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面对高峰,严峻的考验
    啪嗒。

     昏暗的房间中,开关声响起,日光灯顿时照亮了房间。

     颜厚抱着檀香琴站在房间的中间,隔空按开了灯。

     他跨越空间,带着檀香琴瞬移到了她的家中。虽然神力降格为半神力,但区区瞬移还是没问题的,而且翠鲜居离江东大学也不远,也就是几千米的距离。

     熟睡中的檀香琴并没有察觉到自己刚刚进行了一次瞬移,但是空间错乱却给她的身体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她的脸色不是很好。

     她耷-拉在颜厚肩头的脑袋微微晃了晃,好像很不舒服,布满红晕像个红苹果似得脸蛋,露出一丝难受的神情。

     “呃,忘记了,她只是个凡人,身体还无法承受瞬移的压力,好在这次瞬移的距离并不远,要不然她真可能吃不消。”颜厚一时图方便,倒是忘记了没有经过空间转移训练的凡人会对瞬移产生反应。

     檀香琴的脸色变得很差,身子也颤动起来。

     “糟糕!”

     颜厚已经猜到了她接下来要做什么。正常状态下的普通人,在经历第一次瞬移后,一般会产生晕眩呕吐的反应。

     更别提刚刚喝过酒的人,那是必吐无疑啊!

     他刚想做一些保护措施,来防止呕吐的污物洒在身上,可还是迟了,她已经弓着身子吐了出来。

     空气中猛然出现一个无形的屏障,将她呕吐出来的污物全部挡住,又极速的收缩成圆形,就好像变成了一个痰盂一般,将污物全部隔离在空中悬浮着。

     尽管如此,可还是不够及时,污物已经有一小部分沾到了她的衣服上。

     一边控制着那个圆形的空气屏障缓缓移动,他也一边带着檀香琴往卫生间走去。

     将污物安全的倾洒在马桶内冲掉,又扶着她吐了好一会儿,颜厚隔空摄取一个湿毛巾给醉眼朦胧的她擦了擦脸。

     翻江倒海的难受令她清醒了一点点,红红的眼睛迷糊的看着颜厚。

     “呵呵,帅哥,我们在哪?”她语气轻浮的说道,一股冲天的酒味从那红艳艳的嘴唇中散发出来。

     颜厚皱眉看着她高高耸起的胸前,红色大衣上染了些许污物,很是影响美观,没好气的答道:“你家。”

     把这样脏兮兮的她丢床上去,着实不太好,怎么办呢?看来要帮她把衣服脱下来了。没想到我堂堂主神竟然沦落为下人,要服侍别人脱衣服!

     他有些苦恼的想着。

     “你父母呢?”无奈之下,他只能动手开始帮她脱掉脏兮兮的外衣,一边跟她说着话,要不然就太尴尬了。

     她一双藕臂搂在他肩膀上,呵呵笑着:“呵呵呵,你干嘛脱我衣服。我爸妈不在家。”

     颜厚仔细的解着大衣的扣子,当解开胸前那个扣子后,一对被粉红色乳罩裹住的丰满白兔活泼的弹了出来,几乎要碰到他低下来的脸上。

     外衣买小了一寸啊……这绷紧的……

     颜厚毫不客气的盯着她那抖动着的白花花的肉团上,那儿就好像鼓-胀的两个大球,拼命的争抢着生存空间,挤出一条深深的沟壑。

     他敢打赌,这胸-罩还是小了一寸,如果解开那粉色的胸-罩,肯定还会再扩大一圈,说不定就真弹自己脸上了。

     被她一边搂着,还要一边给她脱衣服,无疑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尤其是当他还要躲避肉-弹攻击时,就更加困难了。

     当颜厚将她的大衣全部解散,准备推开她的双手,将大衣脱下来的时候,醉醺醺的她突然就用力搂紧了他。

     低着头的颜厚猝不及防,便被那对丰满的玉兔给紧紧的压住了。

     唔!被包夹在柔软而充满弹-性的双-峰之中,他被憋得窒息,几乎呼吸不了。

     不过还好,他是神,不呼吸也可以,倒也不算坏事。

     但他还是更愿意呼吸的,因为扑鼻而来的,都是诱人至极的**芬芳,他情不自禁的奋力吸了吸,有些腻腻的味道,温热而幽香。

     “好冷!”檀香琴嘟囔的说道。

     颜厚唔唔唔的想说什么,可嘴唇被饱-胀而柔-腻的胸脯给堵的严严实实,根本发不出声音来。

     过了一会儿,檀香琴又迷糊迷糊的睡着了,颜厚这才脱身而出。

     换做普通人,可能早就闷死了爽死了或者流鼻血死了。但他却是成功的从那丰满的牢笼中脱身而出,成功的度过了这次严峻的考验。

     她白-嫩鼓-胀的酥-胸上,有一抹水渍,颜厚摇头否认:这绝不可能是我留下的口水!

