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哥只抱女人
    信仰之力总共有三种,以获得的方式来区别。

     威逼利诱得到的信仰之力最为低级,隐患无穷。其次是洗脑蛊惑得到的信仰之力,会让神力大打折扣。最为纯正的信仰之力,应该是完全自愿,发于内心的崇拜、信仰得到的。

     在异界,颜厚就吃了这个亏,他一开始对信仰之力完全不了解,创立的教派到处威胁人加入,洗脑蛊惑,威逼利诱,为了扩大信徒数量,简直无所不为。

     那时他的教派可是大陆上臭名昭著的邪+教,人人得而诛之的那种。

     因为信仰之力的不纯正,他后来在晋升真神的时候花费了无比巨大的代价,给他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

     纯正的信仰之力,与神格相辅相成,滋养神格,精粹神力,力量无比醇正。不纯正的信仰之力,不仅仅力量不醇正,而且还会玷污神格,严重影响神力的质量。

     信仰之力纯正与否,其中的关键便是自由意志。

     一个人的身上最为宝贵的,就是自由的意志!

     古往今来,没有一位神明会强行剥夺人的自由意志,改变人的想法。

     剥夺人类的自由意志,是玷污神格的事情,这是宇宙的至高法则,任何神明都不敢忤逆。

     神明要求人类去做任何事,人类可以拒绝。神明可以对不听话的人类进行惩罚,但绝对不能控制人类去做,这就是自由意志。

     自由意志看起来虽然微不足道,但却有惊天动地的力量。自由意志可以转变为信念,执念,信仰,它能够使人类爆发出无穷的潜能,它可以让人类封神,也可以让人类一念成魔。

     颜厚对此深有感触,他就是因为心中的信念,才能从最卑微的人类,成为尊贵的主神。如果随便被人蛊惑,他就放弃了回地球的想法,那他绝无动力冲击神位,更不可能回到地球。

     自由意志无比宝贵,由它变成的信仰之力,也就更加珍贵,这也是为何依靠信仰之力能够成神的缘故。

     所以,颜厚不能用忽悠、诓骗、恐吓、威胁这种邪+教手段招募信徒,这种办法得到的信仰之力完全没用,反而会对他起副作用。

     说不定他那破损的神格不仅不会修复,反而因为被玷污而完全破碎。

     只有对他毫不保留的信赖,发自真心的崇拜,才能建立起信仰之力的根基。而这一点,是无法通过任何手段直接做到的,只能慢慢的培养。

     颜厚对自己的魅力有信心,如果连这点自信都没有,他也枉为主神了。只要有合适的苗子,悉心培养,培养成信徒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建立起信仰之力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信徒能够从颜厚处得到神力恩赐,从而获得强大的力量。信仰之力是双向的,信徒提供信仰之力,而神明则提供神恩神眷,其实是双赢的事。

     “看看谁是幸运儿,能成为第一个获得我神恩的人?哈哈!”颜厚想到好笑处,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第二天,开源大酒店。

     开源大酒店坐落于繁华的市区之中,是家四星级酒店,在江东口碑不错。在开源大酒店搞同学聚会,算得上挺有档次的了。

     快到了聚会的时间,颜厚接到了姚双平的电话,打了一辆出租车赶过来。

     到了酒店门口,嘿,这些同学倒都挺有出息,开车来的就有一小半。他们站在门口等人来齐,看到颜厚从出租车里走出,那些有车一族的眼神不禁带上了一丝不屑。

     “人来齐了吗?”颜厚走向他们,询问姚双平。

     姚双平摇摇头:“邹诗诗和唐涛还没到呢,他们在路上。”

     “哦。”颜厚点点头,他根本不记得哪个是邹诗诗和唐涛,不过对邹诗诗这个名字倒是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颜厚,现在在哪里高就啊?”有同学笑眯眯的问道,一双眼睛打量着他的穿扮。

     颜厚穿的还是那身西装,家里不是没衣服,只是他以前的品味和现在完全不一样,以前他爱穿休闲服,而现在他老气横秋,根本不愿意再穿那些衣服,只喜欢穿正式的着装。

     因为只是一个寻常的聚会,同学们大多都是穿着休闲装的,颜厚这身西装就特别显眼。

     “待业呢。”颜厚轻轻淡淡的回了一句,眼神老辣的他怎么看不出来,那同学脸上看似堆满笑容,眼神中却是充满了不屑和嘲弄。

     他并不记得这人,不过总是同学一场,他也不想搞的太僵。

     “哦,看你穿的,我还以为你是大老板了呢,哈哈哈!”那人笑哈哈的说道,“你穿这样,准备相亲呢?”

