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相亲?
    颜厚走进病房,看到父亲颜国柱和母亲马秀玲仍然在闲聊,兴致盎然,有说有笑。他们见颜厚走进房间,也没在意,继续聊着关于学校里哪位教授的八卦。

     颜厚对他们的谈话毫无兴趣,在床边的小椅子上坐下,仔细的端详了一番父亲的面色,很明显,和之前苍老疲惫的泛黄脸色完全不一样,颜国柱的脸上红`润起来,呼吸也变得深厚,不再急促。

     之前说话间还偶尔会咳嗽一下,现在这大半天也没听到咳一声。

     “看来命运转盘虽然坑爹,但还是有作用的!”颜厚对此很是满意,父母能够健康,是他最大的心愿。离家万年,在异界漂泊打拼,度过无数孤寂难挨的岁月,他知道亲情是多么可贵。

     他从一介平民开始,修炼魔法成为魔法师,历经无数征战,在花甲之年成为王国大贤者。在行将就木,客死异乡时,他毅然抛弃**,转职成亡灵法师。

     而后他建立教派,成为亡灵教主,获得信仰之力成为伪神。又历经千难万阻,在死亡神殿混到了瘟疫真神的位置。他挖空心思,勾心斗角,提升实力,扩大势力,凭借着不懈的努力,最后才爬到了死亡主神的位置。

     这一切,靠毅力是不可能支撑住的。

     如果不是内心的信念和执念,为了回到地球,为了再见父母,他不可能能在各种激烈斗争中存活下来。

     从平民爬到死亡主神的位置,其中的艰辛常人难以想象。他经历过各种战斗,战争,圣战,神战,从单挑的生死决斗,到参战人数以亿万计的位面神战,他都见识过,参与过,几度重伤濒死。

     如果不是心中的执念支撑着,他早不知道死在什么地方了,哪能咬牙挺到最后?

     看着父亲的侧脸,眼角的皱纹,鬓角的斑白,颜厚的眼中有些东西在闪烁。

     父母这会儿在谈论给颜厚找什么工作,说要给人事处的哪位领导送礼的事儿。

     父亲虽然嘴上不说,其实颜厚能够感受得到,在父亲眼中,自己仍是个孩子,啥也不会做,娇`嫩着呢。

     想到父亲要为自己的工作操心,点头哈腰的去给领导送礼求情,为自己谋个工作,颜厚的心中就有些酸楚。

     他突然想起上次坐出租车听到的一首歌:

     “时光时光慢些吧,不要再让你变老了。

     我愿用我一切,换你岁月长留。

     一生要强的爸爸,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微不足道的关心,收下吧。

     谢谢你做的一切,双手撑起我们的家。

     总是竭尽所有,把最好的给我。

     我是你的骄傲吗,还在为我而担心吗?

     你牵挂的孩子啊,长大啦!”

     这首歌,还特别契合颜厚现在的心境。他甚至都忍不住想直白的告诉父母,自己如今的身份。可想想,还是忍住了。

     他只能在心中暗暗的发誓:“爸,妈,我一定要悟通生命之力,为你们增长寿元,让你们健康年轻,永生不死!”

     拳头紧紧的握住,颜厚的目光如同烈日,射`出坚毅光芒。

     他的异样吸引了父母的注意,马秀玲转头看着他,问道:“傻孩子,你在琢磨啥呢,这眼神跟要吃人似得。”

     颜厚咧嘴笑了笑,没有回答。

     马秀玲又道:“对了,你知道蒙处长吧?”

     颜厚摇摇头,疑惑的问道:“蒙处长?”

     “就是江大的人事处处长蒙牧野。他女儿不是和你初中高中都是同班同学么?”

     “他女儿?叫什么名字?”颜厚疑惑的反问。

     马秀玲挠了挠头,一时间也想不起来,目光投向颜国柱。

     病床上的颜国柱语气平静的说道:“蒙静,现在在江大读哲学系研究生。”

     “对,就是蒙静。”马秀玲说道,“你觉得她怎么样?”

     颜厚听到“蒙静”二字时,心猛地跳动了一下,说不出的感觉,面对母亲的问题,他有些为难的抓了抓鬓角,说道:“我这么多年没见她了,早就忘记她长什么样了。”

     “不就是大学四年没见么,就忘记了?”马秀玲好笑的说,“要不,你们哪天见见?老同学,这么久没见,叙叙旧嘛。”

     颜厚哭笑不得的说道:“妈,你这是什么意思?相亲么?”