     一边说着,他一边伸出去,仔细的将水渍擦去,消灭证据。

     手在她胸前轻轻的抹着,感受着那滑腻又柔软,充满弹-性的肌肤,他几乎要忍不住兽性大发。

     我堂堂主神,岂可趁人之危,做如此下-流之事?!

     他批判着自己内心龌蹉的想法,一边重新将她大衣脱去。

     话说,她还真是会穿衣服啊,这么冷的天,就穿着一件呢子大衣,里面连衬衣线衫什么都不穿,只穿着胸-罩?

     搞不懂!

     颜厚搞不懂她这奇怪的穿着,心中隐隐感觉略显风骚了些。

     脱掉大衣后,她那被厚厚外衣裹住的身材就完全袒露在他的面前。只穿着一个粉红色胸-罩,下-身穿着连腿丝-袜,隐隐露出里面粉红色的小内-裤。

     “好冷!”她梦呓般的说道,张开双臂,又紧紧的抱住了他。

     饱满的胸脯紧紧的贴在了他的胸前,而他下面早已如铁般的帐篷也顶在了她贴过来的小腹上,她有些不适的扭了扭柔细的腰-肢。

     虽然隔着一层西裤和内-裤,但他还是能够感受到她小腹传来的柔软和温热。

     “唔,这是要犯罪啊!”颜厚有些苦恼的感受着心中炙热的**。

     如果檀香琴这会儿不是醉了,说不定他就把她给办了,可这样子算哪回事?才认识不到几天,而且还是在她全无防备,毫无意识的时候,做这种事情,和强-暴有什么区别?

     而且他见识毒辣,一眼就看出来,檀香琴还是处子,若是在这种情况下夺去她的处子之身,实在是太龌龊了。

     颜厚再怎么说也是地位尊崇,心性高傲的主神,这种卑劣的事情,他不屑去做。

     如果他是下-半-身思考的那种人,早就在异界大开**了。异界一万多年,多少个美女**?在他还是魔法师的时候,就有某国王用女儿来色-诱他,赤条条的公主半夜爬到他的床上,他当时毫不客气的将她踹下去了。这种行为,换个说法就叫做注定孤独一生。他也的确孤独了一生,然后成神了,哪个神不是孤独的?

     既然回到了地球,好好的享受人生才是他的目标,至于怎么享受,他有自己的方法和原则,但绝不会是欺男霸女,那样只会辱没他的神格。

     就跟信仰之力一样,就讲究一个你情我愿。

     任何一位神明都无比尊重自由意志,就算要降怒惩罚世人,也能让人心服口服。就连那些有志于成神的大魔头,也不会用强横的手段收服属下,而是让别人自愿签订契约,或许手段上可能有欺瞒和哄骗,但至少签订契约的时候,绝对是心甘情愿的。

     颜厚既然是神明这个身份,那这些基本的游戏规则都是要遵守的。

     他用力的揽着檀香琴柔细软-绵的腰-肢,将她横抱起来,朝卧室走去。

     “嗯……”她在睡梦中舒服的嗯了一声,光滑的藕臂搂住了他的脖子,脑袋贴在他的胸口。

     走到床边,颜厚想放她下来,她还有些不太情愿,似乎很留恋他身上的味道,不愿意松开手。

     颜厚只能弓身将她放倒在松软的大床上,放她下去的时候,她用力的勾着他的脖子,他的脸也只能低下来,鼻尖几乎要碰到那高耸的双-峰之上。

     轻轻的放下了她,感觉到床的舒适之后,她才松开双手,双手不受控制的直直的落了下去,整个人成大字形,胸前的高耸因为双手落下的震动而掀起了一阵荡漾的乳-浪,裹在胸-罩中的饱满酥-胸颤动不已。

     把被子拉起来,将她那曼妙诱人的白-皙酮-体盖住后,颜厚才长吁了一口气,完成了考验。

     将灯关掉后,他嘭的一声消失了。

     在檀香琴家里耗费了不少的时间,外面已经是漆黑一片。

     颜厚没有直接瞬移回家的他出现在寂静的楼道口,然后朝家门口走去,给他开门的是妹妹颜依。

     她笑嘻嘻的说道:“哥哥,你才回来啊?相亲怎么样?”

     “就那样。”颜厚没有多说,直接走了进去。

     “刚刚王阿姨来过哦!”见他不肯说,颜依也不在意,笑嘻嘻的说道,笑容里有种捉弄的意味。

     颜厚并不知道她说是谁:“王阿姨?哪个王阿姨?”

     “后勤处的王阿姨啊,你不记得啦?”她笑起来特别可爱,亲昵的拽着他的手说道,“休想骗我,我都知道啦,你这个大色狼,居然要去当女生宿舍的管理员。”

     “喂喂!当女生宿舍管理员很正常好么,怎么是大色狼了?”颜厚无语的说道。

     颜依哼的一声:“休想抵赖,你分明就是想去女生宿舍偷看女孩子换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