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这工作,未免也太……
    “老朋友还相亲啊,这可真新鲜。”檀香琴的语气带有一丝讥讽,显然对颜厚的欺骗有些不满。

     颜厚皱了皱眉,刚想说什么,檀香琴却又开口打断了他的话。她低下头,贴到他的脸庞,呵气如兰,用暧昧的语气说道:“今天晚上,到我家来。”

     她故意把声音压低,但却能够保证让蒙静听到。

     她温热幽香的气息喷吐在他的脸庞上,让他脸上的毛孔都忍不住一阵收缩。

     “你的衣服忘在我家里,今晚记得来拿哦~”檀香琴悠悠的一笑,语气中充满了诱!惑和暗示。

     说完,她便扭着妖!娆的腰!肢,踏着高跟鞋,咯咯咯的笑着往里面的包厢去了。

     颜厚哭笑不得,他可不是傻!子,哪能不知道她故意摆了自己一道,装作和自己关系亲密的样子,其实是演戏给一旁的蒙静看。

     只是她这么做,出于什么目的?他就想不太明白了。

     把眼神从那婀娜妖!娆远去的身姿移回来,对面坐着的蒙静已经是将目光投向了窗外,和开始一样。

     颜厚仔细的端详着她细腻白!皙的脸颊,根本看不出任何表情来,好像丝毫不在乎檀香琴的出现。

     但颜厚知道,蒙静肯定是生气了。

     因为聊天的气氛一下子回到解放前了,好不容易改善了气氛,能和她比较流畅的交流,一下子又变成了最初那般,问几句才嗯一声答一句的模式。

     颜厚也不会傻到去解释什么,他也觉得没必要去解释,以他的身份,也不可能会因小事去和别人低声下气的解释什么。

     气氛变得更加僵冷,直到上菜后都没有什么起色。

     “你是来吃饭的还是来看风景的?”上了菜,她依然目光看着窗外,完全忽视了桌上的热喷喷散发着诱人香味的可口菜肴,颜厚忍不住质问道。

     蒙静没回答,转回头,拿起筷子,开始小口的吃菜,却不肯再看颜厚。

     两人再无言语,闷声吃完饭。

     吃完饭结完帐后,颜厚正准备带她回家,不料里面的包厢里出来两个女人。

     确切的说,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抱着另一个醉醺醺的女人。

     “小颜,你也在这呀?快过来帮阿姨一把。”那个四十来岁的女人看见颜厚,大声的喊道。

     颜厚完全不知道这个阿姨是谁,但看这样子,似乎跟自己比较熟稔。

     他皱眉看了看那“阿姨”怀中醉的如烂泥一般的檀香琴,又看了看蒙静。

     蒙静低头说道:“我自己回去。”

     说完,她就转身走了,留给颜厚一个落寞孤寂却高傲冰冷的背影。

     颜厚心中有些难受,可又完全做不了什么,只能暗暗想道:来日方长,她的事情慢慢解决吧,安吉丽娜不可能来的这么快的。

     他走向那位阿姨,把她怀中的檀香琴接手过来。

     温软的身子一入怀中,熏天的酒气随之而来,颜厚皱了皱眉道:“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檀香琴醉的一塌糊涂,迷蒙的眼睛发现颜厚抱住了自己,扭了扭婀娜的身子,含糊的嘟嚷着:“你的老相好呢?”

     颜厚根本没理她,紧紧的抱稳了她。

     她脚下虚浮,还踩着一双高跟鞋,摔倒事小,扭到脚就不好了。这大过年的,总不是躺在床上过吧?

     那四十来岁自称阿姨的女人正是后勤处物业中心的王利芬,她摇头说道:“唉,这傻丫头,陪领导喝酒也没必要这么喝法啊!”

     “领导?”颜厚皱眉问道,心中升起一股难言的火气。如果真是劳什子领导灌她酒,他可真会去教训教训那位领导。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动怒,也许是和蒙静相处憋出来的火气,无处可发便想找个由头去撒野。

     王利芬道:“工作上的问题,咱们这次后勤处聚餐,主要是李处长想和她说说承包食堂的事情,她太情绪化了,因私废公。李处长跟她劝说,她倒是答应了,但却很不服气的和领导不停敬酒,结果自己先喝倒下了。”

     “怎么回事?”颜厚记得檀香琴说过承包食堂的事情,那天的小混混们也是一个叫程金海的家伙叫来的,那个家伙想承包食堂,便做出这等下!流龌龊的事情。难不成他这次又找到檀香琴的直接领导,让领导来施压?