     “你想哪儿去了,”马秀玲没好气的说道,“你们两见个面,要什么紧?我听人说,蒙处长在给他女儿安排相亲的事儿,反正你和她老同学,见个面叙叙旧又没关系。”

     颜厚微微摇头:“至于吗?就相亲?自由恋爱不好么,她年纪又不大。”

     “自由恋爱当然好啊,又没人拦着你们。”马秀玲的话中很有怂恿的意思。

     “诶,我说老妈,你干嘛要撮合我们俩?”颜厚觉得有些纳闷。

     马秀玲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她老爸不是人事处的么,你若跟他女儿成了,你的工作还能跑的掉?”

     颜厚这下真的哭笑不得了,他压根没把工作的事情放在心上,对他来说,扫大街和做市长没太大区别,就算真的去做看大门的保安也没关系。可没想到父母对此事非常上心,竭力想为他日后的前途铺平道路。

     “妈,爸,你们就别操心了,我自己能找到工作。”

     马秀玲却是打击道:“你自己去找,能找到什么工作?学校招待所端盘子都不会要你,顶多去食堂做打菜的。”

     颜厚一阵无语。

     “就这样定了,年前我让人安排一下,让你们两个见见面,叙叙旧。”马秀玲语气坚决的说道。

     一直没说话的父亲颜国柱也开口了:“你也这么大了,该成家了,一直玩能成什么事?”

     这么一说,颜厚就无话可说了,父母完全是为他好,他不愿意伤父母的心。

     气氛有些微妙起来,颜厚转移话题道:“爸,你有没有发现你的气色好了点?你好像很久没咳嗽了?”

     这么一提醒,马秀玲立即注意到了,脸上带着一丝欣喜说道:“是真的,国柱,你的气色好多了,也不咳了。这诊所的医生真是神医啊!”

     颜国柱惊讶的问道:“是吗?我感觉呼吸是顺畅多了,人也神清气爽,还以为是聊天起劲,所以人才精神了。”

     颜厚笑道:“那爸今天就可以回家了。”

     “那怎么成,总得再观察观察,万一反复了怎么办?”马秀玲却是皱眉说道。

     颜国柱一把坐了起来,伸了伸懒腰,说道:“嘿,我还真感觉全身充满了劲,精神抖擞着呐!这不完全好了么,还住这干嘛?这床又硬又冷,睡的难受。”

     马秀玲这才不说什么,看着精神抖擞的颜国柱,眼睛里充满了喜悦。

     一家人稍微聊了会儿,便收拾东西准备回家。颜国柱和马秀玲身上的钱在传销组织里的时候被那些人搜光了,所以结账是由颜厚来结的。

     结账的时候,马秀玲一个劲的夸医生是神医,将老伴多年的顽疾治好了,硬要让颜厚塞红包给他,那医生连说不敢不敢,一张老脸涨的通红,神色有些得意。

     颜厚微微一笑,并没说什么,他根本不在乎这几个钱,便多给了那医生一千块。

     那医生接过钱的神情,就好像天上掉馅饼一样,可没把他乐死。

     ---

     离除夕越来越近了,母亲马秀玲和妹妹颜依一连几天都上街买年货,买新衣,颜厚和父亲颜国柱则在家里做大扫除。

     原本颜厚一个人搞卫生,可颜国柱说他精力十足,好像恢复了年轻状态,说什么也要参与进来。父子两人便齐心协力将家里弄了个干干净净,颜厚也懒得用神力,享受劳动的乐趣。

     “咦,是你??你住这儿吗?”

     颜厚正拿着块抹布,卷起袖管,站在凳子上用力抹着防盗门,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女声。

     其实他早已知道来人是谁,檀香琴,江大后勤处的副处长,她就住在颜厚家对门。

     颜厚扭过头,不冷不淡的回了句:“嗯,是啊。”

     檀香琴脸色有些兴奋,拎着大包小包,显然是从街上购置年货归来,站在旁边抬起头看着颜厚。

     “你竟然住这儿,这儿不是颜教授的家吗?你是他儿子?”檀香琴穿着一套红色的蝙蝠衫,宽松的衣服隐隐勾勒出迷人的曲线,看起来既是活泼,也性`感妩`媚。

     “嗯。”颜厚依旧不冷不淡的回答。

     檀香琴又絮絮叨叨的自言自语道:“你是叫颜厚吧?可我记得颜教授的儿子颜厚是在外地上大学啊。”

     颜厚翻了个白眼,没再理她,专心的擦着防盗门,将门上贴的旧福字剥掉。

     檀香琴好像没看出来颜厚不爱搭理她,依旧站在那说着,甚至把手中的袋子放在地上,叉着腰质问道:“那你是在骗我!你根本不是在外漂泊,更不是什么中南海保镖或者杀手!”

     颜厚扭过来,哭笑不得的说道:“我什么时候跟你说我是中南海保镖了?”

     “你不是中南海保镖,也不是杀手,那你的身手怎么这么厉害?难道你是读军校的?”檀香琴仰着望他的俏`脸上布满好奇的神色,一双明媚的眼睛不时眨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