办正事,你就公事公办,他若找你闲聊打屁,你就轰他出去,这么简单的事。你这样躲着他,反而处于弱势了,他说不定还会去那什么处长那里打小报告,说你擅离职守,不务正业。”

     “他敢?”她气不打一处来,横眉竖目道,“哼,就算他敢,那李建东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嘿,没看出来,副校长的女儿就是霸道啊,哈哈,连主管上司都不放在眼里。”颜厚打趣的说道,“你既然讨厌程金海,又不怕处长的压力,那为什么要同意让程金海承包食堂?”

     她俏~脸一红,嘟着嘴说道:“那天不是喝醉了么,一赌气就答应了,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咦,你喝醉酒原来另有原因啊?不是因为处长的压力么?”颜厚好奇的问道,“难道真是看到我和蒙静相亲,就赌气去喝酒,赌气答应别人?”

     这话似乎是戳到了她的痛处,她娇滴滴的骂道:“要你管!”

     颜厚微微点头,说道:“果真如此,唔,要不要我亲自出马,帮你摆平那个程金海?”

     “他是正当生意,签了合同,你想怎么摆平他?不会是痛揍他一顿吧?那就算了,我可不想你被抓去坐牢。”檀香琴有些惊异的看着他。

     颜厚也只是说说而已,他才懒得为这样的小事亲自出马呢,说起来,他现在和檀香琴的关系有些微妙。

     两人谁也没有表白,但对话间却不经意会充满暧昧。虽然在颜厚父母眼中,檀香琴已经是准媳妇了,但他们两个却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太亲密的动作,别说接吻了,就连牵手都没有。

     也就是那天晚上她醉酒了,两人亲密接触过,再就是第二天颜厚揽着她的肩头走了一段路而已,两人的关系到现在都不清不楚的,可好像也没人想要捅破。

     颜厚现在可没想过结婚,他对这事一点兴趣也没有,找女朋友?那更没兴趣,他并不是缺爱的男人。

     说起来,他压根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男人。

     你能指望一个活了一万多年,杀人如麻的老妖怪有心有肺?别开玩笑了,他可是冷血至极的恐怖魔王!

     只是平时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一旦有人惹得他动真怒,那就是妥妥儿的要灭世的前兆。

     这程金海骚扰檀香琴,让他稍微有些不舒服,所以才提出来要摆平他,但她不识货,还以为颜厚会用痛揍一顿这种低级手段。

     颜厚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他对檀香琴的想法并不多,占有**也不强,所以对那程金海的恼怒也不深。既然她看起来并不想要的样子,他自然不会把这种小事放在心上。

     “你觉得我会那么无聊么?不用就算了。”

     檀香琴笑着说道:“不过还是很谢谢你这么关心我,对了,你去哪儿?你不是要上班吗?”

     “我回去把生活品拿过来,今晚就在这儿住了,你来帮我拿吧。”

     檀香琴没有什么异议,和他闲聊着,回到了他的家中。

     颜厚的父母都上班去了,颜国柱是江东大学生物工程学院的副教授,研究生导师,开学了自然也要开始上课,带研究生,做课题研究这些。马秀玲则在学校里开了一家小店,卖文具,书籍之类的东西,

     颜依倒是还在家里,她在学校里有家,所以住不住宿舍都无所谓,她经常跑回家里睡的。

     看到颜厚回来,她原本还兴致冲冲的想问问颜厚在女生宿舍工作感觉怎么样,可一看到他身后的檀香琴,她就变得兴致索然,什么也不想说了。

     颜厚一进门就指使她道:“依依,帮哥哥收拾东西,我要带到宿舍去,今晚就在那儿住了。”

     “哦。”颜依乖乖的低着头走进房间。

     颜厚又对身后的檀香琴说道:“你去帮她吧。”

     “嗯,”檀香琴点了点头,可走了两步觉得不对劲,回头问道,“那你做什么?”

     “我?”颜厚笑着说道,走到客厅里的沙发前,一屁~股坐了下来,拿起颜依先前喝的热开水,抿了口,说道,“我坐这儿等你们。”

     檀香琴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无语起来:“诶!不带这样子的啊,凭什么让我们两个女孩帮你做事,而你却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优哉游哉的啊?”

     “唔?不对么?”颜厚奇怪的问道,“不就是帮我收拾东西么,难道这种事情也要我亲自动手?”

     檀香琴扶额叹气:“我真是服了你了,您真是老爷,够有架子的。”

     “一般一般,赶紧去吧,别让依依一个人做,她会累着的。”颜厚的脸皮极厚,似乎他的做法就是天经地义一般,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想。

     “你怕她累着,就喊我去?你自己就坐沙发上享福!”檀香琴真是无语了,她之前见过他摆谱,可没想到他摆的是这么的离谱……

     颜厚皱了皱眉,把杯子放下,问道:“那你去不去?”

     “好吧好吧,您是老爷!”看着他皱起眉头,眉宇间有一股莫名的威严,檀香琴的心顿时砰砰一跳,生怕惹他生气,连忙往房间里走去。

     一边走着,她还一边想着:“真是奇怪,我~干嘛要怕他生气,干嘛要听他的话啊!”

     看看默默不语翻箱倒柜收拾衣物被子的颜依,檀香琴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笑着走过去帮他整理起来。

     “依依,你干嘛这么听你哥的话啊?你看你,都把他惯成什么样了,老是摆谱,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国-家-领-导-人呢。”她轻声的埋怨道。

     颜依瞧了他一眼,轻飘飘的应了句:“我哥哥就是这脾气,受不了就别跟他在一起呗。”

     檀香琴突然发现,这个妹妹似乎对她有敌意,心中一沉:不会吧?这两兄妹,该不会有什么猫腻吧?呃,应该不会的,是我想多了。只是,她为什么会这么听哥哥的话呢?

     “你一直都这么听你哥的话?”她问道。

     颜依没好气的说道:“你干嘛管这么多啊,你又不是我妈!”

     檀香琴一滞,问道:“你很反感我和你哥在一起吗?”

     颜依努着嘴,专心的叠着衣服,往行李箱里装好。突然开口说道:“我不喜欢你说我哥哥坏话。”

     檀香琴皱了皱眉,红唇轻轻抿动,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

     整理好东西后,颜依拖着一个行李箱,而檀香琴着用力的拎着一个装着被子的大袋子,走出房间。

     颜厚从沙发上站起身,走了过来,对她们说道:“我们走吧。”

     “喂,大老爷,不是吧?你忍心让我拎着这么沉的袋子跟你走那么远?”檀香琴把装着被子的袋子往地上一放,一脸无奈的问道。

     颜厚笑了笑,走过来一把拎起袋子,又把颜依手中的行李箱拿过来,说道:“我可是懂得怜香惜玉的绅士。”

     檀香琴暗暗的腹诽道:“哼,哪里是什么绅士,明明是个自大自恋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