     这话里就带刺了,颜厚眉头一皱,对姚双平问道:“这人是谁?给我介绍一下。”

     他声音不大,正好能被那人听见,那人脸上顿时红一阵白一阵,冷笑的说道:“嘿,脸皮厚的,别以为你举办一次聚会,我就会领你情帮你办事!哼!”

     说完,那人便转身走开,找别人聊天去了。

     颜厚眉头大皱,如果不是看在同学的份上,他岂能容忍别人如此放肆!

     姚双平知道颜厚失忆,指着那人的背影说道:“他叫裴松茂,靠父母的关系,在教育局混了个位置,只是个小角色,不用理会他。”

     “我和他有什么过节?”颜厚问道。

     姚双平微微摇头:“那时候你不是和他一起打赌追邹诗诗么,他输了,一直怀恨在心呢。”

     颜厚更莫名其妙了:“什么?我追邹诗诗?邹诗诗是谁?”心下暗道:我不是有个暗恋的女人么?难道我以前这么花心?

     “我也不清楚,你们的事,我一个局外人哪里知道这么多,不知道你们怎么就打起赌来,”姚双平说道,“虽然裴松茂打赌输了,不过你也没成功就是了,邹诗诗那会儿已经有男友了。诶,这不就是邹诗诗么?她来了。”

     顺着他指向的方向,颜厚看到一辆黑色的奔马开了过来,一个浑身珠光宝气的年轻女人从副驾走下,带着墨镜,穿着艳+丽的紫红色大衣,肩上披着条雪白的毛皮披肩,衬托得标致的俏+脸红嫩而白+皙,裸+露出来的白+皙脖子上,系着根闪闪发亮的铂金项链。

     虽然她上身穿着大衣稍显雍容,但下+身可只是穿着一条黑色的丝+袜而已,绷紧的丝+袜描绘出柔美的曲线,将那大衣下修长的美+腿完美的展示出来,玲珑的曲线极其性+感迷人。

     “邹诗诗越来越漂亮了。”同学们都忍不住惊呼道,颜厚甚至听到裴松茂喉头咕嘟一声,在咽口水呢。

     也有女生鄙夷的低声嘀咕:“哼,妖精,骚蹄子,不就是傍上大款吗?得瑟什么!”

     颜厚有些好笑和厌恶,有些后悔来这个同学聚会了。本来只是想见见老同学,和以前的朋友叙叙旧,怀念回味一下以前的时光,可没想到,居然变味成攀比了。

     邹诗诗径直走向颜厚,摘下墨镜,打量了一下颜厚的穿着,眼神中有些惊异:“咦,颜厚,看来混的不错嘛?”

     颜厚淡淡的回答:“一般。”

     对这场同学聚会,他着实有些腻味了,而且一眼看去,这些同学里,根本没有他觉得有潜力的人。

     邹诗诗又问道:“诶,你手机怎么打不通啊?还有,我给你qq留言,你怎么不理我?”

     颜厚这才想起,难怪听到邹诗诗的名字这般耳熟,原来是那个给他qq留言的。

     “我……和你有什么关系吗?”他很是疑惑,邹诗诗对自己的态度好像不太对劲,这才出口询问,自己和她是否有什么特别的关系。

     可没想到,在别人耳朵里,这话就成了装逼摆谱的话了。

     一旁就有同学小声的窃窃私语:“嘿,瞧见没?还真能装,脸皮都快厚成墙了,人如其名啊!”

     “他还真把自己当什么了?还真以为邹诗诗对他会有意思?呵呵,不过是个备胎,等邹诗诗玩腻了,等着做接盘侠吧。”

     尽管他们的声音很小,但颜厚还是一字不漏的听在耳中。

     邹诗诗听到颜厚的问话,有些诧异,刚想说什么,却被一阵马达的轰鸣声吸引了注意力。

     轰轰。

     一辆奔马敞篷跑车轰然驶来,造型极其拉风,充满了粗犷的霸气。

     嘎吱,跑车飘逸的停在酒店门口,一个男人翻身跳了出来,跺了跺脚,骂道:“卧+槽,冷死哥了,你大+爷的拉什么风啊!大冬天的,还敞着篷子。”

     “我走了!”跑车里的人挥了挥手。

     “滚吧你!”那男人没好气的说了句,转身朝颜厚等人走来,大咧咧的喊道,“啊,老朋友们,来一个拥抱吧,哥想死你们了!”

     跑车轰然远去,人们的目光才从那美妙的怪兽身上移开,落在走近的男人身上。他们眼中羡慕之色完全不加掩饰,

     “他就是唐涛。”姚双平悄悄的在颜厚的耳边说了声。

     那裴松茂笑眯眯的迎上去,作势要给唐涛一个拥抱:“涛+哥,我看你是快冷死了,才会想要拥抱吧?”

     唐涛却躲开他的拥抱,笑骂道:“滚犊子,哥只抱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