     王利芬说道:“那个想承包食堂的程总以前和小檀是同学,一直追求她来着。她很讨厌程总,便把情绪用到了正事上。人家程总光明正大招标,她百般阻挠,李处长这才找她谈谈的。”

     颜厚话语中有股冷笑的意味:“那程总之所以想承包食堂,也是因为她的缘故吧?”

     “可不是么,古话说得好,近水楼台先得月。可程总也没做错什么啊,是吧?”

     两人走到翠鲜居的门外,等待着出租车经过。

     颜厚站在门口,冷风呼啸而过。

     他揽紧怀中的檀香琴,她这会儿已经呼呼的睡着了,脑袋靠在他的肩头,颤动着的长长睫毛上有些晶莹的光芒。

     “不见得。”他低声却有力的说道。

     王利芬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小颜,你真的想做女生宿舍管理员?”

     “啊?”颜厚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愣住了。

     “小檀跟我说的,她说你刚毕业找不到工作,想在学校里找份工作。她还说,你最想要的,是做图书馆管理员。可现在图书馆没空缺,至少得等半年。她又说起雅苑缺人的事,说可不可以让你去,我当时以为她开玩笑来着,毕竟哪有男人去做女生宿舍的管理员。”王利芬絮絮叨叨的说道。

     颜厚对怀中的这个女人产生了一丝好感,原来她把自己找工作的事情这么放在心上,只是这……女生宿舍管理员的工作,也太……

     他此刻的心中,只剩哭笑不得。

     王利芬还继续唠叨着:“但我仔细一想,也不是不可以,现在讲究男女平等,不能搞性别歧视嘛。女生宿舍管理员这个工作有些特殊,管理员必须人品端正,要不然做出什么监守自盗的事情,我这个副处长也没脸做下去了。”

     她在说“监守自盗”的时候,语气特别着重强调了“jian”和“盗”。

     颜厚一阵无语,哪里不明白她的意思。

     但没等他说话,王利芬继续说着:“小颜你可是阿姨看着长大的,阿姨对你的人品信得过。如果你觉得不好意思和父母讲,我等会儿就亲自去和你家老颜说。你明天来后勤处报个道,把合同签一下,我将工作的事情给你安排一下,年后就可以直接上班了。”

     颜厚还没说一句话,她就已经帮他拿定主意了。

     他心中只有深深的无语:女生宿舍管理员,这个工作倒还真如檀香琴所说,不用被人管,反而能管人……只是这未免也太……太…太爽了吧?

     他甚至有些不可置信起来,命运转盘竟然会给自己安排一个这样的工作?他简直满意得不能再满意了。

     他不说话,王利芬还以为他不满意,语气又变得柔和了些,说道:“小颜,我知道这个工作可能会委屈你,平时可能累点,而且你是男生,还可能会承受心理压力。阿姨知道,凭你的能力和学历,完全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不过呢,阿姨向你保证,你只要做半年,半年后,阿姨保证帮你拿下图书馆管理员的职位。”

     咦,她竟然还利诱起来,看来有不小的压力啊。颜厚琢磨道。

     他所料不错,这次后勤处年终聚会,不仅仅檀香琴挨训,王利芬也同样挨训了。这雅苑的管理员没落实下来,让她很是挨了一顿训,今年的年终奖都悬了。这会儿看见颜厚,简直是救命的稻草啊!

     既然她都这么说了,颜厚再不同意也就太不好意思了。

     他点头说道:“嗯,阿姨放心,等我明天去报道吧。”

     “诶!”王利芬顿时喜笑颜开,“老颜家的孩子,我能不放心么?你也放心,我等会儿就过去和你父母做思想工作。现在是新时代嘛,男人做妇产科医生都没问题,做女生宿舍管理员有什么不行?”

     颜厚点点头,在寒风中站这么久了,出租车还没来。

     看怀中的檀香琴已经在呼呼大睡,他暗中用神力铺开一层隐形的屏障,将寒风挡开,免得把她给吹感冒了。

     “小檀就住你们家对面吧?”得到了肯定的答复,王利芬笑着说道,“我记得的,你和小檀很熟吧?都是对门邻居的。那她就交给你了,你带她回家,阿姨还有点事,先走了。”

     一直等不到出租车,这么站在风中,也着实太寒碜,既然事情已经办妥,她也不想继续待下去了。

     颜厚点点头说道:“好。”

     王利芬走路离开之后,就安静了下来。

     天色越来越暗,大街上冷冷寂寂,一个人都没,只是偶尔有车子开过,路上满是车轮碾过的雪迹。

     看了看空旷的大街,颜厚自言自语道:“这还等得到出租车?我还用等出租车?直接闪人了!”

     “嘭。”空气中发出轻微的一丝爆响,抱着檀香琴的颜厚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